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在民国打僵尸 > 第44章 极乐号扎纸店(三更)

第44章 极乐号扎纸店(三更)


  不脱沙袋,张文也有没戴沙袋时的速度。

  等他脱下沉重的沙袋后奔跑起来,足下生风,脚尖点地竟然腾空而起,一跃有两人高,脚踩着大树“噔噔噔”向上跑了三步,才失了势头往下掉。

  落地来,张文哈哈大笑。

  “王二狗!赵有银!”

  “队长!”二人小跑着过来,他们刚才也瞧见了张文的伸手,发自内心的竖起大拇哥。

  没有个十几年苦工绝对做不到这步,自家队长系上沙袋跑了半天,竟然就成了,不得不佩服。

  “立刻去给我换更重的沙袋,黄沙换成铁砂”

  正吩咐着,刘二小跑着来了。

  “队长,荣县有人来找你!”

  “找我?”张文奇怪。

  他在荣县可没旧友。

  刘二再说道:“是,他说您找苏老板定的货到了。”

  张文这才了然,赶回去时,来的是一辆马车,车夫笑容憨厚,被几个警察围着,却十分从容。

  “张先生。”车夫说道:“您要的东西在这儿呢,要不要先验货?”

  张文点着头来到马车后,打开木箱子,是崭新的步枪!

  “汉阳八八式步枪(精琢细磨)”

  “好枪!”张文点头。

  精琢细磨,估计是刚出场还热乎的枪。

  但越是这样,他反而越高兴不起来,这位苏先生当真是手眼通天,自己和这种人做生意,得提防再提防。

  张文吩咐道:“刘二,立刻找几个兄弟,把箱子抬到库房!”

  “是!”刘二回应。

  “怎么称呼?”张文看向车夫。

  “老周”车夫依旧是憨笑。

  “老周,麻烦你过来一趟了。”张文说道:“还请跟我来拿钱。”

  老周点头。

  等张文给了钱,老周一抱拳:“告辞”,马车是来的潇洒,走的也潇洒。

  “能人!”张文忍不住感叹。

  老周敢单枪匹马送枪来,一是苏先生肯定打通各方,一路畅通无阻,二是老周此人不同寻常。

  “都是能人,就我一个俗人,还是背靠系统好乘凉啊。”

  张文回了大堂,召集众人吩咐道:

  “从今天开始,分成四个队伍,每个队伍有个小队长,各划分不同区域巡逻,每月轮换一次。”

  “每天执勤,来时在自己名字后面按手印,走时也按手印,缺勤向小队长请假。”

  “另外,必须每天到河外河练打靶,刘二你先带着兄弟们去画地方,向附近村镇通报我们要练枪,如果有人不慎闯入被流弹击中,概不负责!”

  听见练枪,没摸过枪的新人十分兴奋。

  张文继续道:“我已经和镇长乡绅们商议好了,在任家镇建个新衙门,叫警察厅!过两天让九叔选了黄道吉日,就破土动工,必须有几个兄弟过去守夜,免得镇民过去偷砖偷沙,各个小队出一个人。”

  一连串的事安排好后,眼前众人已经蒙了。

  “好了,我说一下小队长人选,一队,刘二!”

  张文是一言堂,他说谁上,无人敢反驳。

  听一队长是刘二,无人有异议。

  “二队,曹猛”

  “三队……”

  “四队……”

  安排完六个小队,让众人散去。

  “这群人大字不识,还得找个识字的,而且厨子还没着落……养着这么一群人,开销也不小,除非天天签到金钱,否则肯定要被吃空,必须得做点生意。”

  做生意不容易,但大生意做不容易,小生意却不难,史百万死后,铺子生意也越来越差,依史聪的本事,用不了多久就能挥霍空。

  “其实还有个方法,慈禧墓……不行!”他赶紧摇头,以他如今的实力,敢打慈禧墓的主意,肯定会连带着任家镇,被大炮轰成渣。

  回到家中,

  张文忽的想到这些天好像没见到任婷婷。

  “算了,想她有什么用。”

  张文泡上药浴,继续钻研武功。

  院子里只能听见嘭嘭嘭的捶打声,倒是院子里的黑狗见怪不怪,下巴压着后腿,半眯着眼看张文练功。

  请九叔算好的日子到了,破土动工,鞭炮声噼里啪啦。

  张文来到这个世界也一个多月。

  酒宴上,再次想请教九叔无果之后,张文不得不放弃。

  朱家镇,

  距离马家镇有四十多里地,

  朱家和任家相同,都是前朝有名的地主,整个镇子曾经都是给朱家打工的,要说排场可比任家大多了。

  可在几十年前走下坡路,后来姓马的一家入主,整个朱家镇就分作了两姓。

  此地有个老道士,传闻他年幼时候拜道士为师,八十多岁高龄,护卫朱家镇,与之相比九叔也不过是后学晚辈。

  张文一早便坐马车赶往朱家镇。

  进镇子后,发现此地虽然男人梳长辫子,人却不少,生活也算富足。

  上坡路,到悦威客栈停下,再往下看是一家扎纸店。

  “嗯?”

  忽的一阵香风自张文鼻前略过。

  面容秀丽,邪搭着辫子的姑娘,迈着小脚走过。

  “红姑?”

  张文瞧见他走进了极乐号,同一个胖子聊天,一双大眼,美而不妖,妖而不艳,梨涡浅笑,叫张文回忆起了《纵横四海》。

  “霞玉芳红!”张文一笑:“没想到啊。”

  不用多想,又是一部电影。

  有时他碰到的人物和电影里演员长得像,有时却又长的完全不同,所以自己是到了哪个故事里,完全靠猜。

  张文站在极乐号外,没三两句,就听“红姑”说道:“大肠哥,这个给你。”

  “什么啊?”胖子问:“这不是我的东西。”

  “是我绣了送你的。”她低头,十分害羞。

  “绣什么给我,鸭子啊?”胖子不耐烦:“而且还是一大一小两只鸭子。”

  “是鸳鸯”她小声说道:“你每天要工作,我怕你每天看不到我,所以就绣了鸳鸯给你,你看见鸳鸯,就想起我了。”

  她指着鸳鸯说道:“大的这只是你,小的是我。”

  “拿走,我不要这个!”胖子不领情,粗鲁的赶走了对方。

  张文站在门口,险些被撞上。

  “喔…”女人低着头,失落离开。

  胖子却看见了张文,猛地换上笑脸:“先生,买什么?”

  张文说道:“我找二叔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