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农门幺女 > 第九章 晚餐

第九章 晚餐


  宋老头牵着小青阳进门,看到大家都聚在院子里,不由奇怪,正想询问。
  小青阳先闻到厨房传来的肉香,惊喜地道:“爷爷,咱家厨房里头好像烧肉了!”
  青松已经飞快地溜进厨房去看,小青阳也急切地迈着小短腿跟上。
  宋老头也闻到了,他疑惑地看向钟氏,问道:“你今天买肉啦?”
  钟氏笑着道:“是大力家打的野猪,十文一斤卖给大家,村里好多人都买了。我买了条后腿,有十一斤重呢,大力算十斤卖给咱的。”
  宋老头不解道:“这价格卖亏了吧,大力怎的不拿去镇上卖给酒楼?”
  钟氏也不知道,她猜测道:“许是大力家想和村民们以后走得近些吧,今儿个卖野猪肉算是个信号?”
  大力一家是十年前落户到落山村的,因是外来的便和村里来往的不多,只和她们家以及村长家关系好些。
  当然,大力和宋青山的私人交情不错。两人玩得来,从小一起长大,有时大力还会带宋青山一起进山打猎。
  宋老头想了想,道:“你让山子去问问看,若是有什么事儿,咱家能帮就帮一些。”
  钟氏道:“行,我知道了。你先去屋里歇会儿,晩食马上就做好了。”
  “野猪肉今儿烧了一些,还有一些可以做腌肉。我让老三媳妇做,她手艺好,过几天老三回来也吃的着。”
  宋老头颔首,道:“你做主就好。”
  钟氏满意一笑,转身进厨房帮柳氏端菜。
  宋老头背着手正要进屋,又想起什么,停住脚步,问道:“老大他们可有消息送来?”
  那边宋青山听见,一拍脑袋,憨笑道:“爷爷,我忘记去告诉您了。”
  “爹和二叔已经被选上,今儿早上就开工忙活,还让我们再叫些人去,说是还没招满。”
  “这事儿我去和村长叔提过,他会和大家说的。”
  宋老头满意地点点头,放下心来,回屋去了。
  青萝见爷爷走了,起身把牙刷摆到自己屋的窗台上,看见桌上的木梳便拿起它梳了梳额前的碎发。
  她的发量不是很多,是很细软的那种发质,发尾还有些分叉。所以她不喜欢梳发髻,只编了两股麻花辫垂在肩侧。
  没错,就是那种略显乡土气息的麻花辫。不过她现在就是乡野人家的孩子,梳这个发型正是刚刚好,柳氏还夸过她编得好看呢。
  青萝美美地摸了摸自己的辫子,瞅见有些发黄分叉的发梢,她不由暗搓搓地想着:等着,姑娘我找着机会就把你们剪了。
  她上回拿着剪子剪了一撮儿,不巧被钟氏看见训了一顿,现在钟氏就盯着她呢,生怕她又霍霍本来就没多长的头发。
  ……
  青萝瞥见柳氏已经准备好晩食,便噔噔地小跑到堂屋等吃饭。嗯,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她闻着肉香不禁咽了咽口水,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炒肉。
  虽说前两天吃了大姑家送的肉,但家里人多,而且大人们都不多吃,她也不好意思吃个痛快。
  今天的肉多,想来应该可以不用太顾忌,又是柳氏烧的。
  唔,怎么还不开饭……
  野猪肉柳氏用了葱和生姜去腥,加了料酒,把肉混着豆干一起炒,费了家里许多的油,看得钟氏心疼。若不是柳氏的手艺好,换了何氏和李氏,她是绝不会允许她们费这许多用料的。
  饭菜已经上齐,宋老头出来上桌,大家也纷纷坐下准备开动。
  柳氏把小青阳抱上椅子,自己坐在右边,青萝则在他左边。
  见宋老头夹上第一口菜后,大家伙儿便迅速伸出筷子,动作一致地朝向那盘拍黄瓜……旁边的炒野猪肉。
  青萝眼疾手快地给自己夹了块肥瘦相间的,又给小青阳抢了块,视线看向柳氏的碗里,又转向她的筷子,发现她也有了后便心满意足地低头大口吃肉。
  柳氏察觉到闺女的视线,顿了顿,随即她把自己夹的这块肉放到了青萝碗里。
  青萝一怔,看着突然出现在碗里的肉有些疑惑,一抬头对上了柳氏温和慈爱的眼神。
  她有些无措,便迅速闪开视线,低头夹了那块肉,犹豫了一下还是吃了。
  柳氏见她没有拒绝,不由得心里一松,安心用饭,不时给小青阳夹些菜,间或给青萝也夹上一筷子。
  青萝第一块都吃了,之后自然是来者不拒,全都吞下肚子。
  青阳眯着眼睛欢快地小口啃着肉,还不忘扭头夸柳氏,“娘,你烧得真好吃。”
  柳氏捡走他脸上沾的饭粒,笑着道:“好吃就多吃点,今儿烧了很多,一定让你吃得饱饱的。”
  今晚大家果然都吃得很饱,那盘野猪肉更是迅速被瓜分,其他菜到最后也都吃完了。
  青萝摸了摸鼓鼓的小肚皮,站在堂屋门口左右看看,便慢吞吞地去拎了个小椅子放在院子中间,一屁股坐下,然后靠着椅背发呆。
  六月中旬正是闷热的时候,不过这会儿是傍晚,在院子里坐着可以感受到一丝丝微风,轻轻从人们的手上、脸上拂过,让人不由舒适地眯上了眼。
  青萝昏昏欲睡,难得感觉现在的生活蛮惬意的。既不用为了工作奔波忙碌,也不用在累了一天后回到家里只能面对一室冷寂。
  放慢了生活的节奏好像让一切都变得可爱起来,会为吃到一颗糖而欣喜,为得到一份关怀而柔软,为饭后的休闲时光而……缓缓闭上双眼……
  等等,闭眼?
  好像有什么不对?
  青萝略微挣扎了一下,眼皮微掀之后又慢慢阖上,成功臣服于身体,彻底进入梦乡。
  在意识沉没的前一秒,她的脑海里不由划过一个念头:唔,当个小孩真好,醒来有饭吃,想睡就能睡。
  ***
  “咚——”
  一只手修长的手指微蜷,食指曲起,敲在了睡得香甜的青萝头上。
  青萝吃痛,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醒来,抬手捂着脑袋,视线里出现一张俊秀温和的青年男子的脸,正面带笑意、嘴角微挑地看着她。
  咦?这人好似有点眼熟。
  唔,是眼熟……
  谁呢?还挺好看的,不过手也挺黑的。
  她摸摸脑袋,仔细从记忆里扒拉小青萝见过的人。
  突然青萝一个激灵跳起来。
  呀!是便宜爹……宋子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