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腹黑萌宝:全家都是马甲大佬慕白妍寒湛衡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录音

第二百二十九章 录音


慕白妍第一次见到云天,看他刚才和寒湛衡说话的语气,便知道两个人的关系不一般。

那人走后,慕白妍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你那朋友真讨厌。”

男人宠溺地看着面前的小女人,嘴角的笑容无限放大,在一旁附和着,“嗯,是有够讨厌的。”

“你别坐着了,受了伤就躺着好好休息。”

寒湛衡并没有立即躺下,向着一旁的桌子伸出手来。

“你要拿什么,我给你拿。”

“桌上有一个U盘,是顾北的。”

“你见到他妹妹了?”

“嗯。”

慕白妍此时才知道寒湛衡就是为了救那个小女孩才受的伤。

看到桌上静静躺着的一枚小小的U盘,慕白妍将它放进了上衣口袋里。

“他妹妹在哪儿?”

“医院,她的头部受了重伤,医生说有可能一辈子都要躺在医院。”

寒湛衡请了最好的医生和护士照顾的她。

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样的情况,能让他们都受了伤,“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她。”

说完这话,她转身向着门口走去,还不等她离开,一只大手稳稳的捉住了她的胳膊,“慕医生是不管我这个病人了么?”

“一会我再来过来。”

男人抓着她的胳膊,说什么也不让她离开。

慕白妍虽说恨顾北,可是顾北的妹妹是无辜的,那是一个仅有十六岁大的小女孩,听说她受了重伤,慕白妍想要去看看她。

“在这好好躺着,不然我就告诉奶奶你受了伤。”

寒湛衡拿她没办法,他之所以不去医院,躲到这里来养伤,就是不想让他奶奶担心。

他松开了女人的胳膊,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薄唇轻启,“我等你回来。”

走出暗室,刚刚那个讨厌的男人并没有离开,慕白妍看了一眼,那人坐在了寒湛衡的办公椅上,玩着手机,他的面前堆满了文件。

果然关系不一般。

慕白妍没有说话,离开了办公室。

“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云天小声嘀咕着,紧接着听到了暗室里传来男人的声音。

“云天,进来。”

寒湛衡并没有在电话里告诉慕白妍,他受了伤,是云天告诉的慕白妍。

云天并没有走进去,站在门口,向里看着,眨了眨眼睛,“衡哥,我知道错了,下次绝对不再多嘴了。”

“把桌上的文件拿过来。”

“你现在受了伤,还要工作吗?”

男人静静看着他,没有说话,拗不过寒湛衡,云天只好将文件拿给了他。

慕白妍去了市医院,看着重症监护室里,头部裹着白纱布的小女孩,隔着玻璃门窗,她没有进去。

寒湛衡给她的那个优盘,她还没有看,若不是这个U盘,小女孩也不会人躺在医院里。

“我会医治好你。”

慕白妍找到了那个小女孩的主治医生,向他要了病例,开车回寒氏集团的路上,她去了水果店买了一些水果,还没有到寒氏集团便接到了寒湛衡打来的电话。

“喂?”

“慕医生吗?”

慕白妍顿了一下,“我是。”

“慕医生,你在办公室里飞刀子差点划伤我的脸,还记得我吗?”

慕白妍眼前划过三条黑线,这男人这自我介绍还真特别。

“寒湛衡他怎么了?”

“他现在还在工作,简直不要命了,我想问问你什么时候来,还来不来?”

挂断电话,不到十分钟,慕白妍到了寒氏集团。

“慕医生,水果给我就好。”

早就在办公室门外等候的云天看到向这边走来的慕白妍,走过去,接下了她手里的水果,“我是真的管不了他了。”

自来熟的云天向着慕白妍告着状,自从慕白妍走后,寒湛衡没有休息,看着文件。

慕白妍知道寒湛衡工作多,可是也不能不要命啊!

“慕医生,我就不进去了。”

云天将水果放到了办公室的桌子上,怕挨骂,他选择坐在一旁观望。

慕白妍没有搭话,进了暗室,看着坐在一旁,手里拿着文件认真工作的男人,她眉头微微皱着,走了过去。“工作重要还是命重要?”

寒湛衡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笑着看着她,“你重要。”

一时间,慕白妍没了脾气,没想到寒湛衡在说情话。

看到男人老老实实的躺下,不再处理工作,慕白妍也没有说什么,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又要走吗?”

刚走出没两步,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我去给你洗水果。”

慕白妍怎么觉得受了伤的男人更像是一个需要人照顾的小孩子,离不开人。

她坐在床前给寒湛衡削着苹果,明明是医生,她感觉自己更像是一个保姆,除了小孩子之外,她还没有这样照顾过别人。

房间里的温度上升,坐在办公椅上,等了一会儿也没有见寒湛衡叫他,云天悄悄地离开了办公室,给他们留下了独处的空间。

除了极少数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寒湛衡受了伤。

慕白妍一直都在办公室里照顾着寒湛衡,直到夜晚降临,她不放心将小宝一个人放在寒家。

“你好好休息,我回去了。”

“谢谢你,慕医生。”

“我是你的私人医生,照顾你是应该的。”

寒湛衡不知道该怎样做,才能走进她的心里。

回到寒家第一件事,慕白妍将优盘插进了电脑里,关上房门戴上耳机,听着那段录音。

原来当年很多事情都是慕可儿策划的,是她低估了慕可儿。

想起还在医院里受伤昏迷的顾北妹妹,她猜测也是慕可儿派人下的手,听着听着,慕白妍在那段录音里听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K是谁?”

从那段录音里,慕白妍得知当年寒湛衡中毒就是那个叫K的男人安排的人手。

录音结束,她将那个优盘锁在自己的柜子里。

他该不会是已经知道了吧?

慕白妍心想着给寒湛衡打了一通电话,当她得知寒湛衡并不知道那优盘里的内容后,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将录音内容告诉给他。

她知道,一旦她说出来,别说慕可儿不能留在寒家,慕可儿一定会被寒湛衡给送去监狱。

为了小轩,她暂时没有告诉寒湛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