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农门幺女 > 第十章 宋子烨归

第十章 宋子烨归


  宋子烨见青萝许久才反应过来,简直不敢相信,闺女不过二十来天没见到他,居然就认不出来啦?
  青萝觑了觑眼前这个初次见面就给了她一脑瓜崩的便宜爹,心里纠结了一下,还是张口道:“爹,你回来了。”
  宋子烨一屁股坐在青萝刚刚睡觉的椅子上,淡淡地回了句:“我再不回来怕是闺女都要不认得父亲了。”
  她眼睁睁看着他占了她的位子,暗道,这不是睡懵了嘛,不过嘴上是一句话不敢多说。没别的,她就是心虚,怕宋子烨发现什么。
  宋子烨见闺女愣愣地杵着,不复往日的亲近,不由得有些伤心和自责。前些天闺女生病,不巧他要去嘉定县参加文会,没能回来照顾她,难道是这孩子心里生了芥蒂?
  宋子烨伸手抚了抚青萝的脑袋,放低声音,柔和地问道:“阿萝不想爹爹吗?”
  “爹爹却是时时惦记你呢。前儿你病了,爹爹没能及时回来,是爹爹的不是,所以爹爹给你准备了赔罪的礼物,阿萝要不要看看?”
  青萝抿了抿嘴,视线和宋子烨对上,见他一副哄女儿的架势,心里有些酸又有些甜。正要说话,在后院玩的小青阳知道爹爹回来了,噔噔噔地飞跑出来扑进宋子烨怀里,青萝便把话咽了下去。
  宋子烨接住儿子,觉得这才是孩子对多日未见的父亲的正常反应。
  他看了眼有些疏离的青萝,决定迟些要单独和闺女谈谈心。
  小青阳依赖地搂住父亲,奶声问道:“爹爹,我好想你,你这次回来可以住多久呀?”
  宋子烨笑着答道:“学堂给爹爹放假五天,爹爹都打算在家陪你们。”
  小青阳闻言,不由欢呼,亲切地依偎在父亲胸前。
  青萝在一旁看着小青阳和宋子烨温馨的画面,有些羡慕。
  她是做不出这天真稚气的模样,和父母撒娇卖痴不是她的风格,也不习惯,她很久没有体会过被人照顾和呵护的感觉了。
  宋青萝的父母在她上高中的时候就因车祸离世,父母给她留下了还算丰厚的遗产,让她有房子住,交得起学费,且不愁吃喝。
  但没有父母在身边,总是一个人生活,让她渐渐对周围的人和事产生了距离感,始终用疏离的姿态面对一切。
  可她其实很向往温暖,只是那些光亮太过晃眼,让她有些踌躇不敢靠近。
  她一再犹豫,一再等待,然后莫名就换了时空,来到了落山村老宋家。
  柳氏放好宋子烨带回来的东西,从屋里出来,看到青萝乖巧地站在宋子烨身旁,嘴角弯弯注视着父子两个打闹,明明是一副含笑模样,眼神却难掩哀伤。
  柳氏心中一刺,忙疾步过去搭着青萝的小肩膀,柔柔地对俩孩子道:“你们爹爹给你们带了礼物回来,娘放在屋里了,还不快去看看。”
  她轻轻推了推青萝的肩膀,示意她快去看礼物。
  青萝回神,冲柳氏一笑,便牵上急不可耐的小青阳冲回三房屋里。
  柳氏在两个孩子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后,方才转身问宋子烨:“你这会儿才到家必是不曾用晩食的,想吃些什么,灶间的火还没熄,我去给你做。”
  宋子烨道:“给我下碗面条就好,不用太复杂的。”
  柳氏点头,又道:“你快去堂屋里和爹娘问安,哪有一回来就光顾着逗孩子的。”
  宋子烨含笑道:“爹娘不会生气的。”
  见柳氏瞪了他一眼,他这才起身道:“这就去,这就去”,说罢便走向堂屋。
  柳氏则扭身往厨房去,给宋子烨煮面条。
  宋老头和钟氏早就在等着宋子烨了,不过知道他多日不见妻儿,必是极为想念,便也不催促,只在堂屋里一边喝茶闲聊一边等他自己过来。
  宋子烨进门,先给爹娘行了一礼,问过好后才坐下。
  宋老头询问他这次参加文会的收获,主要是了解他有没有受到县令大人的赏识,或者是结交到其他学子,对明年参加县试院试有没有把握之类的。
  宋子烨一一解释,知道家里人都很关心明年的考试,他毫不敷衍地细细道来,也表达了自己对明年院试的信心。
  他上次参加院试落榜一是因为自身准备不足,知识不够丰富;二是他策论中的一些见解不太合当时院试主考官的心意;三是他运气不太好,考试时抽到了臭号附近的座位,对考试状态难免有些影响。
  这回经过几年的沉淀,他对很多知识都有了更深的理解,且夫子也认为他已经具备实力一战。此次文会上他也结识了不少同龄的学子,他觉着自己在其中应是不差的。
  只求明年考试时运气不要太背,能分到个好位子。
  宋子烨心底叹息一声,还是对上次分到的座位耿耿于怀,那味道真是让人记忆深刻啊。他还不是离得最近的位子,也不知刚好坐在臭号旁边的那位仁兄当时是如何克服的。
  ***
  青萝进屋便看到桌上摆着的一对陶制娃娃,一个是拎着花篮的小女孩,一个是骑马的小男孩,栩栩如生、富有童趣。
  青阳一眼就喜欢上了,知道这个骑马的男娃娃一定是给他的,迫不及待地就要爬上凳子看。
  桌子有些高,娃娃放在桌子中间,他人小手短自然拿不着。
  青萝见状忙阻拦,她长得高一些,应该可以拿到,大可不必爬凳子,万一摔了就糟了。
  她伸手费劲地够到了男娃娃,用手指挪出来一些后一把握住,小心地递给小青阳。
  青阳捧着礼物爱不释手,嘴里不忘甜甜地道:“谢谢姐姐。”
  青萝再次踮脚探手把女娃娃也拿出来。
  她仔细地看了一下,发现这娃娃做工其实有些粗糙,不过卖家把小孩儿的形态捏得不错。
  好吧,毕竟是便宜爹精心挑选的礼物,就不嫌弃它了。
  她回到自己的小隔间,把陶娃娃妥帖地摆在靠窗的桌上。
  青萝目光一扫,看见了先前排排放着的牙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