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 第0839章 格瑞派综合国际医疗中心

第0839章 格瑞派综合国际医疗中心


  赵学延此刻给项北方、项南方兄妹介绍的港人,李总是目前全港最大社团之一洪乐坐馆,他的真名无所谓了,江湖上都是称之为鬼王、阿鬼。
  在91年的港岛,能和洪乐对抗的只有和兴盛了,不过86年时,警方卧底陈凤翔在和兴盛选坐馆时,配合警队打掉了和兴盛比较有冲劲和拼劲的两个话事人火屎和韩彬后,和兴盛就剩下一群老头子。
  江湖势力也因此衰落不少。
  李总也就是鬼王,在和兴盛衰落期,带着洪乐一步步做大做强,这次91年,洪乐这类社团自然是什么赚钱做什么。
  粉、颜色、赌、放贷、走私、外围、甚至利用招人当模特、明星的噱头骗一个个妹子签合同中招之类,都是洪乐的生意范围。
  这样的鬼王,江湖气息浓郁了。
  不过当赵学延找上阿鬼,表示想谈一些医学话题,包括有些人渣恶棍能不能自愿签署一些有利于社会发展,获得重生新生的事情时,鬼王同学也就很感动的把担子扛上身了。
  这个位面,赵总是一个83年初从南都抵达港岛,一路学习学海无涯的大学毕业生,还刚落地就飞来南都了。
  但他有需要的时候,在港岛选一些可用的人,真的不难。
  具体认识交流过程,没必要说的太清晰,繁琐了,反正以赵学延的聊天交友能力,搞定鬼王太小儿科了。
  刘医生就真的是医生了,医学大家,外科专家。
  有内地的很多患者需要器官移植才能活下去,大部分时候,运作到港岛,交给刘医生和他背后团队,就能手术。
  鬼王或李总,只是负责后勤工作,像什么人贩子、走粉的、连环杀人犯等等愿不愿意重生,交给鬼王去谈就行。
  这也只能说以赵总交朋友的能力,还是在港岛、泰国、岛国、南韩、大马等地更容易和谐发展,走上快车道。
  这种认识交流,项南方在场也是好事,她身为宣传部门的人,知道有港商和港医、免费慈善式带内地病患去港岛求医,九成以上费用都是鬼王李总出,刘医生等是手术主力。
  至于病患名单,宣传部门去统计,运作,好事啊。
  所以双方交流都是越来越好,只有项北方这个纨绔,一直觉得不对劲,疑神疑鬼……
  交流到最后,项南方就主动离去,说是向领导报备下,让领导安排接待鬼王等人的事宜,毕竟是北上来做慈善的港岛富商,有领导接待多正常?
  他们虽然不像是骗子组合史密斯、山姆那样宣扬的是要搞投资建大厂,可做慈善帮助大量重病患者家属,说到哪都不是坏事。
  等项北方也脸色诡异的离去,赵学延才拍了下鬼王肩头,“小李啊,这慈善业务要做好了,你在港岛那边那些乱七八糟的生意也可以停了,弃掉。”
  “至于你的洪乐集团想赚钱,我给你重新安排找门路。”
  赚钱而已,多简单的事,没必要一直盯着赌、颜色或粉和药丸之类生意。
  赵总随便开点小技能,安排几个人去拉斯维加斯都能卷走以亿计美刀,这也是赌,但是合法,光明正大。而不是洪乐社在港岛开地下赌档,坑骗那些赌徒的小钱。
  从拉斯维加斯大亨大富豪手里拿钱,比骗港岛小市民快多了吧。
  鬼王忙不迭点头,“赵生放心,您指哪,我们洪乐就打哪。”
  回想起初识赵生,以及交流和聊天过程,阿鬼深感荣幸,能有幸搭上赵生的大船,就算是以前洪乐也会帮港岛的郭生、李生什么的收地,搞拆迁之类工程。
  那也算是搭上大水喉,但那些人和赵生对比,都差了太多量级了。
  赵学延点头,“嗯,实在是人渣恶棍,不好控制那些,你派他们去岛国、南韩或泰国开分舵,帮洪乐在外面插旗也可以。”
  港岛希望重生的人渣恶棍数量不够的话,从东南亚其他国度寻找商谈新的重生者,也可以。
  还是那句话,在外面和谐发展速度,比内地更顺的多。
  鬼王又是连连点头。
  等赵总送走鬼王和刘医生等人,才想着回诊所,就见乔一成和宋清远一起跑来了。
  乔一成刚下车,就紧张的开口,“老赵,乔祖望的身体真没大碍?不是白血病之类情况?”
  乔一成、乔二强包括宋清远在内,过了小年就开起了第二次北上大毛熊之旅,过年?过年哪有赚钱重要啊。第一次的时候只是试水、冒险而已,还有很多地方都不懂。
  比如买什么东西运去最赚钱,赚的利润最大?怎么出货,怎么买点毛熊的东西回来赚钱?去的时候能买货,回来也不能空着啊。
  什么都不知道,乔二强都以六千本金赚了六千,这还是抛开了被偷、被抢、被骗等等环节后,带回来一次顶的上他之前四五年总工资的利润。
  其他人少的赚几千,多的赚几万!这情况下真是过年都要押后一些了,宋清远也是第一次没去,第二次搭了顺风车,和乔一成一起拍摄国际倒爷的纪录片……
  当然,第二次大家准备更充足了,很多事也都熟悉了,他们一起请了三十个多个退役精锐做事,有那三十多个保镖在,乔一成和宋清远只是出脑子,当指挥。
  这一波过来,乔二强自己赚了六万多,他还是一万二本金,上次借大表哥齐唯民的六千没还回去,乔一成也赚了四万多,不过里面赚最多的,还是牛野。
  那扑街上次就赚了三万,这次一口气拿来了18万利润。
  没毛病,牛野也是从小就混街头,乔二强还在当学徒工、搬重物当苦力工攒钱时,牛野就搞走私服装开店当老板了。这样的人只要上了正确的舞台,外加不出意外,他脑子真的很灵光。
  三十多个退役精锐保护下,避免了太多被偷被抢被骗的负面遭遇,跑大毛熊国际列车就真是捡钱一样的速度了。
  这情况下,衣锦还乡的大喜时间段,一到家就发现亲爹乔祖望,动不动出血,看着吓死人,可医院跑了那么多,检查做了那么多,都是健康,没病的结果,也让乔一成搞得懵逼茫然了。
  老乔都出血一周多了,就算后面出血渗血情况变轻多了,吓人程度降低了,那也是肉眼一看就不正常啊。
  怎么就健康,没病了?
  这就才到家,搞清楚大致情况后,跑来找赵学延求证了,毕竟赵医生的医术能力,在这几个月里也被一次次证实,证明了。
  这年代你不管在外面听到多少神医、包治百病的传闻,只是耳听,真实程度太有限了,乔一成身为电视台记者,当然明白这道理,可他是亲眼目睹过各种快死的人,被赵学延拉回鬼门关外的。
  在他紧张的话音下,赵学延淡定点头,“对,他没病。”
  乔一成心情一下子舒缓很多,但还是好奇道,“没病怎么会动不动大出血的?这是不是……太怪了?”
  赵总笑道,“这个不好说,人身本来就是一个超级复杂的大工程,称作大自然或造物主最大的杰作也不差,以现有的医学和科学实力,想要解锁人体的一切奥秘,根本不可能。”
  看乔一成依旧有担心的情绪,赵学延继续道,“这样吧,你们实在不放心的话,可以送他去港岛待一段时间,我给他找医院,介绍最好的医生让他彻底轻松下。”
  “一直住在医院里,总不会出事了吧?”
  乔一成大喜,“那就太感谢你了,虽然老头子经常挺不是东西的,可要是说走就走了,我也扛不住,到那边去什么医院?就算贵点也没什么,我大不了和二强多跑几次莫斯科。”
  上一次他和二强一起赚了一万多,这次加一起就破十万了。
  现在的南都小区房大高楼里的住房,还不到一千块一平米,十万都能直接买个全款的百平了。
  赵学延点头,“格瑞派综合国际医疗中心,虽然在大众层面它名气不大,但富豪圈都知道,那是顶级的私家医院。”
  乔一成大喜着道谢,然后拿走宋清远的大哥大就给家打电话了,这件事毕竟要和乔祖望商量商量,在他离开十几步拨号时,宋清远倒是好奇道,“格瑞派?青松?”
  他也是高材生啊,青松的英文不就是格瑞派的发音?
  赵学延淡定点头,没有继续多解释,他也没撒谎啊,青山精神病院在港岛的名气可是NO1!
  像老乔那种多家医院多次确认,都说他健康没病,他还一直呆在家里自己吓自己,甚至搞得几个儿女除了乔四美外没一个能放下心的,都跟着一起瞎操心。
  那不就是青山综合国际医疗中心最拿手的项目么?
  一个明明健康没事的人,非要闹腾着说自己有大病快死了,这就是脑回路出了问题,青山里面多得是和他一样的人。
  那里面的人才可比拘留所都多多了。
  快速闪过这个话题,赵学延好奇道,“听说这次叶小朗也跟你们一起去了?有没有什么新麻烦,或作妖?”
  宋清远也不关注什么医院了,反正他对港岛的医疗世界也不懂,不熟,拍着大腿感慨道,“叶小朗倒是没捅什么窟窿和麻烦,二强出了点问题。”
  赵学延意外道,“什么情况?”
  宋清远这才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道,“二强被一个毛妹仙人跳了,要不是咱们人多,估计真出事了……”
  “不是一般的仙人跳,就是一个阿姨级毛妹,祸害了二强后,非要他把她一家都带回国内来,一个三十出头的阿姨,加上一子二女,好大一家子。”
  赵学延这是真惊讶了,“二强??大毛熊的阿姨?”
  乔二强不是痴心吊在他师傅一棵树上,念念不忘,死不悔改的么?他知道只要随着乔二强的财富膨胀、事业崛起,有些事自然会逐渐放下。
  是个男人都会有初恋情节,白月光,无非乔二强真为了那个在原故事里坚持了一辈子,还绝户了。
  可他没想到会这么快,就走出来了。
  宋清远笑容更猥琐了一些,事情很简单,就是一个阿姨年纪不小,对比乔二强21岁的年龄大出一截,但真是风韵犹存,熟的像是大蜜桃,稍微扮演了下柔弱苦怜,给了乔二强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
  二强就掉进去了。
  阿姨还用药了,稀里糊涂事后,就带着三个儿女赖上二强了。
  正经情况下,二强不可能在心理上那么快放下师傅马素芹,但毛熊阿姨不讲武德,直接下药……事后趁着稀里糊涂时再耍一些套路,荡起双江划划船,乔二强一个二十出头的棒小伙,能不掉坑?
  这次回来,乔二强没把那一家四口带回来,但也留下了很多物资,否则以他最初出发时携带购买的各种货物,他可以像牛野一样,一个人赚十几万的。
  宋清远解说之后,再次发出了猥琐的笑声,“二强这事吧,反正不可能娶那边,直接买一送三,但人家阿姨也没要求那个,只是想着能来国内,找个安稳的居住生活环境,让三个孩子健康成长。”
  “所以现在乔一成都不多说了,那小子回来的国际列车上,做梦时喊的名字,娜塔莎次数都快比马素芹和师傅加在一起更多了。”
  赵学延耸肩,不予置评了。
  他现在只是确定,乔家一堆爱搞事,作妖的人,短短几个月下来,作妖能力直线下跌了,估计乔一成也不会累的熬出肾病了。
  赵学延在这些事上,都没出多少力,就解决了大半,不就是出个点子指条路么,真正闯国际贸易,是乔家兄弟慢慢闯,老乔不管蹲班房还是以后去青山精神病院,也是打个招呼难度。
  宋清远再次笑道,“现在连叶小朗都不撺掇着去阿妹家,亲身体验,乔家两个跑一次莫斯科,都能跑出来一套一百多平的房子,即便不知道这种事什么时候会结束。”
  “可在结束前,多跑几趟,即便以后一直生活在南都,也差不到哪去。”
  你也别觉得乔一成、叶小朗打着工作的名义,比如北上拍摄国际倒爷们的纪录片,顺手还各种做贸易赚钱的事,不合规矩,这年代不管是机关内还是事业单位,停薪留职都多了去了,没人在意他们拍纪录片时,是否顺手多赚一点。
  停职留薪是这时代的显著特色,机关或事业单位内,我暂时不干了,不来工作了,也不拿薪水了,但职务和职工、公务员身份还在,等过几个月甚至一年多,我再回来继续上班。
  ………………
  几天后。
  屯门青松观路,一辆加长劳斯莱斯内,鬼王倒了两杯香槟,一杯递给乔祖望,另一杯给了乔三丽。
  在两人拘束且忐忑的喝了一口后,鬼王笑道,“叔,你放心,别说你没病,就算有病,住进格瑞派国际医疗中心,也会很快康复的。”
  “在港岛,有什么都包在我身上。”
  “乔小姐等安排好了乔叔的住院流程后,可以先在这里呆一阵子,觉得稳定了再回去,我给你定了半岛酒店的客房,一切花销包在我身上。”
  在鬼王生硬的普通话下,乔三丽还是拘束忐忑的厉害,乔祖望喝着香槟放开了,左右打量摩挲一番,感慨道,“小李,一切就拜托你了,太感谢了。”
  “这车真豪华,啧,车子里都能自带冰箱,太先进了!这得多少钱?”
  这辈子乔祖望就没坐过加长劳斯莱斯啊!
  鬼王谦虚的笑笑,“就几百万,我买的二手车,不算多贵。”
  乔祖望忍不住一哆嗦,好家伙,这车就几百万了?十万可以在南都各种小区里买一套一百平房产了,一百万十套?
  乔三丽也震惊的厉害,不过负责接待的鬼王也没在意这些小事,一边说一边笑,谈起新的话题。
  直到医院到了,加长劳斯莱斯已经停稳,前后几辆奔驰奥迪也停下了,鬼王才客气邀请乔祖望父女两个下车。
  乔祖望在地上站稳后,看看一排车队,还有几十号黑西装当保镖随从的气势,那真是……人都飘了好多好多。
  直到他看到医院大门的招牌,“青山精神病院”??!
  乔祖望心下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等等,小李,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鬼王笑着很快乐,“没,没来错啊叔,港岛这地方我比你熟,这就是,在我们港岛,这家医院是最顶级最专业的。我早就给你定好位置了!”
  乔祖望色变着摇头,双脚像是扎根一样呆在地上不想动,但一群黑西装小弟不是摆设。
  乔三丽?
  没人对她动粗,就几个女性拦住她。
  目送一群小弟把乔祖望送进了青山,鬼王才客气道,“乔小姐,放心,我放一百个保证,要不了几个月,乔叔就会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出来和你们团聚。”
  “医学上的事,咱们哪有赵生熟悉啊,他介绍的不会错,要错也是世界错了,而不是赵生。”
  “他吩咐过,让我好好招待您在港岛过一阵子,您一切花销我们洪乐买单。”
  乔三丽有点崩溃,她没上过大学,但中学读了啊,怎么就青山精神病院了?南下求医,乔一成和乔二强没来,反而让她这个女的来陪同。
  不就是那两位继续攒货,第三次北上去给老乔挣医药费,住院费么?
  崩溃中乔三丽弱弱道,“我要打电话。”
  鬼王快速抓出了大哥大。
  片刻后,电话拨通,乔三丽刚说了几句,对面就传来了赵学延平稳的话音,“三丽,听我说,医学界的水深,你们普通人根本不了解,也把握不住,听我安排,不会错。”
  “青山那表面上是精神病院,实际上水很深的,你不懂。”
  ………………
  乔祖望住进青山的同一天。
  一趟北上黑省的列车上,项北方正抽着烟和宋清远热聊,“老宋,我怎么还是觉得不靠谱啊,赚钱会这么简单?”
  宋清远不屑瞥了他一眼,“那个草莽神话,一趟赚了八千万起步,新闻都轰动全国了,这你还怀疑?”
  相比某位草莽神话,他们跑一趟才赚几万,十几万,这叫来钱太简单?
  项北方会突然放弃优渥、舒适的纨绔生涯,和乔一成、乔二强等人一起北上跑莫斯科生意,就是因为,他和宋清远是发小!
  从小玩到大的铁发小,突然就发现对方捡了几万块,还是合法合理被支持的捡钱,这也给了项北方不少刺激。
  几万块什么的,他不缺,不管是跑个批条,还是像最初接了张二青的三万块,去调查折腾赵氏诊所……都证明他不缺小钱。
  但怎么说呢,那些钱来路不如跑国际倒爷这么光明正大。
  以前他的赚钱方式,被老爷子发现是会把他吊起来鞭打的,即便没有被实锤发现,老爷子也能猜出来些什么,在家里对他的态度,从来没多好过。
  若是像宋清远这样跑国际贸易赚钱,那不管赚多少,都可以给老爷子脸上贴金,让他开心的钱。
  这意义就不一样了。
  现在乔一成和宋清远等人,都跑了两趟把路子趟的快明明白白了,项北方也加入进来参一手,不就是捡钱?最多来回路上耗费些时间罢了。
  而他这参一手,老项起步资金就是二十多万的款项,当然,他也带了十几个朋友,全是他爹手下或手下的手下的手下出来的退役精锐。
  和乔一成、宋清远那边一样,他们带一群人算是当保镖,其实付款方式……就是帮对方联系点贷款,也让他们一起在内地购买各种物资,运过去再卖掉。
  这不是简单的发给你多少薪水,是请你一起来发财。
  那军心士气,自然也就超级靠谱了。
  项北方被嘲一下,无话可说,就在这时,乔一成从前方走了过来,激动道,“马上快到站了,到站后,我得找地方给三丽打个电话,看看我爸情况怎么样了。”
  “老赵安排的港岛最顶级医院,应该靠谱吧。”
  宋清远也懒得搭理项北方了,开心点头,“这还有什么不放心,接触这么久,咱们还不知道老赵是什么人?他的安排,肯定可靠。”
  乔二强都走来道,“就是,要不是赵哥指这个路子,我们能有今天?也不知道老大你都在瞎担心什么,还有项哥,你不是也和赵哥挺熟悉的么?你说说,赵哥为人能不可靠?”
  项北方,“……”
  他都知道这些天过去,已经有一百多个南都重病患者,拿着什么李总的慈善基金去港岛求医,动手术了。
  所以他很好奇,那一百多手术项目,都是从哪来的。
  乔祖望也不是没被赵总坑的蹲过班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