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七零甜宠女知青 > 第8章 失望

第8章 失望


在林建业被林赵两家逼着顶替林建设救命恩人的时候,京市的王家也有件大事发生。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啪’的一声,王父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用比平常高出一倍的声音质问着还在往嘴里扒饭,根本不知道自己刚刚的话有多吓人的王乐乐。

随着王父这一下,饭桌上的碗碟都跟着踢里哐啷的响了起来。

王乐乐也被吓的不轻,嘴里的饭还没有咽下去,打嗝声已经传了出来。

一下一下的,难受的紧。

王母本来也被闺女忽如其来的话给整懵了,然后一看她这个样子,又有些心疼了,忙端过一旁的水杯。

“赶紧喝口水,先把饭菜咽下去。”然后转头对着王父有些不赞同的说道:“你看你把孩子吓的,什么事儿不能等她吃完饭再说,这一吓给噎着了怎么办?”

王父:……

王父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妻子,一阵无语。

这是能等的事儿吗?

这么吓人的事儿被闺女轻描淡写的在饭桌上说出来,还指望他等到吃完饭再心平气和的问她?

想屁吃呢!

王父越想越气,看着妻子忙前忙后的伺候着那个做了蠢事,还万事不愁的小闺女,感到一阵绝望。

等到王乐乐隔声小了一些,她偷偷看了眼对面黑着脸,一句话都不说的的王父,有些害怕了。

她再傻,也是会看脸色的。

她知道爸爸生气了,再一想到刚刚爸爸是在她说完那句话后才发作起来的,更是心虚。

她紧紧拉着王母的衣袖不松,想要离妈妈近一些,这样她才有勇气承受住自家老父亲的怒火。

“……哎!”王母看着闺女发白的脸色,也有些不忍,可是能怎么办?

她不声不响的办了这么件大事,连和他们商量商量都没有。

怎能不让人生气……

事情还要从那天王父告诉王母家里有可能出事说起。

那天夫妻两个商量后,觉的以目前的形式,还是不要抱着侥幸心理的好。

既然王母决心跟着丈夫同甘共苦,现在只要把闺女安排好,剩下的就是家里这一屋子的家当了。

如果真的出事,这些东西肯定留不住。反正这样了,还不如他们提前处理了,多存点钱傍身的好。

为了不引人注目,那天开始,王父照常上班,稳在大前方。

私下里联络人查看胡老的消息,最重要的是安排好小闺女。

让小女儿跟着他们夫妻两个一起面临下放劳改的命运,他是舍不得的。

他们原先的想法是让小闺女去西南,大女儿和儿子都在那边,小闺女去了有哥哥姐姐照看,他也放心一点。

但他又怕自己的事情会影响到孩子们,到时候两个大的都自顾不暇,更别说照顾妹妹了。

鸡蛋最好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

所以他又走了旁的路子,舍出老脸找了以前转业的战友,准备把闺女送出去。

而王母,就请假在家,开始一点点的蚂蚁搬家。

大型家具肯定不能动,这个动静太大,容易引起旁人注意。

但王家是有三转一响的,这可是稀罕玩意儿。

除了缝纫机不好搬以外,其他都被王母偷偷摸摸的找人处理了。

王家现在住的房子,是王父单位分的,如果真有事儿,到时候肯定会收回去,但王母在京郊有套老房子。

房子不算大,三间砖瓦房加前后院。

这是王母母亲悄悄留给她的嫁妆,别人都不知道,就是王母娘家哥哥他们也没告诉。

王父转业回到京市,一家人一直都住在单位分的房子里,老房子就被王母租了出去。

反正也不住,空着的房子容易荒废,还不如租出去既能赚点租金,也能让房子有点儿人气,一举两得。

今年租房子的那家人刚好等到了单位分房,早已搬走了。

现在房子空了出来,刚好把家里不容易处理的的东西都搬过去,有备无患。

现在王家的屋子里除了明面上的家具,就连衣柜里都空了,除了每人两身换洗衣物和盖的被子外,其他的都被王母偷渡到了京郊。

只有王乐乐这个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知道。王母骗她说那些旧衣服送人了,准备给她做新的,她也就信了,还高高兴兴的等着穿新衣。

今天王父老战友来了消息,说他们县里供销社要招一个会计,他可以想想办法安排王乐乐去。

有他在,也不怕闺女人生地不熟被人欺负。

这是最近这段时间王父听到最好的消息了,今天下班回家的王父脸上终于有了笑颜。

虽说从此以后小女儿也要离开他们夫妻的身边,但只要她好好的,他们的心就是安稳的。

可他这才开了个头,就被小女儿当头一棒,敲的头昏眼花。

王乐乐一听爸爸说给她找好了工作,让她这两天收拾收拾东西后就准备送她过去。

一听这话,王乐乐瞬间想起了她忘了什么。

那天她被王艳玲怂恿着去知青办报了名,成为了一名半个月后就正式的下乡知青。

当天回来后,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没有告诉爸爸妈妈就自己擅自做了决定。

怕被骂,她鸵鸟似的准备晚两天再说。

后来的后来,就是她忘了……

要不是今天王父提起工作的事,她都不会想起来。

抬头是一刀,低头也是一刀,王乐乐知道现在的情况是不能不说了。

“不用给我安排工作了,我已经报名下乡了,再过个十天左右要出发了。”

因为害怕,她快速说完后,忙低下头去吃饭,就怕看到王父王母的黑脸。

结果,果不其然……

她知道爸妈会生气,只是她没有想到爸爸会发那么大的火儿。

看着王父喘着粗气,坐在椅子上直直看着她,一句话也不说。

王乐乐害怕极了,她怯生生的喊了一声,“……爸。”

“你还记得你有爸妈?”王父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他失望的看着娇生惯养的小闺女,“我以为对你来说,我和你妈加起来都比不上那个王艳玲重要。”

不用问,她忽然报名下乡,绝对和那个王艳玲脱不了关系。

不然凭她的脑子和那个娇气劲儿,根本不会想到去下乡。

早知道,他就应该一开始就强硬分开她们。

第一次见到那个姑娘,王父就知道王艳玲不是个安分的,她的眼睛太活。

只是当时他看闺女喜欢,而小姑娘年龄不大,再有小聪明又能坏到哪儿去。

大事上有他把关呢,不怕闺女伤着。

可他没想到,就这一次,居然就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王父忽然有些心力交瘁,这一个星期以来,他和妻子因为心里有事儿,忽略了闺女。

他没想到,她居然能悄不声儿的干了件这么大的事。

让他连想挽回,都有些做不到了。

这让王父有这挫败,不仅仅是对王乐乐的失望,也是对他自己的失望。

他太自信,以为可以给闺女遮风挡雨一辈子,可以让她在自己的羽翼下幸福快乐一辈子。

可是现在,他怕是连最简单的护着她都做不到了……

“爸…对不起爸爸,我错了…你别这么说,你和妈妈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王乐乐眼眶瞬间泛红,带着哭腔说道。

她看了看王父,又急急的拉拉王母的衣袖,“妈,妈你劝劝爸爸,让爸爸别生气……我害怕!”

王母长叹口气,她侧身抱住自己疼爱的小闺女,什么话都没有说。

王乐乐在王母的怀里放声大哭。

她知道错了,她再也不敢了,可是怎么办?

爸爸妈妈对她失望了……

她第一次从爸爸的眼底看到了对自己浓浓的失望。

王乐乐哭的不能自己。

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痛哭,从小到大,她脸上最多的表情就是甜笑。

父母疼爱,吃穿不愁,王乐乐从来没有为什么发愁过。因为没心没肺,也没有什么事情会引起她的心底的难过。

唯一的难过,怕就是对王艳玲遭遇的感同身受吧!

半个小时后,王母从房间出来,看到丈夫还坐在饭桌前,面前的饭菜也一口没动。

“怎么样了?”他问。

“哭睡着了!”王母叹口气回道。“我去把饭菜热一下吧,你一口都还没吃呢!”

“不用了,吃不下。”顿了顿又道:“热吧,你也没吃。”他不吃可以,妻子不能不吃。

王母没再多言,端起饭菜进了厨房,留王父一个人沉思。

王母理解丈夫现在的心情。

说实话,刚知道小闺女报名下乡,她的心也咯噔了一下。

也气她自作主张。

可她再伤心,也比不上丈夫。

在这个家里,最宠小闺女的就是丈夫了。

这一个星期,丈夫觉得因为自己的原因,要被迫安排闺女远走,已经很痛心了,每天晚上躺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今天好不容易有了好消息,又出了这事,可想而知他的心情得有多糟糕。

在王母看来,现在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以他们现在的处境,也无力改变,还不如想想后续该怎么办。

闺女总要长大的。

他们不能陪她一辈子,也护不住她一辈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