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荒扶妻人 > 第九十九章:亲家公也是你叫的?(四更)

第九十九章:亲家公也是你叫的?(四更)


  从下午到夕阳西下。

  从黄昏到夜幕初临。

  镇国府一直紧紧关着门,丝毫没有出来人的意思。

  方义孺心中喜意愈来愈盛,不过再这么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便冲镇国府的大门拱了拱手。

  “既然赵公子今天诗兴不佳,那老夫明日再来!”

  说罢,便带着四国文人浩浩荡荡地离去了。

  其他国的文人压低声音交头接耳,纷纷询问各自给了方义孺多少首诗,可兑在一起却怎么都凑不够数目,看向方义孺的眼神便多了几丝凝重。

  这究竟是晋国的底蕴太强,还是方家的底蕴太强?

  那四十多首山水诗,至少都是中上之姿,不像是他们印象中的某个文人作出来的。

  不过,也单单只是凝重罢了。

  方义孺此举,受最大影响的,还是赵昊以及方义孺自己,其他人并不会受到什么波及,能顺路看一下赵昊的乐子当然是最好的。

  方敬远则是跟在方义孺的身后,小声问道:“二爷爷,那日镇国府那般折辱与你,咱们今天为什么那么客气?”

  方义孺哼了一声:“不客气又能怎么样?这里是荒国的地盘,难道你还能对着镇国府大门骂街,亦或是冲进去打人?”

  方敬远有些不服:“可如此这般,又怎能解气?”

  方义孺冷哼一声:“闭门一天,情有可原。但两天,三天,乃至一个月呢?我们每天都来,我就不信镇国府的人每天都要当缩头乌龟!

  离中秋佳节还有五天,回家省亲的将领,来朝述职的官员,乃至各国往来的商人都要冒头。到那时赵昊如果还不出来,我便直接作一首诗贴在镇国府大门上,看他们丢不丢得起这个人!”

  “妙啊!”

  “好好看,好好学!将来对你有用!”

  “谨遵二爷爷教导。”

  方义孺长舒了一口气,原本他还担心赵昊真的那么诗才惊世,自己刚到镇国府门口,他就跳出来跟自己斗诗。

  现在看来……

  呵呵!

  一个徒有其表的小子罢了!

  说不定真如前些天付贵说的那样,这个小子自从订婚以后就江郎才尽了。

  不然,怎么可能连出门对峙的勇气都没有?

  嘿嘿!

  明天继续过来挑衅。

  ……

  接下来几天,只要天一亮,镇国府门口就会汇聚不少四国文人。

  他们倒是也不闹,就拉一个邀约斗诗的横幅,然后在路对面坐着,时不时地对着路人嘲讽一下荒国文坛,对老赵一家,却是一句过分的话都不说。

  可恰恰如此,让荒国百姓有种钝刀子磨肉的感觉。

  他们被嘲讽得无比窝火,可是再窝火又怎么样呢?

  前几天方义孺不敢填诗的时候他们有多么为荒国文坛自豪,这几天就有多么烦闷。

  “赵昊会不会真的才尽了啊?”

  “我看八成是这样,不然以他那么张扬的性格,怎么可能放任这些人叫嚣?”

  “呵!当初羞辱方义孺的时候,那么嚣张跋扈,怎么现在变成缩头乌龟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咱总不能要求别人每天都能作出名篇!”

  “对!我一个文人朋友说,方义孺填的诗虽然不差,但真要较真,是比不上赵昊那一百多首的。但没办法,已经逼到这个份上了,而且赵昊面对的可是四国文人,鸽子汤白喝了?”

  “唉!话虽这么说,但还真是窝火!”

  “前几天不是有说法,说《女驸马》的戏本也是赵昊作的么?都这么红了,难道还不能拿出来斗一斗?”

  “你昨天没来吧!昨天我们跟四国文人掰扯这件事情,结果被他们好一通羞辱,说什么戏剧这种低贱的东西也敢拿来与诗词媲美?”

  “唉!赵昊这纨绔真不争气,关键的时候拉裤兜,赶紧作出一首诗来斗一斗吧!”

  以前白马会馆天天闭门不出,生怕被荒国百姓指指点点。

  现在却大红灯笼高高挂,一个个进出门都是趾高气扬的。

  荒国京都百姓的烦闷,一天胜过一天,要是赵昊还做不出诗,估计两天后连中秋节都没心情过了。

  ……

  乾清宫!

  “废物!”

  姜峥破口大骂,将手中茶杯重重摔出,碎成瓷片四分五裂。

  一个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只不过,这人不是曹公公,而是一个身材魁梧的黑脸汉。

  姜峥指着他的鼻子:“好一个镇国府啊!四国文人堵住你们大门耀武扬威。朝外有荒国百姓路过白马会馆抬不起头,朝内无数文臣弹劾你们避而不战。

  你们倒是沉得住气,荒国文曲星躲在家里装死狗,镇国公和神武大将军也是闭门不出,你们老赵家要翻天啊!”

  黑脸汉小心翼翼道:“亲家公……”

  姜峥眉毛一竖:“嗯?”

  黑脸汉赶紧改口:“皇二爹!话可不能这么说啊,这不是特殊情况么?”

  “特殊情况?”

  姜峥都要气笑了:“特殊情况就是赵昊那狗东西躲在家里,还对我谎称重病,你爹也跟着一起当缩头乌龟!”

  黑脸汉无奈:“可是我家昊儿真生病了啊!天天在凤梧苑卧病不起,我这个当爹的也好几天没见到他了。”

  姜峥冷笑一声:“那你爹呢?难道堂堂宗师也病了?”

  黑脸汉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昂!昊儿说他这个病是秋季流感,才不管修为高不高,尤其容易传染老年人。”

  姜峥一脚踹在黑脸汉屁股上:“那你呢?你总活着吧!”

  黑脸汉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也不会作诗啊……”

  姜峥:“……”

  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他气得吹胡子瞪眼:“还真是一窝仨孬种,荒国百姓都得跟着你们一起跪着!”

  听到“孬种”两个字,黑脸汉的脸色蓦的一变,腾地一声就站起身来,梗起脖子道。

  “二爹!你说这话就坏良心了!”

  “你可以说我们老赵家人憨脑子蠢,但不能说我们是孬种!”

  “我跟我爹为荒国留过血,我儿一己之力撑起了荒国文坛,我就问你哪里孬了?”

  “我儿子被你吊起来给四国文人当靶子,结果才几天没作诗,就连养病的资格都没有了?”

  “还文臣弹劾?他们弹劾个狗瘠薄!”

  “一个个身居高位,自诩才高,他们倒是作几首诗啊!”

  “我儿子一个人作诗,是替荒国文坛打四国文人的脸。现在四国文人逼上门来了,结果转头一看,荒国文坛特娘的就我昊儿一人!”

  “那些酸狗孬种不来帮拳也就算了,躲到背后弹劾算什么本事?”

  “你告诉我都谁写奏折弹劾了?我赵无敌锤爆他们的脑壳!”

  “什么东西!忒!”

  瞅着他义愤填膺的样子,姜峥也被气到了。

  整个荒国敢跟他这么顶嘴的,也就赵昊和赵无敌这父子俩了。

  他瞅着地上那一口痰,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你吐谁呢?”

  黑脸汉有些心虚,却仍气呼呼道:“我想吐得人多了,反正不是你!”

  “你……”

  姜峥气极:“来人!把这莽汉吊起来!”

  话音刚落,便有两个侍卫赶过来,一左一右架住黑脸汉。

  黑脸汉哼了一声:“吊起来就吊起来,反正我们爷仨不是孬种!”

  这个时候,一个人影踩着小碎步飞快跑过来。

  “皇上!心悦茶楼有大动作!”

  说着,曹公公便把一页纸张递给了姜峥。

  姜峥接过来一看,顿时眼睛大亮,当即把两个侍卫推开,亲热地拍了拍黑脸汉的肩膀。

  “无敌啊!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

  四更一万字。

  打完收工~

  大概十二月一号上架,多的就不说了。

  小声比比:文人,没有存稿像话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