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农门幺女 > 第四十一章 黑心钱?

第四十一章 黑心钱?


  翌日
  青萝将取出的辣椒籽放在竹篾上晾晒。
  过了许久,等水分晒干后,便转入温水中浸泡,这样利于出芽。
  她一脸慈爱地看着盆里的辣椒种子,满心期待它们快快长大,然后乖乖到她的碗里去……
  “砰——”
  突然,青萝的屋门被重重推开。她眉心一跳,闻声看去。
  青苗跑进来焦急道:“阿萝,不好了!有人来油坊闹事,说我们家卖黑心油。奶奶气不过,和他们吵起来了。”
  青萝闻言一惊,忙问道:“来的人多吗?可去通知了爷爷和村长?”
  青苗用力点点头,道:“来了五个人,三男两女。”
  “村长和爷爷是大姐去通知的,这会儿应该也收到消息了。”
  青萝又问:“没人动手吧?”
  青苗道:“没有没有,只吵得很厉害。”
  青萝一听,松一口气。油坊还有张大哥和王二郎在,只要不动手他们应该能应付。
  她放好辣椒种子,起身对青苗道:“快走吧,我们过去看看。”
  青苗忙上前牵着她,两人一起往油坊跑去。
  她回来就是想找阿萝过去的。她总觉得阿萝比她们都聪明,面对这种事情说不定也有办法。
  ……
  青萝和青苗远远的就听到油坊传来的喧闹声。
  村里许多人也都过来了,围在油坊院子外面,踮着脚看热闹。
  青苗拉着青萝靠近人群,找到空隙便侧着身子想挤进院子。
  被挤的村民回头一看,见是宋家的人,忙让开点空间,方便她们进去。
  青萝刚进到院子里,就听见一个妇人大喊道。
  “这事儿你们宋家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我儿子昨天吃了晚饭就开始拉肚,今儿早上也没见好。把他送去医馆看大夫,大夫说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才会这样。”
  “他昨日吃的东西都是平时经常吃的,只有我用的那烧菜的豆油是从前没吃过的。”
  妇人眉毛一竖,叉腰道:“定是你们家的油不干净,害了我儿子。你们也别狡辩了,我儿子这会儿还在医馆躺着呢。百草堂的徐大夫亲自给他断的症,不信你们可以去看看。”
  钟氏立马就想反驳,她们家的油一直都是很注意卫生的,怎么会不干净呢。
  柳氏几人站在钟氏左右,皆是一脸气恼地看着对面五人。
  宋老头和宋村长也来了,他们满脸头疼地站在一旁。两人方才本想和对方坐下来谈一谈,可人家根本不接茬儿。
  只一直由两位妇人出面喊话,他们两个大男人总不好和她们吵架吧。
  青萝听到妇人此言,忍不住皱了皱眉,这事儿好像没有那么简单。她快步走到钟氏跟前,对她摇了摇头,让她先别说话。
  钟氏看见青萝,哪里还记得要说什么,只想让她赶紧回去,这种时候她一个孩子可不好参与。
  青萝却不知钟氏的想法。
  她转身把视线朝刚刚说话的那妇人看去。
  对面几人见一个小丫头出现在此,皆是面露鄙夷。认为宋家是没人了,才推一个孩子来应对他们。
  青萝不在乎他们的想法,她朝那位妇人笑了笑,道:“这位婶子好,方才我听你说,你买了我们油坊售出的油,不知你可否告知我们,你是从哪家铺子买的呢?”
  那妇人皱了皱眉,觉得宋家是想推个小孩出来拖延时间。她不理会青萝,而是扭头对钟氏道:“你们别以为推个孩子出来装可怜就可以逃脱责任。”
  “今天必须赔钱,不赔钱我们就不走。看还有谁敢来买你们家的东西。”
  另一个妇人却是唾了声,接着道:“要我说,光赔钱还不够,他们油坊得关门才好,省得日后再害更多无辜之人。”
  此言实在太过嚣张,钟氏几人纷纷气得脸红脖子粗,捋起袖子就想上前和她们理论。
  围观众人的窃窃私语之声此起彼伏。既有人站在宋家这边,怒视妇人;也有人认为妇人不像在撒谎,心生动摇,疑心油坊确实有问题。
  青萝:……
  气成河豚!
  居然无视我!
  非要逼我出大招吗!
  她双手交叠置于小腹处,小脸儿严肃一板,颇有气势地向前几步,站到双方对峙的中心。
  钟氏见状慌忙要拉她回来,却被心有所感的柳氏制止。
  众人皆被她的动作吸引了视线,那妇人也不再嚷嚷,转而奇怪地看着她。
  青萝丝毫不慌,见场中安静下来,她便扬起下巴直视那妇人。
  有条不紊地道:“好叫婶子知晓,宋家开油坊之事最初便是我提议的,我也算是能代表油坊说几句话的人。”
  此言一出,对面五人和围观众人皆是满眼震惊,只觉得她一个小丫头莫不是在说胡话。
  可见宋家竟无人出来反驳,反而一脸与有荣焉的模样,便不得不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再看青萝虽处于剑拔弩张的漩涡当中,却一副条理分明、半点儿不显胆怯的架势,大家更是信了几分。
  本就站在宋家这边的村民,不由暗暗羡慕宋家的风水好,拥有如此出众的后辈,只不过可惜是个女娃娃。
  青萝见那妇人没有质疑,便接着道:“我们宋家油坊自开门以来,未曾出现过产品质量问题。”
  “且宋家和镇上的飘香楼、栖霞客栈乃至刘老爷家皆有合作,您信不过我们总信得过他们吧。”
  “飘香楼在镇上是老招牌了,你觉得若是我们油坊的东西有问题,又怎么刚一开张,就能得到飘香楼严掌柜的青眼呢。”
  青萝说这话时面上波澜不惊,一派正经模样,心里却暗暗告罪。
  ——严掌柜,抱歉了,我就和你比较熟。今日便先借你的名头压压阵,来日再整几个菜谱补偿你呀……
  妇人一听,嗤笑道:“我不认识什么严掌柜,谁知道你们和这些人是不是早就勾搭好,蛇鼠一窝,净赚黑心钱。”
  青萝闻言,没有立刻驳回,而是看向妇人旁边站着的男人。
  青萝猜测这应该是她的丈夫,刚刚她提到严掌柜,那妇人毫不在意,可这男人却不是。
  男人叫作耿大郎,他平日在外干活儿,当然知道飘香楼严掌柜的名号。
  耿大郎对上青萝的视线,眯了眯眼,随即冲自家婆娘挥了挥手,让她先别说话。
  他看向还没他大腿高的青萝,顿了顿,问道:“你如何证明你卖给我们的油,和给他们的是一样的?”
  青萝闻言,心里暗暗双手握拳碰了碰。
  ——好家伙,就等你这句话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