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转世重修:在灵气复苏的时代斩妖 > 第一章 复苏

第一章 复苏


  这是一个不太寻常的夜晚。天边的月亮大的出奇,澄澈的月光映照得大地明亮,万家灯火都失色不少。

  一处基地里,人来人往但气氛却异常凝重,人们大气也不敢出,安静得只有脚步声和按键声。

  刺耳的警报声突然响起,并且声音越来越大。

  “数据正在飙升!警告,数据正在飙升!”

  “哪个范围?”

  “全国范围。”一个干涩的声音回道。

  “灾难啊!”黑影站在窗帘后,叹息。

  华夏,云城,东表区。

  不大不小的二居室里,两个生物正焦躁不安,一个生物却躺在床上睡得香甜。“汪汪汪!汪!汪汪!”也许是太烦躁了,丸子跳到床上大叫,吵得陈安拉起被子蒙上脑袋:“丸子,别叫。”声音小得几不可闻。

  丸子好像是听见而且听懂了一样,又跳下床,人性化得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鼓包,奔向窗户。

  窗户旁边,一只猫正立着身子,两爪扒着玻璃,黑黢黢的眼睛直勾勾得盯着月亮。

  丸子也抬着头看,半晌,猫跳下来,奔向门边趴下,丸子跟上去,喘了会气,仿佛很难受似的,人立而起拉下门把手,两个家伙就这么窜出去,一路顺着楼梯爬到了天台,门也没关。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哼哼哼哼~”陈安哼着歌洗澡,出来换上干净衣裳,就溜溜达达得出门了。

  两只小动物抱在一起睡得太香甜,陈安不忍心打扰。

  “老板,一份热干面!”陈安扫过码,就找了个地方坐下。

  老板回头看了一眼,认出熟客,随便嗯了一声,就继续干活。老板娘拿着抹布过来,收走桌子上的残羹冷炙,跟他搭话:“大学毕业了吧你,怎么也没看你找个工作,天天就搁家里待着啊?”

  陈安笑了一下,说:“那没办法,你们这热干面太好吃了,我哪舍得,跑外面去哪有这一口啊?”

  老板娘端着摞起来的碗穿梭在桌椅间,笑:“是,不是我吹,我们这可是老字号了,多少年了,街坊邻居都知道,全是回头客。”说着,端着陈安的那份折回身来,道:“你的热干面~吃好,不够跟阿姨说,再给你加。”

  陈安笑着道谢,应和了一声,埋下头来便吃,思绪却又飘远了。

  他是土生土长的云城人,家中也算薄有资产,去外面转了一圈,读完大学,回来休息休息准备出去找工作,爸妈直接不见了。

  别误会,人没事,两个老人单纯是解放了,说是供他读了那么多年,俩人都老了,想完成年轻时候的梦想,出去旅游去了,留给他一栋房子收房租过日子。

  突然从无产阶级变成小地主,陈安顿时就失去了奋斗欲望,工作也不找了,整天光躺着,寻思着吃点啥喝点啥,再学点啥好玩的。

  ‘那今天干点嘛呢?我躺了咋说也有三个月了,眼瞅着大学新生都开学了,还一直躺着也不行啊,废了咋整。’陈安舀了一勺老干妈。拿筷子搅了搅,呼哧一大口,继续想:‘要不我锻炼锻炼?买个跑步机?不行,万一懒得跑呢。我肯定又放到杂货间里不动了,啧,咸鱼是真舒坦啊。’

  又吃了一大口热干面,陈安的注意力不自觉转到了旁边俩中年男人身上,那俩人说八卦说得指点江山,气魄大得让他侧目。

  “欸,你听说没有,国家要禁止养宠物了!现在这些人啊,都得老老实实结婚生孩子了,以后就不兴养宠物儿子了。”一个男的拿牙签装模作样得剔牙。

  “嗨,你这不瞎说呢吗?我小舅子是公安的我跟你说,他早就告诉我了,完全是营销号在乱带节奏!什么就禁止,那是智能管控,知道啥意思不?就是再也不能随便领养随便抛弃了,全部要登记在册,还有跟咱们一样的身份证呢!”男人同桌吃饭的手里捏着筷子扬起来指点。

  “豁!好家伙,啥玩意就身份证了?咋的还当人看啊,现在多少人吃不饱穿不暖,宠物都这么正规了待遇?”

  “是啊,咱人民一天天工作累的要死,宠物啥也不用干就有身份证,吃好喝好,还有人爱,我都想下辈子投胎当个小动物了。”

  “就你?”男人看了看朋友挺起来的肚子,道:“小动物不合适,天蓬元帅吧你还是,肥头大耳的。”

  陈安转头瞟一眼,赞同得点了点头,又怕被抓住,哼哧两口吃完就扔筷子跑了。

  陈安穿着短袖和大裤衩,脚上踩着拖鞋,一头短发格外精神,一米八的身高甚至让他显得有点帅,除了着装拉胯了点,没别的问题。

  他暂时不想回屋子里,准备在附近转一圈。一大早的,太阳半点不刺眼,非常舒服,还是个周末,没啥人赶着去上班,冷冷清清得,小手一背,很有点退休老干部的范了。

  身份证的事他知道,前几天就有警察打电话了,跟他说得很详细,下周一也就是后天,要带着俩宠物去宠物医院,体检而且备案,申请一个颈圈,里头有芯片,包涵宠物的身体数据、疫苗情况还有主人的住址电话。还是不可拆卸的那种。当然,不愿意安脖颈上也可以安在脚上啥的,反正必须得弄。

  这几天附近的流浪狗啊流浪猫啊也不见了,街坊邻居都说是给警察捉走了。陈安也不懂,啥时候警察这么闲了,猫猫狗狗的事都得管。

  不关他的事,他也懒得想了。陈安溜达一圈,又踩着拖鞋回家了。

  “喵~”打开门汤圆就窜出来了,小小的扒在他腿上抬头看他,老委屈了,仿佛在说:“你去哪了?怎么不带上我啊呜呜呜。”

  陈安僵着腿,带着小猫咪一瘸一拐得进门:“撒开,撒开,汤圆,爸爸给你找吃的去啦。”

  小猫跳下他的脚背,转个圈圈看他,又喵了一声,竖着尾巴摆啊摆。

  “来来来,吃早饭啦,丸子呢?汤圆,你哥哥呢?”陈安倒满猫粮狗粮,又去狗窝里找丸子,果然在睡觉。

  “果然在睡觉。”陈安自言自语一般,蹲下去摸了摸丸子的狗头,掏出手机回床上躺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