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在民国打僵尸 > 第50章 冤成父子,债转夫妻

第50章 冤成父子,债转夫妻


  “晚了~”

  二叔公摇头:“晚了!没得救了!”

  他围着朱大肠的肉身转圈,不停的摇头。

  一旁的朱大肠催促:“二叔公,现在天还没亮呢,你快帮我回去啊!”

  “如果你的身体没坏,当然能让你回去。”

  二叔公边说着,边伸手解开了朱大肠肉身的衣服,胸口衣服拉开,原来在其胸口,多了一道骇人的刀伤,能看见内脏,血混着泥,张文因为着急也没看清楚。

  “但是你的身体已经被杀了,回不去的。”

  “啊!”朱大肠似是被彻底抽空了力气,变得无精打采。

  “二叔公,真的没办法?”张文上前走一步,询问:“借尸还魂呢?”

  害人害己的马麟祥已经魂飞魄散,却连累朱大肠也要做孤魂野鬼。

  “借尸还魂需要一具刚死的尸体,就算有尸体,我的道行也不够……没那么简单的。”二叔公直摇头:“就这样吧。”

  随着二叔公宣判,朱大肠也被定下了死刑。

  魂魄摇摇晃晃,随时都要魂飞魄散。

  “二叔公…”张文看向二叔公,见二叔公只是摇头,就知道这事已没有回转的余地。

  天亮时朱大肠的魂魄消失了。

  张文则赶往马家镇的镇长家中,明说道士和大肚女人谋财害命,先杀马麟祥想私吞马家财产,又杀朱大肠,自己未能及时赶到,只击毙了道士。

  朱大肠的尸体就躺在朱家大院里,道士杀人的凶器也从马家翻出。

  镇长先是多谢了张文见义勇为之举,后去了祠堂商议此事。

  只是过了没多久,马麟祥老婆孩子回来的风口转了。

  成了引贼入室。

  还有人回忆说,马麟祥那玩意不行,根本不可能有老婆孩子,当初就觉得有问题。

  死者已矣,却不乏有人将其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

  马麟祥害人害己,最后魂飞魄散,

  不仅如此,还要受人编排。

  张文再赶回朱家大院时,

  一行人早已来做工,那熟悉的蓝衣身影正拿着手绢,一边流着眼泪,一边为朱大肠的尸体擦去身上泥土。

  “张先生!”众人看见张文,纷纷打招呼。

  阿旺走过来,小声说道:“朱大肠昨晚死了,昨天还好好的,最近有点邪门!”

  “不要多想”张文走到二叔公面前:“我已经和镇长聊过了,相信镇长能分辨其中真假。”

  “那就好”二叔公叹着气,点头说道:“唉!至少为朱大肠和马麟祥正了名分,死后也能瞑目了。”

  众人不再说话,只剩女人抽泣声。

  二叔公望着朱大肠的尸体:“朱大肠是我们朱家的独苗,他死了,我们就算绝后了。”

  “真不能救朱大肠?”张文问道:“或许鬼差来时,可请他们通融通融。”

  他这算是暴露电影剧情,提前剧透。

  趴着哭的女人也抬起头来,泪眼朦胧看向二叔公。

  “肉身已经坏了,铁拐李都没办法,我当然也没办法……”二叔公迟疑:“不过,也可以一试,能救他就最好了。”

  女人赶紧站起来:“二叔公,你说要怎么救?”

  一旁张文沉思说道:“既然想和鬼差聊聊,最好让他们走不了,只能跟我们聊,否则有的选择,他们恐怕不会搭理我们。”

  二叔公点头:“没错,我们要先保住朱大肠的魂魄,这就要有个人来为朱大肠做重要的牺牲。”

  众人听见要做重大的牺牲,吓得想溜。

  “你们干什么!”二叔公问。

  “没什么啊。”众人摇头。

  “放心,没人要你们做重大牺牲,就算你们肯也没有用。”二叔公说道:“这个人必须是朱大肠最亲近的人,最好是……”

  “是什么?”女人急忙问。

  “是他的妻子!”

  女人眼泪又随着哽咽涌了上来:“朱哥,你为什么不早早的娶我过门呢!”

  她哭了一阵子,又抬头:“二叔公,我现在嫁给朱哥可不可以?”

  “你要想好了。”二叔公劝道:“能救朱大肠最好,可如果救不了,你就要守一辈子的活寡。”

  女人也毫不犹豫的点头:“我早就下定了绝心,如果朱哥不娶我,我就削发做尼姑。”

  “好,那我就试试。”

  二叔公看向张文:“你准备怎么和鬼差谈?”

  张文心中清楚,朱家就只有朱大肠一根独苗,二叔公不好强求他人,一直装作淡然,他实际上比任何人都希望朱大肠活下来。

  当初张文想拜师,如何苦求都不成功,但朱大肠去求,一小会儿的功夫就成了。

  他心中也疼惜着呢。

  “这个……我倒是心中有所准备,不过必须先回任家镇一趟。”张文说着,看了一眼又去给朱大肠的尸体擦拭的女人,欲言又止。

  小云和朱大肠是指腹为婚,说她爱朱大肠有些牵强,倒不如说她从小就知道自己要嫁给朱大肠,所以不得不接受,从被动慢慢洗脑自己。

  这个封建的时代,人的命运就是如此,不受自己控制,而她更不幸的是接下来要守一辈子活寡,如果朱大肠真的侥幸复活,还要自己将孩子拉扯长大。

  二叔公在前领路,二人走出大堂。

  “你是不是想问,这件事成功几率不大,为什么还要小云嫁给朱大肠?”

  张文点头,就算电影中将朱大肠救回来,他也只有“一炮”的生命力,小云怀上孕,朱大肠立刻就死。

  旁人能说封建迷信,重男轻女,但二叔公,九叔等高人却不会,他们修道时日已久,待天下人会一视同仁。

  “冤成父子,债转夫妻。”

  二叔公回头望了一眼小云和朱大肠的尸体,说道:

  “小云前世欠了朱大肠前世太多钱,上辈子还不完,所以这辈子就要做他的老婆来还债。”

  “轮回之说,原来不存在人死账消。”

  “冤成父子呢?”张文问。

  二叔公说道:“他若这辈子被你害死,有冤仇,便会投胎做你儿子,找你讨债。养儿子要钱,供他吃喝,给他娶老婆,盖房子,你上辈子没亏他的,为何这辈子要给他这么多?”

  “原来如此。”

  张文看了一眼天,大概早上八点多,太阳已挂在东方山头上。

  “哪天来?”

  “你要二七来。”二叔公说道:“头七,就是出殃的日子,殃是死人闷在心中的一道活气,是生人的精魂所在,这一道气透过尸体就会化成一股阴风,叫阴魂。”

  “二七是回煞,也就是阴魂回家的日子,到那一晚你回来,小云会想办法护住朱大肠的阴魂。”

  二叔公看着张文:“阎王叫他三更死,无人敢留他到五更,成与不成,我心中也没数,你尽心尽力,已不枉我教你些功夫本领。”

  “大肠为人义气,能帮他,我当然责无旁贷。”

  张文离开朱家大院时,便听见二叔公喊道:“即刻拜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