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人间守墓神 > 第五章 穿越者前辈

第五章 穿越者前辈


过分....徐长乐幽怨离开,却也不怎么遗憾,朝着书阁的方向继续前行。

  曲径通幽,越过一座石门,眼帘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不远处小小两三间房舍,房舍旁便是一座巍峨阁楼。

  分七层,攒尖顶,高耸入云,古朴端庄。

  此刻正值午时,阁楼内零星点点,各种古籍摆放在长形书架之上,徐长乐没有着急上阁,随手从第一楼拿起一本古籍。

  书阁之内,便有无数儒家经典和不少杂文间录,风俗民情,而这也正是徐长乐如今所需要的。

  毕竟要了解这个世界,拥有丰富的人生观和阅历,就是要靠前期来积累的。

  原主因为常年未曾入品,所以对修行或者风俗民情一类并不上心,于是并没有相对的数据库。

  这就是读死书的弊端啊…徐长乐老气横秋。

  “大魏王朝于三百年前建国....一统半个神州,大部分仙府宗门都会象征性朝贡,给上面子。”

  “四海之上,仙家宗门林立,又以七座仙宗为首,俯瞰整个修行界,与大魏平起平坐。”

  “北域之地,也俗称为万妖之国,由妖母掌控,与大魏人间皆是死敌。”

  “北方散落之地,无数年的演化之中,诞生无数能人义士,道教以及武夫修行体系出现无数旁门偏支...”

  徐长乐越看越有意思,一个有趣的世界观逐渐在脑海中形成,不知不觉便沉浸了过去,当回过神来的时候,午时转申时,夕阳已至。

  “若是要寻修行体系,在第四阁,寻第一任国子祭酒年轻时的随笔或者典籍,会有一些零散解释。”

  不知何时,徐长乐身后,一位老者正在清理着书架之上的灰尘,漫不经心说道:“至于详细的儒家体系,是不可能随意透露的,需要师承。”

  徐长乐微微沉默,没有惊讶对方为何知道自己要寻的内容,大概因为自己就长着一张小白的脸,随后弯腰作揖道:“多谢先生。”

  “担不起先生,只是一个守阁的老人罢了,叫我苏老就行。”老头似感慨道:“只是觉得很久没有人能在这第一楼看那么久了,难得。书阁七楼层层攀登,时至今日,这人来人往的第一阁....灰尘却是最多的。”

  徐长乐莫名肃然起敬,众所周知,图书馆管理员个个都是人间制霸的存在。

  下一刻,老头突然双手捂住腰,痛苦叹气道:“哎哎哎,帮帮忙,腰扭了腰扭了!”

  .....当我没说,徐长乐将老人扶下阁楼歇息,原路返回,来到了第四阁。

  那位第一任国子大祭酒的随笔可以寻到零散的儒家修行体系.....徐长乐下意识寻找起古籍来,真有这种东西,估摸着早就被国子监学子翻烂了。

  无意间,一句破烂纸张上的开篇引起了徐长乐的注意。

  “鄙人不才,时任国子监第一任国子大祭酒,先短暂介绍一下自己,鄙人李居,字沐尘,号天人居士,是一位精彩的文学家,教育家,哲学家,军事家,等等.....”

  后面的字迹渐渐被污秽遮挡,但是仍然给了徐长乐惊涛骇浪般的震撼。

  等等,这股扑面而来的装逼气息....这股熟悉的味道....还特么号天人居士.....一个无可抑制的念头在徐长乐心头诞生,他疯了一般的在第四阁寻找着有关第一任国子祭酒的线索和信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在一本后人特意编制的马屁书上寻到了踪迹,上面描述着第一任国子祭酒的生平和事级。

  平妖域,压仙宗,证儒家圣人,辅助第一任大魏皇帝开国,紧接着开教化,育万民,在很多个领域都到达了非凡的成就。

  此外,这位国子祭酒还著有【魏诗两百首】,【力与道】,【小灰狼和羊】等等深入浅出,教育民众的经典古籍。

  徐长乐沉默不语,如果说这不足以证明那个B开挂的话,那么他手心中拿着的另外一本厚典,就是铁证。

  封面名称:好事人探案集。

  简介:赠给万千好事人的推理典籍,吾名为基础演绎法,愿大魏再无冤假错案。

  值得一提的是,好事人是大魏负责刑侦谋杀案件的神秘组织,就是侦探,俗话也称耳目,或眼线....

  过分了....欺负这里不会有人找你算账吗....徐长乐看着简介面容渐渐扭曲,但还是耐着性子翻了几页。

  大致就是好事人之中的天才弟子遭遇妖人谋害,变成了孩童,从此扮猪吃老虎破解人间迷案的故事,配上自创的演绎法,基本核心拿捏的死死的,据说此书当年一出,在整个大魏引起了轩然大波,被好事人组织奉为圣书,至今流传。

  徐长乐无话可说,心情复杂。

  穿越者....不止自己一个....我的前一任穿越者前辈就是当今儒家体系的一品至圣者...

  不知道他是哪个地方的....大概率是老乡.....

  可不管是哪里的前辈大哥....你过分了啊.....

  别的不说,连最基本的抄诗路都给我断绝了....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不给后来者一点装逼的机会?

  徐长乐沉默很久,很是不服。

  他曾经鄙视过无数穿越到古代动不动就抄诗这种恶俗烂套的情节,也发过誓言如果让他遇见,那他....一首诗都不会放过!

  哗的一声,徐长乐从阁楼边缘的紫檀书桌上站起身,寻到了一本被后人复刻的魏诗两百首复本。

  也才两百首啊,还有一百首我也能循环利用利用,前提是我记得到.....抱着这个念头,徐长乐翻开第一页,眼神却瞬间凝固。

  他揉了揉眼睛,再次凝神看去,反复几次,深深吐出一口气。

  若是他没看错的话,第一页开头是两句英文。

  若是他现在的知识还够用的话,那句两文的意思是.....

  打开学海的钥匙便在文字之中。

  当你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你会说什么?

  学海?

  钥匙?

  若是这是那位穿越者前辈的提示或者遗留什么的秘密,针对的对象肯定是穿越者,那么答案必然不难,并且符合大众常情....

徐长乐沉默很久,提起木桌右侧笔桶内的毛笔,微微蘸墨,写道:“fuck?”

  空气间没有丝毫反应。

  徐长乐懂了,老乡啊,于是将单词划掉,写道:“卧槽!”

  下一刻。

  第四阁整个阁楼之间光明大涨,徐长乐整个人的意识直接陷了进去。

  一楼的苏老昏昏欲睡着,突然抬起那浑浊无光的眸子,来到四楼,四周空空荡荡,只留下一本古籍随意丢弃在地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