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谈恋爱不如练花滑 > 第80章 第八十章

第80章 第八十章


第八十章

今年的丹尼斯·谭纪念赛参赛阵容并不豪华, 因为被gp美国分站赛和加拿大分站赛夹在中间,那些世界级的欧美选手就是有心参与, 也得先以a级赛事为重。

细数下来,拿过冬奥会铜牌的陆酉和谢云君居然已经是本次比赛里top级的选手了。

表演滑结束的当晚,两人便揣着两块小金牌乘上了回国的飞机,因为要赶着回去参加一周后的gp中国站,一行人甚至没来得及好好逛一下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最大的城市阿拉图木。

在离开酒店时,陆酉和谢云君获得了哈萨克斯坦小女单友情赠送的小烤馕和几瓶Аnpah。

Аnpah是哈萨克斯坦一种兑了咸水的特色酸奶,当地人叫它艾兰,据说其口味非常迷幻,能让爱的人欲罢不能, 也能让恨的人喝一口就抓狂。

别人爱不爱不知道,反正陆酉只喝了一口唾液腺就崩溃了。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比红尖叫更难喝的饮料。

回到种花的第三天, 互关了ins的哈萨克斯坦女单斯卡娅小窗敲陆酉,这姑娘似乎特别想知道华国朋友对她家乡美食的看法。

陆酉:【谢谢,味道很特别, 不过液体奶制品不能过海关, 所以我们还没喝完就被工作人员没收掉了tt】

斯卡娅当即表示没关系,她家就是哈萨克斯最出名的艾兰品牌生厂商,因此她从小就会简易版的艾兰制作方法。

斯卡娅:【you,要是在哪场比赛上碰到了,到时候我买材料做给你们做哦o】

陆酉:哽住。

陆酉只觉得自己的唾液腺又开始抗议了, 此时刚落地雾都机场的她默默点开了中国站的参赛名单,寻找是否有斯卡娅的名字——幸好, 斯卡娅并不参加coc(大奖赛中国站)。

“这已经是coc第三年在雾都举办了,西南地区的滑冰事业这些年发展的也挺快的,”姜洋看着机场外雾蒙蒙的天气, “十年前我来雾都选拔国青队苗子时,这里的好多孩子连真冰都没滑过一次呢。”

如今,国内知名的林宜年、邓满月、傅文星都来自于这个到处是山的城市,并且他们的身影已经代表国家,出现在了世界的舞台之上。

雾都机场的出口外有个空中廊桥,俯身往下看时,下面是排成长龙等待乘客的黄色计程车,因为很有种年代大片的感觉,许多来到雾都的游客都聚集在这里拍照。

路过的时候,陆酉扯住谢云君的衣角,举起手机踮着脚,勾着人的脖子往下一拉,她把自己的后脑勺搁在少年的颈窝,wink着自拍了一张。

紧接着,陆酉又从自己男伴的羽绒服口袋里摸出手机,熟练地抓起他的大拇指解锁。

谢云君捏着女孩儿的手腕,把自己的手指顺势塞进她的指缝中扣住,然后熟练地……劈了个叉。

没办法,陆酉虽然净身高161cm,穿鞋勉强能有个163cm,但跟一米八几的谢云君站在一起依旧像个小鸟崽,久而久之,在合照和采访的时候谢云君已经学会自觉劈叉降低海拔了。

姜洋看着有点发愁:“你说咱们省队食堂的营养师留学的时候是不是兼修了畜牧学,专门研究《现代实用养猪技术大全》那种,不然这些孩子的身高怎么会如此离谱?”

你还别说,目前江林省队就找不出一个矮子选手,陆酉都算好的了,要知道蒋时的身高可是有足足169,穿上冰鞋就是妥妥的一米七选手,往男选手里一站都毫无违和感。

把蒋时的3a带出来以后,陆听讼也摸出一点3a教学的门道,此时正在池晖和队里其他选手身上试验呢。

如果真的能成功,那陆听讼就是世界上第一个掌握3a批发技术的男人,未来注定在花滑界永垂不朽。

另一边,拍完照的两人已经双双打开围脖,掐在同一时间点了发布。

她和谢云君的粉丝量在这段时间上涨到了150w,学习和训练两手抓的俩小孩上网冲浪的时间基本为0,两个人的账号一直属于长草状态,基本只有在商业代言需要发微博配合宣传时会诈尸一下。

谢云君v:【到了。[图片]】

陆酉v:【和某个人的亲子装?[图片]飞踏-专为运动而生】

陆酉还顺手at了一下飞踏的官方微博,今年高乐多的钙片卖得这么好,她要是再不帮另一个代言营业一下,品牌方爸爸就要哭晕在厕所了。

围脖发出去不到一分钟,两人的点赞便过千,回复量也突破三百,说明陆酉和谢云君的活跃粉丝数比某些百万粉的大v还要多。

【王遗风别吹了:你管这叫亲子?家人们你觉得像亲子吗?我觉得不像】

【87岁拄拐上分:谢谢你怎么让陆陆一个人营业,big胆!是要累死你的贴心小棉袄吗?】

【猫砂盆味信息素:哈哈哈哈谢谢你很牛吗?放下你的身段。】

【迪士尼在逃社畜:一把子期待中国杯了!lx新赛季加油!】

飞踏官博快马加鞭赶来,陆酉和官博互动了一下就收起了手机,在酒店大堂与国家队大部队会师。

赛前合练结束的当晚,薛成泽给他们简短地开了个小会,大概就是叮嘱这群年轻人赛前注意饮食,不要玩手机到太晚。

大家都是参赛经验丰富的“老将”了,嘻嘻哈哈地答应之后就各自回了房间。

种花代表队被分在了6楼,同在这个楼层的还有日本代表队,这两个国家的选手都相对保守,在比赛期间玩的花样不多,也不爱搞露水情缘那一套。

此时,大部分选手都在房间里休息,也有少部分人在走道上铺了瑜伽垫,无声地做着训练。

晚上九点半,酒店服务人员拿着一个小盒子,按响了6003的门铃。

当谢云君拉开房门时,服务员看到那张俊美的脸后先是愣了愣,才羞涩地递上手里的东西:“这是您刚刚打电话要的。”

那是一个白色的纸袋,谢云君看了眼房间内的陆酉,以为是她要了什么东西,顺手接了过来打开。

纸袋刚当打开一个角,就有一个带着logo的粉色盒子露了出来。

少年瞬间别开眼睛,啪地一下合上了。

“送错房间了。”谢云君飞快地把东西递回去,像是里面的东西烫手一样。

“啊……?”站在门外的服务员后退一步,看了一眼门牌号,反应过来自己居然把这玩意儿送错之后惊恐地道歉,“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我摁错楼层了!”

“没关系。”

合上门之后,少年慢吞吞地走回房间,趴在桌子上写题的陆酉一抬头,就看到自己男伴正出神地望向窗外,脖颈还泛着不正常的粉红色。

“谢云君,”陆酉探过身子摸了摸他的喉结,“你莫名其妙脸红什么?”

谢云君这才回神,他抓住陆酉乱摸的手,瞥了一眼穿着毛茸茸睡衣的女伴,似乎是觉得空气有点燥热,他又用遥控器把空调温度打低了些。

“别看我了,看题。”

少年说完,弯腰去够陆酉满屋子乱飞的拖鞋,捡起来放在她的脚边,发出的声音有点哑:“你题写得差不多了吧,明天还要比赛,早点睡吧。”

陆酉:“?”三秒前你还在叫我看题。

一分钟后。

陆酉踩着拖鞋,迷茫地抱着《黄冈考卷》站在了谢云君的房间门口。

陆酉:夜晚的风好冷,但赶不上莫名其妙被男伴扔出房间的心冷。

此时,走廊上正在做仰卧举腿的小江由眨眨眼,跟她说了声“空帮哇(晚上好)”。

陆酉还在状况外,心不在焉地回应一句,踩着棉拖鞋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关上门的瞬间,小江由美眨眨眼。

她亲眼看见十几分钟前tori酱开开心心地进了kimi桑的房间,现在却失魂落魄地出来了。

原来感情再好的组合也是会吵架的啊。

小江由美心想。

与此同时,刚刚的服务员终于找到了正确的楼层,敲开了8003的房门。

与六楼的安静相比,八楼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氛围,房门打开时,里面的重金属音乐声扑面而来。

“oh,thanks”

北美的冰舞女王赛琳娜裹着浴袍,露出一片香艳的锁骨,她掏出袋子里的人类幼崽嗝屁套瞅了眼,满意地往服务员手里塞了一百块钱小费。

……

大奖赛每个赛季都是固定的六站,因为赛制特殊,大奖赛一项是主办方和选手之间的双向选择。

陆酉和谢云君作为明星运动员,自然是在赛季初就收到了六个分站的邀请,他们本来是想要报中国站和日本站,但因为在积分排名榜考前,为了避免跟其他明星选手撞车,陆酉和谢云君的第二站被isu换到了法国站。

赛前大家说起这件事时,曾经去过法国站的中崎悠人一脸迷之微笑。

“法国站的冰面啊……你们去试过了就知道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17 22:10:03~2021-10-19 20:54: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青青城外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