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养了一屋执念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只有三斤!

第一百七十五章 只有三斤!


  周逸笑道:“我上次送给你的‘蘑菇酿’,你咋一下子全都喝光了?不是要小口小口的吗?”

  “真是你酿的啊?你还有这手功夫!”李先锋有点儿心动。

  “你就别管谁酿的,说好了给你两斤,现在这‘逝者如斯’我给你三斤,可以吧?够大方了!”

  “啊?”李老头有点不满意,白酒这玩意越陈越好,这个大地窖里有好几十个坛子呢,加起来好几百斤!

  他却只有三斤!

  这样一想,心里有点不平衡。

  但又没有理由多要一点,他自己都说了这是顶级好酒,只干了点体力活,好意思多要吗?

  然而看着地窖中的一大堆坛子,心底里实在是痒痒的不行,暗自大骂:“全都便宜叶天盛了!以后能不能来蹭一点?”

  也不行,叶天盛这人唯一的毛病就是“憨”。

  徒弟的东西,保管在这里,他是一点都不会贪的,要是真的怂恿叶天盛贪墨一点,说不定这憨人还要翻脸。

  这样想着,李先锋实在是焦虑地难耐,全身冒出了热气,开始莫名其妙嫉妒叶天盛了。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嫉妒,明明只能看,不能喝,就算只是放在这里也是好的。

  等会……等会。

  一道灵光闪过!

  这小子,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酿出了最为顶级的奇酒,也不知道这手艺到底哪里学来的?

  但不管怎么样,只要有这种手法,就可以重复酿造。

  他以后应该还会再酿吧?

  我老李,时不时蹭点酒,还不是美滋滋。

  就在李先锋想地出奇的时候,周逸自顾自将这一个酒坛子抱出了地窖,给李先锋倒了三斤。

  “你的。”

  叶天盛也闻到了这一股浓浓的酒香,凑了过来,用小杯子斟了一杯,品尝道:“好酒啊,让我回想起了曾经发生过的故事……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这名称果然名副其实。光阴的流逝实在是太快了,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老了啊。”

  “哪怕只是一个月的新酒,也算得上是奇酒了,不知道十年份,一百年份的,劲道究竟会有多大。”

  “我们却是不可能喝的到一百年份的了,只能便宜了后人。”李先锋喝了一口,闭上眼睛。

  周逸也稍稍尝了尝,这酒闻起来很香,但尝起来又有一种平静如流水的感觉,在这一股流水的冲刷下,心底里产生了淡淡的回忆,酸甜苦辣咸,从穿越到这个世界开始,一切的一切,都像走马灯一样,在脑海中过了一遍。

  心火跳动着,将这些淡淡的回忆吸收殆尽。

  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这酒的配方倒是很简单,但最重要的,便是百岁老人的发丝作为引子,否则便只是普通的白酒,没有这种时光韵味的。”

  “难怪,难怪了……是孙老太太的发丝吧。”李先锋道。

  “是啊,她送给我的发丝。”

  “以后,可就难得了……哪来这么多经历坎坷的老人?”周逸感叹了一声。

  一时半会间,房间内沉默了,大家都开始默哀已经逝去的孙老太。

  一个月的新酒,带来的时光流逝感并不算太强烈,就算普通人也能够勉强承受其中的韵味。

  周逸打算给傅林涛以及吴镇宇两人也喝一点。

  这两个家伙太弱了,早点成为铜印也好。

  ……

  小小的品尝了几口后,周逸以及李先锋两人,便离开了叶天盛的家,重新回到了西所。

  现在还有正经事要做,这一坛子的“逝者如斯”,得等叶玲高考完后的宴席上喝。

  到时候就算全都喝醉了,也没什么了。

  周逸再一次开始了紧张的工作。

  对于心灵治疗师而言,收集人的七情六欲,是最重要的一个步骤。将这些执念添加到病人的脑海中,能有效地“执念对冲”。

  收集执念数量越多的心灵治疗师,有效治疗手段也越多。当然了,其余的心灵治疗师,需要特殊的灵能技巧,通过自己的灵魂来容纳这些外来执念,这有着一定程度的危险性。

  周逸却没有这种顾虑。

  贤者石板开辟出的精神空间,几乎可以容纳无穷的执念,同时能避免本人遭受精神污染。相当于心灵治疗师最为复杂困难的一个步骤,被他跳过了。

  而此刻的他,已经基本上收集了人类的爱恨情仇,酸甜苦辣,这些最为基本的七情六欲。

  在西所这个鬼地方,需要治疗的囚犯,真的太多了,像什么偷窃成瘾的、支配欲望过于旺盛的、家庭暴力的、反社会人格……各种各样的人都有,这些人理论上都可以治疗,就是花费时间的问题。

  很大一部分人的心理问题,都可以用“马包虢”老同志来快速解决。

  限制周逸刷经验的唯一麻烦,便是需要获得病人的信任感,是真正的信任,不能是假的。

  即便有“破壁针”这玩意,他也不敢强行进入陌生人的精神世界当中,否则依旧会给自身带来风险。为了刷点经验,丢了自己的命,他也是不愿意的。

  医者父母心,有时候周逸也会同情、怜悯一些人,特别是一些不良少年。他们的家庭环境普遍不好,明明能够努力当正常人,却死不悔改,非得去混,去赌,甚至觉得自己的道路是正确的。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他的技术再高,也是没有办法的。

  浪子回头,确实罕见了。

  于是便将这件事,询问了同为心灵治疗师的钟盛唐教授。

  “没办法啊,小周,别烦恼这些。”钟教授道,“我像你这么年轻的时候,也在精神病院实习过。精神病人最大的特点是,认为自己很正常,很固执。”

  “西所那边的犯人,应该也一样吧,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咱这个行业……心灵治疗师太稀有了,只能将有限的力量,投入到最大的收益当中。以前没有心灵治疗师的时候,人类文明不也照样延续?心灵治疗师很重要,但也别想象地太重要。”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