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七零甜宠女知青 > 第1章 工作

第1章 工作


在东北某个偏僻的村子里,发生了件轰动全村人的大事儿……

“哎!听说了吗?林老根家的老三,被县里运输队看上了!”

“真的假的?就那个一天天不务正业的小混混?”

“当然是真的了,队长亲口说的。”

“这可真是鸟枪换炮,连个小混混都能变成城里人了。”

“林老根家出个吃商品粮的,这下怕是又要神气起来喽!”

有人坏笑了下:“也不知道老林家知道这个事儿,又会闹成什么样子?这下有热闹瞧了!”

“这多大的喜事儿啊!祖坟冒青烟的事儿,还能闹起来?”有那不太清楚原由的就开始问了。

“这还真说不准,就凭林老根那个婆娘,对小儿子宠着的那个劲儿,偏心都偏到胳肢窝子去了,她肯定会提出让他家老四顶替。”

“人老大一家还不定同意呢!老大的媳妇,那可是个母老虎。我看这事儿啊,他家有的磨。”

“不一定,林家那个老三。可不是个听话的主儿……”村里人谁不知道林建业的凶狠,霸道劲儿,也就是对自家爹妈孝顺些。其他人想从他手里抢东西,那不可能。

一群人蹲在墙根儿底下,就老林家即将发生的大事儿议论起来。

而在村子中间的一个院子里,他们口中的主人公也的确为了运输队的工作争的面红耳赤。

“我是家里的老大,这个工作怎么说也应该给我才对。”开口说话的是林老根的大儿子林建国。他心存不甘的说到,论各方面的能力,他怎么着也比四弟那个只会嘴花花的强多了吧。

“凭什么给你?我是小儿子,爹娘最疼我了,要去也是我去。”林建设不同意了,张嘴反驳。

“四弟这话就不对了,我们大房以后是要给爹娘养老送终的,工作给你大哥也是合情合理。”大房女主人李桂花不高兴了,神情倨傲,好像得了什么尚方宝剑一样,丝毫不将林建设看在眼里。

林建业看着面前争论不休的两人,觉得很是好笑。

自己得到的工作,这几个人是有多大的脸,都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把这视为囊中之物,开始在这儿争了起来。

看了看二房两口子坐在门一进来靠墙的凳子上,对眼前的情形并不插嘴多话,有些置身事外的麻木感。

估计除了自己,就属他们在这个家里最没有地位了吧!

林建业忽然有些同情起自己来了……

林老根两口子坐在炕沿上,也不开口说话,就这么看着地上最看重的两个儿子在那里争论,神情有些凝重,心里也在思索着让哪个儿子去才好……

大儿子要给他们老两口养老送终,不能寒了他的心……

小儿子从小偏宠,看着他细皮嫩肉的,也不忍心让他毕业后就回来干农活……

怎么就只有一个工作机会呢,要是有两个该有多好,都不用为难了,一人一个。

老两口就这么左右摇摆,拿不定主意。

林建业看清了屋里每个人的表情,摇头笑了笑。

这些人啊……

永远都贪心不足,摆不清自己的位置。

“好了,都争什么。”

林建业忽然出声,打断了屋里的争吵。几人停下来看向他,这才想起正主还在这儿坐着呢,神色开始不自然起来,多少都带点尴尬。

虽然林建业在外面惹事生非,惹的人人惧怕,可是他这人却是个十足的孝子。

林建国和林建设两兄弟偶尔有点怵他,但因为有父母在,心里也并不把他当回事儿。

这次一听说林建业得到了县里运输队的工作,可不就直接略过他,争了起来。

以前这种事儿他们两人也没少干。

林建业无所谓的笑了笑,接着说道:“我没说要把工作让出来。”话音一落,宛若一声炸雷,把大家炸了个里嫩外焦。屋子里的人都睁大眼看向他,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老三你什么意思?什么不让出来?”

“三哥你说什么胡话呢?不让出来难道你去?你不知道自己的名声多坏啊!凭白的失去工作机会。”

林老大和林老四开始一致对着林建业发难。

“行了,都别说话。”终于,林家大家长林老根开口了,他看向林建业,“老三你说,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林建业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机遇,他还以为只要自己顺从听话,就会被他们看重。

毕竟梦里的自己不一直就是这样,自己得到工作,因为听父母的话,把机会让给了哥哥。

任何东西,只要他们看上,都被要求让出来,可是他最后得到了什么……

林建业停止回忆,看了看等着他回答的众人:“意思就是工作我不会让出来。我已经去运输队报了道,户口转出的材料也都盖好了章,板儿上钉钉的事了。”

“什么?你这个小畜生,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都不和家里商量就自己决定?”

最先发难的是他心目中疼爱,看重自己,只是不善于表达出来的林母。

看着眼前这个怒目而视,满嘴污言秽语对着自己的母亲,林建业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了她二十年后的样子,两人的身影慢慢重叠。

原来不管自己怎么做,她都不会在意。

在她心里,怕是恨不得自己永远都给这个家里当牛做马才好。

好在,现在醒悟也为时不晚。

林建业面无表情的听着,脸上没有流露出丝毫伤心。

也不会像以前一样,从不为自己争取,只要林母一表现的不高兴,就会立马妥协。

还在心里自我感动,认为自己是几个孩子里最孝顺的,现在回想起来,林建业只想回自己两个字。

“傻x……”

林母看着他这个样子,也有些骂不下去了,便住了嘴,只是背过身去坐在炕上,以表示她心里的不痛快。

林老根看向连母亲生气都没反应的老三,开始意识到他对这个工作的在意。

也对,正式工,商品粮,换谁握进手里,都不会松开。

只是这个老三,以后怕是有些拿捏不住了……

既然事以定局,看来要从其他方面想想法子了。

他无力的摆摆手,示意大家出去。

二房两口子率先出门,反正也没他们什么事儿,不管谁去,都轮不到二房。

林建业也站起身,往门外走去。路过林建国的时候,他要笑不笑的拍拍他的肩膀:“老三长大了啊……”

林建设也阴阳怪气的跟着说道:“没想到三哥才是咱家藏的最深的那个。”

林建业:“……”

脸呢!

听到这两人颠倒黑白的话,他没有反驳,也不想辩驳,直接越过两人回了屋子。

气的后面的林建国低声骂道:“什么东西。”也甩袖离去。

林建设看了看里面的爹娘,林老根摆摆手也让他赶紧出去,才心有不甘的关门离去。

回到屋子里的林建业,躺在炕上,听着院子里林家大嫂的指桑骂槐,内心浮不起一起波动。

这种场景,不管前世今生,他遇到的太多了……

他现在的首要目的,就是把工作落实,至少不能受他们牵制,像上辈子一样被拿捏住。

以他对父母的了解,这会儿爹娘肯定在屋子里商量对策,既然工作已经拿不到,接下来估计就要从工资入手了!

说来也是好笑,都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到他家就要分个三六九等出来,他应该算是家里的最底层了吧!

想起上辈子的自己,枉他自翊自己有颗聪明的脑袋,无论是在后来的学业上,还是工作上都出类拔萃。

可是最后却因为被亲人拖累送进监狱,整整被关了十年。

十年啊!整整十年,他的人生才刚走向康庄大道,便从这里开始落没……

回想起梦里面愚不可及的自己,后来落得哪样的下场,也算是为他的愚孝,优柔寡断付出了代价。

那种在监狱里不见天日,病床上苟延残喘的日子,是他心底里的噩梦。

改变,就从这次的工作开始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