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陈昭林曼曼 > 第118章 第二家与合作

第118章 第二家与合作


在陈昭以‘亲属’名义,雇来的人群嚷叫声不停的情况下,安仁大饭店停业了两天。

想来安仁大饭店也不认为会有人做恶意攻击这种事情。

厨房,菜品进行了大力整治,对于吃坏肚子的患者积极赔偿。

不过哪怕如此,闹得沸沸扬扬的局势,使得饭店,包括几家连锁的生意都冷淡了不少。

然而...

吃坏肚子的戏码,陈昭屡试不爽。

在开业的同一天,又有两人上去出了同样症状。

这情况,安仁酒店的那个小组都傻了眼。

反应过来有人在对他们动手脚时,也已经来不及了。

这下陈昭报的不再是警察,而是市场安全部门。

联系到之前那次的情况,哪怕安仁大饭店的老板使什么主意,去送钱,也已经免不了所有店面修整7天的结局。

“7天啊...”

“啧啧,7天后出来,都20多号了。”

“还有多少时间给你们赚取利润?”

“再者,在我传出的流言蜚语下,生意也会很惨淡。”

“能做的,要嘛是想办法挽回声望,又或者是,重新创办新生意?”

“无论如何,都知道,自己不可能第一了吧?”

陈昭喃喃自语着。

有时候打败对手,不需要多可怕的阴谋。

简单的方法,便是最致命的。

现在,负责安仁大饭店的小组,应该开始调查是谁出手了。

调查到他,只是时间问题。

但这无所谓。

已经迟了。

何况,陈昭一开始,就没想过隐瞒他的出手...

他另有谋划。

就这样,安仁大饭店的事情,陈昭暂时放到了脑后。

他们饭店在王庆山给陈昭的调查报告中,排名第三,并非是最有威胁的一家。

陈昭随后目光瞄到了排名第二的。

陈昭工厂敌对的糖果厂。

他们不同于陈昭这边糖果厂做的那么繁杂。

进入石门市后,便长期的制作起了一样食品。

牛奶糖!

他们找到了很多合作商,一连串的发展中,现在供应着整个石门市。

只不过,他们与安仁大饭店一样,犯着同样的错误。

那就是,没有防备,想法单纯。

也是,参加考核的小组们,都被积分考核和利润冲昏了头脑。

有几个会去想,其他人会不考虑营业额的事情,去专门对付,打垮他们呢?

没有人疯了才是。

谁都想进入第三轮!

于是他们将牛奶糖当成唯一的生产。

不与陈昭竞争,不与其他同行竞争,减少了所有的风险,专心的发展下,甚至触及到到了其他市内的渠道。

这,就给了陈昭机会。

陈昭要求的李梦去制作价值3万元的牛奶糖,也在这几天他对付安仁大饭店的过程中持续生产着。

随着时机到来,就如同当初陈昭对付黄晋升一样,陈昭开始几乎0利润的价格,在市场上抛售了!

至于会是什么结局,也早在陈昭的预料之中。

是的,远低于市场价的物品出现,抢购是必然的。

虽然会质疑糖果的质量,来源等等问题,可这个年代,哪会审查那般严格?

何况,陈昭的糖果就没有问题!

为了更大的利益,原先牛奶糖稳定的市场价格,开始混乱了。

三天时间,另一个小组负责的糖果厂,生意惨淡,无人问津了!

全部在制造牛奶糖的他们,面对这种情况,与安仁大饭店情形相差无几,也是懵了。

懵了后,是慌了!

要知道,他们有大量牛奶糖的囤货!

这件事不解决,等于提前被淘汰!

与安仁大饭店不同,很快,他们就在安仁大饭店事情的考量中,猜测到了原因。

是有人下黑手...

这种火烧眉毛的情况,即便不知道缘由,他们只能应对起来。

至于应对也很及时。

他们将牛奶糖的价格与陈昭出售的匹配了。

甚至还低了些许。

这一来,有了长期客户源情况,自然轻轻松松,再度占据了市场。

而陈昭在3万元的牛奶糖销售了七七八八后,就停止了出手。

他的目的达到了,就没必要再去刻意的打压了。

要知道,现在当市场的价格降下来后,想提上去,可就没那么简单啊。

就算经营中再厉害,没有个十天半个月,完全不可能回到原先的情形。

陈昭这边,是耗费几天时间亏损人力物力,一分不赚。

他们呢?

也等于是花了十天半个月,亏损人力物力,一分不赚。

随着陈昭这边停下了使用黑手,他们在安仁大饭店负责人的通知下,也查到了动手脚的陈昭。

“碎碎糖果厂的人干的?”

“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打压我们竞争对手?”

几个人顿时暴怒。

恨意是难以言喻的。

陈昭这一举动,几乎毁了他们进入第三轮的资格。

这能不恨?

“我们是竞争对手,对付我们就算了,可为什么对安仁大饭店也用那种龌龊手段?”

他们察觉到了新问题。

接着,他们确定了陈昭的目的。

“难道他想对我们其他4个小组,都出手?”

“重创我们的工厂,他就此得到第一名?”

讨论这件事的三个糖果厂负责人面面相觑。

随后,一阵冷淡直流。

每个人都在想着怎么去营收,他竟然在想怎么对付他们四个小组?

好狠的想法!

那个碎碎糖果厂是谁在用这种手段?

陆小婉?

最符合这种商业习性的,就是陆氏集团的陆小婉了!

“不是,陆小婉在其他市。”

一个女人摇头,否定了提出来的话题。

“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处理?通知剩下两个小组?”有人这样开口。

“通知?”

否定的女人冷笑“为什么通知?”

“你的意思是?”

那女人分析了起来。

“碎碎糖果厂把我们弄亏损了不少,我们已经很难成为第一名了。”

“如果...他把其他小组也弄的和我们一样惨呢?”

“那我们不是还有第一的希望?”

“所以,通知?不通知。”

“观山看虎斗。别说通知,我们还要烧上一把火。对了,那个安仁大饭店,这件事得和他们提一下...”

女人缓缓说着自己的计划。

几个人眼前一亮。

先前的愤怒与绝望转为了欣喜...

...

然而,在对付完第二家,已是20号了。

陈昭还没有采取下一步的举动。

工厂依旧在对外接洽着一些糖果生意,与此同时,赵金明也完成了陈昭的要求,去合作了一家工厂。

现在,赵金明与李梦都在等陈昭继续出手。

他们两人已经知晓了陈昭对钱两家的出手情况。

震惊于陈昭想法独特的同时,两人也真的对陈昭有了期望。

甚至好像都看到陈昭把其他几家都打垮,他们在石门市独占鳌头的画面了。

只是奇怪在于,陈昭一直没有动静。

21号。

当天,赵金明忍不住了。

“陈昭,你不是要打垮其他4家?那家鞋厂,现在是越做越好了啊!”

赵金明讲述的,是石门市5个小组里,做的最好,生意第一的天天鞋业。

面对赵金明的询问,看到了李梦眼中也有的在意,陈昭问道“你们觉得,天天鞋业,有安仁大饭店和新乐糖果厂他们那么好对付?”

赵金明眉头微皱。

确实...

天天鞋业有一个名气不小的人,梁涛。

很有手段,在大泉市里生意做得很大。

“安仁饭店和新乐糖果厂的事情他们应该知道了些许情况,毕竟大家都相互在监督的。”陈昭继续道。

天天鞋业现在会有防备。

何况,陈昭就没想过,能简单的对付天天鞋业。

在他的情报里,陈昭猜测,天天鞋业的利润,大概比第二名,高上近半。

这可不是小数目了。

并且,他们发展的路线,不好轻松的对付。

“那你打算怎么做?你应该有想法的吧?”李梦问话了。

陈昭笑了。

他问“安仁大饭店和新乐糖果厂,没有动静?”

“动静?”

“他们应该查到我们了,可你们没发现吗,他们没动静,”

“....”

李梦表情凝重了起来。

是啊...

查到并不难。

陈昭找的人,不过是随意花钱雇来的。

询问一下,轻松得到结果。

换做她,得知这种情况时,肯定也暴怒。

要嘛还击,要嘛质问。

可...

什么都没有。

是有点奇怪了。

赵金明也是表情疑惑。

“别急。”

“有的人,比我们还急。”

“这几天继续做我们的生意就好了。”

“等安仁大饭店和新乐糖果厂的人找上我们,就可以开始对付天天鞋业了。”

陈昭留下了这样的话。

李梦在深思。

赵金明却很快反应了过来。

他一脸惊愕。

难道陈昭想的是...

他感觉自己猜到了陈昭的想法。

这家伙,竟然想要那么做?

和陈昭预料的相同。

他没急,反倒有人急了。

于是,在23号的下午,安仁大饭店和新乐糖果厂来到了陈昭这边。

一共6个人。

4男2女。

加上陈昭小组,一共9个人坐在了3楼的办公室。

陈昭打量着6人,每个人表情都不大和善,尤其是安仁大饭店,看陈昭三人的眼神无比冷淡。

陈昭能理解。

也是...

被人背后捅了几刀,搁谁不恼火?

现在生意非常惨淡,他们几乎都快失去了晋级第三轮的希望了。

若非是与新乐糖果厂达成了某个协议,他们压根没打算过来讨论这件事。

“不知道两边的朋友,不好好忙自己的生意,特意过来找我们,是有什么事吗?”

陈昭笑呵呵的,故作不解的模样。

陈昭的主动发言,加上这装傻的模样,6个人都确定了,那些缺德事,绝对是陈昭干的!

几个人冷冷的目光全部盯着陈昭这个话事人。

“我以为是陆小婉,或者是周泰,没想到是你...我记得你,抽到理发店的那个。”安仁大饭店小组的负责人开口了。

“我们也懒得和你计较,说些废话。如实说吧,你还没开始对付天天鞋业?照他这样发展,第一名就是他们的了。”

新乐糖果厂的小组负责人是个女性。

不同于温婉外貌的妇女李梦,她很年轻也漂亮,这在考核者里比较少见的。

大家都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没有计较陈昭先前做法的意思。

看来他们急...

也是啊。

能不急吗?

最急的就是他们两小组了。

“对付天天鞋业?呵呵,你们也知道,天天鞋业生意那么好,做的也大,不好对付,我暂时没有太好的想法。”陈昭无奈摇头。

两边顿时无声了。

不好对付?

没好想办法?

几个人恨不得立刻冲起来给陈昭几个耳光。

对付他们就有好的办法了?

他们就好对付了?

见几个人顿时是怒火快要压不住了,陈昭知道他可能调侃过头了。

他收起了笑容,表情认真了些许,道“当然了,如果你们两边愿意帮忙,咱们三家联合,我觉得,说不定还是真有主意的。”

是的。

联合。

自始至终,规则里就没提到不能合作。

这就是陈昭的目的!

陈昭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单独对付天天鞋业。

原因?

很简单。

天天鞋业没有太大的破绽,不好处理。

对付的成本太高。

陈昭最先对安然大饭店,对新乐糖果厂,两家出手,让他们生意难做,没法竞争是一个目的。

实际上,还有对付天天鞋业的目的在!

首先,陈昭对付了他们两家,他们两家暴怒与不满中,却暂时不会对陈昭反击。

他们会等待陈昭对付完剩下的几家再出手。

否则,现在对付了陈昭,就他们吃亏,他们不就直接失去资格了?

因此,这两家在等平衡。

等另外的几家也吃亏!

而后,再联合,反过来报复陈昭!

最终,这一趟下来,大家都受到波折。

那时候,谁都有重新又机会竞争第一名了。

然而...

他们肯定想不到,几天过去,始终没见到天天鞋业那儿出问题。

他们不得不急了。

因为时间很赶了,这样下去,没人能撼动天天鞋业了。

这一来,他们不得不‘以怨报德’,找到了陈昭进行询问,试图与陈昭合作,加快对天天鞋业的出手。

陈昭的目的也达到了。

有了两自愿被当枪使的小组,才能真正的对付天天鞋业。

自始至终,他一直都在掌握着主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