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成猫后我喂养了小皇子 > 第93章 真敢动手吗正版 ,感谢……

第93章 真敢动手吗正版 ,感谢……


停下的太过突然, 身形仍是微微前倾,迈出去的哪条腿也才刚刚落地,站的并不稳,偏偏就维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

陈心宇察觉到些许不对, “孟兄……”

‘哗啦’

湖边的白孔雀跳向湖中, 爪子轻点湖面, 雪白的翅膀展开,轻摆两下便向上飞去。

“不好, 要跑!”

“快动手!”

好不容易才找到孔雀在, 修者见着白孔雀都像是看着肥美的肉,若是不小心被跑了,下次再抓可就难了。

陈心宇来不及阻拦,他们已经举着各自的法器爆出灵力,凌空而起, 直奔白孔雀而去。

单雪珂见状丝毫不慌, 仍在湖面上盘旋,没有飞远。

像是被头顶道网罩住一样,逃不出这片地方。

云洛亭缓缓抬手, 见着些修者悬空中,挥舞着手中法器, 面目狰狞的砸向白孔雀。

修者丹田中散开的灵兽灵力,指尖掌握着灵力的运转。

慢慢收拢五指, 灵力被拈在指尖。

下一刻,云洛亭猛的散开灵力, 掀翻了头顶上的张网,同一时间,空中的修者狰狞的面目定格, 连带着手中法器一起坠入湖中。

灵力溢散的时间不同,他们落入水中的顺序也不同。

噼里啪啦的敲击着水面。

白孔雀避开飞溅起的水花,姿态优美的落在岸边,收拢了翅膀,抖抖身上的羽『毛』。

陈心宇面『色』铁青,见着白孔雀近在咫尺,不敢上前。

眼睁睁看着自同行的修者如此狼狈的落入水中,陈心宇对白孔雀满是警惕,是阵法?还是水里有什么东西……

修者不能以灵力浮水面?

陈心宇攥紧了拳头,他没有去接些人,便是怕水里有问题,连累自一并掉进去。

同时又不禁有些懊恼,帮人也未免太猴急了些,就该听他的,小心谨慎些。

修者落水后可封闭五感,倒不至溺死在里面,可从第一个修者开始掉下去,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个人爬上来。

这就……

云洛亭从树上跳下来,没有刻意遮掩,但有魔气护着落下,也只有很轻的声音传出。

陈心宇敏锐的扭头看来,“阁下……”

他细细打量着云洛亭,迟疑道:“白孔雀便是被阁下救走?”

云洛亭微微昂首,“你们两个,不下去救人吗?”

一起过来的修者中,只有他们两个还能动,不下去救人就这么干看着?

刚才可是兄弟长老什么的叫的亲热。

“阁下何故与我们为难?可是白孔雀承诺了你什么?我乃云阳陈家陈心宇,无论白孔雀说的是承诺,我陈家皆可给予阁下双倍,阁下意下如何?”

陈心宇左手负在身后,一袭白衣胜雪,墨垂下过腰,端的是一派仙人姿。

云洛亭没听他提起宗门,料想也不是长老,应当只是门中弟子,仗着背后修炼的家族罢了。

个站在陈心宇身边的修者,不像是同行者,倒有点像是保护他的随从。

云洛亭想了想,没说是或者不是,而是说道:“跟拍卖行交易很费灵石吧,你家族若是纵着你,常累月交易下来,只怕也不剩什么。”

陈心宇挑眉,听他提起拍卖行,思绪流转间也明白了什么,虽知晓了这人是站在自对立面,但陈心宇丝毫不显慌张,笑道:“阁下尽管放心,我家中这点灵石还是有的。”

“我陈家纵横云阳已久,整个云阳岛皆为我陈家掌控,岂会在这小事上耗尽家底。”

陈心宇毫不掩饰陈家,一是为了告诉对方,想要什么可以提,可以谈,而是为了警示,告诉你我背后站着的陈家不是好惹的,眼下我可能是打不过你,可若是你敢伤了我。

云阳陈家必然不会放过你。

云洛亭看穿他的虚张声势,陈家不陈家的,他也不往心里去。

修界他们的罪的人还吗?

他么问,也只是想知道,陈心宇在家族有没有参与拍卖行的事。

听陈心宇话中言,应当整个陈家都逃不了干系。

既然如此……

云洛亭淡淡道:“你们是自下去,还是我帮你们?”

陈心宇嘴角笑意一僵,闻言笃定了水里有问题,怎么会主动跳进去,“阁下,白孔雀靠墨家已倒,承诺事可未必做得到,但我不同,我陈家如日中天,断不可能食言。”

云洛亭挑了挑眉,知晓了自想知道的事,便没有再跟他们废话,直接灵气凝化作长剑,朝着陈心宇冲了过去。

陈心宇负在身后的只手伸出来,甩手将一个方形的白『色』块丢到地上。

只听‘砰’的一声,浓郁的白『色』瞬间蔓延至整个湖边,眼前被白烟遮住。

云洛亭靠着刹间散开的灵力可以准确的找到陈心宇在,毫不犹豫的一剑挥下。

‘铛’

长剑与陈心宇本命法器碰撞间出脆响。

陈心宇只觉得心口巨颤,喉中有腥甜的血气,见他灵力并未被削弱,在纯白瘴气中仍能自『操』纵灵力,顿时心感不妙,这只怕不是人修。

难不,也是灵兽?

可灵兽修为在纯白瘴气中也会受到影响,这瘴气无往不利,战必胜,无论是谁,没有服用解『药』被困此,都会灵力消退,精疲力竭而死。

不需要他动用半分力气,只要找机会将人框进来即可。

但眼下这……

陈心宇咬紧牙关,承了一击下,毫不犹豫转身就跑。

道灵力仍未消散,云洛亭没敢耽搁,怕过会找不到人,速战速决的住了上去。

单雪珂守在岸边,云洛亭曾告诉过,对灵力的掌控,在修者不再使用灵兽灵力后,掌控便会消失。

掌控消失的时候,同时也是些修者最弱的时候,要在他们提起灵力从湖中逃出前先一步压制住他们。

单雪珂谨记云洛亭的话,眼见着水中有气泡冒出,毫不迟疑将即将浮出水面的修者捞起来,然后一拳打晕。

白雾中,陈心宇的随从意图从后面绕过去帮忙,凭借着对此法器的熟悉,即便双目不能视物,也能自行走在其中。

没走远便看见了云洛亭的身影,他正欲上前,突然感觉肩上剧痛。

宛若被扼住喉咙般,随从睁大了眼睛,骨头被硬生生捏碎的声音落在耳中,让人不寒而栗。

---

云洛亭拖着昏『迷』不醒的陈心宇从白雾中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瞧见被挂在不远处树上的名随从,应当还活着,只是眼神『迷』离呆滞,像是被吓的不轻。

裴玄迟没用绳子绑住他,他都没有跑。

单雪珂旁边堆起了小山,将里面些人修都捞了上来。

灵力被控,又摔到湖水中泡了这么久,有些体质较弱,全靠灵力撑着的修者,早已经气息奄奄。

白孔雀对这些人修没什么好印象,便随意的将他们堆积在一起,像是安排尸体样,往边上一推就不管了。

被打晕的,和自体质不好泡晕过去的都在这。

单雪珂见云洛亭出来,问道:“族长,需要我将这些人捆起来吗?”

云洛亭说:“嗯。”

顿了顿,他看着些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修者,问:“都还活着吗?”

“活着的。”单雪珂踢了踢身边的修者,“看,还往外吐水呢。”

云洛亭点了点头,“先把他们捆起来,然后弄醒。”

“好。”

裴玄迟将挂在树上个也丢了过来,“一起带回去吗?”

“人太,带着麻烦。”云洛亭说:“拍卖行的事,要让他们自亲口将自如何参与,如何使用的来龙去脉讲清楚。”

有些话,借着旁人的嘴来说,总是差点意思。

这些人都是食化形灵兽血肉的老手,还特意跑过来这边抓活的化形灵兽。

云洛亭想着他们刚才贪婪地嘴脸,蹙起眉头,“消息传开后,废了修为根骨毁了丹田丢出去。”

修为废了还可以修炼,可若是根骨没了,整个人都废了。

再无修炼飞升大道可能。

至丹田……也是为了防止有些人挖别的修者根骨埋入自体内,借机缘修炼罢了。

陈心宇是第一个醒的。

他顶是被云洛亭打到重伤,相比些在水中泡了许久的修者,有灵力傍身,总会恢复的快些。

“咳咳!”陈心宇呛出一口鲜血,纯白的衣衫上沾了不泥土,颇有些狼狈。

“阁下,抓了我们这么人,难不,是想给些灵兽报仇?”陈心宇『舔』了『舔』嘴角,嗤笑道:“化形灵兽一事水深,你为何掺和进来?”

“化形灵兽的修为越高,能炼制的丹『药』就越,品阶也越高,你就不怕被他们的人围剿,到时候,你凭一力难以逃脱,帮不了灵兽,反而将自搭了进去。”

云洛亭用巾帕擦拭着指尖,漠然道:“五华宗边的拍卖行已经被我们端了。”

陈心宇蓦地抬眸,被他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吓的不轻,“你、你说什么?”

他仍是有些不敢置信。

端了?

端了是什么意思?

“拍卖行先倒,这才轮得到你们。”云洛亭说:“给你们两个选择,一,主动将拍卖行的事公众,二,被迫将拍卖行的事说出,无论是一还是二,我们都会留你们一条命的。”

陈心宇心下冷笑,“你这又有何区别?”

“别以为抓了我们就万事大吉,你的敢对我们动手吗?你可知我们身后站着的都是什么人?”

“再者说,拍卖行牵扯甚广,仙尊长老,仙门宗主,你们又敢对他们动手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