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人间守墓神 > 第六章 学海无涯,达者为先

第六章 学海无涯,达者为先


昏暗而混沌的空间里,有一颗发光的种子落下,啪的一声,生根发芽。

  徐长乐在这片混沌迷雾间成功睁开了眼睛,视线之中,他来到了一座孤岛。

  肉眼便可巡视完的小岛,最高处插了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初始之地四字。

  他此刻就愣愣的站在岸边,海浪飘打而来,侵湿了他的鞋底和衣摆。

  放眼望去,浩瀚无边的大海,海面波光粼粼,波浪偶尔闪过,海面的尽头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存在,似仙家府邸,蓬莱仙岛。

  奈何老子没文化,一句卧槽行天下.......

  徐长乐微微抿嘴,眼神之中浑然掩饰不住内心的震撼,自来到这里,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喜怒流于表面。

  学海无涯,达者为先...徐长乐的脑海之中瞬间闪过那琉璃牌坊上那两句题词。

  眼前的大海就是所谓的学海,先前的穿越者通用话语就是所谓的钥匙?

  正在徐长乐试图揣测理解眼前的景象时,明明巴掌大的小岛之中,又有平和而又宁静的嗓音响起。

  “是的,儒家三品塑海境,便可在自身创造心灵大海,用以制怒,静心,驾驭浩然之气。”

  不知何时,一位儒衫灰袍老者出现在孤岛右侧,双手负后,静静的看着大海远端。

  他的眼神说不出的宁静,气质说不出的随和,与天地相融

  儒家三品是塑海境....牧尘收集到有用的线索,弯腰作揖,随后探出脑袋神经兮兮兮兮道:“天王盖地虎?”

  他当然不指望对方回答你是二百五之类的话语...只是期望对方能有点反应,让他彻底证实心中的猜想。

  遗憾的是,灰袍老者没有如他一般无聊,开口就是王炸。

  “我自来到这座世上,尤其是岁月境界增长,便愈发觉得这人间其实并不止我一个穿越者,以前或有,未来更有可能,于是留下痕迹,希望能以此找到你们。”

  “!!!”徐长乐心中莫名一紧,果然如此,随后觉得有些不对,仅仅一份后人复刻的诗词复本,为何还能拥有如此神通?

  “吾道圣人,所著之文皆属人间之道,以文载道,永世不灭,万古长存。”老者似乎能看穿他的内心,缓缓答之。

  猛的....反正你猛你说了算.....徐长乐烂话藏于心,再次迟疑道:“不知此地...”

  有什么用?

  找我做什么?

  建立穿越者联盟?

  老者望向天空某处,自顾自道。

  “此地为学海,乃我证道圣人前耗尽无数年月花费大代价所创,拥有儒家九品修行之天梯,改善了千年以来儒家修行体系之弊端,化意为形,择其所长,所为的,只是希望后来穿越者踏入儒道时能采纳吾之道路,少走弯路。”

  “学海之上,千难万险,需要你们有足够把握时依靠自身之力破开各品的关隘,到达相应的心灵之岛。”

  “我所信之儒家修心更重于身,学海并非幻象,一旦彻底沉沦,也自当魂消魄散,切记。”

  徐长乐没有问为什么对方要这样做,他看出来了,眼前这个老者八成就是个残念,也就是所谓的AI,专门在新手村等待入场玩家。

  该讲解的会讲解,不会的问了也没用,他莫名的放松起来,在这样一个陌生的世界,一句咱们都是穿越者,简直拉近了两个世界的距离,亲近感倍增。

  许长乐索性盘膝而坐,摆出一副认真听讲的作态。

  “当你们踏入学海深处,自然会知道我为何要唤你们而来的用意,到那时候也会有你们自己关于道路的选择。”

  老人眼神中闪过一丝笑意,接着道。

  “我始终觉得,我们来到这里,便带着我们需要的使命,作为老家人,我特地给你们几个建议....嗯,入品前的新手攻略吧。”

  “一:单纯的儒家修行体系并非是一套完善体系,也并非是一条通神路,终究无法登顶。”

  “二:若是有机缘和必要,一定要跟青云观的道士打好关系去,其余道教....随意。”

  “三:儒家一脉,诗词前期养浩然气效果极佳,对于升境更是如此,这一点...我特意只撰写魏诗两百首,留有你们发挥的空间。”

  “四:学识跟入品没有直接关系,有些大儒,哪怕一生都未曾入品,但是一言一语皆与天地同至,照样万法不侵,令人敬畏,儒家神通对他而言毫无作用。”

  “对了,儒家九品为问心境,但凡儒家门生都会在入品前寻一句圣人贤语作为入品时固守本心的那根锚,切记,文字载道,量力而行。”

  听到最后一句话,徐长乐只觉得大开眼界。

  入品儒生都会寻一句圣人言语作为固守本心的那根锚....这可是极为重要的信息,从来都没人跟他透露过。

  “差不多了,就先这样吧,时刻朗诵儒家先贤之作,可快速入品。”

  “何时入品,何时可踏入此地学海进行修行。记住,学海并不只有你一人。”

  说完这两句话,老者脸色微微一顿,安慰道:“若是好些年苦修皆无法入品....也不需强求,养猪在大魏而言也是不错的,大魏猪肉价格颇贵,菜却便宜。”

  说完这句话,老者禁言,闭眼,挥袖,徐长乐身躯不知被打飞多少万里,周围的风景一切消散。

  当徐长乐回过神的时候,熟悉的书阁,熟悉的檀桌,窗外风景依旧,阳光洒落在身上,宛如金子。

  然而对于此刻的徐长乐而言.....

  扎心了老铁.....

  一句养猪也是不错的,让他内心受了一万点暴击...

  都怪原主太拉胯,让自己竟然有了感同身受的体验!

  颇感受伤之下,他站起身看了眼窗外天色,心想妈妈该喊他回家吃饭了。

  ....

  飞云街,徐府。

  徐长乐一路沉浸在先前的震撼之中,除了确定自己未来该走的道路后,还有不少疑惑。

  堂堂儒家至圣,人间制霸者,为何会选择以这种方式来寻找后来者?

  他现在到底是死是活?

  成长到一定阶段,需要选择的道路是什么?

  为何他的语气之中充满着交代后事的感觉,儒道尽头为何不能登顶?

  大佬说在这里养猪能赚钱是真是假....

  咦,好像混进来一个奇怪的念头…徐长乐啪的给了自己一巴掌,封建社会小资主义要不得,老子可是侯爵贵族之后,养个锤子猪!割韭菜才是王道!

  “路见不平一声吼啊,吼完转身我就走啊....”徐长乐在几位丫鬟的伺候跟随下一路哼着小歌,刚刚踏入正堂,只见徐若曦坐在主位,堂内站着一个手握糖葫芦的小姑娘。

  另一旁,一位手拿拂尘的中年道人坐在侧椅之上,神色冷淡,微微喝着茶。

  “天启观的道长有事要问你。”徐若曦平静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