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谈恋爱不如练花滑 > 第72章 第七十二章

第72章 第七十二章


蒋冉和于博涛坐在赛后转播室, 两人紧紧地盯着大屏幕,人在煎熬的心情中就会觉得时间过得无限缓慢,自由滑短短的几分钟被无限拉长, 他们已经记不清楚阿波罗娃和比曼在场上做了什么动作、又出现了什么失误。

他们只记得大鹅的ab顺利完成了捻四,但把抛四摔了。

“师姐,喝水。”

陆酉轻轻拍了拍蒋冉的背, 递过去一瓶水后, 就窝回了自己的沙发上。

如果不是几个摄像机在旁边摆着, 陆酉甚至想直接葛优瘫,刚刚那套自由滑完全就是在挑战体能极限,此时她全身上下的肌肉都在突突地痛, 以此来抗议主人对它们的过渡消耗。

比赛进行到现在,阿波罗娃和比曼已经完成所有跳跃、捻转和托举,他们只在抛四的时候出现了失误,稍微懂行的人都清楚,陆酉和谢云君已经没办法在铜牌的基础上更进一步了。

陆酉和谢云君对这个结果已经很满意了, 尽管在几分钟之前他们也有那么一丢丢对银牌的期待,但两人深谙一口吃不成个胖子的道理,虽说裁判在goe上给了大鹅优待, 但输给一个有双四、表现力也不俗的节目, 陆酉和谢云君都觉得没有什么好不服气。

双四嘛, 天才如我和谢云君,以后肯定也能有的。

第一次参加奥运就拿到两块牌牌的陆酉心里想着,骄傲地甩了甩头顶翘起的一小撮呆毛。

此时铜牌已经落定,而但金牌花落谁家还存在很大变数。

大鹅ab虽然自由滑有失误,但他们的短节目分数打破了世界纪录,和蒋于相比有着接近三分的优势。

——有时候零点几分之差, 就是最高领奖台与银牌的差距,而蒋冉和于博涛已经没有机会再等下一个奥运了。

穿着红白队服的蒋冉被于博涛搂着肩膀,两人一动不动地盯着计分屏幕。

但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心里也从未出现过希望对手出现错误的想法,甚至在ab组合抛跳失误时,蒋冉还倍感惋惜地叹了口气。

在进入国家队的那一刻,梁旭指导就跟每个人说过:“我们追求胜利、追逐金牌,却不能以诅咒对手的失误来为自己铺路,无论你们脚下冰场隐藏着多少阴暗,大家都要守住一颗通透明亮的心。”

国家队所有人都在身体力行地践行这句话。

阿波罗娃和比曼的接续步结束时,动作计数器的最后一格亮起绿灯。

打分屏上的画面闪烁了一下。

tes技术要素分:7896

pcs节目内容分:7779

扣分:100

陆酉开始掰手指,计算出得分后,她惊喜地和谢云君对视一眼,两人齐齐转头想要恭喜师兄师姐时,蒋冉呜咽一声,已经跟于博涛抱成了一团。

【俄】apollova/beeman

short program(短节目):8612

free skating(自由滑):15575

total(总分):24187

排名:第二名。

最终结果出来时,蒋冉再也忍不住,捂着嘴激动得语无伦次,于博涛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女伴,红着眼眶不停亲吻她的头顶。

他们等这块金牌太久了。

于博涛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蒋冉的时候,那时的蒋冉小小一只,身高堪堪能到他的胸口,教练跟他们说:“你俩搭档试试吧。”

两只小小的手握在一起,就再也没放开过。

不知不觉间他们共同走过了十余年的光景,伤病、休赛、复健,或许是最难熬那段日子的记忆过于刻骨铭心,才能衬托出苦尽甘来后的欣喜和珍贵。

于博涛给蒋冉把眼泪擦干,笑着说:“悠着点哭,早上花了两个小时的妆,等下还要领奖呢。”

蒋冉瞬间破涕为笑,用力锤了一下男伴的后背。

转播室内不断响起祝贺种花代表队夺冠的声音,蒋冉抹了把眼睛,把陆酉和谢云君拉到身边,蒋师姐摸了摸陆酉的脸:“你们也很棒,技术上你们并不输给任何人。”

他们都能看出来,因为在团体赛和个人赛短节目上的表演过于惊艳,陆酉和谢云君在自由滑到底还是被打压了。

裁判并不想让陆酉和谢云君那么容易地站上亚军领奖台,更不准备让一个亚洲国家包揽金银。

即便3ath+双3s夹心跳的组合足以弥补没有抛四产生的分差,即便这里是他们家门口。

陆酉和谢云君是输了,但他们没有输给阿波罗娃和比曼,而是输给了裁判默默算分的小心思。

“我明白,”陆酉抱了抱蒋冉,“所以我们会继续前进,直到像你们一样,拥有抵抗一切黑幕的绝对实力。”

镜头之中,四位身穿相同队服的人抱在一起,观众席的奥莉薇亚·李感慨地看着这个场景,她何其有幸,能够亲眼见证祖国最辉煌的时刻。

“果然,不管在外面漂泊了多久,看到这种场面时还是会由衷地感到自豪,”奥莉薇亚掐着小儿子的脸蛋,“米恰,要不你转国籍回种花吧,说不定还能混进国家队,反正接下来一年内我们都要呆在种花陪外公外婆,你觉得呢?”

“以你的水平,在俄罗斯只能被按在地上打啊,小可怜。”奥莉薇亚撸着儿子的脑袋,望天。

米恰纠结地皱了皱眉头,居然还开始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可是种花已经有很厉害的lin了,13岁五种三周全,15岁出了3a,最近他把4t也练出来了!”

奥莉薇亚:“lin是谁……哦,你说小仙子啊,好吧你说得对,米恰,你未来在种花也当不了一哥。”

坐在一旁像个局外人的巴耶科夫:“……”

前俄罗斯一哥毫无家庭地位,只能大声咳嗽两下彰显存在感。

奥莉薇亚:“你感冒了?那你今晚一个人睡吧啊,我陪米恰睡,不然到时候得传染给我了。”

巴耶科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也不过如此了。

地铁,老人,看手机jpg

冰场之上,工作人员很快摆好领奖台,不过比赛结束后立刻进行的只能叫做献花仪式,真正颁发奖牌要等晚一些的时候,在颁奖广场上进行。

此刻前来颁奖的是中国滑冰协会竞赛主任丁鑫磊,中年男人穿着有isu刺绣的羽绒服,先是走到陆酉身边,关心到:“听说是打了封闭是吗?疼吗?”

陆酉一愣,随即摇头露出个灿烂的笑容:“打的时候有点疼,不过现在还好啦,明天表演滑我还能继续生龙活虎!”

丁鑫磊欣慰地拍了拍陆酉和谢云君:“做得好,大家都为你们骄傲。”他亲手将花环给二人带上,又把冰敦敦和雪容融玩偶交到两人手里。

四年之后,你们也要像今天这样创造奇迹啊。

丁鑫磊心想,但最后还是没有讲出来,作为主任的他深谙毒奶的道理,这种一听就带着浓浓flag味的话打死他也不会说出来的!

陆酉晃晃手里的小熊猫,轻轻地碰了下谢云君的小灯笼:“cheers!”

谢云君垂眼,唇角也绽开笑意,语气无限温柔:“嗯,干杯。”

陆酉张开双臂踮起脚,在丁鑫磊对着阿波罗娃和比曼深情背诵英文鼓励小作文时,两人以最亲密的姿势,在领奖台上再次拥抱。

至此,2022年京张冬奥会花滑项目的悬念已经全部揭开。

种花代表队以一金三铜牌的成绩打了有史以来最漂亮的一仗,而且实现了人人有奖牌,一个也不落下的梦想,等双人滑的奖牌颁奖仪式结束后,国家队总教头看着面前的十几枚铜牌和一枚金牌,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当晚,陆听讼就在各大社交平台上发了一张脖子上挂着四个铜牌的自拍,几分钟内点赞就已过五百。

【砚砚不想画画v:陆教练!等着!同人图在肝了在肝了】

【猫猫有脚臭:哈哈哈哈哈陆教练你像个暴发户。】

【田螺打奶:切,你以为我会很羡慕吗?没错我酸死了,柠檬树下你和我。】

【yahoo:笑死我了,陆教练不仅要发,还要把ins、推特、微博全部发一遍,合理怀疑他在朋友圈也发了!】

【花样滑冰-赵子轩v:确实,他刚刚还想借我的铜牌[图片]】

【赵子轩资讯站v:赵哥,你也来上网冲浪啊?】

【蜀中小霸王:轩总,你能不能教一下你的陆陆师妹和谢谢师弟玩微博!隔壁高仿号粉丝都要过十万了!】

赵子轩把手机递到陆酉和谢云君面前:“你俩要开个微博号吗?”

沉溺于作业海洋中的陆酉头也不抬:“如果师哥你能帮我写一张数学卷子的话。”

参加奥运一时爽,赛后补作业火葬场,说的就是此刻的陆酉,之前天天跑医疗中心,她的寒假作业已经被谢云君落下一大截了。

谢云君写题的笔一顿:“梁阿姨说……”

陆酉捂住男伴的嘴,语气悲伤:“别说了,让我拿牌的喜悦再持续一段时间不好吗?”

赵子轩也凑过去看了一眼陆酉的卷子,此时作为知名985大学金融学硕士生的赵一哥,又想起了18岁时练花滑到虚脱,结束后还得哭着上补习班的噩梦。

赵子轩揉揉陆酉的脑袋:“子曰,学海无涯苦作舟……”

陆酉:“师哥,孔子没说过这句话。”

赵子轩:“鲁迅说……”

谢云君:“也不是鲁迅说的。”

“是韩愈说的,”陆酉捧着脸,“好了,现在我觉得考985也不是很难了,我又可以了!”

赵子轩:这样为难一个理科生你们很快乐吗?

作者有话要说:  赵一哥!理科生怎么啦!理科生也要学语文!

-

感谢在2021-10-09 20:55:45~2021-10-10 22:01: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大怪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洋葱小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猫兔预备饲养员 34瓶;euic 30瓶;暮光、爱财的喵 20瓶;林言、圈儿、黄子天下第一、还想继续磕 10瓶;七月吖、秦菜菜、l、xixihh 5瓶;18508582 2瓶;慕白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