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人间守墓神 > 24 几大秘境

24 几大秘境


脑袋和身体总得有一个在路上,但在白云书院,两者都得动起来....

好不容易走到山腹的徐长乐背着一个蓝色包裹,感受着全身肌肉的酸痛,莫名悟出了这个哲理。

白云书院的房舍在山脚,但是每日上学却要在山腰甚至山顶的学堂,这对体力向来弱势的读书人是个极大的考验。

特别对于原本开开心心准备放学回家的徐长乐而言,更是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

“你就是徐长乐?”一道温润嗓音传来。

心神俱疲的徐长乐震撼恨不得立马找个人来喷一喷,一愣,转头便看见了一位白袍白须的老者。

他微笑着看着徐长乐,双手负后,气质儒雅,面带笑意。

那是大儒才能穿的儒家月牙色君子袍,这是个惹不起的大佬,不能喷....徐长乐眼神一扫,在刹那就堆起了狗腿般的灿烂笑容,弯腰作揖:

“正是晚辈。”

老人点了点头,开门见山道:“老夫是白云书院一名教书先生,李道光,当日在东坡亭我与国子监五经博士刘醇一起摘选学子诗词,更是听过你那半首好词,让老夫大开眼界。”

嗯...果然是大佬。

在他的认知之中,白云书院的李道光,那可是响当当的大儒。

不仅知识渊博,在儒教之内地位崇高,更有两个显著特点。

一来本就是臭棋篓子,却偏爱下棋,不讲武德,落子悔棋向来是常态。

二则是育学一说在白云书院独树一帜,现在大魏官场官运亨通的年轻人曾经大多都在他手下求学过,门徒遍地。

搁在他那个年代,那就是世界闻名的五星级全明星教授....

徐长乐脸上的惊讶敬佩恰到好处再增添几分,摇头客气道:

“不敢,学生只是有感而发,献丑了....”

李大儒挥了挥手,似是长辈跟后辈闲聊,笑眯眯问道:“长乐,你从未来过书院,这次是来找若曦?”

徐长乐颔首,恭敬道:“是的,舍妹已经多日未曾回府,家中挂念,所以特意来接她回去。”

这话告知来意的同时,还带着一丝兴师问罪的埋怨味道。

徐若曦再怎么是书院学子,但更是我徐家未曾出阁的女子,她不懂规矩住在书院,你们这些先生还不懂?

李道光面带深意的看了眼徐长乐,笑道:“是这个理,你且随我来。”

.....

瀑布旁草屋数十米外。

李道光穿过密林,在瀑布崖畔尽头停下。

徐长乐随之停下,看见了草屋外那名清丽女子的身影。

仅仅一眼,便看出了徐若曦此时出了明显的问题。

愧疚中夹杂悲伤,紧抿嘴唇,那如柳条般的细眉皱着,有些令人心疼的倔强和疲惫。

甚至在记忆中,他从未看见过从小性子就清冷成熟的徐若曦在他和徐金慎面前流露出如此表情。

徐长乐微微皱眉,不解道:“怎么了?”

“若曦在白云书院算是挂名学子,由院长亲自指导,师徒之情深厚。”

李道光双手负后,轻声闲聊般道:“前些日子在东坡亭那日,院长心神坠入圣0海游历时似是出现了变故,直到今日仍在沉睡状态,所以若曦才至今不肯离去,一直坚持守在屋外。”

读书人不愧是读书人。

无论锅从何而来,他总能轻描淡写几句话,便将锅卸下,且双倍奉还。

若是抄起菜来,不粘锅一流。

听闻这个消息,徐长乐微微眯起眼睛,保持沉默。

对于徐家两个兄弟而言,只知道徐若曦在白云书院跟随那位院长求学,其余一概不知,此刻才知道原来徐若曦跟那位白云书院院长之间的师徒之情如此深厚。

但最为恐怖和严重的是....

堂堂白云书院院长,儒道二品的强大修行者,此刻竟然有陨落的危险!

很显然,这样一个大人物的逝去,对于整个白云书院甚至大魏而言都是无法接受的损失,一旦消息传播出去,整个大魏都会受到影响。

“圣海?”徐长乐抓到了重点,流露出疑惑神色:“可否请先生解惑。”

“这个东西对目前的你而言还太遥远,但在白云书院也并不是秘事。”

身穿白衫的大儒沉默片刻,解释道:“简而言之,是远古有大神通者开辟的强大秘境,身处不可知,不可探的虚无之地。”

“道教祖师曾悟道之时开辟出秘境:白玉京。”

“佛教释迦牟尼开辟出秘境:西方净土。”

“魔教当年有一位魔修境界不高,但却以自身为代价成功开辟出幻境:域外魔。”

李道光面色平静,看向天空远处,轻声道:“每一位在自己所修道路上踏到尽头的修士都会以此证道,具体来意暂时还未知。在这些秘境之中,机缘传承有,可皆是九死一生,非踏入三品之上的大修士不可踏入。”

徐长乐心念一动:“圣海是儒家所开辟的秘境?”

“没错。”

李大儒微微抬头,脸上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骄傲,微笑道:“圣海是集儒家无数万年以来传承和文字融成的学海,也是在几大秘境之中最为玄奥和神秘的存在。”

“文字可创造万物,道理存于天地,圣海之中演化天地万物众生,不仅仅局限于儒家,海纳百川,任何修士都能在其中领悟自己道的真意,也正因为如此....危险程度在所有秘境之中也是最高。”

“圣海存在的时间跟道,佛,魔,三教的秘境相比并不算长,数百年前横空出世后,所有儒家先贤都还未曾到达那层境界,只能自己探索着能否有幸进入圣海。”

“有人推测,圣海由某位甚至数位儒家先贤以毕生修为演化,但毫无疑问的,那里是儒教所有读书人都梦寐以求能够进入的圣地。”

说话间,他没有注意到,身旁年轻人的背影似乎在一刹那僵硬住,眼神中也充满了一股无法掩饰的震惊荒唐神色。

圣海....

学海....

数百年前横空出世....

由某位甚至数位儒家先贤以毕生修为演化....

一个个线索,和那极为贴切的形容词在徐长乐的脑海中疯狂闪过,随后汇聚成两字。

尼玛。

自己这个九品战五渣的儒生随时随地能够进入的学海,竟然是传说中儒家的至高秘境?

说好的新手村结果是圣人大本营?

再联想起在初始之地李居的意识所说的....学海并非你一人,且十分危险,几乎瞬间徐长乐就可以肯定这个猜想。

一念至此,徐长乐脑海中又有一个念头闪电般划过。

院长心神潜入圣海出了问题是在东坡亭那日。

自己当时也在圣海之中,亲眼见到一道弘光被一条百丈白鳞巨龙扇飞在那道自己想踏足却又抵达不到的第二座孤岛之上。

徐长乐只觉得十分荒唐!

李姓大儒看着身旁年轻人没有说话,并不在意,只觉得是被自己所说的话一时给震慑住。

片刻后,徐长乐神情恢复如初,问道:

“不知道前辈特意告诉我这个秘密,是要晚辈做些什么?”

万物皆有利可图。

君子讲究一个来而不往非礼也。

对方作为一名德高望重的儒家大儒,主动告知自己接连两个天大秘闻,自然不会是吃饱了撑着。

李道光笑盈盈扶了扶须,说道。

“院长平日最喜诗词,如今院长心神沉入圣海,必然是遇见了什么缘故,而入品的完整诗词能沟通文运,说不定能引起圣海之中的天地异象,让院长的意识重新苏醒过来。”

徐长乐平静道。

“先生是要晚辈将那半首诗词做完,日日夜夜颂至院长耳边?”

大儒点头道:“孺子可教。”

这家伙想白嫖我....看在徐若曦的份上我都断然不可能拒绝....徐长乐沉默片刻,点头道:“此事事关重大,晚辈只能尽力而为。”

“那就行。”

李道光脸色笑意更深:“就不打扰你们兄妹相聚了。”

说完转身离开。

半路之上,这位大儒满意扶须,长舒一口气。

传世诗词,在圣海之中当然能掀起波澜。

若是能顺势唤醒院长,那么自然是天大喜事。

但更关键的是一旦成功,那么这段事情便不再是噩耗,反而会成为大魏一阵佳话。

一位年轻学子为唤醒白云书院院长,竟作出一首传世诗词,震惊天下。

那么到时候再顺理成章将这首传世诗词的词名一改....比如什么【镇北域:学子徐长乐白云书院唤院长...】

以后千古流芳,世人哪会知道作词之人乃是国子监的学子,只会知道白云书院的一段佳话。

若真成这样,那当日在东坡亭活生生羞辱了自己几日的刘醇岂不是得气得吐血?

李道光越想越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都快翘到了天上。

谁说我不会下棋?

就这一手,一旦成功,那就是棋盘之中的神仙手。

嘿。

自己他娘还真是个天才。

....

茅草屋前。

身材高挑的女子突然睁开眼睛,就看向徐长乐不知何时出现了自己身旁,目视草屋,一动不动。

徐若曦愣了愣:“你干嘛?”

徐长乐“惊讶”的看着徐若曦,道:“真巧,你也来这散步啊。”

“散步从国子监散到白云书院?”徐若曦满脸黑线。

“你管我?”徐长乐笑眯眯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