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谈恋爱不如练花滑 >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大修)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大修)


如果现在有个记者来到省队或国家队采访, 询问每个人在赛季之初最头疼的一件事情是什么,教练员们一定会异口同声地回答:是制定新赛季计划。

八月底,新赛季的比赛陆续开始, 其中最受关注的莫过于青年组大奖赛,jgp不同于成年组大奖赛,每年的选站没有定数,像是今年七个分站赛就全部被划到了北美和欧洲。

池晖和国青队的小选手魏之行是本赛季代表种花出战男单, 双人滑这边, 则继续沿用冰协去年从南方选拔上来的那对选手。

至于成年组的a级赛……女单由蒋时顶上了田笛韵的位置,男单除了赵子轩今年还要多一个林宜年,冰舞易珠/伍天瑞, 双人这边依旧是蒋于和陆谢组合的双保险。

因为池晖从来没有出过国,担心孩子倒不过时差的陆听讼提前五天就带着人出发, 乘坐飞机前往圣彼得堡,参加第二站青年组大奖赛。

同行的还有米恰、以及那对来自南方的双人滑选手。

值得一提的是, 因为成绩一般般,国籍为俄罗斯的米恰原本是没被分到大奖赛资格的, 但他非常幸运地遇到了在俄罗斯举办的大奖赛,按照大奖赛的规则, 每站的举办国都有三张外卡,加上一丢丢拼爹的因素, 于是米恰在今年获得了一张俄冰协发出的外卡。

奥莉薇亚·李和巴耶科夫是典型的放养型家长,他们直接把自己的娃丢给了陆听讼, 让他跟着种花代表队一起出发, 更巧的是,短节目抽签的结果下来后,池晖是第三组第一个出场, 而米恰是第三组最后一个。

种花冰迷:啊咧,刚刚才陪着池晖从kiss&cry离开的陆教练,怎么又携着一个混血小正太上来了?

米恰举起怀里大熊猫玩偶的爪子,乖乖朝着镜头挥手。

就在众人以为兔村又从哪里归化了一个小选手时,他们定睛一瞅,这孩子名字前头顶着的分明就是俄罗斯三色旗嘛!

奥拉夫揪着大胡子,愤怒地给自己的学生打电话:“你把孩子塞给别的教练带这个习惯什么时候能改掉!以前祸害我,现在还去祸害别国的教练!”

巴耶科夫把手机拿远了一些,靠在挡板上掏耳朵,中俄双语无缝切换:“陆酉,注意你的用刃……哎呀,来回欧洲的机票多贵,勤俭节约是种花女婿的传统美德。”

奥拉夫:“……”

“你会带着米恰回来的对吧,”奥拉夫问他,“米恰的天赋并不差,他只是没有把心用在花滑上,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把米恰交给我,我帮他联系单人滑那边最好的教练。”

巴耶科夫:“米恰不是没有用心,他志不在此,花滑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爱好,作为父亲我只希望儿子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没有谁规定奥运冠军的后代就要沿着父母的脚步前行,尽管所有人都希望米恰能继承父业,但人类不是植物幼苗,他们不会在还是种子的时候就被决定未来会成为玫瑰还是向日葵。

人是有自我意识的,想要怎样生长应该由自己来选择。

嗯,就像巴耶科夫志不在成为一个名垂千古的教练一样,他之所以想要成名,想让自己的训练方式被认可,只不过是想赚更多的钱,实现他去波拉波拉岛上买一套房,跟座头鲸一起游泳的究极人生目标。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米恰完美继承了他的性格。

说不过他的奥拉夫气哼哼地挂了电话,然后垮起个脸,于是在米恰第二天的自由滑结束后,kiss&cry又多了一个白胡子红脸蛋的俄罗斯老爷爷。

陆听讼:跟教练界的泰斗一起坐在kiss&cry,突然就觉得自己也是个大佬了。

虽然在国际上不显山不露水,但作为著名的湖底打捞员,加之又是陆谢组合的启蒙教练,国内不知道多少家长想把孩子往陆听讼手里塞。

十月初,当所有青年组分站赛结束后,陆听讼又收下了一对新的小双。

是的,就是被他带着参加俄罗斯分站赛的那对,他们跟林宜年来自同一个城市,男孩儿叫傅文星,女孩儿叫邓满月,一路自费从俱乐部滑出来,在俱乐部联赛被冰协看中后,去年来了个jgp一轮游。

不过今年有冰协帮忙运作,他们倒是申请到了两个分站。

为了能投入陆听讼的门下,邓满月和傅文星提前半年就把学籍转来了淮市,为的就是参加江林省队的遴选,选上后他们又暗示自己想要拜入陆教练手下,省队领导想了想,同意了这个要求。

如今大家都一致认为,双人滑选手也是可以靠跳跃有效拉开分差,甚至可以弥补抛四捻四的缺失,所以他们必须要重视起来。

而陆酉和谢云君优秀的跳跃能力,跟陆听讼在他们小时候打下的牢固基础密不可分。

陆听讼,一个身为单人滑教练,却对双人滑选手有着迷之吸引力的神奇人物。

他看着面前扎着嫩黄色发带,对自己一脸崇拜的邓满月,顿时觉得——自己当年要是练个双人滑,说不定就没那么扑街了?

“教练,陆师姐和谢师兄在训练吗?等下进了场馆是不是就能看见了?”邓满月仰着头,问题一个接一个,“以后我们也会一起训练对吧?”

如果说蒋冉和于博涛是兔村花滑选手们仰望的前辈,那陆酉和谢云君就是激励他们在这条艰难道路上走下去的偶像。

当邓满月在电视机前看到陆酉和谢云君背负着整个国家的使命和期待上了战场,最终抢下铜牌那一刻时,那种热血沸腾的感受让人一辈子难以忘记。

邓满月拼命训练,背井离乡来到淮市,只是想要离他们更近一点,再近一点,她期待着自己可以在某天与他们一起站在领奖台上,共同唱响义勇军进行曲。

陆听讼微笑着说:“可以看见的,今天正好有tv5的记者过来采访,他们现在应该就在冰场里。”

邓满月顿时高兴起来,欢呼一声跳到男伴的背上,双腿一蹬,笑嘻嘻地让男伴背着自己走,两人一路打闹着,到了冰场却立刻安静下来。

体制内的训练场跟商业俱乐部不同,没有嘈杂的人声,冰上的所有人都在专注而认真地做自己的训练。

角落中,穿着黑色训练服的陆酉坦然面对镜头:“目前的复健情况吗?3lo的成功率不太高,捻四暂时也做不了,可能有换了新冰鞋的原因,只能等聂教练和韩教练回来了再找找捻转的状态。”

说起来韩飞扬和聂涵涵,奥运会结束后这小两口便心满意足地满世界旅游去了,陆酉身高猛冲时,聂涵涵一度想从巴黎街头打飞的回来,最后还是姜洋把他们劝住了。

发育关这个东西,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是那样。

算起来,如今聂涵涵和韩飞扬的旅行计划也进行得差不多了,应该过不了多久就能再次以教练身份上线。

陆酉和谢云君升组之后,青年组的双人滑又陷入了无人可用的局面,傅文星和邓满月在前不久的大奖赛上成绩平平,离进总决赛还有好大一段距离,省队领想让聂韩多指导下傅文星和邓满月这对小双,尽快补上青年组的人才缺口。

陆酉歪头想了想:“在接下来的大奖赛里,我和谢云君的单跳大概还是会用3s吧,连跳的话会用上新练成的3t+3t。”

央视解说兼记者唐枫白点点头,他把话筒递到谢云君面前:“前几天我们看到了你们公布的新曲目,分别是《stray cat strut》和《载满樱花的列车开往春天》,两首曲子的风格截然不同,你们为什么想要尝试乡村摇滚风呢?”

谢云君看着陆酉:“你来说?”

陆酉咬着保温杯的习惯,含糊不清地“嗯嗯啊啊”两声。

“主要还是想多尝试一下不同的风格,我们很少尝试节奏感鲜明的配乐,”谢云君无奈接过话筒,“正好酉酉也挺喜欢这首曲子的,跟教练商量好就定下来了。”

唐枫白:好的,前面半段话你完全不用说的,只说最后那句就可以了。

为了不打扰选手们,电视台一行人并没有缠着正在训练的他们采访,谈话能简短则简短,等他们回到电视台整理素材时,剪辑师“咦”了一声。

“省队什么时候请了个外教?”

唐枫白凑过来:“哪儿?”

剪辑师指着画面里正拿着吊杆给蒋时做训练的巴耶科夫:“之前咱们做教练特辑的时候,好像还没这个人啊?”

唐枫白看着那个虽然有点发胖,但眉眼依旧俊朗金发男人,这位金牌解说手里的水杯一抖,心想这个江林省队到底是什么风水宝地,才能聚集起这样一群大佛啊!

国家队调任下来的姜洋、目前国内最炙手可热的教练、前国家双人二号、世界知名编舞就算了,现在居然连大鹅的奥运冠军都搞来了。

国家队江林省分部果然名不虚传。

唐白枫说:“把这个教练相关的部分都剪掉,不能剪的就后期模糊一下,不要露出清晰的正脸。”

虽然理论上来说教练是自由的,只要对方支付的费用足够,他们就可以给任何国籍的选手教学,但别的选手远赴他国求学和教练主动加盟某个团队的性质终归还是不太一样。

唐枫白不想让这件事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而省队没有大肆宣传,估计也是有着一样的考虑。

三天后,tv5放出的2022-2023赛季前瞻纪录片,公布了国家队所有选手的赛季规划。

是的,不管陆酉和谢云君现在的商业代言是不是还跟省队分成,大家都默认俩人是国家编外队员,距离正式加入只差高考后前往首都这临门一脚了。

陆酉卡在发育关上需要慢慢找状态,2023年又是俩孩子的高考年,连薛成泽都发话了,说是不需要把陆酉和谢云君的赛程安排的太满,免得影响了成绩。

于是陆酉和谢云君获得了有史以来最宽松的赛季安排。

一直到10月中旬,两人才动身前往哈萨克斯坦,参加新赛季的第一场比赛——b级挑战者系列,丹尼斯·谭纪念赛。

其实按照原计划,他们本来是要参加十天后在格鲁吉亚举行的亚洲公开赛。

双人滑是花滑中最冷的项目,因此经常会出现无人参赛(或者参加即拿奖)的情况,为了保证积分的公平和含金量,在上赛季10场的挑战者系列赛中,只有雾迪杯、芬兰杯、亚洲公开赛、伦巴第杯和金色旋转杯开设了双人滑项目。

不过近些年来双人滑逐渐回暖,大量的参赛选手涌入,今年的丹尼斯·谭纪念赛也顺势而为,重新开设了双人滑的项目,为了使得双人比赛顺利展开,他们向全世界的知名双人选手开出了包机票食宿,以及免参赛费的条件。

在主办方的诚挚邀请下,陆酉和谢云君临时改变了参赛计划,但纪念赛的性质特殊,主办方惊喜之余,也并未用他俩搞噱头大肆宣传。

尽管如此,凭借着陆酉和谢云君在亚洲的超高人气,网络上放出的票还是在半小时内被一抢而空,连带着周边酒店的房价都水涨船高。

三天后,丹尼斯·谭纪念赛正式开赛。

但在这场比赛中,每个冲着陆谢组合而来的观众,都看到了陆酉和谢云君在社交平台上po出的观赛提醒,他们无一例外地没有欢呼也没有尖叫,唯一响彻于现场的只有掌声。

献给陆酉和谢云君,也献给以其名字命名这场大赛的人。

表演滑时,选手们换掉了鲜艳的考斯腾,大家安静而虔诚地完成自己的节目,纪念那位为祖国的花滑事业努力了很多年,生命定格在25岁的哈萨克斯坦运动员。

愿你带着天使的光环,于另一个世界继续起舞。

作者有话要说:  选了好久的曲子,最后还是决定用流浪猫,我真的太爱葱桶的流浪猫了,最爱的三套——雨、金桥、流浪猫。

-

感谢在2021-10-16 21:21:33~2021-10-17 22:10: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寂寞浅行 10瓶;36859629 6瓶;朝花夕拾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