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食肉之羊 > 第十章

第十章


三个脸盆大小的海碗在桌子上摆成一个三角形,滚烫的红油漂浮在乳白色的面汤上。每个碗里各有三坨指甲盖大小的牛肉,无助地杵在面碗中央,让人不禁生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我说,你现在就这么寒碜吗?”马良鼻翼翕动,眼神轻蔑地斜眼看向老常,“不说吃什么大餐了,好歹也要来顿有酒有肉的啊,我还以为你在局里只是随口说说,还真吃面啊!”

服务员无精打采地将三瓶歪嘴随意地放在桌上,转身离开,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泥带水,更别说什么殷勤地推销菜式,似乎在看到老常踏进店门那一刻起,就已经知道了这桌的消费额。

老常笑嘻嘻地将三瓶歪嘴分发在三人面前,“这不酒来了嘛,”拧开瓶盖,咂了一口,对着马良和张小满晃晃手里的酒瓶,“有酒,”有用筷子夹起一块碗里的牛肉,“有肉,”将牛肉一口吞下,嚼了两下,摆出一副享受的表情,“足矣!”

马良往地上啐了一口,“我看就是给你根萝卜,你也能当成人参啃。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么扣扣嗖嗖的,一点出息没有。”

“可别这么说,老马,”老常夹起一筷子面条一边吹着热气,一边悠悠地说道,“咱俩现在可是平级,混了这么些年,你都没当上个局长什么的,要知道当年咱们局里可属你最有希望往上升。结果你却一个人跑到F市去了,又从片区民警重新开始干,要说没出息你才是首当其冲的那个。”

“只要能办案子,在哪里,是什么职位不重要,”马良低头吸溜着面条含糊不清地说道,“一心只想往上升的官迷当不了好警察。”

老常瞟了一眼还没有动筷子的张小满,指了指张小满面前的牛肉面,“吃啊,别愣着,凉了就不好吃了,这家店的面是这一片儿最有名的了,保证你不会失望。”

“确实,满小子,这老小子说的是实话,”马良难得没有拆老常的台,“我以前还在D市警局工作的时候,就好这一口,每天下班最舒服的事情,就是在这里点一碗面吃。十多年了,没想到味道还是没变,尝尝吧,真真不错!”

张小满摇摇头,“我没有嫌弃的意思,”盯着门口的方向,“我是在等人......来了.....”

这时候,走进来一个身穿淡粉色连衣裙,长发飘飘,淡扫峨眉的女子。服务员立刻像是上好了发条的玩具一般,快步冲到女子面前,满脸堆笑地介绍店里面各种特色菜肴。女子摆摆手,径直朝张小满走去。

老常扭头看清来人的脸,连忙咽下嘴里的面条,瞳孔地震,对着张小满说道,“这才分开小一会儿,她就换了一身行头......简直跟之前完全是两个人.....”

“那是当然,”张小满歪着脑袋地盯着女子说道,“她是一个演员,这些对她来说都是小菜一碟。何瑶,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气消了?”

何瑶搬了一个凳子坐在张小满旁边,瞥了一眼桌上的三碗面,一脸嫌弃地说道,“早跟我说是吃这个的话,我真的不会来。张小满,你好歹也是个大学教授了,就请我吃这些?”

老常脸上像是有个大大的问号,“他请你?”

“借花献佛嘛,”张小满轻咳一声,将自己面前的海碗推给何瑶,“我还没动过,你先吃,我再去买一碗。”

老常张大嘴巴,对张小满竖起大拇指,“要说抠门,你才是这个,一山还比一山高啊!”

“女朋友?”马良放下手里的筷子,饶有趣味地打量着何瑶,一脸坏笑地说道,“还不快介绍介绍。”

张小满连忙摇摇头,“不是不是,别误会,我之前已经跟老常介绍过了,再给你介绍一遍。”摊开右手手掌指向何瑶,“这位是我的高中同学,何瑶,现在是一位舞台剧演员。之前案件的相关人员资料我都是让她帮我调查的,包括酒店的案子。”

何瑶白了一眼张小满,“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你就这么着急和我撇清关系吗?你是什么时候有女朋友的,我怎么不知道?”

“早几年前就有了,”张小满摸着鼻子说道,“又不是什么大事,难不成我还要挨个挨个通知你们不成。”

何瑶嘟着嘴,一脸不相信地盯着张小满,一时间气氛有些微妙。

马良打了个哈哈,见缝插针地伸出右手,一脸谄媚地说道,“马良,神笔马良的马良,酒店的案子你可帮了我们很大的忙。这样.....改天我请客,咱不吃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吃顿好的,以示感谢。”

何瑶伸出手和马良轻轻握了一下,捂着嘴笑道,“就不怕再花个两万三千八吗?感谢就不必了,反正我除了演出的时候,平时都挺闲的。帮你们调查,也是对我演技的一种的锻炼,扮成不同的角色和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平常也很难有这样的机会。”

老常在衣服擦了擦手,也伸出手和何瑶握了一下,“之前没有正式介绍,常安。小满这家伙不早点跟我说你也要来,”故作一脸歉意地说道,“不然肯定不会只是在这吃面了,怎么着也得吃一顿烤全羊,我知道有一家烤全羊非常不错,什么时候我再请大家去吃一顿。”

“那是什么时候呢?具体点,”马良似笑非笑地盯着老常,“恐怕等我离开D市你的烤全羊也没准备好吧?”

何瑶拿起筷子,卷了几根面条,放进嘴里,“算了,这也挺好的,而且我今天没什么心情吃大餐.....”

老常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因为邱小惠的死吗?这点你可误会小满了,实质上当时他还真是没反应过来.....”

“我知道,”何瑶不等老常说完,撅着嘴说道,“邱小惠在说出那个问题的时候,我就明白了,这是故意在利用骆慈戳这家伙的心窝子,所以我才出声提醒他....最后还是晚了一步....”

老常想起那个牛皮纸文件袋,开口询问道,“她给你的文件袋里是关于邱小惠的资料吗?她那最后一句‘至死不渝’什么的是什么意思,我一直都想不明白。”

张小满从衣服内袋里拿出一个折叠的文件袋,“就算你不提,我也会把这袋子里的资料给你,里面不止有关于邱小惠的资料,可能还会扯出一件隐藏多年的刑事案件。”

“什么?”马良和老常同时惊呼一声。

“就在周节死的那天,”张小满手指轻轻点在文件袋上,“东湖旁边的东山梁子,还有一起案子发生,受害者正是邱小惠。”

老常急不可待地打开文件袋,不停地翻阅一张张资料,马良也凑了过去。当看到一份医院伤情鉴定报告的时候,马良惊得手里的筷子掉落地面,“强行发生性关系......她为什么不报警!”

“在你赶到东湖之前,她估计早就被葛军带回家了,”何瑶面色悲切地插话道,“葛军那种思想保守传统的男人,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妻子站出来指控别人强奸。”

老常快速地翻阅完资料,直视张小满的脸,“是哪个王八蛋?既然你已经展开了调查,不可能不知道吧?”

“我的确有个推断,”张小满缓缓地摇摇头,“不过目前还没有证据。”

何瑶和马良同时出声问道,“是谁?”

马良疑惑地看向何瑶,“你也不知道?”

“他没跟我说过,”何瑶皱眉道,“事情毕竟过去那么多年了,我能找到的资料就这么多,当时他们也没报警,也没对谁说起过.....”

“我之前猜测是廖勇,”张小满话锋一转,“不过,现在我更怀疑是刘越干的。”从老常手拿过资料,翻到邱小惠的情感经历一页,“邱小惠和葛军结婚前曾经还交过一个男朋友,我怀疑这个男朋友就是廖勇,邱小惠以前下班后都会去橘子村一趟,但事实上,邱小惠以前租住的房子在橘子村相反的方向。”

“那也有可能是刘越,”马良摸着下巴说道,“这么说起来葛军杀死廖勇和刘越的动机算是清楚,一个是邱小惠的前男友,一个很可能是强奸邱小惠的人。”

“不会是刘越,”何瑶立即否定道,“张小满让我调查过刘越,这个人的文化程度极低,样貌也很一般,邱小惠是看不上的。相反,廖勇的父亲是当时橘子村的村长,廖勇本身也是中专毕业,比刘越这种大字不识几个的人好多了。”

张小满叹了一口气,“这些终究都是我们的推断,有时候失之毫厘,谬之千里。刘越是不是被葛军杀害的都要打个问话,毕竟当时房间太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根本不知道。只有找齐所有证据,才能还原当时的真相。”

这时候,服务员再度端来一碗面,放在张小满的面前,看着沉默不语的几人,服务员挠挠头,满头雾水地离开了,心里直打鼓,气氛这么严肃是不是觉得不好吃要找自己的麻烦.....

这时候,厨房里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喝骂声,“陈有庆!你特么又搁哪散步呢,我这都忙得都团团转了,不知道进来帮忙打打下手吗!没一点眼力劲儿的东西,不想干就滚蛋!”

服务员陈有庆叽叽咕咕地嘟囔几句,又挤出一张笑脸,应声道,“这就来咯....”

马良歪着头紧皱眉头,盯着服务员的背影沉思了起来,总觉得陈有庆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扭头对老常说道,“这店是什么时候换的服务员,以前没见过这人啊。”

“服务员嘛,”老常满不在乎地说道,“更换是常有的事,年轻人找不到其他工作,端几天盘子挣点生活费也好,总比什么都不干的人强。”

何瑶一边吃着面条,一边接过话茬道,“说起什么事都不干,张小满让我调查的那个陈平才是个闲散人呢,整天游手好闲,靠着他母亲的社保金生活,是个真正的‘吸血鬼’。”

马良拍拍肚皮,“面也吃完了,要不,咱们这就去见见这位‘吸血鬼’,他可是现在干尸案第一嫌疑人。”

“不急,”张小满指着停在面店门外的一辆装有外卖箱子的电动车,“何瑶给我发的酒店人员资料显示陈平的妻子就是送外卖的,我们先去和她聊聊,一个人可唱不了两个人的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