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斗罗之重生安澜 > 第一百零二章 吴殇,余陀

第一百零二章 吴殇,余陀


  “那一天,一尊模糊的虚影出现在天空中,对整个大陆的残余人类,降下了无比可怕的血脉诅咒。从那以后,日月大陆的人类修炼就变得困难了,突破封号斗罗都不易,更何况是更高的层次?”

  邪帝摇了摇头,回想起来,心中都有些惊骇。这是何等恐怖的诅咒啊!竟然能通过血脉代代流传,持续了一万多年,涉及到整个大陆上上千万人类。

  这样的力量,是邪帝难以仰望的,哪怕身为整个日月大陆的主宰,都感受到了自身的渺小。

  “哦?原来是这样。”

  安澜点了点头,目光幽深。能施放如此强大的诅咒的存在,至少也是藏虚期生物,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藏虚。

  不过,神界毕竟在远古就有不止一尊藏虚之巅,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等下,你是说......血脉诅咒?”

  雪帝突然想到了什么,心中一颤,看向了邪帝。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邪帝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你说,我们魂兽,为什么不能成神?嘿嘿......”

  事实上,以邪帝这样的实力,早就应该能成神了,甚至雪帝也不是没有冲击的机会。但是,从古至今,都没有哪位魂兽真正成功过,就连星斗大森林中的那位都不行。

  安澜双眸中亮起火光,使了个“火眼金睛”的法术,双眸仿若可以洞穿幽冥。在他的眼里,邪帝和冰雪二帝的体内,果然缠绕着一个个难以察觉的细小金色符文。

  血脉诅咒!

  而且,施术者的层次极高,只怕已经超越藏虚期了。安澜脸上闪过一抹古怪,因为在那条远古巨龙的记忆里,哪怕是巅峰时候的神界,也只有龙神一个人隐约抵达了这种层次而已。难道说......

  当然,邪帝和冰雪二帝可不会知道这些,在他们看来,自己肯定是被人类神袛给迫害了。

  “神界,该死!”

  冰帝目光冰冷,寒声说道。

  “好了,我们走吧。”

  安澜摇了摇头,将钢铁怪物收入储物魂导器中,反身离开这片沙漠。他现在带的储物魂导器,已经是当今所剩无几的超大型储物魂导器了,但塞下这个钢铁怪物依旧有点够呛。

  安澜心中轻叹,如果到了藏虚期,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了。到了那个层次,神藏虚空,识海里可纳八百里锦绣江山,还哪里需要什么储物灵器?

  安澜顺着之前留下的精神印记,向着明都东北方向飞去。

  ———————————————————————

  “这朵清净兰,真是好东西啊......”

  黑衣少年缓缓睁开眼睛,脸上带着一抹陶醉之色。他的手中,正捻着一只青玉般的仙花。

  “吴殇,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仙吗?”

  黑衣少年的对面,青衣少年跏趺而坐,若有所思地道。他口中所说的“仙”,自然不是大地上行走的什么“大仙”、“上仙”,而是真正的天人、天仙,高高在上,寿元悠久,俯视凡尘世界。

  “嘿,能没有吗?不然,你说这座神奇的乾坤问情谷,是谁留下的?”

  吴殇轻笑道。

  “这世间隐秘众多,光怪陆离,我们所能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只恨人生苦短,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终我辈一生,也难以脱离这红尘苦海......”

  青衣少年目光怅然,话语丝毫不像一位十几岁的少年,倒好像是饱经沧桑的老者。他们两位,都是日月大陆上的绝世天才,“枪魇”吴殇,“摩诃剑”余陀。二人少年相识,结伴修行,引以为至交。

  “哈哈,既然有古人走通前路,我辈又有何虑?”

  吴殇哈哈一笑,眼里却带着一抹忧虑。

  “前路有没有人走过,又有何干系?祖宗不足法,天道不足畏,无人走过的路,便由我辈来踏。只不过,我想你也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正在限制着我们的修行!”

  余陀摇了摇头,目光幽远,淡淡地道。

  吴殇面色也沉重了下来,背后战戟轻鸣。他们都是这世上的绝代天骄,但面对如此棘手的诡秘之事,却是感觉如同陷身于茫茫汪洋之中。他们也曾翻遍史书,却半点头绪都看不出来,甚至他们怀疑自己是古往今来第一个察觉到这一点的人。

  难道说,真是天绝前路?

  “好一个祖宗不足法,天道不足畏。有此心,足以为帝!”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谷口响起,余陀、吴殇二人起身看去,只见一个黑发少年正朝着他们走来,面带淡淡的笑意。

  不知为何,他们明明记忆里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的印象,却感觉如同面对多年的老友一般,感到无比的亲切。

  “请问阁下是......”

  余陀微微动容,问道。

  “这位老兄,我观你如此面善,不知是在何处见过?恕贤弟难以回想起来。”

  吴殇行了一礼,面带一丝讪然。

  “我等何时见过,终有一日,你们会想起。我,安澜,思二位道友甚矣!”

  安澜抚了抚二人的肩膀,看着余陀,眼中闪过一抹感慨。在他前世的最后一刻,他和俞陀一起面对那个人不可敌的一击,本以为是一同陨落,想不到还有再见之日。

  “俞陀,我的兄弟,总有一日,我们还要一起并肩血战诸天!”

  安澜心中轻语道。

  “安澜?”

  二人念了念这个名字,同样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二位,还请坐好,我来给你们传法!”

  ——————————————————————————————

  一处莫名的空间中。丝丝缕缕的金色光雾,在空中飘荡,空气中弥漫着神圣的气息,天上悬挂着一轮蓝金色的太阳,整片空间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突然间,空间荡漾了一下,一道修长的血红色身影在这片空间中浮现,柔和的金色光雾瞬间惊恐的退开,此人站在这片圣洁空间中,散发着不详的暗红色光芒,充满了一种格格不入之感。

  “波塞冬,听说你在下界的神域被人打破了。”

  红色身影的声音无比的冷硬,宛若刀剑碰撞,有一种冰冷的金铁之感。

  “修罗,你这家伙是来看本座笑话的吗?”

  空间中传出一声冷哼。下一瞬,一道蓝金色的高大身影,也浮现在这片空间中,手执一杆黄金三叉戟,空间中的金色光雾纷纷汇聚而来,宛若朝拜君主。

  “你觉得本座有这么无聊吗?不瞒你说,我也遇上了麻烦。”

  修罗冷冷地说道。

  “你这执法神,也有遇到麻烦的时候?”

  波塞冬嘴角动了动。一直以来,他都羡慕修罗神在神界中的超然地位,虽然明面上神界的统治者是善良、邪恶两大神王,但身为执法神的修罗,才是最无法无天的存在。但是,谁让修罗的战力,在神界中最强呢?神界中一直都有传说,当年上古一战,就是修罗一剑劈开了龙神,结束了那次可怕的大灾难。

  之后,修罗神又重创了金龙王,驱逐了银龙王,屠戮了无数残余神兽,彻底奠定了人类神袛在神界的霸主地位。

  “我选中的两个传承者,一个死了,一个也废了。”

  修罗冷冷地说道。

  他最钟意的那个传承者,原本身为下界的气运之子,一身鸿运如日中天,如今却急剧衰落,已经是日薄西山了。

  更加可恶的是,那个传承者用一种特殊的手段,破坏了自己留在下界的传承之地。本来倒也没什么,但现在两个传承者都完蛋了,事情就有点麻烦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