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在民国打僵尸 > 第6章 我是你们的队长阿威啊

第6章 我是你们的队长阿威啊


  九叔也带着两个徒弟跑了进来。

  刚进来,九叔便弯腰掀开了盖住尸体的白布。

  任老爷双眼睁圆,面色白青,七窍流血,脖子还有恐怖的血洞,半个脖子已经化成了烂肉,隔着老远都能嗅到那股臭味儿。

  “别乱动尸体!”阿威一直看九叔不爽,当然也不给他好脸色。

  “好,我不动。”

  九叔为尸体盖好白布,和自己两个徒弟悄悄摸摸说了些什么,二人表情慌张,转身就走。

  “威哥啊,有没有看出来什么线索?”说话的是任家镇镇长。

  以阿威为首的警察大队,以前听任老爷的,现在任老爷死了,阿威就像挣脱绳的疯狗,手底下有枪,没人敢惹他。

  “有,当然有线索了!依我看……”阿威来回踱步,好像真的在思考问题似的:“对了,表姨丈这是被人开枪打死的!”

  早就看出端倪的九叔问道:“开枪打死,这么准会都打在脖颈上,而且任府这么多人,为什么没人听到枪声?”

  “这个。”

  阿威一顿,表情有些不好看:“那就是武林高手,用了……对,九子连环金钱镖。”

  “噢~”九叔点头:“镖呢?”

  “喂!你是不是存心想跟我作对啊?”

  阿威如今只想着赶紧解决这件事,然后名正言顺的接收任家的财产和任家大小姐,杀手是谁,他才懒得管。

  最多是帮任老爷风光大葬,再兔死狐悲的哭两场。

  “哼!你说他是怎么死的?”

  九叔终于等到自己说话,也不卖关子:“要我说,他是被指甲掐着脖子,捅死的。”

  说着,他还举起了双手做了个卡脖子的动作。

  “指甲?”

  这一举手,立即被阿威看到,立即将九叔的手抓住:“好长的指甲啊,看来凶手就是你!”

  阿威自做神探模样:“整个镇上,也就只有你才留着这么长的指甲吧?诸位说对不对?”

  那些长辈听闻,立即把自己手藏在身后,同时连连点头。

  “对,对!”

  尖尖手,长指甲,头戴飘飘巾,身穿花花衣。

  前朝遗留下来的风气,便有以留长指甲炫耀资本,就好像21世纪出门穿名牌一样,在这个时代,想要证明自己有钱,不止要穿得好,还得留长指甲。

  留长指甲,意味着不用浆洗衣服,不必做粗活,彰显自己家财,不必为了生计忧虑。

  但眼下,长指甲可能就是杀人犯,没谁敢牵扯进去。

  有九叔顶着当然更好,现在的阿威像条疯狗,没人想被他咬一口。

  “来人,把他给我押回衙门!”

  阿威一声令下,立即有人来把九叔抓住,秋生和文才也刚赶回来。

  “找到了吗?”

  “没有!”

  “全都找了?”

  “全都找了!”

  旁人只当他们是打哑谜,张文却听得懂其中深意。

  这是说棺材里的任老太爷已经逃了。

  九叔转头说道:“威队长,我能不能和我徒弟说两句话再走?”

  “尽管说吧,免得让人以为本队长不近人情。”阿威洋洋得意,只要九叔落在他手里,屈打成招,他有信心等明天让九叔签字画押,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

  师徒三人窃窃私语过后,九叔被强行押回牢房,任老爷的尸体也作为证据,被送回牢房看押。

  “今天任老爷会尸变,任老太爷也一定出现杀任婷婷。”

  张文回衙门的路上,一拐脱离了队伍。

  任婷婷,他可不会在意,有文才在那里英雄救美呢,不过刚刚尸变的任老爷就不同了。

  “刚尸变,配合我准备的这些东西,说不定能对付!”

  既然他能获得经验值,打僵尸是不是给的经验值更多呢。

  “试一试了,至少有九叔兜底!”

  张文回到家中,找了一个斜挎包,装了三斤糯米。

  然后又提上桃木剑,用布裹着。

  看一眼耷拉着脑袋的大黑狗,犹豫再三,张文还是没动刀,而是拿出了朱砂,把子弹轻轻蘸了朱砂。

  一切准备就绪就用了大半天的功夫。

  张文到了衙门,刚进牢房就听见阿威的大笑声。

  等到天黑,阿威带着两个手下大摇大摆的走出来。

  “阿文,今天一天没看见你啊,去哪儿了?”

  “我突然肚子疼,回去方便,然后又去药店买了点药。”

  死了表姨丈,阿威心情很高兴,没和张文计较这件事。

  “喝口茶休息一会儿,等会儿再进去炮制!”

  忽然,听里面“哎呦”一声。

  “有情况!”阿威道:“快开门!”

  打开门,四人便看见任老爷双手举着,站在地上,而且脑袋上还贴了一张写了字的黄纸。

  “哼哼,有人不请自来啊~”

  阿威发现了端倪,死人是不会动的,那么能让死人站起来,一定是有人想要搞小动作,说不定是想假装闹鬼,然后趁乱救走九叔。

  “阿文,你们几个在外面等着,不管是谁拍门都不要开,知不知道!”

  张文看了牢房中,若无其事的九叔一眼,点头道:“知道了,队长。”

  三人离开,并锁上了门。

  不一会儿就响起了动静,打斗声,以及惨叫声。

  “里面动静听起来真大。”

  “是啊,看来队长这次爽了,等解决任老爷这件事后,他再把任家大小姐搞到手,我们就能跟着他吃香的,喝辣的喽~”

  张文听着二人谈论阿威,有些事情,大家都看的清楚明白。

  忽然听有人在拍牢门。

  “喂,开门啊,开门!我是你们的队长阿威啊”

  张文心道一声“来了!”,并提着枪站起来,准备开门。

  一个警察道:“三哥,队长说了,不管是谁喊开门,都不要开门,你不知道吗?”

  “我听声音像是队长的,放心,出事我担着。”

  张文抢过来钥匙,打开牢门。

  刚开门,就看见任老爷张牙舞爪,飞快的跑过来。

  “诈诈诈…诈尸了!”二人手舞足蹈。

  张文见状也有些腿肚子发软,不过是荣华富贵,还是以后只能靠签到做小狗腿,就看今天了!

  “关门!快关门啊!”那两个警察急忙去关门。

  什么队长,什么吃香的喝辣的,这一刻都没有小命重要。

  张文一个人拧不过两个人的力气,他提起枪,一枪托撞在左边人的鼻梁上,又一脚踹在右边人的小腹。

  两个人倒在地上,张文也终于冲进了牢房。

  “阿文,还是你小子靠谱!”阿威见张文冲进来大喜:“快,快去顶住,我先出去了!”

  说着,阿威冲出去,还反锁上了门。

  张文心中为阿威打上了“不可信任”的标签,若有机会,他也不介意坑对方一把。

  有九叔在,他还不会被一个刚尸变的尸体杀死,不过看着那尸体和秋生打的有来有回,又力大无穷,就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张文也心里打颤。

  “我快顶不住了!”

  秋生大叫一声,朝着张文冲过来。

  从小跟着九叔学习,秋生功夫极好,一个鹞子翻身便越过张文,躲到他身后,尸变的任老爷目标也立即换成了张文。

  “尝尝这个!”

  张文抓一把糯米,猛超前撒。

  噼里啪啦,好似爆豆似的,任老爷被糯米打的连连后退。

  “有用!”张文双眼一亮。

  一旁的秋生和九叔却惊讶:“糯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