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我脑子有病,还让我当皇帝 > 第484章 骂人?你行吗你?

第484章 骂人?你行吗你?


第484章 骂人?你行吗你?
"杀......"
秦军发出震耳欲聋的喊声,如同洪水决堤一般朝城楼上的士兵碾压而去。
士兵们见状,脸色变得更加惨白,眼底满是惶恐。
"快,快撤啊!"
副将杰西·威尔大吼,带着人边打边撤。
士兵们不顾一切地拼命逃窜,生怕晚了一步,自己会被秦军斩杀。
周昌带人追杀而去,一路所过,无人可挡。
"快,快走啊!"
副将看着那些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士兵,心中越发的绝望。
这时周昌已经带着人包围他们了,他们已经陷入了绝境当中。
杰西看着包围自己的秦军,面色凝重。
他一眼就认出了周昌是这些秦军的将军。
“这位将军,我要跟你决斗。”
“我要是赢了,你就放我离开!”
“翻译,他在说什么?”
“将军,他要跟你决斗,他赢了,就让让他离开。”
周昌闻言不屑一笑。
“我还以为你赢了是要放你的弟兄们离去呢?”
“没想到你只顾着自己!”
“也罢!跟你决斗又如何?”
“免得你们说我大秦的将军不敢跟你们决斗,影响我大秦的荣誉。”
于是跳下马!
所有人自动自觉后退,让出位置给他们。
周昌身姿挺拔,犹如山岳般稳固,他缓缓跳下战马,目光如炬,直视着面前的敌人。
杰西紧握着手中的长剑,剑尖微颤,显露出他内心的紧张与决绝。
“来吧,让我看看大秦的将军究竟有何等能耐!”
杰西低吼一声,率先发起了攻势。
他身形一闪,如同猎豹扑食,长剑划出一道璀璨的银弧,直逼周昌面门。
周昌冷笑一声,身形未动,却仿佛早已洞察先机。
周昌面对杰西迅猛的剑势,嘴角勾起一抹淡笑,眼中闪烁着冷静与从容。
他并未急于亮出长枪,而是利用自己深厚的内功,身形微微一侧,轻松地避开了杰西那如电般的一剑。
“哼,有点意思。”
周昌轻哼一声,随即身形一展,如同龙腾九天,手中长枪瞬间出现在手中,枪尖闪烁着寒芒,直指杰西。
杰西见状,心中一惊,但他并未退缩,反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他深知,与这样的对手交战,必须全力以赴,不能有丝毫的懈怠。
于是,他再次挥剑,剑光如织,密不透风,向周昌发起了更为猛烈的攻势。
每一剑都蕴含着他全部的力量与技巧,试图寻找周昌的破绽。
然而,周昌却如同山岳般稳固,长枪在他手中仿佛有了生命,时而如龙出海,势不可挡;时而如蛇游走,灵活多变。
他总能在关键时刻化解杰西的攻击,并寻找反击的机会。
两人的战斗愈发激烈,枪影与剑光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道道绚丽的风景线。
随着时间的推移,杰西逐渐感到体力不支,剑招也开始显得有些凌乱。
而周昌则越战越勇,长枪在他手中挥舞得如同行云流水,每一击都蕴含着雷霆万钧之力。
终于,在一次激烈的交锋中,周昌瞅准了一个机会,长枪猛然一挥,犹如龙腾四海般向杰西扫去。
杰西虽然拼尽全力抵挡,但最终还是被周昌的长枪震得连连后退,手中的长剑也几乎脱手而出。
杰西的眼神中充斥着难掩的骇然,他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如此强悍。
周昌得势不饶人,长枪如龙,继续向杰西袭来。
杰西脸色苍白,眼底布满慌乱,只能狼狈地躲避着长枪的攻势,眼睁睁看着周昌越来越近,距离自己的胸口只剩下咫尺之遥。
"不......"
杰西的心中闪过绝望。
"噗哧!"
一阵闷响传来,一股温热从杰西的胸口喷洒而出,他低头一看,胸膛处赫然插着一把枪。
整个枪头已经全部没入他的胸膛,鲜血顺着他的衣服缓缓往下淌落,染红了他的肩膀和衣襟。
杰西看着面前的周昌,眼底写满不甘与愤怒。
"不......怎么可能!"
"噗嗤!"
鲜血再次喷涌而出,杰西双脚一软,跪倒在地。
他的瞳孔慢慢扩散开来,直至消失。
"杰西将军!"
杰西的手下见此,纷纷悲痛地叫唤起来,眼底满是不甘与绝望。
“降者不杀!”
周昌沉声喝道,语气冰冷无情。
“降者不杀!”
“降者不杀!”
“……”
周昌话音刚落,周围的秦军士兵立马高呼起来,声音震撼人心。
帕加马王国的士兵们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满是绝望。
纷纷放下兵器,抱头蹲伏在地,不敢抬头。
周昌看到眼前这一幕很是满意,这才是自己需要的效果。
"将军!"
"将军威武!"
秦军将士们纷纷高呼起来,眼睛里布满崇拜与敬仰。
……………………
与此同时,王离这边正好也跟维德撞上。
两人对峙,皆看到了对方眼底的凝重之色。
“你就是他们的主将吧?”
王离身旁的翻译立马给王离翻译。
“是又怎样?”
“呵呵呵……”
“投降吧!”
“这是你唯一的出路,也是你们所有人唯一的出路。”
维德冷笑一声:“想让我们投降?”
“不可能!”
“你们入侵我们的家园,杀害我们的家人,现在让我们投降?”
“不可能!”
王离闻言笑了笑:“你们怎么老是都是这一句?”
“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
“日月所照,江河所致列为秦土!”
“是你们占据了我们的领土,阻碍我们收复故土,你们还有理了?”
“要不要脸?”
“啊?我就问你,你要不要脸?”
听到这话,维德怒不可遏。
“混蛋!”
“到底是谁不要脸?”
“把入侵他人,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你们秦人才是最不要脸的,你们都是婊子。”
“哟呵?”
“还敢骂人?”
“老小子,还没敢有人在我面前骂人的。”
“你个有爹生没娘养的狗东西,当初你爹怎么不把你弄墙上?”
“让你出来,在我面前唁唁狂吠?”
“脑子里的水没放干净吗?”
“谁给你的狗胆敢这么跟本将军说话?”
“你算老几啊?”
“你算什么?你算个毛啊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