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菩提 > 第八十四章 鹤雪

第八十四章 鹤雪


  季月年抬起头来,瞳孔之中倒映着急速贯穿而来的炽白虹光,双手翻舞之间,直接施展出了《青木转灵真诀》之内的防护神通。

  碧光乍起,数十座小巧无比的湛青莲花陆续凝形而现,却在白虹之内神威的摄压之下尽数化作虚无,湮灭成了无数璀璨的青光崩碎而去。

  白虹临身!

  大归真境的鹤玄道人在一侧苦苦抵挡着神力威压,面色灰败无比。

  季月年乃是燃起四品心火的通玄心鬼血脉,更是被第三山脉李家所看重,若是其在出宗途中死在了太楚古城,鹤玄道人这个太楚古城的摄守难辞其咎。

  “表兄!”赵霄云早已嚇的三魂出窍,此刻被威压所摄,跪伏于地,望向季月年的目光之内满是绝望之色。

  轰!

  白光侵杀之下,季月年的身躯寸寸崩毁,彻底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极天之上的季鹊雪却似是有些惊讶,轻声道:“竟然能躲过我的陨灵指,看来你身上的秘密不少。”

  浓郁的天地阴气聚拢而来,白光彻底散去之后,季月年方才所站之处逐渐有着一道模糊的身影显现,数息之间便完全褪去了模糊,将其面貌展露了出来。

  正是身着玄黑墨月袍的季月年。

  这“季鹊雪”此时的神力修为与正九品天地正神相类,已经远远超出了大归真境的极限,以季月年入玄上境的修为,在这陨灵指的侵杀之中无论如何都难以幸免。

  迫不得已之下,季月年只得完全激发了神异至极的通玄心鬼血脉,在那一瞬之间将神魂身躯彻底化作天地阴气,堪堪躲过了这一道白虹。

  “表兄,你竟然没事!”赵霄云大喜过望,不过下一刻他便察觉到了季月年的异常,其不仅脸色苍白无比,没有一丝血色,身周的天地阴气更是愈来愈狂暴,似乎随时都会失去控制。

  将神魂和身躯融入天地阴气之内消耗极大,只有通玄心鬼血脉才能做到这等离奇之事,季月年即便动用了通玄心鬼血脉深处真正的力量,也仅仅只能施展这一次而已。

  若是“季鹊雪”再点出一指,那他则会避无可避,没有一丝一毫反抗的可能。

  境界的差距实在太大,甚至大到了极品通灵法宝都几乎失去作用的地步。

  即便季月年此刻祭出自己并不能完全发挥其威能的凝雪玄剑,在此时的“季鹊雪”面前也根本不会有太多的用处。

  “如此神异的蜕逃之术,你还能施展第二次么?”季鹊雪静立于极天之上,瞥了季月年一眼,再次轻描淡写地点出了一指,“执念之源,伏诛罢,圆了我的《聚神血咒》,助我登临这数千里疆域之内的天地正神神位!”

  与此同时,其身周浩瀚的神力横扫而过,摄压方圆数千里,所有太楚古城疆域之内的生灵皆是拜伏于地,跪倒在了天地正神的神威之下。

  季月年望着再次袭杀而来的雪白虹光,修长苍白的手指紧握,目中露出挣扎之色,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蝇营狗苟之辈,也敢称神!”

  就在此时,苍茫浩渺的声音传遍四面八方,一道半透明的玄黄身影显现而出,衣袍之上篆刻着繁复无比的篆文,无边的神力涌动之间,已是极为清楚地昭示出了此人的身份。

————

  太楚土地尊神神上。

  其斥喝过后,便直接一甩袖袍,一道瑰丽的的玄黄真光席卷而出,护在了季月年身前,堪堪挡下了那一束足以将季月年的神魂碾成碎片的炽白神光。

  “你的五座供奉神殿已经被我侵蚀了四座,此时你应该被困在主殿之内不得而出才对,竟然还能在此处显现出化身?”季鹊雪看了太楚土地尊神一眼,语气之中颇为诧异。

  太楚土地尊神摇了摇头,道:“你虽使用旁门之法重塑了神体,可却依然未入神阶,即便有着与我相差仿佛的神力在身,却也终究只是一只不入流的鬼物罢了。”

  闻听此言,季鹊雪的目光冷了下来,稍稍感应了片刻,面无表情地开口道:“你竟然将正神神印留在了主殿之内,愚蠢至极!”

  白光轰然而起,季鹊雪刚刚说完这句话,便直接一步踏出,在白虹弥漫之间离开了此处。

  太楚土地尊神低头看向季月年,面色再也不复方才的从容,语气之中有着一丝悲哀,道:“这厮前去融合神印,趁此机会,我将你送出太楚古城疆域范围,可保无虞。”

  季月年紧握的手指不知何时已是松了开来,拱手朝着太楚土地尊神行了个礼,道:“神上为何宁愿舍弃神印也要化身而出,相救于我?”

  “元衍地界城隍神上数息之前传下敕令,令我放弃神阶神印,将你救出,”太楚土地尊神身周的玄黄真光愈加浓郁,甚至将其面目也彻底遮蔽了起来,“据我所知,应是与太御圣宗有关。”

  此言落后,这位土地尊神便不再开口,袖袍翻卷之间,无数玄黄真光自其身周倒卷而出,将季月年包裹在了其中。

  此时他虽弃了神印,在天地规则之下却依然是太楚古城疆域之内的天地正神,拥有着挪移疆域之内生灵的玄异手段。

  对于“季鹊雪”来说,戮杀季月年乃是为了彻底了却季鹊雪的执念,从而使其残灵彻底与这具身躯相合,使《聚神血咒》达到圆满。

  此时太楚土地尊神先一步主动弃了神印,化身离开供奉主殿,季鹊雪自然会选择最简便的方式,直接侵入空无一人的供奉主殿之内,将自身神力浸于神印之上,从而真正的代替太楚土地尊神,成为这数千里疆域之内一位新生的天地正神。

  与此同时,清罗境。

  “多谢了。”

  玉经天依然是那一身皱巴巴的陈旧道袍,有气无力的坐在蒲团之上,朝着身前的元衍城隍尊神极为随意的拱了拱手。

  “为了搭救一个弟子,便要太楚土地的十余万年修行毁于一旦,玉经天,你要如何补偿于我?”元衍城隍尊神望着殿中光幕之内的景象,平淡开口。

  玉经天叹了口气,将话头引在了季鹊雪身上:“此女到底是什么来路,你可知晓?”

  元衍城隍尊神看了一眼另一面光幕之内的季鹊雪,此时她正在太楚土地的供奉主殿之内融合神印,一旦融合完毕,她便会成为太楚古城疆域之内一位真正的天地正神。

  “重塑神体的下等神通罢了,此咒全称为《鹤雪神咒》,在许多年前曾是许多正神残灵重登神位的倚仗,在诸多低阶天地正神之间多有流传。如今此咒早已是被我等所淘汰之物,却被其捡去当了宝贝。”

  其语气之内,仿佛对季鹊雪引以为傲的《聚神血咒》颇为不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