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倚天观沧海 > 第六回铁枪横行散虎豹【一】

第六回铁枪横行散虎豹【一】




  一块公门的令牌在灯影摇曳中被取出来。

  令牌在铁鹰手中,也在黄文瀚渐渐空茫的眼睛里。

  谷云龙似乎还不明白,但是流云居士已经心头一片雪然。

  流云居士盯着黄文瀚,一字一顿问道:“你是一个伶人?”

  南宫不忌眼神里也幻出了惊疑,随即心领神会,淡然道:“慕容公子所说的御驾亲征应有其事,不过所谓的戏龙谷秋水救驾和当今圣上受伤应是慕容公子姑妄言之的杜撰之语。”

  谷云龙终于听懂了,明黄色袍服上遽然现出一片湿痕。此时,他已经汗流浃背。

  自己被人骗不可恨,可恨的是有人识破了自己被人所骗。

  谷云龙居然没有恨恨地看着骗他的黄文瀚,却瞪着识破骗局的慕容公子。

  他的眼中不仅有仇恨,还有杀机。

  铁鹰举着令牌,道:“这位黄大人既然是圣上身边的红人,为何对慕容公子的杜撰之语应承不迭?所以,他绝非所谓的黄大人,而是一个招摇撞骗的卑劣之辈。铁某早就听闻过此事,此次正是奉命前来缉捕。”

  流云居士抚掌道:“其实谷盟主也早就识破这干人等的撞骗之术,今夜将他们诱来,便是将其恶行公诸于众,并请铁大侠乘机缉拿。”

  这是流云居士在如此时候最该说的话,不过他已经难以顾及是否有人信以为真。

  谷云龙肃然起身,道:“老夫忝为江南一带江湖盟主,自然要发奸擿伏,只因此事关涉朝廷,所以才留待今夜,请铁大侠亲手缉拿大奸巨恶。”

  这是谷盟主在如此时候不得不说的话,当然他也难以猜度是否有人与他同仇敌忾。

  神龙峰两位长老虽然极少行走江湖,却绝非不知世事,当下一言不发,顿足而去。

  夜色很美,夜风很暖,夜月很明。

  铁鹰和慕容公子对立在无思谷外,他们仍能很清晰地瞧到镌刻在石壁上的三个气势不凡的大字。

  “谷盟主虽然以无思谷为家,却此生绝不会做到无思。”铁鹰道。

  “所以他活得非常艰难,永运也不会有舒舒服服的一天。”慕容公子道。

  “今夜的事情很快就会传遍江湖,那时候谷盟主会更加难。”铁鹰道。

  “所以他会非常痛恨识破如此骗局的人。”慕容公子道。

  “谷盟主不是个胸怀开阔的人,甚至是一个嫉贤妒能而且睚眦必报的人。慕容公子今后的日子似乎也不会舒服了。”铁鹰道。

  慕容公子没有回应,他抬起头来,望着那轮夜月。

  一丝游云正逼近夜月,天地间不仅有明月,还有游云。

  既然天象如此,那么就安之若素吧。

  慕容公子笑了,他的笑容似乎比这夜月还要澄澈和明亮。

  这是表里俱澄澈,肝胆皆冰雪的笑容,铁鹰希望世上这样的笑容更多一些,更久一些。

  也许今夜将要江湖远别,慕容公子知道铁鹰要将那四个招摇撞骗的伶人押解回京覆命。

  江湖远别,今夜只有清风为盏,明月为酒。

  “铁大侠若是遇到慕容的小师弟布衣江郎,一定要叮嘱他早些回来。”慕容公子道别的话只有这一句。

  这一句却令铁骨铮铮的铁鹰心头有了一痕湿润。

  二

  开镖局是江湖上绝不能缺少的一门生意,干镖师是刀头舔血的一个行当。

  扬威镖局一直以来都令道上的兄弟侧目,整个江湖最有名的镖局一共有七家,扬威镖局就是其中一家。

  扬威镖局近十年来从来没有失过镖,从来没有的意思就是一次也没有。这很让杨霸天杨大爷欣慰,让他更欣慰的是杨家龙虎豹三兄弟已经能够独当一面。

  杨家三兄弟极少一起出镖,甚至其中两个结伴护镖都非常罕见。

  今天杨家三兄弟居然一起出镖,足以见得扬威镖局对这次护镖的不敢轻慢和懈怠。

  大大小小四十八个镖师护镖,从扬威镖局出发,一路烟尘走上了艳阳高照下的官道。

  杨家大公子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双刀背在身后,道上的朋友都知道他这些年寻名师访高人,终于学成九九八十一路屠龙刀法。

  杨家大公子现在已经是扬威镖局的副总镖头,地位仅在乃父杨天霸之下。如今道上都说,杨家大公子杨龙飞的功夫甚至还在其父之上,所以他出的镖都有稳如泰山之称。

  扬威镖局护镖极有章法,甚至隐含着行军布阵之法。这并非得自杨天霸的真传,也不是出自杨龙飞的机谋,而是因为扬威镖局有个曾经追随过神武将军石擒龙的二公子。

  杨家二公子名叫杨虎威,他的名字本来叫杨虎行,却因为他极为敬仰神威将军,加之自己的镖局又叫扬威镖局,所以自作主张改了名字。

  杨家大公子骑马翼护在前,杨家二公子便掩护在后。杨虎威也骑在一匹马上,手中端着一柄铁槊。据他自己说,他的槊法至少学会了神威将军的七八成。

  杨家三公子叫杨豹变,取自于君子豹变。他没有骑马,挥动着长鞭驾驭那辆最大的镖车,那条长鞭就是他的兵器。

  镖旗飞展,刀枪如林,在杨家三兄弟看来,莫说是道上毛贼草寇胆战心寒,就是江湖绝顶高手也要礼让三分。

  行镖急不得,也慢不得,此间的分寸杨家三兄弟自然拿捏极准。

  当艳阳成为晚照的时候,他们转下官道,行到了从一片树林间蛇形而过的岔道。

  树林很茂盛,林间的风很轻,如果不是行镖,跟随神威将军多年的杨虎威甚至想在林中读读兵书,练练铁槊。

  神威将军外放江南那些日子,几乎每一日到要到城外的密林深处读书练槊。杨虎威只瞧出了神威将军的风雅和雍容,却无法瞧出神威将军的寂寞和惆怅。

  对于一个叱咤沙场,用兵边塞的将军来说,赋闲于永无用武之地,读书读的是英雄老去伤白发的寂寞,练槊练的是宝剑空度叹孤灯的惆怅。

  一声马嘶在林间惊起,随即林中飞出数只鸟雀。

  一匹神骏的玉兔马飘过来,犹如一团云影从护镖的人马边上倏忽而去。

  他们都没有看清马上那个人影,甚至都没有看清那匹玉兔马如何从身边一闪而过。

  马是良马,马上的人也一定是个英雄。

  杨龙飞招呼镖师看紧镖车,催动坐下马疾行,虽然艺高人胆大,但是这片树林绝非掉以轻心之地。

  过了树林便是一片集镇,有集镇的地方,就一定会有客栈。

  出了树林,他们就看到了那片集镇,杨龙飞轻轻舒了一口气,手下的镖师一片欢呼。

  似乎他们看到了大块肉大碗酒,看到了舒服的床铺,甚至还有街上走着的大姑娘小媳妇。

  他们的欢呼来得太早。

  的确是太早,他们没有发觉已经在等待他们的陷阱,没有瞧出来已经迫在眉睫的杀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