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病美人替身不干了 > 第188章 第 188 章

第188章 第 188 章


“江怀清此去, 为的是大桓,朕无论如何,都不希望他折损在北漠, 自然要做一些措施,不止隐龙卫,到了北漠,适当时候,那边的暗桩会听他命令行事。”商君凛抚着沈郁脸颊, 有一点没说出来。

更重要的是, 他知道沈郁对江怀清很看重,身为沈郁少有的朋友之一,商君凛不希望发生让沈郁不愉快的事。

江怀清这一次去北漠,有一定风险,所有人都知道, 包括江怀清自己, 商君凛并非不讲人情,他给了他选择的余地,若江怀清不愿,他不会勉强。

“其实朕让人去传密旨的时候,问过江怀清的意愿, 如果他不想去,朕会另择他人。”

“陛下真好,”沈郁靠在商君凛肩膀上,“江怀清身边的另一道势力,是我的人,想必陛下也猜出来了。”

比起前世,这一世江怀清的仕途顺遂不少, 若是能顺利从北漠归来,肯定可以在最短时间里在朝堂上站稳跟脚。

对于江怀清,沈郁始终有一两分私心,他不否认这点,前世一起出生入死的属下,就算这辈子没经历那些,沈郁也不可能亏待。

很快到了过年,宫里布置上了喜庆的红色,多了沈郁这个主人,皇宫更热闹了。

皇宫设了大宴,大臣们带着家眷前来,能参加这场宴会的,从某一方面说明了陛下对臣子的看重。

沈郁和商君凛相携而来的时候,大臣们已经到了。

商君凛带着沈郁,直接走到了最上位,大臣们早已习惯陛下对沈郁的优待,没人站出来说什么。

其实这种宴会比较无聊,沈郁没兴趣听大臣们恭维的话,专注解决面前的美食。

吸取上次的教训,这一次,他们面前的桌子上没有放酒,只有各种汤汤水水,以及御厨新调出来的鲜果饮品。

沈郁端起来尝了一口,清甜中带着水果独特的香味,异常可口,他往下面看了一眼,见没什么人注意到这边,舀起一勺味到商君凛嘴边:“陛下尝尝。”

商君凛张嘴,吃下勺子里的食物:“很甜。”

他们的小互动没能逃过底下一直暗暗关注他们动作的大臣的眼睛。

朝臣们很少亲眼见到沈郁和商君凛私下是如何相处的,见到这一幕,情不自禁睁大眼睛。

这还是他们杀伐果断说一不二生人勿进的陛下吗?

他们知道沈郁受宠,但具体怎么受宠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只有亲眼看到两人相处,才知道,商君凛对沈郁不仅仅是宠。

帝王宠爱最易得也最易失,可那是宠优先于爱的情况,看眼下的情形,很明显,陛下是动了真心的。

大臣们心中想法各异。

沈郁不在乎他们怎么想,依旧和商君凛黏黏糊糊。

私下是怎么相处的,现在就这么相处。

“今日献舞的还是之前那批舞姬吗?”沈郁放下筷子,算了算时间,差不多快到了。

“不是,”商君凛抿了抿唇,“这次是另外的人。”

“陛下该不会还在为上次的事吃醋吧?”沈郁倾身,几乎要半靠在商君凛身上,“这么久了,陛下还没忘?”

沈郁说的是上次商君凛生辰宴上发生的事,虽然事后沈郁付出了“惨重代价”,但回想起来,沈郁还是觉得很有意思。

商君凛抬手抚上沈郁的腰,手指微微用力,沈郁腰一软,倒在男人身上,被男人抱进怀里。

沈郁伏在男人怀里,笑得直颤:“陛下不会将人送走了吧?”

要不要这么可爱,只是因为他多看了几眼,就将人换了。沈郁发现,商君凛的醋性真的很大,有时候看男人吃醋还挺有意思的,就是吃完醋之后他也要被吃一吃。

商君凛扶着怀里人的肩膀:“朕放她们出宫了。”

沈郁颤抖的幅度更大了,声音里掩不住笑意:“那要是我今日再多看几眼,陛下岂不是也要将这次献舞的舞姬送出宫?”

商君凛抿唇不答,显然心里有这个想法。

“这样下去,几次之后,说不定宫里舞姬都要不够用了,陛下真不必如此,我今天只看陛下,不看她们,好不好?”

沈郁撑起身体,从商君凛怀里退出来,脸上带着未散去的笑意,眼里盛满了月光。

商君凛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抚上沈郁的脸:“阿郁可要说到做到。”

沈郁说到做到,不论接下来的歌舞多有吸引力,都只撑着头看商君凛。

商君凛对歌舞不感兴趣,全程注意力都落在沈郁身上,他知道沈郁的口味,不断将沈郁喜欢吃的菜夹到他碗里。

鱼肉是挑去刺的,沈郁只需要直接吃就好。

大宴上的菜色很丰富,送到沈郁面前的,都是刚从锅里盛出来的,热气腾腾,一人投喂一人吃,气氛很和谐。

沈郁当然不会只顾着自己吃,遇到喜欢的,也会夹了喂到商君凛嘴边,商君凛来者不拒,只要是沈郁夹的,都会吃下。

投喂商君凛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他不挑食,无论沈郁喂什么,都能得到正向反馈。

两人间气氛融洽,浑然一体,再也容不下第三个人的存在。

不少已经成家立业的大臣看着两人的相处,只觉得一阵牙酸,他们和自家夫人关系最好的时候,也没这么黏糊过。

方嘉怡远在肃北,方家只剩下方大人和方夫人两人,入了内阁,方家水涨船高,不少人想和方夫人攀关系。

“陛下待贵君真好。”有夫人低声感慨。

“难怪陛下不愿新人入宫,贵君的风姿,确实少有人能及。”另一位夫人小声道。

“开春后就该大选了,不知道陛下这次会不会松口。”

“估计不会,我已经给家中小女寻了一门亲事,不论陛下选不选,都与我们无关了。”

“你家女儿今年不过十五吧,正是大好的年纪,何必这么早定下来?万一陛下松口了呢?”

“你看陛下和贵君的黏糊劲,觉得陛下能松口?以前后宫无人的时候陛下都不肯大选,现在有了贵君,更不会了。”

说话的夫人是一品诰命,夫君争气,家里的孩子也争气,有一个十五岁的女儿,如珠似宝养着,才情、容貌都是一绝。

方夫人拉了拉她的手,压低声音道:“你的做法是对的,自家女儿自家疼,后宫,不是什么好去处。”

“是啊,原本我们还想着若是陛下今年肯松口大选,就将女儿送进宫,不是我自夸,以我家女儿的才情,搏一搏的机会还是有的,可现在我不这么想了,陛下心里明显有了人,若陛下肯一直为贵君不松口,我还敬佩他,若是松了口,我女儿进宫,倒也不值了。”

父母总是希望给子女最好的,虽说男子三妻四妾正常,可这世间又有几个女子真正能对这件事做到毫无芥蒂?不过是没有选择罢了。

“其实我很羡慕你,不止我,在座的大多数夫人都羡慕你,”她拉着方夫人的手,“如果可以,我希望我女儿未来的夫君能和方大人一样,一生只有一个,要是你家嘉怡是个男孩,我都要厚着脸皮求亲了。”

底下的动静沈郁和商君凛感受不到,一番投喂下来,沈郁有些撑了。

商君凛一直留意他的表情,见状放下筷子,拿了帕子为他擦拭嘴角。

沈郁摸了摸肚子,眼里闪过一丝满足。

“陛下吃饱了吗?”

不用问沈郁也知道,多半是没有的,这种宴会就是这样,目的不在于吃,而在代表的意义上。

大臣们举杯交盏,气氛还算热烈。

宫外。

禁军首领带人蛰伏在暗处,目不转睛注视前方动静。

通往刑部大牢的各个路口,表面上看似没有人,实则都安排了重兵把守,今晚,皇宫设宴,相较而言,会是守备最薄弱的一天,若是想做什么,选这个时间正好。

明面上,禁军首领正在皇宫参加宴会,实际上,他带着人埋伏在去往刑部大牢的必经之路上,守株待兔。

夜越来越深,护城河边燃起盛大烟火,百姓蜂拥而至,其他地方显得空落落起来。

“咔嚓——”

极轻的脚步声传来,禁军蛰伏不动,一刻钟后,形如鬼魅的黑衣人出现在巷口,确定此路安全后,他们目的明确地奔向刑部大牢。

殊不知,正一脚踏进精心布置好的陷阱。

寂静无人的角落,一场无声杀戮正在进行。

鲜血滴下,染红了青石路面。

偶有声音传来,被烟火燃放时的巨大轰鸣声盖过。

皇宫里的人对外界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丝竹声悦耳动听,大殿中央的舞女身姿动人,她们穿着浅色纱衣,舞动间衣袖翻飞,恍若仙子下凡。

沈郁吃饱喝足,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被商君凛捧着头转过来看向自己:“阿郁说今日不看的。”

声音里带了丝不易察觉的控诉。

沈郁从容移开视线,目光落在商君凛脸上,眉眼弯起:“还是陛下好看。”

沈郁没有说谎,初见时,他就被这张脸惊艳到了,五官深邃,眉眼锋利,狭长凤眸不带感情看过来时,看得人心头一颤。而现在,这双眸因为他染上了温度,看向他的时候,永远带着克制又放肆的情意。

直白目光下,商君凛耳垂染上浅浅绯色,沈郁好奇地伸手去摸。

宽大衣摆不小心扫到了桌上的杯子,杯子落地,发出清脆响声。

只是一个小插曲,沈郁没放在心上,怎料离他们距离比较近的一名舞女借着舞蹈走势,突然向他们扑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12 21:30:22~2021-10-13 14:36: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w长工每天不睡觉 2个;娃娃、书虫小可爱、以恩cl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秋叶无心 50瓶;。wenlin° 30瓶;mrk、55544747、闇 10瓶;青墨书晚风 9瓶;染宁、我想坐一辆自行车 5瓶;以恩cl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