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回1977 > 373、生意难

373、生意难


  阳刚看着关姬身体恢复得差不多,给她下了任务,工人们加班加点,赶出大量的产品,并送到销售点。然后,阳刚给每名工人发了红包,也算是这几天突击生产的加班费。
人们自然高兴,都说阳总大气。
第二天就是春节了,阳刚把工人们放了,自己带着一群女人,还有王老者,在这里过春节。
关姬想了想,决定回家去陪关局过年。
阳刚提议:“反正你回去也是关局和你过,不如把他接来,在这里大家热闹一番?”
关姬摇了摇头,她也想,但是,不合适,父亲肯定不会来,而且,她现在看着张西雅和林夕,心中很是失落。
张西雅的话说一直在她的耳边响着:“不是自己的,千万不要乱打主意。”
林夕也笑着说道:“不如就留下来,一起过个年,大家热闹点。”
“不了,回去陪陪父亲,他一个也挺孤单的。”关姬强行笑了笑。
阳刚也没有强求,毕竟,人家跟着自己苦了几个月,什么都没有得到,除了工资。
阳刚给他包了几盒糕,说是请她帮着送给关局。
关姬没有推辞,提着东西离开。
张西雅看着关姬离去,有些玩味地看了一眼阳刚:“怎么,舍不得?”
“去,哪有这样的事情,她不过是我手下的一名经理。”阳刚早已收回了目光,淡淡地说。心中骂着这个女人:又想搞事?老子不上当!
“哦,不过,长得还算可以,而且,家世也不错,说不定有的人可以靠着她,至少可以少奋斗几年。”张西雅似笑非笑地说。
说老子吃软饭,又不是吃你的。阳刚看了她一眼,突然变了个笑脸:“阿姨,我不想奋斗了!”
“你说谁是阿姨?”张西雅大怒,突然一拳向着阳刚砸了过来。
阳刚早有准备,一个箭步往左而去,让过了对方的攻击,人已经站在了几米开外。
张西雅呆了呆,骂了一句:“小子,实力好像提升了不少!”
“呵呵,以为太阳神功白练?”阳刚说着,见她走了过来,不想跟她过招,怕把自己的厂房给折了,不由得退后几步。
“你说什么?什么太阳神功?”张西雅更加的愤怒,直视着阳刚,颇有一种要拼命的样子。
阳刚忙着捂了一下嘴,果然言多必失,这个母老虎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把名词当成了动词,自己这不是说不清楚了吗?
“哎呀,你俩真是一对冤家!就不能好好处吗?”林夕挡在了张西雅的前面,把背对着阳刚。
阳刚心骂:带刺的东西,谁敢处?
张西雅一愣,看着阳刚骂了一句:“要不是看在妹妹的份上,今天打得你满地找牙!”
阳刚心里回了一句:“要不是看在我婆娘的面子上,今天让你吃俺老孙一棒!”
“好了,姐姐,不生气,开心过个年。”林夕劝说着张西雅,“走,我俩上街去走走,顺便买点东西来过年。”
阳刚想了想,叫住了林夕:“正好,你二人上街,带点东西回来。”一口气说了几样过年要做的菜。
林夕记了下来,拉着张西雅一起上街。
阳刚帮着王老者生火。王老者看着阳刚,见他并不生气的样子,有些奇怪,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来路?连阳刚都不敢气她。
阳刚也没有解释,她对这个女人的身份也是有着怀疑,但是,并不确定。好在,林夕快要毕业,自己也不想进入深水区,到时,各走各路,就不信她还会陪嫁在自己门下。
五小弟依然给厂子里送来了菜,还加了一个猪头。这是整个间地的风俗,过年之时,要用来祭祀。
不过,阳刚是个唯物主义者,自然不会信这些神神道道的,他只是把猪头给烧了出来,就等着林夕和张西雅买来卤粉。
阳刚问了一下养殖厂的情况,一切很正常,留下了几个看厂,大部分人都放了假。
钱铭兴按照阳刚往年的操作,给留下看厂的人发了加班费,让他们安心在厂里过年。
阳刚很是高兴,打算留五小弟在这里过年,但是,想想又作罢,他得赶回去,跟钱铭兴等人过年。交待了几句,让他转告钱铭兴,就说她做得很好,再注意一下安全方面,特别是防火防盗。
五小弟听了,让阳总放心,一切都会安排好的,让他安心在这里过年。
看着五小弟离开,阳刚接着忙活起来,等到林夕二人回来的时候,一个猪头已经被他洗得干干净净,分成了几块,分别放在锅里煮着。
阳刚接过卤粉,兑了一些放在锅里。林夕则是忙着去帮做饭的小王准备着晚饭。
这时,杜一飞把货送完,回头也跟着一起动起了手,全民动手,丰衣足食,开开心心过大年。
阳刚反而没有了什么事,坐在一边,看有没有遗漏的东西,突然想到了火炮,跟王老者说了一声,也不开车,步行进城去准备,晚了人家就关了门。毕竟,这个时代的商业并不发达,没有多少人会在大过年的时候出来苦钱,都想早点回家团圆。
进入街道之后,发现,整个街上突然就冷清了下来,不时有几个小孩子叼着烟,可能是父母提前给了他们一些压岁钱,买了一柄火炮,时不是放一个。
阳刚摇了摇头,现在的人们,没有什么可玩的,也只有在过年之时,弄弄这玩意儿。
想起前世,他从小就生活在农村,过年之时,也喜欢这玩意儿。只是,那时,不管是乡街子,还是城边,每逢过年,都会有很多的小孩子,看到长得可爱的女生经过,都会把火炮丢在人家脚下。炸不伤人,但是,会把她们吓得尖叫连连。
而阳刚也有失手的时候,记得十岁那年,一个火炮扔出,竟然丢进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的衣领之中,被炸伤。人家找上门去,阳刚被父亲吊打了一顿,差点脱了一层皮。
正在失神之际,一个火炮飞向了阳刚。
阳刚伸手接过,再反投了回去,到了那名恶作剧的小男孩面前炸了开来,吓得那人一声尖叫。
其他的人看着,反而嘲笑那人。
阳刚也笑了笑:“注意安全!”
真想把他当年的那些玩法告诉这几个小孩子,比如说炸牛粪,炸稀泥之类的。但是,想想正事要紧,也就作罢,向着城里而去。
就在西城警所不远处,两个男人吸引了阳刚的眼球。不知何时,两人坐在一间关着门的房子前,前面摆着两挑桔子。
阳刚突然有了一种忧患意识,文城现在是不是快要进入经济腾飞的时代?
个体户出现了,做生意(经商)的不再只有他一个钢兴?
不过,他并没有太在意,这钱,自然不是他一个人可以赚完的,正好,可以弄点桔子去过个年。
两人见到阳刚停下,忙着客气地用文城话说道:“客官这是要买桔子,这桔子都是文城的特产,颜色鲜艳、味道鲜美。”
不对,这两人怎么像是从古代回来的,还客官都称上了。阳刚心里嘀咕了一下,笑着说道:“这桔子的颜色到是鲜艳,只是不知味道如何?”
“你买两斤试试不就知道了。”那人笑着说,眼里闪过一丝不屑。
阳刚终于放下心来,至少,这两个人和自己不是一路人,不然,还真有些尴尬。
“那我尝一个行不行?”阳刚说道,“关键是,如果买了两斤,味道不行怎么办?可不可以退货?”
两人有些不太乐意,冷眼看着阳刚,把他当成了找茬的人物,与刚才态度判若两人。
阳刚突然灵机一动,掏出烟来散了一转。
两人也不客气,接过烟点了起来,但是,对阳刚的态度明显好了一些。
阳刚笑着说道:“不知两位是哪里人氏,为何过年还出来?”他把卖字给省了去。
两人再度警惕起来,看着阳刚说道:“我们自然是文城人,而且,这桔子也是自家种出来的。不信你尝尝,味道真的不错。”
两人像是看在烟的面子之上,或者是发现阳刚这人竟然还抽得起这种一毛钱一包的烟,绝不是他们开始以为混吃混喝那种人。
“这个我相信,实不相瞒,我也是做生意的。二位想必知道,现在做生意真的难。”
“哦。”两人对看了一眼,不由得点了点头,“这位兄弟说得是,我们已经在这半天,一斤桔子都没卖出去。”
阳刚点了点头,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卖得出去才是活见鬼,马上就过年了,街上连个人影都没有。再说了,水果这东西,大冬天的,真的没有几人会想着吃。最重要的是,大家都没钱。
一人主动拿了一个桔子放在了阳刚的手里,笑着说道:“不知兄弟是做什么生意的?现在的生意真不好做。我这桔子,本来是队上的,但是,也舍不得吃,我们就合计弄来城里试试。”
“两位是哪个乡镇的?”阳刚接过桔子,剥了一瓣放在嘴里,还不错。
“新龙街!不知兄弟听说过没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