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异界卡牌师 > 第39章 云家后人

第39章 云家后人


“他没有结婚?”云犀倒是真没有想到。

“没有,所以并没什么继母。”文竹说,“这些年,他一直是一个人。”

“所以,在你母亲死后,你父亲并没有再婚,一个人抚养你长大,对不对?”云犀刚开始的时候有些吃惊,想了想点点头说,“如果我是他,恐怕也会这样做。”

“为了我嘛?”文竹显然是明白的。

“当然是为了你!”云犀说,“你也知道自己不被家族所承认,如果他听从家族的指示和一位门当户对的小姐结婚,有了新的儿女,那你的地位就会更加尴尬!为了你,所以他才选择独身一人”。

“我知道这些……我都明白的……”文竹轻轻叹了口气。

他知道他父亲关心他,爱他,可是他父亲同样对他抱着复杂的感情。对此,文竹能够察觉。当一个父亲看到自己的儿子时,时时刻刻都能想到自己死去的恋人,他恐怕是很难平静对待自己的孩子的。

这恰恰证明他很爱那个女人,很爱文竹的母亲。

“好了,你好歹你父亲很爱你,你看我爸爸根本就当我没出生一样。”云犀想了想选择安慰文竹,她说,“我母亲也是因为生我而难产过世的,我父亲可开心了,不到一个月就把外面的小三接了进来。”

“云犀……”文竹听了云犀的话,不由得有些心疼。

“那个女人跟我父亲结婚的时候,肚子里还怀着我妹妹,我哥哥那个时候已经两岁了,也是我爹的种。”云犀无所谓的说,“这就说明我父亲和我母亲结婚没多久,他就已经跟那个女人搞上了,还更早有了孩子。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

厉害是很厉害,不过……

“这也太渣了,”文竹说,“这样的人不配做父亲,也不配做丈夫。”

“好啦好啦,反正我也不想管他们,他们怎么样跟我也没关系。”云犀语气真诚,反正她又不是原主本人。

那个真正的云犀恐怕已经在事故中死去,在云犀看来,灵魂归于自然,也是一种不错的归宿。既然自己已经占据了她的身体,就要代替真正的云犀好好活下去。

听了云犀的话,文竹更加心疼云犀。文竹觉得自己的身世已经够可怜了,但现在跟云犀相比,他简直不要太幸福。

不管怎么说,他的父母是因为相爱才结合的。他的父亲又很爱他,这是云犀求也求不来的。

“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只管找我,我会努力保护你。”文竹拍拍胸脯对云犀说,“我会努力变强来保护你。”

云犀想了想,如果文竹恢复自己真正的精神力天赋,那他确实会变强,这个承诺肯定能做到。于是云犀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那就要拜托你了。”

“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文竹叮嘱说,“就算要为你母亲讨回公道,也不是现在。你母亲给你留下的东西,你迟早会要回去的是吧?”

“那些都无所谓了。”云犀云淡风轻的说,“反正我也并不太想跟他们家有任何瓜葛,也没用过他们家任何一样东西,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就行。”

对于陆家,云犀只有一句话,看不上。

陆成诗都那个智商了,想必这家人也聪明不到哪儿去。云犀只想离他们远远的,免得被他们拉低智商。

谁知,听了云犀的话,文竹睁大眼睛看着云犀。

“你是不是不知道?我记得你好像失忆了?”文竹看着云犀问。

“知道什么?”云犀被问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文竹从怀里掏出一张空白卡牌,看着云犀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吧?这是一张空白卡牌,而这张空白卡牌正是你们云家制作的。”

“云家?”云犀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你母亲,云臻!我查了,她是云家唯一的继承人!原本空白卡牌的制作都是被云家所垄断的,制作技术只有云家的人才能知道。”文竹说,“你母亲嫁给了你的父亲,所以现在掌握这项秘密的变成了陆家。可是,云犀,这本该是属于你的东西。”

听了文竹的话,云犀大吃一惊。

这就是说,云犀的父亲原来是个入赘女婿,当初娶了她母亲才获得了云家的财产和技术。而云犀的母亲死后,他居然把妻子唯一的女儿赶出了家门,现在的财产全归了小三和她的孩子吗?

云犀一直以为自己的姓氏是原主本人改掉的,为的是跟原生家庭划清界限,现在想来应该不是这样。

她生来姓云,是云家唯一的继承人。

一下子得知了这么多信息,云犀有点懵。她拿起桌上的空白卡牌,难掩吃惊。

“我靠!”云犀表情僵硬,抬起头看着文竹说,“也就是说,我使用的空白卡牌全部都是陆家制作的。”

“是这样的,但用的是云家的技术。”文竹说,“所以我想,你将来肯定还是要回云家吧?那些东西都是你的,你迟早要抢回来。我考虑是否让你现在挂靠某个家族或联盟,这样也好与陆家抗衡。”

“你怕陆家会对我不利?”云犀敏感的明白了文竹的意思。

文竹点了点头。

“当然,我和我父亲都会帮你的。”文竹顿了顿说,“不,还是不要让他插手,我会帮你的。”

“你担心夏家知道我的存在,会利用我得到空白卡牌的秘密?所以你才没有在笔记上记录夏家?”云犀摇了摇头说,“我不会加入任何一个家族,我也不会回到陆家,因为我就是云家。”

“哪怕云氏家族只有我一个人,我也会将它发扬光大。”

这话是云犀替原先的云犀说的,她明白这很可能就是原本云犀的心愿。对于云犀来说,她是唯一继承了云氏血脉的人,自然才是真正的正统。

原先云犀不在乎陆家所拿走的东西,是因为她并不知道陆家做了什么。而现在,属于云家的东西,云犀一定要拿回来。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选择。”文竹有点激动上头,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说,“云犀,你看看我那本笔记的最后几页。”

云犀打开笔记本翻看最后几页,露出了一丝微笑。

那几页是关于陆家的,详细记载了陆家现在的规模,拥有的财产,还有目前的产业。毫无疑问,现在陆家的自主产业便是空白卡牌的制作。原先空白卡牌的制作技术始终被云家垄断,而现在则完全被陆家掌握在手中。

“文竹,我突然明白,为什么你父亲的家族强迫你父亲娶我母亲,恐怕夏家曾经也想过从我母亲那里得知空白卡牌的秘密。”

“对,所以我父亲和母亲的婚事才会受到他们的阻碍。计划落空,总归是不好的嘛!”文竹笑了笑,看着云犀说,“你有没有注意到,卡牌的创始人也姓云。”

“嗯。”云犀点头说,“我注意到了,她的名字叫云岚。她设计了世界上第一台卡牌制作仪,制造出了世界上第一张水卡牌。现在的卡牌制造技术大部分是由她传承而来的。”

“她就是你们云家的祖先。”文竹说,“如果说卡牌的制作和发明是她留给人类的瑰宝,而空白卡牌则是她留给自己家族的礼物。只要掌握着空白卡牌的制作技术,云家将始终保证自己在卡牌世家中的地位。但很可惜,你母亲留下的财产却被你父亲夺去。”

听文竹这样说,云犀微微摇了摇头。

虽然她决定要抢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是云犀并不认为空白卡牌的制作技术是多么了不起的财产。云犀刚才思考过,她认为空白卡牌之所以能承载精神力,转化自然能量,大概是和灵器差不多的东西。归根到底,这根本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技术。

但有人用卑鄙的手段拿走了本属于别人的的东西,是应该付出代价的。

话题转到这里,云犀突然发现自己似乎跑了题,她转过头继续盯着面前的文竹。

“怎么了?我有哪句话说错了吗?”文竹被云犀看得有点慌。

“把你的手给我。”云犀说。

“这不好吧?”

“哪里不好?”云犀微微眯起眼睛,“男女授受不亲?你还在乎这个?”

她记得这个时空没这么多讲究。

“额,你说的这都什么年代的老黄历了……”文竹有点儿无奈,他伸出自己的手说,“你来吧。”

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啊?文竹是想说,这样会让人误会的。他看着云犀,冷不丁想到,她对别的男孩也会这样吗?这样想着,竟然有点不太高兴。

云犀把脉一样按住文竹的手腕。

就这样,云犀慢慢感受着文竹体内精神力的波动,那种被禁锢的感觉依旧在。是谁给文竹下了这样的禁制,让他的精神力仿佛一只被关在牢笼里的巨兽一般,始终无法发挥自己最大的力量。

这禁制在文竹身上有段时间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人在文竹身上下了这样的禁制。云犀看着文竹问:“你再仔细想一想,你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又或者是你父亲或你母亲得罪了什么人?”

“你到底为什么这样问?”文竹问道。

云犀抿了抿唇,没有解释。

她松开手,拿起手边随便一本书,打开,遮住自己的半张脸说:“我想咱们俩应该一起去看方冕的歌唱大赛。”

“不要打断话题,”文竹追问,“到底为什么?”

“方冕刚刚通过了歌手大赛的海选,马上就要进入第二轮。”

“好吧……”

既然云犀不想说下去,文竹自然也不会再问。

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安静的在卡牌街逛了整整一天。

晚上临走的时候,文竹有些念念不舍,他看着云犀说:“还有什么想要知道的只管找我。”

“放心,我不会客气的。”云犀毫不犹豫的说,“你非常的好用。”

“呃,这句话勉强算是夸赞?”

“你放心,我会好好报答你的。”云犀看着文竹,“你是我的恩人。”

“我不过只是帮你写了一本笔记,至于这么一本正经?”文竹忍不住笑了起来。

“等回头我给你做一张原创卡牌吧!”云犀想了一下说,“量身定做,就算是报答你的礼物。”

听到云犀这样说,文竹一下子惊呆了。

“你、你是认真的吗?”文竹结巴着说,“你打算做、做一张原创卡牌送给我?”

“没错,你没听错,我就是这个意思。”云犀点点头,举起手对着西边即将落下的太阳说,“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在这里发誓,我一定做一张专属于你的原创卡牌。”

文竹紧盯着云犀,就这样一直一直看着她。

“如果你愿意给,那我就有胆量拿!”文竹的脸突然红了起来,他咬着牙回答。

“那当然!”云犀也不太明白为什么文竹突然脸红,他的反应看起来有点奇怪。

“那今天就这样了,舍友还在等我呢,我要是回去太晚,可就进不了宿舍了!嗯,拜拜……”

文竹猛地转身,灰溜溜的跑走了。

他的身材很好,背影非常好看,但匆忙跑走的动作显得有点滑稽。云犀专注的盯着看了半天,觉得真应该给他好好上上形体课。

回去之后,云犀再次忙碌了起来。

在家里翻了一个多星期的书,云犀跑去找朱院长。

朱院长看到自己的好学生来找自己当然非常开心,于是马上问:“有什么事情吗?”

“朱院长,”云犀问,“你知道空白卡牌是怎样制作的吗?”

“这……空白卡牌的制作技术是机密,我怎么可能会知道?”朱院长说,“空白卡牌能够写入精神力,是支撑着各种卡牌的基础。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可以去查一查书籍。”

“您有可以推荐的书籍吗?”云犀问。

“当然有,你可以认真查阅一下。”朱老师最喜欢这样好学的学生,他非常亲切的推荐了云犀好几本书,免费送给云犀阅读。

云犀埋头研究了起来,知道的越多,她越觉得空白卡牌的制作和灵器的炼制过程有相似之处。她现在迫切需要做一下实验,或者从做点别的什么东西开始。

当然,文竹身上的禁制是云犀最为关注的事情,她非常想要知道,那种禁制到底怎样才能解除?

又过了两天,云犀约了甜甜一起逛街。

“方冕不跟你一起出来吗?”焦甜甜一边吃冰淇淋一边问,“是不是还在为下次的比赛做准备?”

“她最近是比较忙,正在房间里写歌,打算用一首原创音乐通过下一次考核。”云犀说,“我对她有信心。”

“那当然,她肯定能够通过。”身为方冕的粉丝,焦甜甜对方冕超级有信心。

“对了,我问你个问题。”云犀接过甜甜递给她的冰激凌说,“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有人能采取某些手段,降低别人的精神力等级。”

听到云犀所说的话,焦甜甜吓得自己手里的冰淇淋掉在了地上。

“那什么,老板,今天天气真不错,你再给我一个香草冰淇淋……”焦甜甜大声的喊道。

拿到冰淇淋之后,焦甜甜马上转头看向云犀,把云犀拉到一边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很好,你终于察觉到了。”

“察觉到了什么?”云犀完全不明所以。

“一定是你妹妹吧?不对不对,有可能不是她,她比你小。有可能是你哥哥……不对!你那个继母最有嫌疑!”焦甜甜认真的思考,“她是小三上位,看你这个原配生的女儿肯定不顺眼。”

“你在说啥?”云犀有点懵了。

“就你说的,使精神力等级降低啊!”焦焦甜甜万分笃定的说,“肯定是你那个继母之前对你用了这一招,才让你在精神力等级考试中不合格的!她说不定买通了考官,伪造了结果,然后才让你到了我们这个垃圾学院!”

说完之后,焦甜甜觉得有些不妥,于是又找补道:“额,我们学校也没有那么垃圾,起码有我们两个精英了,是不是?呵呵呵……”

“你搞错了,我说的并不是伪造精神力等级。”云犀说,“我说的是通过某种手段,实实在在压制某个人的精神力等级。比如说原先是sss级,现在却变成了s级。”

“真的有这种方法吗?”甜甜吃惊的问,“不会吧?这可有点过分了!”

“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吗?”云犀问。

“如果真的有这种方法,那肯定好多人会用啊!”焦甜甜说,“别看那些大家族,一个个人模狗样的,看起来都高高在上,说起话来冠冕堂皇,实际上一肚子坏水,说不定抢着用这招呢!”

看来甜甜并不知道太多,云犀有点失望。她叹了口气说:“原来是这样,既然你不知道,那就算了。”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难道你要害人?”焦甜甜看了看四周,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说,“如果真的有这种方法,你打算害谁呀?害你妹妹的话,那有点用不着。你妹妹只不过是a+级别的精神力。而且说实话,她对卡牌的控制能力并不怎么样,上次我看到她用火卡牌点燃篝火,差点把自己的辫子给烧了。”

原来还发生过这样的事。现在云犀的心里,她妹妹陆成诗的形象越发像个白痴。

“你哥哥的精神力等级要高一些,不过肯定比不上你。”焦甜甜认真的摸着下巴分析,“不过嘛,如果真有这种方法的话,对他用用也挺好的。”

“看来你挺不喜欢他的。”云犀说。

“实不相瞒,上次被陆成诗那个未婚夫骚扰之后,我还接到了你哥的骚扰信息。写得十分的--露骨……”焦甜甜摆了摆头,撩了一下头发说,“没办法,本姑娘天生丽质,一个两个的都想追求我。”

“可我记得他好像也有未婚妻了呀!”云犀回忆着文竹给自己的资料,看向焦甜甜那张浓妆艳抹的脸。

“所以我才拒绝他呀!男人都一样,眼睛看着一个,心里盯着另外一个。”焦甜甜冷哼一声说,“像我这种天赋异禀、温柔体贴、高贵大方的超级无敌大美女,怎么看得上他们?”

“说起来我前之前也约了一个男人。”云犀说。

焦甜甜马上睁大眼睛,八卦的问道:“是什么样的人?是我们学院的吗?”

“是精英学院的学生,或许你听说过,他就读于嘉树卡牌学院。”云犀语气平淡,“那天我跟他一起逛了卡牌街,还出去吃了饭,玩了整整一天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