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谈恋爱不如练花滑 > 第9章 第九章

第9章 第九章


酒店的自助餐下午五点半就开餐,陆酉端着盘子这里夹夹那里夹夹,心满意足地回到座位上时,盘子里一半的食物都被陆听讼直接pass掉了。

“薯角?拿来吧你1陆听讼活像个狼外婆,扒拉出藏在沙拉下面的油炸薯角,呵呵一笑,“你还想瞒天过海?就你这点小伎俩都是我以前在国家队玩剩的。”

“还有,你吃沙拉就吃沙拉,为什么要在沙拉里放千岛酱,你不知道这东西热量有多高吗?”陆听讼说着,又把淋上了千岛酱的蔬菜都挑走了。

陆酉愤怒地注视着自家小叔。

陆听讼戳了戳她的额头:“你瞅啥?”

陆酉没好气道:“瞅你咋地。”

“你可长点心吧,到时候真的长胖了跳不起来了你不要抱着我哭,”陆听讼说,“你看人家林宜年,饮食上控制得多好,你能不能学学人家?”

此时酒店餐厅里有不少来参加全锦赛的小选手,大家在挑食物都很小心地避开了猪羊肉,这是为了防止运动员在外食时不小心误食瘦肉精而导致赛前兴奋剂检测呈阳性,除了猪羊肉的,他们也不能吃二次加工的肉制品,火锅、烧烤、卤菜这种调料混杂的食物更是不能碰,一般只能少量地食用一些鸡肉。

而被陆酉顺道邀请来一起吃饭的林宜年盘子里就只有几块白切鸡、半根玉米、一小碗藜麦饭和一盘子蔬菜沙拉。

花滑运动员为了更好的做出技术动作,体脂率常年保持在一个低得惊人的数字,男运动员更是基本保持在个位数,但女生的体脂率如果低于15%对内分泌的影响是非常大的,甚至会影响每个月亲戚的造访和未来的生育,女单那边为了追求跳跃的极限也有把体脂率控制在10%以内的,就是也不知道退役之后要调养多久才能恢复正常了。

陆酉目前的bmi指数在17左右,陆听讼对她的体脂率也没有控制得像女单那么苛刻,基本接近不影响身体状况下的最低体脂率,这也是梁婕和陆世安能够接受的极限,要是陆酉的体脂率再往下掉点儿,他可能就要被自己的哥嫂赶出家门了。

突然被点到名,还在低着头往嘴里塞食物的林宜年顿了顿,小声道:“我习惯了。”

陆听讼:“听到没,人家都习惯了,陆酉你也赶紧给我习惯习惯。”

陆酉只好愤愤地拿着叉子啃蔬菜叶子,啃着啃着,她突然看见林宜年运动背包上的小挂件,连忙睁大了眼睛凑过去:“天哪,你这个达菲熊挂件是日版的吗?是前一阵出的秋日限定款吗?”

林宜年愣了一下,没想到陆酉居然一眼就认出来了,点点头。

“啊啊啊你有靠谱的代购吗,能不能推给我,我想要这一套挂件好久了但是一直都抢不到。”陆酉说着都要落泪了,“樱花妹妹们抢起东西来太疯狂了,不给人留一点机会。”

林宜年:“我姐姐在日本读书,你想要的话,以后我都可以让我姐姐帮你买。”

陆酉:“真的吗1

“太好了,原来你也喜欢达菲的好朋友系列,”陆酉开心地晃了晃脚,“之后如果我和谢云君能参加青年组大奖赛的话,到时候比赛完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东京迪士尼玩?”

陆听讼在旁边幽幽地道:“你怎么这么自信呢?先不说你们明天自由滑能不能比司南和徐震发挥得更好,就算是你们拿了第一去了名古屋参赛,人家林宜年大奖赛也不会去日本分站的。”

目前国内青年组就林宜年这么一个拿得出手的小男单,而日本那边,一个个实力强劲的本国青年选手可都排着队挤在名古屋站呢,陆听讼觉得冰协大概率是会帮林宜年运作到一个竞争没那么大的分站赛名额,尽量保证他能够进入决赛。

至于双人滑这边,日本的双人滑和冰舞还不如目前国内的男单女单呢,都不用多说,选它就对了。

陆酉和林宜年因为爱好相同迅速建立起友谊,三个孩子互换了微信,吃完饭就各自打道回府准备明天的自由滑,因为场地的限制没办法进行双人练习,陆听讼只能帮他们一人找了块瑜伽垫,进行简单的拉伸。

全锦赛青年组自由滑在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准时开赛。

因为短节目分数第一,陆酉和谢云君排在了最后一个出场,倒数第二出场的司南和徐震在上场后接连失利,在3sth抛跳时司南落冰没稳住摔了一跤,后面3t2t的连跳司南更是直接在第一跳就空了,导致这个跳跃降级成了2t2t。

在双人滑中,跳跃的部分是按照完成质量最低那个人算分的,也就是说不管另一个人跳得多完美,只要自己的搭档失误,那么这个跳跃分数就会按照失误那个人的标准来打分。

表演结束的时候,司南在徐震伸手拥住她时直接低声啜泣起来。

姜洋止不住叹气,很显然司南还是受了影响,其实在第一个抛跳摔倒后司南就开始有点绷不住了,后面更是一直都不在状态,正在跟发育关抗争的她最近的状态本来就很不稳定,赛场上心态再一出问题,自由滑就直接全面崩盘。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多说也无益,姜洋只是希望陆酉和谢云君的状态不要再被影响到。

“陆酉,谢云君。”

姜洋转过头,叫二人的名字。

“嗯,我们明白。”

陆酉此时也不像以往比赛之前时没个正形的样子了,她和谢云君一起认真地听完姜洋和陆听讼的叮嘱,两人牵手上场,走过司南和徐震身边时,司南带着鼻音跟陆酉说了一句“加油”,徐震也拍了拍谢云君的肩膀。

一直关注着司南和徐震的老粉都知道司南和徐震近些年来是个什么情况,对于这次发挥的失常他们虽然痛惜但也在预料之中,此时他们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冰场上这匹在今年刚刚崛起的黑马,同时也是司徐的师弟师妹。

希望两个孩子的自由滑也能像他们的短节目一样令人惊喜。

这样今年的青年组国际比赛才会有希望。

万众瞩目中,陆酉被谢云君托着仰面下腰,音乐响起,陆酉右手勾起冰刀,左刀刃踩在谢云君的冰鞋上,由谢云君承着她流畅地在冰面上完成转身。

很有新意的一个开场动作。

他们选择的是国内一位音乐制作人为一部国产游戏所作的配乐,《冰封交响曲》。

紧促而密集的管弦乐如同冰刺般从天而落,冰元素的绽放爆裂仿佛就在眼前,陆酉和谢云君的选曲一向都很出人意料,他们并不热衷于那些花滑里的热门选曲,每一次的配乐都十分大胆,但尽管是观众们毫不熟悉的曲子,只是看两个孩子表演,似乎就能让人感受到冰封千里,狂风呼啸的场面。

不管用什么配乐,想要把观众们带入气氛,首先自己就要沉浸在表演中,单人滑如此,双人滑更是如此,并且双人滑还要求两人的精气神彼此交融才能不显突兀,而陆酉和谢云君小小年纪就能做到,仅这一点上就是多少双人滑选手望尘莫及的。

只见陆酉被谢云君轻轻一抛,空中完成了一个三周捻转,冰蓝色的裙袂飞扬,上面缀着的碎钻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光。

看台上前来观赛的国家队总教薛成泽微微抬眉:“tano姿态的捻三。”

rippon和tano姿态并不是跳跃的专利,在捻转中也同样适用,之前陆酉和谢云君就做过举双手的捻二,只不过薛成泽一直听姜洋说两人之前因为没有找到好的教练,捻转和抛跳水平一直止步在二周,还是在进入江林省队后才正式开启三周的训练。

没想到短短几个月,就能做出tano姿态的捻三了。

这只能说明他们的基础真的很扎实,之前一直默默无闻,估计还是教资力量没跟上。

陆酉和谢云君的第二个编排动作,2a3t连跳,跳跃一直是陆酉和谢云君的强项,能达到这个难度倒是不让人意外,这个跳跃上两人直接原地起飞,完成得干净又漂亮。

接下来的3s也是高远飘得令一票冰迷还以为自己在看单人滑比赛。

薛成泽甚至忍不住想,如果不是国内双人滑的后备力量确实空虚,他是真的很想试试把两个孩子分送去女单男单,虽然从来都只有从单转双的先例,但就算到时候单人出不了成绩,再转回来练双人也是一样的嘛。

不过他也只是想想而已,双人滑忌讳乱拆乱组,新的搭档就意味着全新的磨合期,之前不是没有过因为拆组而成绩一落千丈的搭档,但当时确实也是形势所迫,那位女伴发育得太快,男伴的身高已经不足以匹配了,而正好女单那边又转来一个选手滑双人,权衡利弊下,才做出了拆组的决定。

跳跃完成后,接下来就是陆酉和谢云君最容易出问题的抛跳了,而到了这里,陆酉和谢云君的也出现了第一个失误点。

在这套节目中,他们需要完成两个抛跳,一个价值44分的3tth和一个价值5分的3loth。

第一个抛跳完成得中规中矩,结果到了第二个抛跳的时候,陆酉在空中的轴心出现了明显的歪斜,这样轴心不正的抛跳,导致的结局一般来说只有一个——摔跤。

陆酉落冰的时候臀部腿部肌肉有明显的绷紧,身体晃了晃,表示她很努力地想要稳住,但终究还是因为轴心太歪,刀刃一歪,斜着身体朝冰面坐了下去。

场馆内响起一阵惋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