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谈恋爱不如练花滑 > 第94章 第九十四章

第94章 第九十四章


隔天, 阿萨歌体育馆依旧人山人海。

今年米兰团体赛只有套票这一种售票形式,观众们可以自由选择购买短节目套票还是自由滑套票,付一次钱便可以看四场比赛, 因此就算人气不如男女单的双人项目, 上座率也很是可观。

九点, 检票处开放, 观众们陆续入场。

徐心怡抱着个小兔子玩偶,看着长龙一样的队伍叹息:“可惜没抢到a级席的票,不然就能走vip通道入场了, 到时候趁着人少, 说不定还能远远地看一眼出来透气的选手们呢。”

她身边的好友疑惑道:“你和陆酉谢云君不是高中同学吗, 来之前你们没联系过吗?”

徐心怡点点头,又摇摇头:“我肯定不能在比赛前打扰他们的,况且说实话,我们已经很久没见过了。”

自己高考后去了五角场念生物科学, 大三的时候又作为交换生来了米兰理工大学, 虽说高中时期跟陆酉和谢云君的关系不错, 但这两人忙于平衡训练和学业,她也是个课程繁重的生科狗,三人都属于抽不出空参加同学聚会的那种。

如果不是今年的冬奥正好在米兰举办,徐心怡恐怕都没时间来现场看比赛。

“我就坐在观众席给他们加油就好了。”徐心怡双手合十, 诚挚地祈祷,“希望你们能在今年拿下金牌,完成职业生涯的大满贯。”

入场的队伍缓缓向前移动着,徐心怡和好友进入场馆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她四下张望了一圈,最后在东c区找到了兔村的加油方阵。

比起上届家门口的冬奥会, 今年米兰冬奥的中国冰迷要少了很多,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负担得起跨州观赛的经济花费的,不过现场倒是也能看到很多举着陆酉和谢云君海报的欧洲人。

作为年收入八位数的花滑选手,陆酉和谢云君在世界上人气是毋庸置疑的,很多只关注男女单人滑的冰迷也愿意在今天举一举他们的海报,为两人加油鼓劲。

坐在兔村加油方阵旁边的意呆利大叔挠头,看着面前的徐心怡:“你要用北c区的票跟我换这个座位?你you sure?”

本次比赛的裁判席就被安排在了正北方,选手很多动作的展示都会朝着那边,要在抢票之余选中北区靠前座位的都是欧皇中的欧皇,也难怪意呆利大叔一脸“这是什么新型诈骗”的表情。

徐心怡指指手里的国旗,又指指兔村应援方阵:“我是中国留学生,想跟同胞们一起为中国队加油。”

意呆利大叔这才恍然大悟,开开心心的站了起来,临走前还不忘朝着徐心怡竖起大拇指:“你们中国队今年很强,祝你们的奥运健儿取得好成绩。”

徐心怡微笑,用意大利语道:“grazie(谢谢)”

团体赛第二日是双人滑和冰舞的比赛,按照世界排名,陆酉和谢云君将在最后一位出场。

安城春奈和吉冈健太郎在团体赛有所保留,拿了好几个两级定级,最后获得了8017的短节目分数,而随后上场的阿波罗娃和比曼则给以8064的高分为大鹅锁金论再添一把火。

“在同样不能上四周的情况下,如今双人滑的分数也开始往80分奔了,”坐在观众席的巴耶科夫摸摸下巴,“如果他们能把3ath这个抛跳加进去的话,那就能反超哈吉亚娜的短节目分数了。”

奥莉薇亚·李轻轻靠在丈夫怀里,把玩着指尖:“放心吧,你这个假设很快就要实现了,因为《海神》是我这些年来编过最满意的节目,说一句完美无缺都不过分。”

“他们的滑行和肢体动作在双人滑中独一份,而且以我对他们的了解,这两个孩子肯定会在团体赛全力以赴。”

米恰目不转睛地盯着冰面,当广播响起时,他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朝着妈妈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嘘,海神要上场了。”

挡板边,陆酉和谢云君站在一起,两人都捶打着大腿唤醒肌肉,用呼吸法调整着心情。

“——representive of a,you lu/yunjun xie!”

尽管播报员已经很努力地想要读正确陆酉的名字,但不懂中华拼音文化的他瞅了半天,最后还是把“酉”字发成了英文“你”这个单词的音。

好在陆酉早就习惯自己在国际大赛上被改名儿这件事,她朝着观众席招招手,蹬冰入场,脚下的冰刀轻巧地打了个转,颔首半蹲行礼。

镜头拉近给冰上两抹蔚蓝身影几个特写后,自认为已经能平静面对陆谢组合颜值杀的观众们又不淡定了。

不管看多少次,海神这套考斯腾都能美得让人说不出话来,比起合乐时流出的偷跑图,今天的陆酉和谢云君又在造型上做了一些调整。

陆酉的黑发依旧盘起,细长的银链穿着珠翠被点缀在头顶,末端的水滴形的珍珠不偏不倚,正好坠在少女的额前,与她眼下的几颗云母闪片交相辉映。

而谢云君的头发则往后撩起,用发胶固定,眉心处也用金粉描出一个海神三叉戟的纹路。

陆酉垂着眼,抚上谢云君放在她腰间的手掌,轻轻靠在男伴怀中。

此时,关琳的声音响起:“南海有鲛人,水居如鱼,泣泪成珠,接下来,将由手握三次世界纪录的陆酉和谢云君带来他们的短节目——《海神》。”

扬琴敲奏间,海浪翻腾的声音响起,陆酉被谢云君揽腰横抱起来,少女灵巧地翻身,以背托的姿态朝着天空舒展双臂,眼神投向远方。

炉火纯青的表演者只需要一个动作,就能将所有人拉入故事之中,陆酉和谢云君便有着这样的能力。

在场的所有人仿佛都看到了这样的画面——礁石上的鲛人缓缓睁眼,看向海天一色的地平线,那里有一艘满载货品的远洋航船正拉起风帆,在大海之中破浪而行。

清脆的点冰声在赛场上响起,陆酉和谢云君在开场就放了一对勾手三周,嗯……还是举手的,时隔一年半,冰迷们终于又看到了陆谢组合标志性的举手单跳。

之前在巴耶科夫的建议下,陆酉扎扎实实地练了一年半稳轴基本功,在这期间,她都没有再尝试用举手来调整轴心的跳跃方法。

这种方法虽然能极大地提高成功率和goe,但其实是种取巧的技术,会一定程度上导致跳跃的基本功不扎实,一旦不玩举手,跳跃就会直线坠机。

由于并不想形成这种依赖性,陆酉这才逼着自己改了举手的习惯,至于现在,五种三周甭管是叉腰、抱头还是在脑瓜顶上比耶,只有教练想不到,没有陆酉做不到的姿势。

陆酉的奇思妙想从小多到大,两人谈恋爱后,连谢云君的画风偶尔都会跑偏,薛成泽是亲眼见过这个有着高岭之花脸庞的少年捏着鼻子跳3lz的场面的。

游刃有余到这个地步,他们用举手来挣goe自然是没问题。

两人的第二个动作是捻转三周,陆酉和谢云君是出了名的滑速快,因此他们在做捻转时也会特别果断,两秒不到,陆酉就已经落冰。

人鱼摇摆着尾巴,破水而出,溅起闪闪发光的水花。

鲛人少女偷听到了人类的对话,知道他们想要探寻海洋上是否还有其他大陆,却不小心在风暴中迷失了方向。

海的那头是什么?世界广阔无比,那边有另一片广袤的绿洲,上面生活着的人们有着不同的眼眸、发色和皮肤,是崭新的文明。

螺旋线、接续步,陆酉和谢云君用四级的标志践行着自己会全力以赴的诺言。

意大利解说:“四组压腕托举,空中一字马抱腿姿态——顺带一提,他们今年考斯腾上的鱼鳍设计真是太美了。”

托举被放下的陆酉冰刀轻盈打转,绕着谢云君滑了一圈,然后伸手抚摸谢云君的脸庞。

“海神大人,我可以为他们引路吗?”

天真懵懂的鲛人少女绕着海神游弋,联合旋转中,两人的右脚冰刀勾在一起,旋转间衣服上的轻纱飘动,伊藤百合看着自己的作品,露出个满足的笑容。

这就是她想要的,海神sama和人鱼少女的感觉。

表演进行到此刻,只剩最后一个技术动作没有完成。

抛跳。

而场上这对来自中国的组合,是世界上唯一一对能完成3ath的人。

当鲛人少女为航船领路时,海神驱散风暴,她所过之处,连海浪都变得温柔起来。

陆酉和谢云君做出华尔兹姿态,随后轻盈往前一跃!

一圈,两圈,三圈半。

漂亮的阿克谢尔三周半!

此时此刻,徐心怡再也忍不住,她站起来挥动国旗,奋力为他们欢呼,随着她的动作,越来越多的中国观众也站起身来。

一个,两个,最终汇聚成一片、一群。

星星点点的五星红旗在观众席的各个角落翻腾而出,织就成赛场上最亮眼的颜色,所有华夏儿女都在这一刻自豪地站起来,告诉世界——这是他们中国的选手!

编钟的声音响起,连音乐都变得恢弘激昂,远行的航船终于找到方向,开往那片未知的大陆,欧亚的文明就此展开碰撞。

“呜——”

浑厚的号角声昭示着航船靠岸,也昭示着胜利的到来。

完成了短节目的陆酉和谢云君看向队友席,伸出一根手指。

第一名,毫无疑问,就算分数还没有出来,所有人也知道他们将会是第一。

不出意料,当分数出来之后,对团队赛来说至关重要的10分稳稳落入中国账户,此时中国队的积分已经达到了24分。

当下午的冰舞韵律舞结束后,大家一算积分,赫然发现他们兔村居然奇迹般的排在了第二。

镜头之中,赵子轩咬着笔,和教练们飞快地商量了一下,拿着自由滑名单朝着工作人员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