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吕布的游戏 > 第107章

第107章


  史涣看到年轻人,急忙伏在韩浩的耳边,低声说道,“韩将军,他是李乾的儿子李进。”

  韩浩点了点头,转头看着李进,缓缓说道,“李进,这次我军败了,已经没有余力反攻,等到我们回去禀告主公,一定能替你爹报仇。”

  李进眼中喷出怒火,咬牙说道,“韩将军,吕布军刚刚占领城池,肯定防守不算严密,只要我军杀回去,一定能夺回城池。”

  韩浩苦笑着摇了摇头,“李进,万一失败了,你可就再也没有机会替你爹报仇了,还是从长计议,听主公吩咐吧。”

  李进还要再说,史涣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李进,李将军的事情,我们都很难过,为了替他报仇,你千万不能鲁莽行事,否则不但不能报仇,反而还会坏了你自己,那可就不值了。”

  韩浩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我们走吧。”

  曹操带领兵马回到鄄城,高顺的兵马才走到一半路程。

  就在曹操奇怪的时候,韩浩带领残兵败将回来了。

  “主公,定陶已经被张辽夺回去了,请主公责罚。”

  曹操没有理会韩浩的话,指示瞪大了双眼,紧紧的盯着韩浩,眼神中有一丝疑惑,“韩将军,你说听到一声巨响,城门就被他们打破了,是不是这样?”

  韩浩点了点头,“确实如此,不但声音巨大,而且振动力也很强,就算我们站在城墙上,也感觉到城墙的颤动。”

  听闻此言,曹操转过头看着众人,脸色凝重,缓缓问道,“诸位,你们可知道韩将军所说的巨响是什么?”

  众人也都在思索这个问题,听到问话,几乎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曹操转头看向程昱,“仲德,可知这是何物?”

  程昱笑着摇了摇头,“从未听说过如此威力巨大之物。”

  吕虔忽然开口说道,“主公,在下认为,无论此物是什么,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即将赶来的高顺。”

  听到这句话,曹仁急忙上前拱手,“主公,既然去定陶的兵马是真的,那么,高顺带来的兵马肯定是假的。

  请给末将一队兵马,将高顺这一路兵马消灭。”

  程昱点了点头,“确实是个好机会,只要我军出动,高顺必败无疑。”

  韩浩急忙拱手,“主公,末将有罪,请让末将戴罪立功,前去迎击高顺,如果不能建功,末将绝不回来。”

  听到众人的话后,曹操的眉头皱了起来,眼神中满是犹豫。

  也许,这一次出击,真的能击败高顺,但那又如何?

  将高顺击败以后呢,又该怎么办?

  对发动这一场偷袭定陶的战斗,曹操已经有些后悔了,因为,这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

  他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但是,那是建立在原有的事情不会改变情况下。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改变了,就算他知道那些,也已经毫无用处。

  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就是让所有的事情恢复原状,然后从中取利。

  而另一条路,就是前去击败高顺,让一切变得更加混乱。

  但混乱过后会发生什么,没有人知道,自然没有办法从中得到好处。

  该怎么办?

  曹操一项做事果断,但此次,却真的有些犹豫了。

  程昱看出曹操有些犹豫,试探着问道,“主公,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

  曹操皱了皱眉头,随即摇了摇头,缓缓说道,“先等等吧,等到探子再次回报,我们再做决定。”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一名探子匆匆走了进来。

  “主公,高顺的兵马停下来,休息了半个时辰的时间,现在已经原路返回。”

  听到探子传回来的消息,曹仁脸色一变,急忙拱手说道,“主公,高顺要跑,我们千万不能耽搁时间,否则真的让他跑了。”

  曹纯上前说道,“主公,末将愿意带骑兵队前往,一定能拖住高顺,等到大军的到来。”

  现在曹军的骑兵只剩下400人,也许无法击败高顺,但是想要拖住他,确实是有可能。

  程昱拱手说道,“主公,如果没有更好的计策,请尽快下令。

  高顺是吕布手下大将,一旦将他消灭,对吕布来说也是很沉重的打击,请主公不要犹豫了。”

  就在众人心急追敌的时候,曹操抬起头环视众人,忽然开口问道,“诸位,就算我们击败了高顺,接起来,大家有什么良策消灭吕布军?”

  众人听到这句话,不由一愣,眉头都皱了起来。

  吕虔试探着说道,“主公,只要消灭了高顺,就可以极大的削弱吕布军的实力,这对我们百利而无一害呀!

  接下来,我军只要按班就部,筹集粮食进攻濮阳,在吕布军实力受损的情况下,一定可以攻破濮阳,消灭吕布军。”

  听到吕虔的这番话,曹操皱了皱眉头,心中知道,吕虔的这番话毫无意义,没有具体的步骤,也没有出乎意料的计策,只能强攻濮阳。

  但是,曹操深深的知道,想要强攻,打破一座城池,谈何容易?

  更何况,吕布军实力不弱,特别是并州铁骑,只要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甚至自己一方会落败。

  最重要的是,只要自己按着正确的步骤走下去,最后的胜利就是自己的,这一点绝对不用质疑,因为,事实已经发生过了。

  该怎么办?

  冒险?

  就在众人疑惑之时,突然,一直没说话的郭嘉,战出来说道,“主公,现在我军的粮食已经不多,还是想办法筹集粮食才最稳妥。

  如果一旦粮食耗尽,再要想办法,恐怕就来不及了。”

  听到这番话,曹操心中一动,顿时有了主意,缓缓说道。

  “既然高顺已经回去了,那就让他回去,我们不用追了,还是先筹集粮食。”

  听闻此言,曹仁顿时大急,“主公,末将愿立军令状,如果不斩杀高顺,绝不回来。”

  曹操摇了摇头,“如果只是消灭高顺,那就不要冒险了,明白吗?”

  众人听到这句话,都是不明所以,但曹操既然已经决定了,众人只能拱手称是。

  濮阳。

  吕布听到定陶传回来的消息,顿时大喜,心中这才稍稍放心。

  只要定陶不丢,一旦兖州有事,还可以撤往徐州,至少有一条后路可选。

  当听说李乾是马踏而亡,想起同样命运的李典,也是唏嘘不已。

  陈宫却有些担心,“温侯,张将军这边顺利的夺回了定陶,高将军这边,恐怕要有危险啊。”

  吕布点了点头,“如果曹孟德派人来追,高顺确实有些危险,不过有并州铁骑,就算遭受损失,也应该能安全的撤回来。”

  就在二人说话之时,韩许从门外匆匆走了进来。

  见到韩许脸色难看,陈宫心中吃惊,急忙问道,“韩许,怎么样,有没有找到粮食的去向?”

  韩许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温侯,属下没用,找了这么久,也没有找到粮食的去向?”

  吕布皱了皱眉头,“这怎么可能,那么多的粮食,不可能凭空消失,怎么会找不到呢?”

  陈宫点了点头,“对呀,那么多的粮食,他们一定要有车辆,哪怕你们看车辙,应该也能找到粮食的去向啊,怎么可能一点都找不到?”

  韩许苦笑着说道,“公台先生,我们沿着车辙一直走,结果走到了河边,就再也看不到车辙了。”

  说到这里,韩许叹了一口气,“他们也许早就准备好了船,粮食说不定都已经转移到车上了?”

  陈宫皱了皱眉头,“韩许,你有没有看看河对岸,说不定他们把粮食转移到河对岸去了?”

  韩许摇了摇头,“没有,我们也担心此处,所以派人过河,在河岸两边一直搜寻了几里,都没有发现车辙的痕迹。”

  吕布点了点头,叹息着说道,“看样子,他们是真的坐船走了,这回想要追击,恐怕是不容易了。”

  陈宫摇了摇头,忽然冷笑一声,“温侯,这不可能,如果她们从那条河坐船走,只会距离鄄城越来越远,难道他们想把粮食送到别处吗?”

  听到这里,吕布心中忽然一动,“对呀,就算他们坐船走了,粮食可以装到船上拉走,可是装粮食的车辆,难道他们也带到船上拉走了吗?”

  陈宫目光一亮,转过头看着韩许,“岸边有没有车辆?”

  韩许摇了摇头,“没有,一辆车也没有。”

  听到韩许的回答,陈宫更加疑惑,“难道他们真的把车辆拉走了?”

  吕布摇了摇头,“绝对不可能,除了车辆之外,还有不少牛马,想要把这些全都运走,恐怕需要需要很多船才行。”

  韩许叹了一口气,“难道他们把车辆都沉到河里了吗?”

  吕布摇了摇头,“不知道,一定要派人搜查才行。”

  韩许急忙站起身来,拱手说道,“温侯,属下这就带人去搜查,一定要找到粮食的下落。”

  吕布犹豫了一下,摆了摆手,转头看着陈宫,缓缓说道,“公台先生,此事非同小可,既然定陶已经无事了,你和我一起去找粮食。”

  陈宫也担心粮食的下落,立刻点了点头,“好,我们一起去,这一次一定要找到粮食。”

  这一批粮食的数量不少,花费巨大,如果丢失了,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吕布带着陈宫额韩许,率领1000兵马,离开了濮阳,去寻找粮食。

  韩许在前面带路,众人一路疾行,来到了一座山下。

  山势平缓,而官道就是从山脚下通过,在官道和大山中间还有一大片绿意盎然的树林。

  韩许拉住战马,转身对着吕布拱手,“温侯,丢失粮食的地方就在前面。”

  吕布点了点头,众人来到了丢失粮食的地方。

  “温侯,敌人就是从这片树林里冲出来。

  当时受到偷袭,我军大乱,而敌人的人数众多,很快便将我军击败了。”

  吕布看着凌乱的地面,还有乱七八糟的车辙,皱了皱眉头,扬起马鞭指着官道的另一边,“走,我们随着车辙去看看。”

  众人再次启程,顺着官道上的车辙一直前行,也不知过了多久,吕布只感觉一阵凉意扑面而来,紧接着,哗啦啦的流水声也从远处传了过来。

  又走了没多久,官道的尽头处,一直通往一条大河。

  众人沿着官道一路前行,来到河边,这才发现,官道只是在河边转了一个弯,和河水平行向东而去。

  官道之所以从河边转弯,是因为这条官道的对面就是河水,而这一出的河水较缓,水势也较浅,如果骑马,可以轻松地过河。

  众人一直追踪的车辙,便一直来到河边,将河边的空地压的满是沟壑。

  韩许大声说道,“温侯,你看,马车到这里就停下了。”

  吕布点了点头,极目朝着对岸看去,想看清对岸的状况。

  韩许急忙一拍马背,大声说道,“温侯,属下已经试过了,这里的河水不算太深,骑马可以过去。”

  说完话后,韩许已经纵马朝着河水里冲去。

  嗒嗒嗒!

  韩许所骑的马只是一匹普通的马而已,在河水中踉跄而行,虽然歪歪斜斜,但却总算是费力的过去了。

  吕布见状,轻轻一拍马背,“我们过去。”

  赤兔马嘶鸣一声,立刻扬开四蹄,朝着对面冲去。

  赤兔马神骏无比,涉水如平地,在水中的速度虽然减慢,但是却一起平稳,只是眨眼的功夫,便已经轻松过河。

  韩许看着吕布只是脚下的靴子稍微湿一点,顿时羡慕不已,刚才他过河,战马在水中扑腾,几乎将他身上的衣物全部打湿,这就可以看出两匹战马几乎有天壤之别。

  陈宫也不放心,骑着战马扑通通的过了河来。

  韩许对着吕布拱手,“温侯,请看,这边一点痕迹都没有,而且在上下两地,属下也派人查过了,也没有痕迹,所以,属下猜测,车辆并没有过河。”

  陈宫仔细查看了一下地面,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喃喃说道,“确实没有车辆的痕迹,真是奇怪,那些车辆去哪里了,难道会飞不成?”

  韩许苦笑着说道,“看样子,他们应该是把车辆也装到了船上,和粮食一起全都带走了。”

  陈宫点了点头,“看样子如此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