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谈恋爱不如练花滑 > 第18章 第十八章

第18章 第十八章


3s+2t+2t(联合跳跃)

bv(基础分):69

goe(执行分):+026

current(选手实时技术分):1556

1st(目前排名第一选手技术总分):7289

……

联合旋转、抛跳、螺旋线, 一个接一个的技术动作结束,陆酉和谢云君的得分虽然每次都只增加一点点,但却一步一个脚印, 逐步稳定地上涨着。

直到他们的技术分突破63分,场下的南雅珠开始有些坐不住了, 要知道她的技术分也不过才6632分, 而冰场上这对比她小四五岁的孩子,到现在还有最后一个托举没有完成!

也就是说,只要陆酉和谢云君的托举不要一上去就摔, 两人的技术分是必然会挤身她之前的。

而中国双人滑的托举一直都是国际教科书标准,失误的可能微乎其微。

比赛进行到现在, 南雅珠只剩下短节目那几分微弱的优势了, 而且从昨天短节目的打分情况来看,陆酉和谢云君的表演分并不属于被压得非常狠的那一类, 今天这场自由滑最终的排名会如何,已经没有人能摸得准了。

南雅珠心里已经隐隐猜到了结果,但当陆酉和谢云君托举结束, 技术分定格在7132时, 南雅珠还是有些颓然。

自己深耕青年组四五年,人人都说她不是双人滑的料,甚至不适合练花滑,但她依旧坚持到了现在,追逐着世界顶尖选手的脚步, 从未放弃过。

男伴无法与她配合,那她就换男伴,有人说她跳跃能力不强,她就苦心钻研后外点冰跳, 本以为练出了3t+2t+2t的三连跳,就可以在本次大奖赛上跟俄罗斯有一战之力,却没想到她引以为傲的三连跳,居然在这场分站赛面前变得不值一提。

陆酉和谢云君的3s+2t+2t成功落冰的那一刻,南雅珠甚至开始怀疑,她是否还要继续滑下去?

连比自己年龄小那么多的选手都滑不过,以后升到了成年组,真的会有未来吗?

南雅珠有些失神地想着,表演分出炉,她透过转播镜头看到了kiss&cry区欢呼着拥抱在一起的两个身影,看到他们身边的教练红了眼眶,看到观众席的中国冰迷们捂着嘴无声尖叫,鲜红的五星红旗在他们手中挥舞着,绽开出最漂亮的颜色。

冰场吊顶显示排名的大屏幕上,代表中国的两个名字一路上升,最后超越韩国,定格在了银牌的位置。

南雅珠眼中期待的光芒黯淡下来,她的男伴杰瑞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nam,你还好吗?”

“我没事,已经习惯了。”南雅珠扯出一个笑容来。

是啊,这些年一次又一次被比自己年龄小的选手超越,她应该早就习惯了的。

不过是多失望一次而已。

日本名古屋时间上午十一点半,分数核算结束。

世界花样滑冰青少年大奖赛第三站,日本名古屋分站双人滑比赛正式落下帷幕。

来自俄罗斯的va夺得金牌,中国陆谢组合以不到五分的小分差拿下银牌,韩国选手南雅珠和男伴杰瑞获得铜牌。

第一次在国际舞台亮相,便在a级赛事上一举夺银,陆酉和谢云君几乎是用一种强横的姿态闯入国际冰迷们的视野,现在国际花滑圈对于这对新人组合的讨论铺天盖地。

很多人猜测,他们未来是否会接替中国双人滑一哥一姐蒋冉&于博涛的位置。

当然,这一切都要看两个孩子未来如何发展,这年头在国际赛场上昙花一现,最后狠狠倒在发育关上的小天才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一旦有人倒下,就会有无数其他天才代替他们的位置。

这个体育项目上永远不缺天才,更不缺有天赋还努力的人,竞技体育有时候就是如此残酷。

晚上八点半。

花样滑冰场馆内的灯光熄灭,只留下一束灯照亮冰面,四方形冰场的右侧被摆上了高低不一的三个领奖台,红毯一直延伸到出口。

双人滑的比赛在中午就结束了,陆酉拉着谢云君去给关笑璇他们撑场子,看完冰舞自由舞的比赛之后甚至有时间回酒店补个觉。

只不过她睡到一半就被陆听讼抓起来试颁奖结束后晚宴要穿的衣服,吃了晚饭又坐上接送大巴前来参加颁奖仪式。

顺带一提,关笑璇和张柏也拿了个分站赛铜牌,收获了比赛生涯中第一块a级赛奖牌,两人开心得都要找不着北了。

今天来颁奖仪式给小选手们挂牌牌的是日本女单某世界冠军,她带着几个冰协的官员,友好地跟小选手们打着招呼,尤其是对同为亚洲籍的中韩选手们,和蔼可亲得像是个大姐姐。

等男女单的奖项颁完,双人滑和冰舞的颁奖仪式开始,维卡拉和阿纳托利作为冠军首先滑出去致礼,站上了最高领奖台。

陆酉出门之前洗了个头,当时还没来得及吹干,大巴车就已经到酒店门口了,陆听讼便让她把头发披在身后自然晾干,广播提示他们上台领奖,陆酉想把头发扎起来,手指便习惯性往手腕上一摸。

结果摸了个空。

陆酉愣了一下,勾了勾谢云君的手指,在他耳边道:“怎么办,我好像没带皮筋,我给你的皮筋你还带着吗?”

而此时镜头已经向他们扫过来了,谢云君赶紧走到陆酉的背后,从自己的手腕上褪下一根粉色皮筋,快速地把陆酉的一头长发拢成个低马尾。

这个动作被镜头捕捉到,颁奖现场的老父亲老母亲们顿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恨不得让两个孩子一夜之间就成年,他们好堂堂正正地嗑cp。

不过现在嘛,两个崽崽还太小,不搞这些有的没的,嗑一嗑青梅竹马情谊就好了。

颁奖仪式结束后还有晚宴,青年组的晚宴基本都是教练之间的交流,小选手们就是过去跟国际上的知名教练和编舞打个照面,看看以后是否有机会到他们手下外训。

陆酉穿着陆听讼准备的小黑裙,见过几个教练之后,跟卡维拉一起躲在角落啃小蛋糕。

谢云君和阿纳托利则各自负责给自家女伴放风。

天知道练花滑的女生看到蛋糕这种高热量的东西有多馋,陆酉和卡维拉就差眼睛冒绿光了,趁着自家教练不注意,两个小姑娘偷偷摸了一块蛋糕,躲在桌子后面准备叛逆一把。

叛逆归叛逆,再叛逆奶油陆酉还是知道不碰的,她只好忍痛把蛋糕上散发着诱人香甜的奶油都刮掉。

卡维拉在一旁一眨不眨地盯着,咬着叉子流口水:“上帝,我保证,吃了这口蛋糕,后面一周我都会自觉进行减重训练的。”

陆酉双手合十:“观音菩萨,我也保证。”

阿纳托利时刻注意着自家教练的动向,催促卡维拉:“快点吃吧,等下被教练发现我和jun包庇你们吃蛋糕,我保证奥拉夫先生一定会狠狠地踢我的屁股。”

卡维拉摆摆手:“知道啦,好好帮我们盯着哦。”

说完,两个小姑娘就脑袋对着脑袋,凑在一起把一小块蛋糕分掉了,吃完之后陆酉朝谢云君招招手,把空盘子递给他,小声问:“没人发现我们吧?”

“小叔和姜教练在跟奥拉夫说话呢,”谢云君伸手把陆酉脸颊上的蛋糕渣蹭掉,又若无其事地把用过的盘子递给应侍生,“快出来吧。”

“那就好。”

陆酉这才从桌子后面钻出来,拍拍自己的小肚子,一脸满足。

当晚,谢云君和陆酉在日本分站赛夺银的事情便在国内冰社交平台传开了。

不过比起银牌,谢云君给陆酉扎头发那几个镜头热度似乎还要高一点,带上那些年大家嗑拉了的青梅竹马这个话题,甚至火出了圈,让一些本来不了解花滑的网民也参与到了讨论之中。

奥运年到来的前夕,国内冰协自然对这种现象喜闻乐见,拿官方账号转发了一手,顺便科普了一下花样滑冰这个冷门项目。

冰协放出一个中国花样滑冰群像剪辑,配乐又酷又燃,这波操作直接安利了不少网友原地入坑,以至于第二天,从未被转播过的花滑青年组大奖赛分站赛荣登tv5黄金档,先是回放了一遍正式比赛,然后又开始直播赛后的表演滑。

表演滑也被叫做gala或者ex,几乎每场花滑比赛结束第二天都会举行,主办方会邀请选手们为大家带来赛后表演,算是答谢观众,这也是气氛最为轻松的时候,表演赛上选手想滑什么滑什么,没有服装和动作限制,甚至还可以用上正式比赛时不能用的道具。

正是因为如此,很多花样滑冰中的经典镜头其实都来自于表演滑。

陆酉和谢云君的表演滑节目是一早就编好了的,名叫《catch you catch me》,来自日本动画《魔卡少女樱》的片头曲。

当陆酉穿着木之本樱标志性的红色蓬蓬裙、拿着星星魔杖出场时,很多来自日本的冰迷一眼就认了出来,直接站起来冲到栏杆边疯狂尖叫。

山本奈奈子捧着脸:“简直太可爱了!”

等谢云君也穿着男主角小狼的绿色战斗服滑出来之后,两人站在一起神还原不知多少人的童年cp时,冰迷们彻底收不住了,热情得差点掀翻场馆。

其实不止日本冰迷,百变小樱这部动漫在整个亚洲的人气都很高,试问谁小时候没有买过一副库洛牌呢?

当熟悉的旋律奏响时,现场和电视机前不少观众纷纷表示——自己的dna动了。

陆酉穿着蓬蓬裙,在几个音乐转折点跟谢云君一起分别蹦了3t、3s和2a,不过抛跳两人倒是没有再上了,容易失误不说,要是摔伤了就不好了。

总之他们这个年纪,表演滑也就是怎么可爱怎么来,能给裁判留下个好印象就行,不过谢云君脸上表情不够丰富,最后卖萌大旗就交给陆酉来扛了。

快结束的时候,陆酉牵着谢云君,一边绕场一边挥手,像个穿着洋装的小娃娃,最后她在冰场中央牵起裙摆,萌萌哒地行了个礼,惹得冰迷们疯狂往尖叫,虽然花滑表演中观众都会为了避免影响选手而不开闪光灯,但密密麻麻的快门声依旧显示了现在冰迷们的热情。

陆酉喜滋滋地抱着谢云君的手臂,兴奋地朝着观众们挥手。

山本奈奈子一本满足,把镜头对准两个孩子,疯狂按快门。

表演滑结束后,有媒体过来给几位双人滑拿了牌子的小选手拍照,已经在表演滑玩疯了的阿纳托利拉着谢云君一头扎进单人滑选手堆堆里,拉着一个身形小巧的男单选手,非要让人家跟自己玩托举,吓得那个男选手哇哇叫,大喊着让谢云君救救他。

“yujoo,麻烦你靠过来一点,你站的位置出框了,”陆酉她们这边,摄影师在挡板外叫着,“咱们所有的双人女伴再拍个大合照。”

陆酉看了一眼南雅珠,这姐今天一整天都不在状态,表演滑都能摔得七荤八素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此时游离在合照大部队的边缘。

对此卡维拉表示:“一时想不通吧,拼尽全力努力之后发现,自己付出再多的汗水比不过一种叫天赋的东西,其实是很伤人的。”

陆酉揪着自己的头发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滑过去戳了戳她的手臂,用英语道:“我们要拍大合照了。”

南雅珠这才回神,滑到陆酉和卡维拉身边,朝着镜头勉强挤出一个笑来。

表演滑结束后,第二天运动员们就要班师回朝了,大家该道别的道别,互相客套着说“下次比赛见”,其实面对每个项目的前三时,不少人内心都在祈祷下次分站赛还是别见了的好。

南雅珠也来跟陆酉和卡维拉道别,她的下一站分站赛选的是拉脱维亚站,虽然第二站是见不到了,但没准儿总决赛的时候还能见。

南雅珠朝着陆酉道:“你的天赋真的很高,比我高很多,说实话,我学习了十年的花样滑冰,不断寻找着适合我的男伴,在参加比赛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输给除了va之外的人。”

陆酉顿时尬在了原地,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

最后还是南雅珠笑了笑,有些自暴自弃地说:“你和你男伴的出现甚至让我觉得,有些人不管再努力也赢不了天才,因为这个世界本就是不公平的,总有人出生就被偏爱,轻而易举就能找到适合自己的男伴。”

陆酉:“……”

这几天比赛下来,其实陆酉发现南雅珠也没有她想象中那么讨厌,至少在花样滑冰上南雅珠行的正坐得直,不像一些选手,仗着裁判的偏爱,老玩偷周存周的小把戏。

但南雅珠这个“我输给你是因为我没有一个好男伴”的想法,陆酉觉得有点奇葩。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想,我第一次上冰的时候是四岁,我练习女单一直到11岁,然后才开始跟谢云君搭档,”陆酉说,“刚开始搭档的时候,我们练习了很久,却连最简单的托举都做不出来,那时大家都说,要不还是分开滑单人吧,你们在双人滑上没有天分。”

“但我们一直滑到了现在。”

“我的教练曾经告诉过我,搭档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工具,也不是觉得不合适了就可以换掉的零件,他是我们的战友,是我们在赛场无条件相信的伙伴,能毫无保留地去完成一个个抛跳、捻转、托举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知道,男伴永远会在冰面上安全地接住我们。”

陆酉:“花滑比赛,不过就是完成一些规定动作而已,你何必这么焦虑呢?”

南雅珠一愣,她从来没听任何一个选手说过这种话,但仔细一想,面前这个来自中国的小姑娘说的却是实话。

短节目7个动作,自由滑11个动作,一整场比赛下来,也不过就是在观众和裁判面前完成28个规定动作而已,跟田径比赛不同,花样滑冰的赛场是没有硝烟的,每个人最大的对手其实就是自己。

“花滑比赛也不是非要争个你死我活吧……虽然因为你哥哥的原因,我来之前是抱着一定要打败你的想法来着,”南雅珠听到面前的小女孩儿说,“一码归一码,虽然我依旧不能理解你包庇兄长的那句话,不过在花滑中,你是个可敬的对手。”

-

从名古屋开往日本东京的新干线上,陆听讼拿着手机刷ins,他本来是想看看外界对陆酉和谢云君这次大赛节目的评价,结果没想到刷着刷着刷到了一条有趣的东西。

“这南雅珠吃错什么药了,”陆听讼啧啧称奇,“真是奇了怪了,短道速滑那件事儿都过去一年了,怎么今天突然想起来道歉了?”

姜洋挑挑眉:“是吗,还有这事儿?我看看。”

他拿过陆听讼递来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南雅珠的ins账号,最新动态是一个道歉声明。

【南雅珠yujoo:我为我曾经发表的不正确言论道歉,也向替哥哥为在他影响下被判罚而失去夺金资格的中国短道速滑队道歉,如今哥哥已经受到了国际滑联禁赛的处罚,他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正在深刻反省中,在这次日本的比赛中我学到了很多,一周后我和杰瑞会参加花样滑冰青少年大奖赛的另一场分站赛,支持我的冰迷们,我们拉脱维亚见!】

“嘿,这还真是个稀罕事儿,”姜洋摸了摸下巴,转头问旁边拿着pad跟谢云君一起玩消消乐的陆酉,“表演滑那天你跟南雅珠说什么了?”

陆酉还在指挥谢云君通关:“点这个,这个蓝色的方块……啊?我跟南雅珠说什么了?我没说什么啊,怎么了?”

“之前短道速滑那件事,南雅珠在ins上发了个道歉声明。”陆听讼说。

陆酉眨巴眨巴眼睛:“哦,那这个道歉不是应该的吗?”

网民也好,同为运动员的他们也罢,可没有任何人能代表短道速滑队原谅谁,因为痛失荣誉的人又不是自己。

至于南雅珠,既然道歉了,以后就当个互相尊敬的对手好了,如果要做朋友,那大概率还是没戏的,陆酉心想。

事关国家荣誉,陆酉虽然年纪不大,但从小接受的教育让她明白,对待这事儿是必须很严肃的。

关于南雅珠的讨论也就持续了几分钟,比赛结束的这两天,姜洋索性就给大家都放了个假,准备带着四个来日本参赛的孩子们去迪士尼好好玩一趟。

陆酉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这一天,一进乐园就直奔购物区,小小年纪就体现了女孩子购物的天性,从商店出来的时候,她和关笑璇人手两大袋子战利品,外加脑门儿上的卡通头箍。

陆酉给谢云君选了跟自己一对儿的头箍,等陆酉跑到自己面前,谢云君自然而然地弯下腰,让小姑娘把头箍戴在了他的头上。

那边关笑璇还在逼迫张柏带她选的唐老鸭头箍,张柏嫌幼稚,但被自己女伴儿一瞪,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戴上了。

陆酉给自己进货之余,还没忘记给小伙伴林宜年带了一个限定款达菲熊,陆听讼从购物袋里抽出长长一条小票,看着价格有点牙疼:“这头箍扣三千日元一个啊?换成人民币都小两百了。”

陆听讼:“你俩一个分站赛银牌,一个分站赛铜牌,那点儿奖金够你俩在迪士尼这么造吗?”

奖金当然是不够的。

分站赛的奖金本来就不多,别说陆酉和谢云君还是银牌,那基本上也就是意思意思,不过自从陆酉进了省队成为编制内运动员后,很多训练和比赛的费用就不用自己出了,不仅如此,他们每个月还有点工资,算是年纪轻轻就实现了经济的独立。

梁婕帮两个孩子一人办了一张银行卡,平时比赛的奖金还有省队发的补贴都存在这张卡里,不知不觉,每个孩子的卡里也有小两万块了。

日本分站赛回国之后,陆听讼就张罗着用这几万块给两个孩子一人买了一双备用冰鞋,配了新的碳纤维冰刀,在平时的训练里让他们逐渐去适应新冰鞋。

陆酉和谢云君倒不是因为冰鞋坏了要换鞋,他们原本的冰鞋不出意外,滑完整个青年组生涯都没问题,但准备一双备用冰鞋是大部分花滑运动员的习惯,如果比赛时冰鞋突然出了问题,就可以立刻换上自己已经适应好的备用冰鞋,不至于因为换了鞋而影响成绩。

如今陆酉和谢云君的比赛规格已经提升到国际赛了,没一双备用冰鞋搁着总让陆听讼心里没底。

如果问陆酉花滑生涯中最痛苦的一件事是什么,那小姑娘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最痛苦的是适应一双新的冰鞋。

为了辅助完成各种高难度动作,专业的花样滑冰冰鞋的鞋帮都会设计得很硬,新鞋就更是奇硬无比,还非常磨脚,陆酉滑了一个小时就有点受不了了,谢云君帮她把鞋脱下来的时候,小姑娘的脚踝和脚后跟直接被磨掉了一层皮,渗出液把肉和袜子都粘在了一起。

谢云君眉头紧皱:“很痛吗?”

陆酉拉他的胳膊:“你先别管我了,快坐下吧,你不也是新鞋子吗。”

陆听讼闻言,连忙把谢云君也按着坐下,冰鞋脱下来的时候,这孩子的脚踝果然也有好几处磨破了,跟陆酉的情况差不多。

陆听讼轻轻拍了下少年的脑袋:“自己也这样了,怎么一声都不吭的?陆酉不喊疼,你是不是还要跟着她继续练下去?”

适应新鞋就是这么个过程,陆听讼和姜洋虽然心疼,但也没办法,大家以前也都是这么过来的,徐阳冰提着医药箱赶过来的时候,陆听讼正在帮自家两个孩子脱袜子。

陆酉痛的眼泪直飙,死死地抓着谢云君的手,尽管陆听讼已经很小心了,但天知道把粘在伤口上的布料撕下来有多疼。

徐阳冰赶紧冲上去:“哎呦起开吧你,脱不下来别硬脱啊,看把孩子给疼的!”

“不脱袜子怎么上药?我记得当年我的教练就是直接让我别矫情,把袜子脱了麻溜地滚去上药啊。”陆听讼摸摸后脑勺。

姜洋在旁边幽幽道:“是吗?我当年是这么对你的吗?这么无情?”

“……”

陆听讼无语凝噎,您是啊!您当然是了!

陆听讼以前最害怕的就是姜洋的一对一训练课,不过这几年随着年龄的增大,姜洋的训练风格也是越来越温和了,陆酉时不时还来个撒娇打滚卖萌,哄得这位前国家队教练心花怒放,看不见一点儿以前被称为地狱阎王教练时候的影子。

徐阳冰拿出一瓶生理盐水,把两个孩子伤口粘连的地方浸湿了,等渗出液化开之后才把袜子剥下来,陆酉和谢云君因为长年累月的训练,脚踝上不仅有冰鞋磨出来的瘢痕,而且还有一点要变形的趋势。

大概不会有人想到,才十四五岁,漂亮得像八音盒里洋娃娃的他们,会有这样一对双脚。

在外人眼中,花滑运动员总是用自己的双足,状似轻易地在冰上做出一系列不可思议的动作。

所以也有很多冰迷说花滑运动员的双腿是被上帝亲吻过的杰作,但真正看过花滑运动员们脱下冰鞋的脚后,也许就没有人会这么说了。

“以后每天训练结束之后,你们都来医务室找我保养脚踝,”徐阳冰痛心道,又转身教训陆听讼,“他们才多大,你看这脚都成什么样了,再怎么训练,也要保证孩子们的骨骼健康!”

一通折腾下来,陆酉和谢云君双双被凡士林纱布包成了个木乃伊脚。

眼看上冰是没法子上了,姜洋索性说:“月底就要参加芬兰站了,后面说不定还有总决赛,脚老是这个状态也不行。”

“反正冰鞋出问题的概率不大,新冰鞋就先不适应了吧,备着一双就行了,等休赛季了再说。”

徐阳冰一脸惊恐:“姜教,你可别立flag。”

姜洋:“立flag?什么意思?”

徐阳冰:“就是说什么来什么,电视剧看过吧,男主角总是会在战争之前说,别担心我不会死的,等我这次凯旋后就回来娶你,但基本说这话的人都在战争中挂了。”

姜洋:“……”

-

青年组大奖赛的入围规则是积分制的,分站赛冠军获得15分,亚军13分,季军11分,以此类推,每个选手最多参加两个分站赛,最后积分前六名的选手可以进入总决赛。

今年国际上升入青年组的双人选手不多,成绩像是陆酉和谢云君这样亮眼的几乎找不出第二个。

如果是按照去年的排名来看的话,两个孩子既然都能赢过南雅珠,那么今年进总决赛的问题就不是很大。

九月中旬,学校那边已经开学有小半个月了,陆酉和谢云君一直都是上午上课,下午和晚上到省队进行训练,每天充实得不像个初中小孩。

虽说脚上那点皮外伤养两天也就好了,但梁婕还是心疼得不行,想方设法做了些好吃的给两个孩子补身体。

梁妈妈是个非常相信中医养生的人,她坚信自家孩子每天泡在冰场里,需要多吃点益气补血的东西来抵御冰雪带来的寒气。

陆听讼解释:“那是因为嫂子你在冰场旁边坐着没动,才会觉得冷,像是酉酉和小君他们训练会出很多汗的,穿短袖都行,更别说什么体寒了。”

对此梁婕表示,道理她都懂,但还是图个安心。

于是这天晚上,陆酉捧着梁婕熬的桂圆红枣红糖水吨吨吨,喝到一半她忽然觉得小腹胀胀的,还有点莫名其妙的坠痛,见陆酉表情不对,谢云君连忙放下碗:“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陆酉摸着自己的小肚皮:“肚子有点痛。”

“哪里痛,”谢云君伸手按住陆酉的肚子,“是这里吗?”

“不是……还要往下一点儿……”

“啊——!”

一股更奇怪的感觉传遍全身,回忆起学校上过的生理课,陆酉想到一种可能性,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她一把丢开谢云君的手,拿手捂住脸:“你快上楼叫妈妈来,之后千万别下来!也别问我为什么!呜呜好丢人!”

谢云君先是愣了两秒,看见陆酉去遮屁屁的动作后,也反应过来了,少年别开发烫的脸,飞快地脱下外套盖住陆酉的大腿,上楼叫人去了。

陆酉最后被梁婕提溜着去卫生间洗洗干净,梁婕认真地教了女儿一些生理知识和卫生用品的使用方法后,摸摸陆酉软软的头发:“酉酉以后就是大姑娘了。”

接下来的几天,年仅十四岁的陆酉第一次感受到生理期的可怕。

不仅干什么都提不起力气,全身上下都酸得要死,而且还要随时提防着开闸泄洪,根本没办法正常上学和训练。

谢云君这两天保温杯里常年不变的温水变成了红糖姜茶,监督着陆酉下课就必须喝上一杯,省队的训练也变成了没有剧烈运动的轴心稳定训练。

姜洋正好趁着这几天,抓一抓陆酉和谢云君抛跳轴心老是歪的毛病。

“双臂张开,肩膀,后背、髋关节还有脚腕都紧贴墙壁,保持这个姿势先做一百个蹲起。”

这是一个能帮助选手寻找自身轴心并加以稳定的陆地训练动作,陆酉顶着身体上的不舒服,愣是没吭声,老老实实地做完了一百个蹲起。

姜洋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不是他要逼着孩子在生理期的时候训练,只是这还有不到十天就是芬兰站大奖赛,除开路上奔波的时间,也就是说,陆酉和谢云君还剩下一周左右的时间训练。

芬兰站不比日本站,裁判九个有八个都不是自家的不说,加拿大的头号种子选手ec(艾丽卡&卡洛)也会参加芬兰站的比赛,除此之外,来自美国的一些组合也很让人头疼。

单论难度储备来说,陆酉和谢云君都快比肩大鹅了,姜洋之所以这么愁的原因,还是因为这次比赛的组合很多都是高贵国籍中的高贵国籍,是那种落冰不稳伸手扶冰了还能得到+1goe的存在。

更别说用刃模糊、普通的存周偷周了,抓不抓那都看裁判的心情。

只goe灌水也就算了,艺术分上也还要疯狂注水,姜洋真是想想都糟心,因此对于本次芬兰站,姜洋唯一的愿望就是拿够闯入总决赛的积分,能夺一块牌子最好,实在不行他也不强求。

陆酉的生理期是赶在前往芬兰站的前三天结束的,又经过几天的调整,两人怀揣着新练出的3loop(后外结环三周跳)以及技术逐渐趋向稳定的抛跳,横跨海陆几万里,参加了芬兰站的比赛,在欧洲裁判瞎子一样的打分技术下,拿到了芬兰站第四的成绩,成功跻身总决赛。

芬兰站的小分表一出来,国内冰迷怒骂一堆伞兵裁判,因为这次比赛中有个北美组合,男伴就差起跳前在冰面上拧个180°了,这么明显的没有任何难度进入的偷周跳跃,裁判不仅不抓,甚至还有人给出了+3的goe级别。

最后这个北美组合的分数仅次加拿大种子选手ec,拿了个第二,而他们在另一场分站赛的排名是第六。

这样一来,这个本来没什么希望进入总决赛的组合就在裁判的一路保送下,刚好挂在积分榜第六名,空降青年组大奖赛总决赛。

至此,世界花样滑冰青少年大奖赛积分榜兼总决赛的名单出炉。

第一名,伊芙洛娃&莫索科夫【俄】

第二名,卡维拉&阿纳托利【俄】

第三名,艾丽卡&卡洛【加】

第四名,陆酉&谢云君【中】

第五名,南雅珠&杰瑞【韩】

第六名,克里斯提娜&欧文【美】

总决赛的地点定在了意大利,比较有趣的是,这次排名第七的正好是一对意大利组合,他们本来是可以进入总决赛在本土作战的,结果被水分的美国选手挤了下去,意大利冰协受不了这委屈,当即向isu提交了申诉书,结果自然是被冠冕堂皇的理由挡了回去。

气得意大利组合的教练直接在社交平台更新一条动态,大意就是贴脸嘲讽,表示总决赛主场在意大利,某些组合想要继续化身艺术水母的梦可能要破碎了。

大奖赛的闹剧持续了好一阵子,冰迷们乐得吃瓜,这还没到休赛季呢,花滑圈的精彩程度就堪比小说了,简直不要太有趣。

陆酉知道这些,还是关笑璇上蹿下跳打听回来告诉她的。

12月初,江林省飘下今年的第一片雪花,与此同时,由国家队总教练薛成泽带队,前往征战大奖赛总决赛的中国花样滑冰青年组代表队,也启程前往意大利都灵。

除了女子单人滑,今年男单、双人、冰舞几个项目,中国都奇迹般地闯进了总决赛。

不少国内冰迷喜极而泣,他们已经多少年没有看到过这么庞大的出征队伍了,作为真心喜爱花样滑冰这项运动的粉丝,看到自己的祖国能在这个项目上越来越强,大家是发自内心的比谁都开心。

陆酉他们到达首都机场时,国内冰协甚至还拉了一大条横幅,几个冰协的官员都来送机,对参加比赛的小选手们说着一些鼓励的话。

被称为中国男单天降紫微星的林宜年非常不适应大家这么热情,一个劲儿往自己教练背后躲,陆酉和关笑璇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被几个女官员捏了捏脸不说,怀里还被塞了一堆手写信。

“这些都是这段时间以来,冰迷们寄到冰协来委托我们转交给选手们的信,有国内的,也有来自国外的。”

“大家都非常期待你们的表现。”

“加油!”

千言万语,最后也只能汇成这既简单,又包含期待的两个字。

作者有话要说:  从昨晚到现在这个万字更新写得我脑瓜子嗡嗡的。

大家看一下文案的抽奖,晋江规定要中级vip用户才能参与抽奖,想参与的宝贝注意查看下自己是不是中级vip哈,在账号与安全里可以看到,当然最简单的方法,在评论区留个评论,不需要审核直接能直接显示的就是中级以上vip。

-

感谢在2021-08-18 22:32:01~2021-08-19 21:49: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aiya 20瓶;爱喝奶茶的小八 3瓶;tr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