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越初唐从上吊开始 > 第九十五章 忍无可忍

第九十五章 忍无可忍


  就在李善回首眺望的时候,已然领兵北上的李道玄也在马上回首眺望。

  虽然年轻,虽然自持有胜算,但李道玄也知道,那位只结交了不到十日的友人是为了自己考虑。

  “殿下,又两股突厥游骑绕过去了。”

  来禀报的是护军柳濬,京兆府柳氏子弟。

  李道玄皱眉眺望,侧翼远处的确有些烟尘,“多少人马?”

  “不过两三百骑。”

  李道玄沉思片刻,嘱咐道:“出兵驱赶,不用追击,多派斥候前探。”

  按照计划,今日行军,明日开战,但李道玄发现昨晚李善说的有一点是事实。

  突厥兵并未北归,而是大举随刘黑闼南下,并派出大量游骑,几乎遮蔽战场,不少游骑绕过唐军主力往西往东,甚至往南,使得唐军斥候难以查探刘黑闼主力详情。

  李道玄又回头看了眼,心想不知道李善走哪一条路,若是往刑洲,只怕要碰到突厥骑兵。

  毕竟是第一次独当一面领军作战,李道玄看似镇定自若,也有全盘计划,但总觉得心里有些不托底,开始回忆二哥指挥战事的详情。

  的确,就如李善所言,二哥常常率数百骑纵横战场,查探军情,但的确也不会随随便便立起大战,而是尽量知己知彼,虎牢关、洛水两场大捷,战前都经历长达一两个月的相持。

  一日的行军,李道玄始终不急不缓,时而趋马奔驰,时而亲自牵马步行,让麾下处于不过于紧绷也不过于松动的状态,这是他跟在李世民身边所学。

  一直到黄昏时分,李道玄在临时搭建的营帐内召见诸将,商议战略。

  李善昨晚所说的那句话在李道玄心中是一根刺……你亲领精骑冲阵,若史万宝顿足不前,如之奈何?

  李道玄不太信……虽然史万宝得圣人宠信,其兄史万岁曾是圣人旧友,但自己身为亲王,史万宝敢让自己陷入险地吗?

  当李道玄目光闪烁的看过来的时候,史万宝阴着脸道:“殿下虽历虎牢冲阵,但明日对阵乃是突厥骑兵,不如老夫领精骑冲阵,殿下领步卒随后。”

  “前朝太平县公精于骑射,名震北夷,但……”李道玄断然回绝,“原国公且细看敌阵,若阵脚松动,立领兵前趋。”

  史万宝低下的眸子里闪过恶毒的光,“皆听殿下吩咐,待殿下率精骑冲阵,老夫当督军继进。”

  所谓的前朝太平县公指的就是史万宝的长兄史万岁,不仅是隋朝名将,即使在草原上也是名声赫赫。

  待得诸将领命离开,李道玄轻声吩咐亲卫,片刻后一位中年将领悄无声息的入帐。

  “殿下?”

  “薛兄。”李道玄眯着眼低声道:“明日本王领精骑冲阵,你留在后方。”

  这位中年将领是李道玄的行军长吏薛忠,躬身道:“殿下冲阵,下官留后……”

  “盯着点原国公。”李道玄面无表情的如此嘱咐,心想自己不会那么倒霉吧?

  同一片天空下,下博县东南方向百里外,李善暗暗咬牙,心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

  从下博县出发,一天下来都没出什么意外,但黄昏时分想找个村子借宿,却撞上了突厥兵。

  不过运气不错,郭朴和范老三是行军老手,派了斥候在前面探路,发现突厥兵后没有惊动。

  爬上小小山丘,李善手搭凉棚,努力睁眼细看,一旁的郭朴正在解说。

  “村落百余间屋子,没有碉堡壕墙,只二三十个突厥兵,里面似乎还有些……范十一?”

  一旁的斥候范十一手舞足蹈的说:“突厥人骑乘的马和本地马不同,装饰也不同,顶多三十匹,已经进了村落,只留了两人在外面看管马匹。”

  范老三舔舔嘴唇,“二三十个突厥兵,若能将马匹驱散……能杀!”

  这般杀才……现在是跑路,要尽量息事宁人,居然还想去砍人……李善咳嗽两声,“能忍则忍。”

  范老三翻了个白眼,嘴里嘟囔了几句,也没再说什么。

  “和突厥人有关……只怕不好借宿。”郭朴换了个话题,为难道:“但如今入冬,气候寒冷,露宿……只怕郎君吃不消。”

  李善跺跺脚,想了会儿问:“这儿距离武邑县城多远?”

  “至少六七十里。”一旁的周赵摇头道:“除非牵马步行,否则不可能到。”

  这个时代,有匹马自然是机动性强,速度快,行程远,但也有很多限制。

  比如连续使用马匹是需要精细侍候的,不能只让马匹吃草,需要特定的粮草,还得半夜喂食,此外夜间不能骑马,否则一个不好摔死都正常。

  李善无语了,也就是说,只能落脚这个村落了?

  至于为什么找不到其他地方落脚,那就要问自称对河北各府地形烂熟于心的周赵了。

  “好像里面打起来了?”范十一眼睛最尖,也是因为这个特点他才被派出去做斥候。

  “哪儿?”李善这一世眼睛不太好使,一边努力睁眼一边心想回头试试能不能做个单筒望远镜。

  很快,不用努力寻找,骚乱已经在村落中蔓延开了,升上空中的烟柱并不是炊烟,因为两栋房屋被点着,似乎有尖锐而凄厉的呼救声在耳边回响。

  李善用力握着手中的刀柄,咬着牙蹲下身低着头,低声道:“小不忍则乱大谋……”

  这一小股突厥兵无所谓,但万一被缠住,回头哭都没眼泪!

  隐隐能听见孩童的嚎啕大哭声,李善猛地抬头看去,村外守候的一个突厥兵翻身上马,快如闪电的驰去,俯身捞起一个小小黑影。

  “这是……”

  李善的话戛然而止,只定定的看着那孩童被突厥兵掷出,正正撞在一棵大树上。

  身后传来一阵骚动,李善只觉得口舌间有些甜,伸手一摸,才发现不知何时咬破了嘴唇。

  “忍……”

  李善猛地跳起,用别扭的动作抽刀在手,喝道:“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忍个屁!”

  “艹他们娘的!”

  “剁了他们!”

  只一秒钟的沉默,范老三粗豪的吆喝声,范十一尖锐的应和声,朱八、赵大等人的高声呼应。

  短暂的混乱呼和后,只剩下一个“艹”字。

  只有郭朴一声不吭,不知何时也已然抽刀在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