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七零甜宠女知青 > 第4章 女配重生

第4章 女配重生


第二天一早,林建业拿着公社盖好章的户口转出证明和接收单位的材料去了县里。

到了街道办,办完手续,拿上粮本后他才松了口气。

队长看到林建业过来,知道这是上面安排进来的人,对他很客气,叫来一个老司机带他。

“以后你就是我们运输队的一员了,跟着师傅好好学习,争取早点上手。”队长拍拍林建业的肩膀,鼓励到。

“我会的,谢谢队长!”说着掏出四包大前门,两包给了队长,两包递给站在一边老司机。

“吆!大前门,你小子可以啊。”队长看见香烟牌子,对着林建业竖了竖大拇指。

心想这小子什么来头,不仅让上面的人特意关照,还一出手就是两包“大前门”。

这烟不说多贵,主要是它比较少,他们县里根本买不到。

林建业也会做人,这让本来答应媳妇把她娘家侄子招进来的运输队长心里舒服了很多。

虽说即便林建业没有表示,上面安排了他,自己也得接着,但总归会有疙瘩。

因为名额被占,队长都被自家媳妇赶去打地铺了。

看了看手里的烟,队长私心里觉得林建业来了运输队也不错,总比媳妇娘家那个被惯的不成样儿的侄子强。

带林建业的司机姓黄,他接过烟后,脸上的笑容也比刚才真诚不少,拍着胸口保证,一定早点把他带出来。

林建业暗自腹诽,幸好前段时间他就开始准备,现在也算是派上用场了。

这几包大前门可是他花了好多功夫才得到的,不枉费他为了买它,在黑市蹲守了两个多月。

队长让林建业回家收拾好东西,直接搬来队里的宿舍。

他们这行在外跑来跑去的,在家的时间不多,出车回来太晚了,都是直接回宿舍睡。

从县城回来,刚进村子,就听到大家在说队长家的闺女落水了。

林建业这才想起来,梦里是有这么回事儿,只是他的注意力都在林家这边,这才没想起来。

前世也是今天,队长家的闺女落水,被路过的他给救了起来。

不到一天,流言就开始满天飞,都说他虽然好心救人,但当时那种情况,他都把人姑娘给看光了,肯定要娶她。

天地良心,他从来就没有过这种想法,他有自知之明,自己一个小混混,名声那么差,人家队长家也看不上他。

再说就赵佳慧那头顶朝天的,他也看不起。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流言,他当时还专门走的小路。

可不知怎么的,还是被人看到传了出去。

当时就连他都以为是因为自己的不小心。

队长一家认为他故意走漏风声,挟恩图报,目的就是为了攀上这门亲事,想娶自家闺女。

清醒过来得赵佳慧知道是自己救了她,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跑来狠狠地羞辱了他一顿。

就在赵佳慧要死要活和自己解释无力的情况下,也不知道赵队长和他爹娘怎么商量的,这个事在赵佳慧嫁给知青后落下序幕。

现在想想,当时他送她回去的时候的确没人看到。问题应该出在他湿漉漉的回家被他娘看到后,自己没有防备的对她说了实情。

家里人把这个事情宣扬了出去,怕是就为了和队长家结亲,有可能还计划着亲事不成,就要好处的打算。

不然为什么两家谈话没多久,老四就去了队里当老师。

从头到尾,只有他是那个被蒙在鼓里,被人肆意羞辱,彻底利用的傻瓜。

这次自己因为工作去了县里,躲了过去,就是不知道又会是谁救了她。

不过也不关他的事了!

林建业事不关己的往家走去。

而在赵队长家,床上正躺着这次事件的主人公---赵佳慧。

“怎么样了?”看着从屋里走出来的妻子,赵队长连忙上去问到。

“烧退了,晚点应该就会醒来。”队长媳妇的脸上也终于有了笑容,天知道她看到自家闺女昏迷不醒,被人湿漉漉抱回来时的情形,心跳差点停止了。

“那就好,那就好!”赵队长也是长出了一口气。

“那林家老四这儿要怎么办?”人家怎么说也救了他闺女,她家也不好不表示。

赵队长想了想,说道:“等闺女醒了,你问问她情况。明天提一篮鸡蛋,再把咱家鸡给逮一只,就当感谢他们家的救命之恩了!”当然,也有封口的意思。

“那鸡可是咱家的下蛋鸡,就不能换成别的吗?”队长媳妇有些舍不得。

“就是因为这样,才更要送过去。如果他们有其它想法,想图更大的呢?”赵队长提醒着自家媳妇。

“你是说……”

“闺女那个样子被他抱回来,难保不会有人说三道四,我们要提早把这个苗头给掐灭。”

听自家男人这么一分析,队长媳妇不敢舍不得鸡了,没了一只鸡是小,到时候把闺女再给陪进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就老林家那一大家子,她可看不上。

虽说现在家里出了个吃商品粮的,但那名声,不提也罢。

赵佳慧觉得自己眼皮有千斤重,嗓子干的要冒烟,她想着自己这次是不是终于要死了!

那个挨千刀的男人,昨晚回来就因为自己多嘴劝他少喝点酒,就对着自己拳打脚踢,不知道这会儿是不是因为打累了,才放过她。

她费力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她熟悉又陌生的环境。

熟悉是因为这是出嫁前的闺房,而陌生,则是因为她嫁出去后,嫂子就把这个房间收拾出来给了侄子。

难道是因为她过的太苦了,才会产生幻觉,想要回到自己人生最幸福的时候?

她挣扎着爬起来,想好好的看一看。

不,这不对!

赵佳慧看到自己的双手,上面的皮肤细嫩紧致,和她那双布满伤痕的手截然不同。

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上面光滑细嫩,没有因为被丈夫殴打而留下的伤疤。

她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嘶~”好疼。

赵佳慧心跳得飞快,身体因为激动,而有些微微颤抖。

她觉得有什么东西,好像呼之欲出了!但还需要最后确认。

赵佳慧来到桌子前面,用颤抖的手拿起那上面的一面镜子。

映入眼帘的,是她熟悉又陌生的面庞。

一张她十七八岁,青春洋溢时才拥有的漂亮面容。

“哈哈,哈哈哈……”赵佳慧笑了出来,笑着笑着,又用双手捂着脸伤心的哭了起来。

“呜呜呜~~~”

她就这么边哭边笑,抒发着自己这么多年来内心的压抑,苦闷。

队长媳妇在院子里听到了屋里传出的声音,知道闺女醒来了,赶忙走了进来。

“这是怎么了闺女?谁欺负你啦,你跟妈说,妈去找他算账!”

赵母进门就看到自家闺女蹲在地上哭的伤心,连忙过去抱着她安慰道。

“妈~~”看到已经两年多没有见过的母亲,赵佳慧抱着她更是哭的撕心裂肺。

“乖,不哭,不哭啊!妈在,妈在呢!”赵母一边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一边轻生安慰。

不多会儿,赵佳慧的心情才平复了下来,这才有时间思考现在面临的问题。

以她刚刚的粗略估计,自己应该回到了十七八岁,还没有嫁给那个害她的一生凄苦的罪魁祸首之前。

这时,看到闺女冷静了的赵母这才放下心来,问道:“佳慧,你和妈说,是不是谁欺负你了?你别怕,妈去找他去。”

赵佳慧算是赵家的老来女,从小就被赵家全家人疼爱,赵母还从没见她这么伤心过。

赵佳慧抱着母亲,依恋的说道:“我还以为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听到闺女这么说,赵母才放下心来,肯定是因为这次落水给吓到了!

“不怕,不怕。爸妈都在呢!你也好好的。就是以后别去河边了,这次幸好有人路过救了你,万一你出个什么事儿,你不是要娘的命嘛!”赵母心有余悸的说道。

听到母亲这么说,赵佳慧终于可以肯定她回来的时间点了。

当年,她因为喜欢上了村里新来的知青,每天都找借口去知青点找他。

他对她的靠近也不反感,两人经常一起讨论诗歌,互相进步。

那天,她就是收到了他的纸条。说是中午休息的时候他在河边等她。

她兴高采烈的打扮好去赴约,却没有见到自己想见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人从背后推入了水中。

后来,是路过的林建业救了她。

他告诉她爹送她回来的时候没人看到,可是不到一天,她被他看光了的消息就传的满天飞。

她很生气,跑到他面前极尽嘲讽的让他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就那么面无表情的听着,不反驳,也不生气……

赵慧佳想到这里,焦急的看向林母:“妈,那救我的人呢?你们感谢他了没有?”一双眼睛期待的看向她。

“放心,妈不会不懂道理,我和你爹已经商量好了,明天就去老林家送一篮子鸡蛋和一只老母鸡。”林母欣慰的笑着说,觉得自家闺女经此一难,懂事了,以前她可从不关心这些人情往来。

赵佳慧听见赵母这么说,终于放心的笑了起来。

这辈子,就先从嫁人开始改变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