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人间守墓神 > 第十一章 怪力乱神

第十一章 怪力乱神


出言的是一名与徐长乐同龄女子。

着一身淡蓝色拖曳衣裙,外披白色纱衣,隐约可见那线条优美的颈项和那清晰可见的锁骨,五官精致,不施粉黛,眼神却带着眼高于顶的傲意。

徐长乐若有所思,调动了自己脑袋中的数据库。

张雅。

同样作为国子监的监生,是户部尚书之女,由于这层关系,在国子学内可谓众星拱月,受到无数人的倾慕,也因此嚣张跋扈,不将其余人放在眼里。

国子监内学子不分男女,但都要穿长衫,悬玉佩,这是规矩,而张雅却可以按自己喜好行事,足以说明不少问题。

对此徐长乐表示理解,毕竟家里有个管钱的实权老爹,不管任何部门,任何职位,需要从户部调动些银子都要经过这层关系。

就连国子监内的大祭酒,几位助教,虽然清廉,但偶尔学府内磕磕碰碰,需要缝补些许建筑,指不定还想从张雅这里来个py交易,给点好处也是应该的。

常年教书的读书人缺什么?

还是钱!

没想到来到这里还是要拼爹啊....徐长乐感慨不已,只恨自己这世的爹没别人硬,还凉了。

印象之中这丫头之所以如此针对徐长乐,是因为张雅跟月亮公主魏熙月乃是至交好友,自从婚约一事过后就对这个没本事没背景的徐长乐百般看不顺眼,竭尽一切可讽刺之事尽情嘲讽....

好似把徐长乐挖苦致死,她的好闺蜜就可以脱离苦海。

空气中有些沉默。

所有人眼观鼻鼻观心,沉默不语。

习惯了。

神仙打架,不,神仙打人,惹不得。

李知礼仗义执言:“长乐肯定是有诗才的,只是这入品诗词本就极为苛刻,岂能放在一人身上。”

“本来就没指望他。”

张雅撇了撇嘴:“学了好些年,连入品都没入,还指望写出入品诗词,做梦。”

张雅求学三年便已是九品问心境,并且圆满,并且最近似乎已经有了朝八品立身境晋升的迹象,简而言之,膨胀的很

看着这小丫头如此嚣张,徐长乐啃了口油饼,淡淡道:“这么说你能做出来咯?”

话音落下,所有人都有些惊讶,以前的徐长乐可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性格,如今却还敢挑衅。

“哼....那是自然。”

张雅似乎早就等着徐长乐还嘴,双手负后,一副老气横秋做派,缓缓吟出诗词。

“万里江河,昊天黄土......”

片刻后。

所有学子静心赏诗,等张雅念完,同时流露出了笑意,拍书称快。

“好诗。”

“确实好诗,哎....看来张师姐离立身境不远了,吾等真是惭愧。”

“师姐,您这诗词再略作修改,必然会震惊国子监。”

一群狗腿开始起哄,一脸震惊了我妈一万年的表情。

李知礼沉思片刻,点头道:“这诗词确实不错,只是颇有些立意不深,不够入品,但前半部分却是极好的。”

说到这里,他感慨道:“这也是我们的弊端,大祭酒曾经说过,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们的阅历太少,意境太空,沉迷于繁琐小节,不够大气,若是能切身体会,此书说不定能够入品。”

入品文章是对读书人最大的赞赏,李知礼在诗词方面极有建树,这话一出,所有人更是其乐融融,就连张雅也隐藏不住嘴角的那些许笑意。

一人说道:“长乐,快给张师姐道歉,此等诗词,你一辈子都极难做出来。”

又有人解围道:“长乐本就不擅长诗词,不必咄咄逼人。”

还有人认同道:“长乐擅长的是辩论,我大魏诗词本就稀缺。”

“怎么样?”张雅挑衅着看了徐长乐一眼。

却只见后者蹲在凉亭台阶,背对着他们望着远方,默默吃着自己的油饼。

“喂....你!”张雅银牙微咬,柳眉一竖,就只见后者伸出一根手指指向远方,猛然喝道。

“怒发冲冠,凭栏处。”

众人吓了一跳,紧接着被这开篇的气势所震慑,愣愣的看着背对着他们的那个家伙,仿佛气势都油然一变。

徐长乐抑扬顿挫,接着道:“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空气安静,所有人浑身一震,仿佛竟直接看到了北域那片战场,那片辽阔江河,看到了所有大魏将士浴血奋战,体内豪气顿生,不自觉涌入全身上下,恨不得一同奋战。

“好词!”

李知礼双手握紧,眼神振奋,死死的看着徐长乐的背影。

这就是他所说的大气,和境界,非亲自所见而不能闻。

张雅张开樱桃小嘴,眼神中也是同样的惊讶。

沉默片刻,徐长乐轻叹一口气,嗓音幽然惆怅。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所有人未曾听完后面,只感觉全身无数鸡皮涌起。

轻描淡写两句话,三十年功名尘土,八千里路中经历,大魏边关将士的一生,轻描淡写,但又波澜壮阔!

“好!”

李知礼猛然站起身来,激动的浑身颤抖,连连道:“还有呢?还有呢。”

古代读书人,对于传世诗词的执念,强烈至极。

徐长乐转过头,望向凉亭内众人,笑眯眯道:“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空气间一片死寂!

所有人只感觉脑袋空空,浑然沉入了这其中的意境。

张雅那貌美动人的五官之上此刻呆愣无比。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若是说前面是铺垫,是概括,愤怒之中包含了北域塞外的豪情万丈,天高地阔,那么最后两句话则彻底升华了这篇词的主题。

好的诗词,意境,味道,少,但不缺。

可这种各方面上品还明显可以育化世人的诗词,世间罕见。

“还有么?”众人抬起头,却是一愣,只见这首诗的主人已经在凉亭内消失不见。

“人呢....”所有人面面相觑。

“此乃极品....此乃极品...不行,我要记录下来,给师长们观看。”李知礼嘴中喃喃自语,连忙小跑出了凉亭。

张雅愣愣的站在亭内,瞪大着自己的卡姿兰大眼睛,眼神中充满着震惊和疑惑。

.....

.....

书阁。

徐长乐一口气上了四楼,坐在熟悉的靠窗外,窗外风景便是大半国子监。

亏得那位穿越者前辈的造化,书阁四周敞亮通气,和大学图书股一般,容易静心。

他拿着那本好事人探案集,死死的盯着书内的内容。

记得几本诗词不难。

只是当他在众人前念完半首词后,体内那股汹涌的浩然之气迸发,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开,逼得他快速离开。

脑海中昏昏沉沉,所学的一切文字在他的脑海中飞快闪开,熟悉中带着陌生。

垂垂老矣的守阁人苏老不知道何时来到了这里,浑浊的眸子看了徐长乐一眼,微笑道。

“不错,君子求学,必有所回,你可曾想好入品时的立身之语?”

徐长乐抬起头,脸色苍白,自己的整个心灵仿佛都在经受文字摧残,他勉强露出个笑容:“还没....”

入品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嗯....那就有点麻烦了。”

苏老缓缓坐在他身旁,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子的异样,拿起一本书籍微笑道。

“入品之语就跟诗的诗名,词的词牌一样,是概论,是包含,它代表着你整个人的所学,只要知道这点便没有什么可纠结的。”

“不一定要拘泥于形式,更不一定要拘泥于圣人之语,只要符合儒家根本,便是可以的。”

“你可知道刘祝茅那小子的入品语是何?哈哈,是无规矩,不成方圆.....所以他平生最讲规矩,为人也那般刻板。”

难怪....蚊子嗡的嗓音在徐长乐耳边不停响起,徐长乐后来已经听不清老头念的啥东西。

烦死了。

烦死了!

他靠在桌上,闭上眼睛,准备睡会。

轰隆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耳畔听到了那熟悉的海浪声。

猛然抬头,他回到了学海之上的小岛:初始之地。

熟悉的小岛。

已经是隔了数日。

穿越者李居的身影仍然静静的立在小岛畔,不过却再没有与他交谈。

砰。

海水翻滚而来,本就不大的小岛轰然震荡,徐长乐整个人差点倒在地面。

卧槽....

他吓了一跳,刚刚站起身,更加猛烈的震荡持续而来,整个小岛开始剧烈晃动。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游乐园玩那种不停旋转翻滚的平衡车,异常刺激。

“入品....问心.....需要一根固守本心的锚....”

随着海浪的攻势越来越大,徐长乐浑身被冰冷的海水燃湿,但他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他盘膝坐在小岛正中心,强行让自己的静了下来,果不其然,那海浪的攻势不再像刚开始那般汹涌。

这些天徐长乐一直在思索。

我所学所修不是儒教经典,不是王朝立法。

所以我对书上的所有文字皆没有感应。

我不信天地。

不信鬼神。

于是入品极难。

我不属于这个人间

自然无法彻底融入这个天地。

那么我在儒道一脉修行,最适合我且不违背我本心的那根锚是什么?

我的立身之本...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长乐的全身上下皆被打湿,但是嘴角却流露出微笑,因为他终于找到了答案。

他闭着眼,以手为笔,在天空上写出数个大字。

那几个大字在半空中飞舞,随后一一刻进了徐长乐的心间。

刹那间,海浪归于平静,小岛稳如泰山。

书阁之内。

徐长乐重新睁开眼睛。

静静的看着眼前宣纸之上出现了七个大字。

子不语。

怪力乱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