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执著人生 > 第六十二章 参加中国诗歌会草原诗会

第六十二章 参加中国诗歌会草原诗会


第六十二章 参加中国诗歌会草原诗会

八月3日,我终于踏上去呼市的火车,从阿里河往海拉尔进发,然后再坐草原列车去呼和浩特。

好久没坐火车了,看着车窗外村庄,田野在眼前快速掠过,心情真是非常的激动。车厢内,旅客们神情安逸,或坐着,或躺着,看着手机,听着广播里播放轻柔曼妙的歌曲,让人想到外出旅游真是一份精神享受。给心灵发个假,这些年我一直照顾家里,错过多少好机会啊。

发短信给老同学梁晓鹏,寿利华,董娟,曹美莲。贺素清,告诉他们我在去呼市的火车上。又电话联系王丽萍,看她的脚伤好没好,能不能来呼市见面?她说还得靠双拐走路,不能走远了,所以还是错过见面的好机会了。好在贺大哥说他要来呼市和大伙聚会,那也是天大的好事。以前就和贺大哥关系不错,这次能够相见,多好的事啊!真的好期待啊!为此。我在火车上作了一首诗《去呼市火车上有感》:

一路山歌一路情,为求圆梦去青城。

三天两夜火车坐,辛苦劳累又如何?

期待老友欢欣聚,更有诗会献豪情。

人生只有执著走,定有诗情与收获!

临走之前,张会长就在微信群里通知,要与呼市的兵团知青战友搞一个文艺联欢活动,号召与会的诗人们积极参加。我当时就报名诗朗诵《我们走在秋天的大路上》。在火车上,我拿出复印过的稿子,一遍又一遍地背诵,前三段都记住了,就是第四段中间几句老是记混了。于是就下功夫再背,直到张口就来的程度。

在火车上,最想联系的就是兴安,他知道我就在车上,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说话,可是他也就是早上发个早上好的图片而已。我瞅着手机页面,心里暗想“我爱你如泰山,你还我以鸿毛。二者相差太过悬殊,好不让人伤心难过。”后来我干脆发给他看。他后来发过来两段话,一再解释,他很尊重我,珍惜我们之间的友谊,我们只能是同学关系。

望着车窗外飞快掠过的风景,我坐在卧铺上默默地流下眼泪,思念一生的爱人呐,到最后就是这样的答复我。是我做错了吗?错付一生的朝思暮想了吗?兴安,是我看错你了吗?你为什么叫我如此地伤心哪?

那你想让兴安怎么回答你哪?他有自己的家庭,上有八十多岁的父母双亲,下有五六岁的外孙女绕膝,一个刚从阎王殿里走一圈的病人,他会更加珍惜身边的亲人给他的温暖,他怎么会做出背叛他们的事情呢?

他本身是个病人,哪天死活自己都说了不算,你想让他怎么答复你呢?你又想怎么样呢?别忘了你也是有家室的人,女儿外孙子都爱着你,都离不开你,难道你就舍得他们,抛弃他们,追求自己的幸福吗?算了吧,放弃对兴安的一往情深吧,自己过自己的小日子,尽管现在的生活不是那么舒心,但是,那也是你自己的选择呀,你怨谁呢?

时光在无声无息中流逝,我坐在下层卧铺上,脸朝着车窗外,暗暗地扪心自问,反复斟酌,苦不堪言,只有默默地流泪,独自承受感情上的折磨••••

呼市,这座美丽的内蒙古首府城市终于出现在我的眼前。火车缓缓地停靠在呼市的东站,我拖着皮箱下了站台,在出站口,老同学梁晓鹏热情地迎接我,我们握手拥抱,三十多年不见的老同学真是亲呐。

晓鹏自己开车在路上跟我介绍呼市的变化。

呼市比过去已经扩大两三倍,过去我们商校在呼市的大东边。再往东就是一片居民平房,往南是一片小树林,我们常在那散步备课的地方,往北出校门不远处就是2路汽车站,可以坐车去往市里。现在以商校为中心点又向东扩大一倍。咱们商校成为呼市中心了。过去就一个火车站,现在发展两个,东站和西站,城市三十多年的变化真是飞速发展啊!

小车行驶在过去熟悉的大马路上,道路两边还有一些老的建筑物可以辨认,最熟悉的呼市中心的博物馆,楼房上有圆形的建筑,还有一个上边有一个大马奔腾的造型。

晓鹏告诉我说,这个老博物馆已经不用了,那边又新盖了更大的博物馆,造型漂亮,里边展示的展品也是精美一流的。

我在第二天上午,和中国诗歌会会长张光国一家人,挤时间去了一趟新的博物馆,博物馆楼上楼下好几层,由于时间紧,我们只去了几个主要的大厅,拍了一些照片,为以后写作留作素材。

我忍不住问晓鹏:“五四商场还在吗?”

晓鹏回答说:“还在。已经旧得不成样子了。早晚得拆了。”

我兴奋地说:“那是我来呼市去的第一家商店。五四商场再往前就是内蒙古交通学校,那里有我一个老同学。刚开学的那年国庆节的第二天,我坐车去了那个学校,挺大的,老楼房看着有上百年的历史了,很陈旧的,也有许多新建的教学楼房,看着那些建筑挺有感触的。”

“内蒙古交通学校已经搬走了。现在是万达在那里搞开发,建了一半就停工了,打官司呐。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哦,老学校都给扒了,想回去看看老校址都不可能了。

“咱们学校不也早就搬走了,在靠郊外的地方建个更气派的大学校。已经升级成内蒙古财贸商学院了。”晓鹏解释说。

“我知道。后来我还接到过咱们商校发给我的邀请函呐,那是校庆邀请函,请我回校庆祝,那个时候我的孩子小,走不了就没去成。你接着没有?”

“我没有。咱们七月份毕业,我九月份就又去上大学了。一去四年,和咱们同学就联系的少了。没时间。前些年去凉城见到过咱们班长王建平,他毕业后回去他们食品公司当经理,食品公司解体后,他就承包了屠宰场这一块,宰杀牛羊往呼市运。他一直做这个生意。估计现在就在呼市住,只是联系不上他。换手机把电话号给弄丢了。再也联系不上了。换电话号,王建平也联系不上我了。”

“哎呀,好可惜呀,这电话号以后可不能轻易换了。”

我和晓鹏轻声聊着,说着以往的事情,眼睛不时地盯着窗外的街道景色。

这时小车已经到了去往呼市人民公园的路上了。以前这条路的两边是垂柳依依,行人在人行路上漫步,那垂柳轻轻地抚摸着行人的头发、脸颊,痒痒的好亲切,那感觉现在还记得啊!我和董娟小贤在这条路上,拎着新买的东西,连说带笑地在这条大马路上行走。咋能忘呢?只可惜的是,当年的垂柳依依不见了,换成了瘦高的钻天杨了。

还有我和兴安去人民公园里游玩,在这条路上的一个饭店里吃饭,出来后在新华广场上坐着说话,直到傍晚华灯初放,他送我登上回商校的公共汽车。

时光过去35年,仿佛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然而现在我已经是鬓发斑白女儿外孙绕膝的花甲老人了。感叹时光匆匆啊,转眼之间,我们已经步入了老人的行列了。别人家的老人在家抱孙子,我却为了参加什么中国诗歌会的颁奖活动,大老远的跑到呼市来,这是怎样的一个心情啊?

为了圆梦,一个想念呼市同学的梦,一个想做诗人的梦,支撑着我,鼓舞着我,一直地追逐着人生的理想。

当年一心把火地想考到外地去上学的梦,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实现了来呼市上学的理想;年轻时一直追求的诗人梦想,今天也将实现了,还有就是当作家的梦想,也在奋斗的征途上。

小说写了几十年,也快写到头了,趁自己身体还好,抓紧完工。然后投递出去,印刷、排版、出书•••这些工序倒是非常熟悉,可是真的操作起来,还差十万八千里呢!还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摆在前面,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遇到什么困难,就解决什么问题。前途是光明的,道路上曲折的。我生活在一个充满希望的好时代,还有什么梦想不可以实现的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