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木叶世界里的渡劫老怪 > 第二百三十二章

第二百三十二章


  忍界爆发出来的争斗大都控制在忍者的圈子之中,发生的大规模战斗大都在荒无人烟的郊野森林进行,对于普通人的影响微乎其微。

  对于普通的民众来说,忍者们之间的争斗只不过是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真正受到战争影响的只有忍村的居民,那些居住在城镇之中的民众依旧悠然自得。

  忍村的影们带着忍者们组成忍界联合军,出动搏杀。这种事情对于忍村之中的居民来说无疑是让人深深不安的。

  作为一般居民的他们并不清楚忍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村子笼罩在阴云之中,这种事情,他们还是看得出来的。

  木叶忍村虽然是整个忍界最强盛、人数最多的村子,但是村子里的民众依然免不了担忧受怕。

  好在他们的担忧并没有持续多久,在数日之后,五代目火影纲手带着木叶忍者返回了木叶忍村。

  这一回出动的忍者几乎全数返回,战死者不多,并不像先前几次忍界大战和讨伐晓组织那般死伤惨重。

  但是不少忍村的村民都注意到这些忍者们的神情似乎都不太对劲,大部分人脸上都带着困惑的神色,忍村的上忍们一言不发。

  就连目前木叶忍村的两个领头人,纲手和自来也也是面色阴沉,一言不发。

  下忍中忍迷茫,上忍沉默,影面色难看。这样的状况不止发生在木叶忍村,还发生在岩忍村、云忍村和砂忍村这些村子之中。

  “忍者联军到底是讨伐了怎样的敌人?为什么各个村子的忍者们都反应奇怪?”这样的问题一时间席卷忍界之中所有忍村居民的心。

  ……

  “嘭!”自来也一巴掌把面前的办公桌打了个稀碎。

  “阴月这家伙,哼。口口声声说要推行新的更高级的力量体系,取代查克拉和忍者。”自来也露出愤怒的神情。

  “实际上他所谓的力量不就是靠着屠戮生灵得来的邪魔力量么?这样的力量,和魑魅魍魉之流有什么区别?”他还在为阴月屠戮妙木山一事耿耿于怀,并不认为阴月在忍界推行新修行法是好事。

  “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就是可信度不高。”纲手坐在一旁,沉声说道。

  “虽然按照他的说法,现在他推行的修行法是正统法门,不如说以前那种吃人的邪道。但是他的话语又能有几分可信度呢?”纲手用纤细修长的手指敲打着桌子。

  “他那天所说的每一个字,我们最好都不要轻易相信。”自来也沉声说道,“我不知道他这种层次的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但是我必须要尽我所能,抵制他散布出来的邪恶气息。”

  类似的对话,还发生在各个忍村影和其心腹的对话之中。

  阴月在镇压大筒木辉夜姬那天,对忍界的大批忍者们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愿望,顺带展望了一下未来的愿景,就踏破虚空离开了。

  他确实是有改造忍界,让整个忍界变成修行界的形状的计划,

  忍界爆发出来的争斗大都控制在忍者的圈子之中,发生的大规模战斗大都在荒无人烟的郊野森林进行,对于普通人的影响微乎其微。

  对于普通的民众来说,忍者们之间的争斗只不过是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真正受到战争影响的只有忍村的居民,那些居住在城镇之中的民众依旧悠然自得。

  忍村的影们带着忍者们组成忍界联合军,出动搏杀。这种事情对于忍村之中的居民来说无疑是让人深深不安的。

  作为一般居民的他们并不清楚忍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村子笼罩在阴云之中,这种事情,他们还是看得出来的。

  木叶忍村虽然是整个忍界最强盛、人数最多的村子,但是村子里的民众依然免不了担忧受怕。

  好在他们的担忧并没有持续多久,在数日之后,五代目火影纲手带着木叶忍者返回了木叶忍村。

  这一回出动的忍者几乎全数返回,战死者不多,并不像先前几次忍界大战和讨伐晓组织那般死伤惨重。

  但是不少忍村的村民都注意到这些忍者们的神情似乎都不太对劲,大部分人脸上都带着困惑的神色,忍村的上忍们一言不发。

  就连目前木叶忍村的两个领头人,纲手和自来也也是面色阴沉,一言不发。

  下忍中忍迷茫,上忍沉默,影面色难看。这样的状况不止发生在木叶忍村,还发生在岩忍村、云忍村和砂忍村这些村子之中。

  “忍者联军到底是讨伐了怎样的敌人?为什么各个村子的忍者们都反应奇怪?”这样的问题一时间席卷忍界之中所有忍村居民的心。

  ……

  “嘭!”自来也一巴掌把面前的办公桌打了个稀碎。

  “阴月这家伙,哼。口口声声说要推行新的更高级的力量体系,取代查克拉和忍者。”自来也露出愤怒的神情。

  “实际上他所谓的力量不就是靠着屠戮生灵得来的邪魔力量么?这样的力量,和魑魅魍魉之流有什么区别?”他还在为阴月屠戮妙木山一事耿耿于怀,并不认为阴月在忍界推行新修行法是好事。

  “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就是可信度不高。”纲手坐在一旁,沉声说道。

  “虽然按照他的说法,现在他推行的修行法是正统法门,不如说以前那种吃人的邪道。但是他的话语又能有几分可信度呢?”纲手用纤细修长的手指敲打着桌子。

  “他那天所说的每一个字,我们最好都不要轻易相信。”自来也沉声说道,“我不知道他这种层次的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但是我必须要尽我所能,抵制他散布出来的邪恶气息。”

  类似的对话,还发生在各个忍村影和其心腹的对话之中。

  阴月在镇压大筒木辉夜姬那天,对忍界的大批忍者们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愿望,顺带展望了一下未来的愿景,就踏破虚空离开了。

  他确实是有改造忍界,让整个忍界变成修行界的形状的计划,

  忍界爆发出来的争斗大都控制在忍者的圈子之中,发生的大规模战斗大都在荒无人烟的郊野森林进行,对于普通人的影响微乎其微。

  对于普通的民众来说,忍者们之间的争斗只不过是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真正受到战争影响的只有忍村的居民,那些居住在城镇之中的民众依旧悠然自得。

  忍村的影们带着忍者们组成忍界联合军,出动搏杀。这种事情对于忍村之中的居民来说无疑是让人深深不安的。

  作为一般居民的他们并不清楚忍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村子笼罩在阴云之中,这种事情,他们还是看得出来的。

  木叶忍村虽然是整个忍界最强盛、人数最多的村子,但是村子里的民众依然免不了担忧受怕。

  好在他们的担忧并没有持续多久,在数日之后,五代目火影纲手带着木叶忍者返回了木叶忍村。

  这一回出动的忍者几乎全数返回,战死者不多,并不像先前几次忍界大战和讨伐晓组织那般死伤惨重。

  但是不少忍村的村民都注意到这些忍者们的神情似乎都不太对劲,大部分人脸上都带着困惑的神色,忍村的上忍们一言不发。

  就连目前木叶忍村的两个领头人,纲手和自来也也是面色阴沉,一言不发。

  下忍中忍迷茫,上忍沉默,影面色难看。这样的状况不止发生在木叶忍村,还发生在岩忍村、云忍村和砂忍村这些村子之中。

  “忍者联军到底是讨伐了怎样的敌人?为什么各个村子的忍者们都反应奇怪?”这样的问题一时间席卷忍界之中所有忍村居民的心。

  ……

  “嘭!”自来也一巴掌把面前的办公桌打了个稀碎。

  “阴月这家伙,哼。口口声声说要推行新的更高级的力量体系,取代查克拉和忍者。”自来也露出愤怒的神情。

  “实际上他所谓的力量不就是靠着屠戮生灵得来的邪魔力量么?这样的力量,和魑魅魍魉之流有什么区别?”他还在为阴月屠戮妙木山一事耿耿于怀,并不认为阴月在忍界推行新修行法是好事。

  “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就是可信度不高。”纲手坐在一旁,沉声说道。

  “虽然按照他的说法,现在他推行的修行法是正统法门,不如说以前那种吃人的邪道。但是他的话语又能有几分可信度呢?”纲手用纤细修长的手指敲打着桌子。

  “他那天所说的每一个字,我们最好都不要轻易相信。”自来也沉声说道,“我不知道他这种层次的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但是我必须要尽我所能,抵制他散布出来的邪恶气息。”

  类似的对话,还发生在各个忍村影和其心腹的对话之中。

  阴月在镇压大筒木辉夜姬那天,对忍界的大批忍者们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愿望,顺带展望了一下未来的愿景,就踏破虚空离开了。

  他确实是有改造忍界,让整个忍界变成修行界的形状的计划,

  忍界爆发出来的争斗大都控制在忍者的圈子之中,发生的大规模战斗大都在荒无人烟的郊野森林进行,对于普通人的影响微乎其微。

  对于普通的民众来说,忍者们之间的争斗只不过是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真正受到战争影响的只有忍村的居民,那些居住在城镇之中的民众依旧悠然自得。

  忍村的影们带着忍者们组成忍界联合军,出动搏杀。这种事情对于忍村之中的居民来说无疑是让人深深不安的。

  作为一般居民的他们并不清楚忍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村子笼罩在阴云之中,这种事情,他们还是看得出来的。

  木叶忍村虽然是整个忍界最强盛、人数最多的村子,但是村子里的民众依然免不了担忧受怕。

  好在他们的担忧并没有持续多久,在数日之后,五代目火影纲手带着木叶忍者返回了木叶忍村。

  这一回出动的忍者几乎全数返回,战死者不多,并不像先前几次忍界大战和讨伐晓组织那般死伤惨重。

  但是不少忍村的村民都注意到这些忍者们的神情似乎都不太对劲,大部分人脸上都带着困惑的神色,忍村的上忍们一言不发。

  就连目前木叶忍村的两个领头人,纲手和自来也也是面色阴沉,一言不发。

  下忍中忍迷茫,上忍沉默,影面色难看。这样的状况不止发生在木叶忍村,还发生在岩忍村、云忍村和砂忍村这些村子之中。

  “忍者联军到底是讨伐了怎样的敌人?为什么各个村子的忍者们都反应奇怪?”这样的问题一时间席卷忍界之中所有忍村居民的心。

  ……

  “嘭!”自来也一巴掌把面前的办公桌打了个稀碎。

  “阴月这家伙,哼。口口声声说要推行新的更高级的力量体系,取代查克拉和忍者。”自来也露出愤怒的神情。

  “实际上他所谓的力量不就是靠着屠戮生灵得来的邪魔力量么?这样的力量,和魑魅魍魉之流有什么区别?”他还在为阴月屠戮妙木山一事耿耿于怀,并不认为阴月在忍界推行新修行法是好事。

  “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就是可信度不高。”纲手坐在一旁,沉声说道。

  “虽然按照他的说法,现在他推行的修行法是正统法门,不如说以前那种吃人的邪道。但是他的话语又能有几分可信度呢?”纲手用纤细修长的手指敲打着桌子。

  “他那天所说的每一个字,我们最好都不要轻易相信。”自来也沉声说道,“我不知道他这种层次的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但是我必须要尽我所能,抵制他散布出来的邪恶气息。”

  类似的对话,还发生在各个忍村影和其心腹的对话之中。

  阴月在镇压大筒木辉夜姬那天,对忍界的大批忍者们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愿望,顺带展望了一下未来的愿景,就踏破虚空离开了。

  他确实是有改造忍界,让整个忍界变成修行界的形状的计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