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农门幺女 > 第六十一章 打井

第六十一章 打井


  王二郎见青萝出来,忙迎上去。
  “王二哥,久等了。”
  青萝手上提着原先带来的篮子,几步窜下门前的台阶。
  王二郎道:“咱们快回去,篮子我来拿吧。”
  青萝闻言,没有拒绝,随手把篮子递给他。里面就装了方才齐盼盼命人打包的一样糕点,根本没什么重量。
  说到这个糕点,她本是不想拿的。不过还是没奈过齐盼盼的劝说,她又提到了早上她带来的羊奶糕,青萝便没有再推拒。
  待两人离开齐家别院门口时,王二郎忍不住好奇问:“阿萝,你今日和齐家娘子相处还愉快吗?”
  他在外时常常听说,富贵人家的孩子如何如何霸道骄纵,但他今日所见的齐家娘子却有些不同。她不仅模样好看,人也是顶顶和气,对青萝丝毫没有架子。
  青萝闻言,用力地点了点头道:“愉快呀,再没有更愉快的了。”
  她们可是愉快地解了一下午九连环呢!
  “那便好”,王二郎笑着道:“我先还担心你受欺负呢。”
  两人说着话,很快走到城门口。
  城门外的空地上,宋大河正拿着把草喂牛。
  “咦?大河哥,你怎么还在”,青萝看见他,忙小跑过去惊讶问道。
  青萝本以为她和王二郎要租车回家,没想到这个点宋大河还在镇上。
  宋大河闻声回头,冲青萝笑了笑,解释道:“我下午去医馆抓药,但不知为何今日来医馆看病的人尤其多。咱们镇上就这一家医馆,我便只能慢慢排队等候,结果一直耽搁到了现在。”
  “抓药?你家谁要吃药”,王二郎边问,边随手将青萝的篮子放在牛车上。
  宋大河道:“是我娘,近日老说头疼,我就想着到百草堂拿几副药给她吃吃看,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效果。”
  他喂完最后一把草,摸了摸牛的脑袋,随后对青萝两人道:“你们上车吧,我们边走边说。”
  青萝两人自是应好,利落地爬上牛车。
  “大河哥,你家有牛车,到镇上也方便,怎么不带婶子自己去给大夫瞧瞧呢”,青萝不解道。
  宋大河无奈地摇了摇头,“我提过了,是我娘她不愿意去。”
  青萝没明白,这有什么不愿意的,当面诊断难道不比大夫根据家属描述来开方更准确吗?
  王二郎倒是知道一点,他见青萝困惑于是小声地解释了几句。
  听完,青萝只想叹气。
  她本以为是婶子讳疾忌医,没想到真相却是“男女授受不亲”这种时代束缚。
  这题太难,她没办法。时下女大夫几乎没有,坐馆的都是男大夫,女子看病向来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青萝此时不由再次暗自庆幸,她投身到了开明的老宋家。至少家里谁生病了要去医馆看大夫,爷爷奶奶从不会阻拦,在这一方面他们对男女都是一样的态度。
  ……
  “我回来啦”,青萝拎起裙摆,一边喊着一边飞奔进宋家的院子。
  在屋里做针线的柳氏听到声音,忙放下针线出来。
  “可算回来了。”
  “累不累?”
  柳氏迎上前,摸了摸她的脑袋,含笑问道。
  青萝笑眯眯挽过柳氏的手臂,“不累不累,娘你放心吧。齐家姐姐性子好,我们相处的很愉快。”
  “你看,她还送了我一碟枣泥酥呢”,青萝举起手中的篮子自得道。
  柳氏见状皱了皱眉,正想说不好收人家的东西。青萝便会意,立马解释道:“娘,你只把这当作是羊奶糕的回礼就是,齐家姐姐可喜欢你做的羊奶糕了。我还把做法告诉了她家厨子,所以咱们不算占人家便宜。”
  柳氏一听,这才放下心来。她在意的不是糕点,只是担心青萝被人看轻。所以出门前便耳提面命,不许青萝随意收人家的东西。
  青萝自然也明白。
  不过现在重要的不是糕点,她还有另一件喜事急着和大家分享呢。
  她环顾了一圈,见其他人都没在,忍不住疑惑问道:“娘,家里其他人呢?”
  这个点儿不是应该做晚饭了吗,青阳他们也下学了,按说应该都在才是。
  “村里传出消息说想在地头打两口井,你爷爷大伯他们这会儿都去了村长家讨论此事呢”,柳氏解释道。
  打井?
  青萝不由意外。这是村长叔的主意吗?倒是个好办法。
  如今地里水源紧张,若是能打两口井的话,确实可以有效缓解庄稼缺水的问题。
  “奶奶她们也去了吗?”
  柳氏点点头道:“找你金花婶子唠嗑去了。”
  青萝闻言秒懂,唠嗑只是掩饰,肯定还是想探听打井的消息。村长那里都是男人议事,女人们不好参与,奶奶她们找金花婶说话也勉强算是“曲线救国”了。
  既然其他人都不在,那玩具图纸的事情还是等大家回来再说吧。
  她将枣泥酥交给柳氏,道:“娘,糕点你拿着,晩食后给大家分了。”
  “我先去换件衣裳,这裙子太长了穿着不好干活儿。”
  柳氏接过,“行,你快去。我这就开始做饭,你出来正好帮我烧火,他们估计也快回来了。”
  “哎,好”,青萝清脆应道,提起裙摆便哒哒跑回屋里。
  ……
  “你说这打井咱家要出多少钱呀”,钟氏一边走一边问宋老头。
  “还没定,子明方才说了,明日会去镇上找工匠问一问,回来再告诉大伙儿”,宋老头道,“不过打井这事算是定下了,刚刚讨论的时候一半以上的人家都表示愿意。”
  落山村有一项不成文的规定:当村里遇上需全村进行表决之事时,若获得半数以上人家同意,此事便算落定。
  打井这事,宋家众人都挺乐见其成。虽然说要出一些钱,但打了井后得到的效益也是长远的,还能够惠及子孙后代。毕竟一口井倘若打得好,用上个百来年完全不是问题。
  宋老大推开院门,大伙儿齐齐进了院子。
  青阳最先发现在厨房烧火的青萝,忙噔噔噔跑过去问道:“姐姐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下学的那会儿你还没在呢。”
  青萝往灶膛里塞进一根木柴,“刚回来不久。”
  “那你呢,你方才去哪里玩了?”
  “去了村长叔家,爷爷他们说话,我和二哥就在鸡舍看小鸡吃东西”,青阳道。
  提到鸡这事儿,青萝忍不住遗憾地摇了摇头。
  她们家的鸡崽子长得太快了,现在已经没有先前那种毛茸茸的憨态,反倒是一只只梗着脖子神气的不行。她去喂鸡的时候,有时还担心被啄呢。
  ------题外话------
  谢谢书友们的支持!
  匆匆上架,不知道首订成绩怎么样。哈哈哈,大概会扑得很惨,明天告诉大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