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在民国打僵尸 > 第65章 爱洗澡的任小姐

第65章 爱洗澡的任小姐


  荣县,

  任府。

  “婷婷表姐~”

  扎着两条短麻花辫的少女蹦跳着到任婷婷面前:“我听说那个张文了。”

  “他?”

  任婷婷放下手中的化妆刷,抬头看向少女:“珠珠,你都去旧金山留学过,怎么每天还这么不安稳,蹦蹦跳跳的。”

  “在家里自由嘛”珠珠吐着小舌头。

  她拉开椅子,坐在任婷婷对面:“表姐,你就不想问问那个张文?”

  “想说你就说喽。”任婷婷瞪了她一眼说道。

  她哪还不知道对方想开自己的玩笑。

  “好啊,你就猜到了我憋不住!”

  珠珠拱了拱鼻子,下巴压着双臂趴在桌子上,脸也变得圆润。

  “我听说,马匪去任家镇了。”

  “马匪!”

  在任老爷还活着的时候,任婷婷也听说过马匪,甚至还知道自己的表哥阿威抓到过一个马匪。

  “是啊,听说那群马匪还懂法术,枪也打不死。”珠珠噘嘴,说道:“封建迷信,现在是讲科学的。”

  “你出一次国,别的没学会,就学会了这句话。”任婷婷回忆着说道:“当初爷爷和爸爸他们,也是真的变成了僵尸。”

  提起这件事,就是把心上的新疤撕下来。

  珠珠立刻起身,抱着任婷婷:“表姐,我肯定相信你,相信有僵尸。”

  任婷婷笑着和她嬉闹了一阵子,忧伤扫去。

  挣脱珠珠的挠痒痒,任婷婷问:“好了珠珠,之后呢?”

  “之后?就是那个张文喽,他带着人埋伏马匪,但是马匪刀枪不入,最后被他用刀一个一个的砍掉了脑袋。”

  说着,珠珠抱着肩膀,不信道:“前面说刀枪不入,后面又说用刀砍掉了脑袋,编假话都不知道怎么编!真亏沈大帅相信他们!”

  就当任婷婷张嘴想为珠珠解释两句时,却听珠珠说道:“表姐,我们去任家镇玩吧?”

  “回任家镇?”任婷婷诧异:“表叔他们答应吗?”

  “当然不答应了!”

  珠珠小声说:“他们还想安排我相亲,可是我认为,女性应该自由恋爱,有自由追求爱情的权利。”

  任婷婷没将她说的话听进心里,只不过她也惦记着任家镇,惦记任家的下人。

  “那就回去看看吧。”任婷婷点头。

  “我那里有两辆我爷爷送的脚踏车。”珠珠欢喜的拉着任婷婷站起来:“快走啦,待会儿到中午太阳可晒了!”

  “等我收拾一下化妆品。”

  任婷婷胡乱的收拾着化妆品。

  两辆崭新的黑色大轮洋车离开了任府。

  “就我们两个?”任婷婷不太熟练,骑车子时也歪歪扭扭的似乎随时要倒。

  路人匆忙躲避,不过看是两个模样漂亮的少女,就算险些被撞到也没有怨言。

  骑车出了荣县,珠珠说道:“当然了,我以前在旧金山也会骑行锻炼的,按照我的预计,最多中午一点钟我们就能到任家镇。”

  “珠珠,等等我!”

  “表姐,你记不记得路怎么走?”

  “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就到了。”任婷婷说道。

  也不怕路痴,沿着大路一直走就可以。

  二人骑着车子,路边绿叶葱葱,一阵风吹来,带着凉意。

  已经入秋,但天还是燥热的时候。

  大概半个小时,两人已被累的气喘吁吁,香汗淋漓。

  珠珠停下来,左右转着脑袋,奇怪道:“表姐,我怎么感觉这条路以前走过?”

  “沿路都是石头和树,当然感觉像是走过了。”

  任婷婷停在珠珠身边:“但是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很眼熟啊。”

  “oh,god!”珠珠叹气:“我们迷路了。”

  任婷婷立即蹙起眉头:“珠珠,你刚才骂人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不是骂人,那是洋文,我的老天的意思。”

  “听起来像骂人”任婷婷笑道。

  “有吗?其实洋人骂人,不如咱们骂人的技巧多。”珠珠说道:“就像东洋人,他们只会一句八嘎,就是笨蛋的意思。”

  “那也不好听。”任婷婷思索着说道。

  珠珠踮脚踩着踏板:“骂人哪有好听的话嘛,表姐快走啦,待会儿太阳更晒了。”

  “说的也是。”任婷婷点头。

  二人继续前行,前路却越来越崎岖。

  又有十几分钟的路程,

  珠珠指着远处:“前面有个村子哎!”

  “估计走错路了。”任婷婷思索道:“我记得离开荣县沿着路一直走,就能到任家镇的。”

  “可能是我们走了岔路?”

  珠珠用力一蹬,车子往前跑,她声音也传回来:“我们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珠珠,等等我啊!”

  骑着车的二人进入村子,却发现村子十分荒凉,看不见人影。

  “这里好像已经荒废了,没人住。”珠珠好奇的转了一圈说道。

  婷婷胆子没那么大:“总感觉怪怪的,我们还是回去吧。”

  “哎,不用!”

  珠珠指着地上的车辙子印:“最近一段时间没下雨,而且还有很多人的脚印,我们跟着走肯定能离开。”

  看她说的头头是道,任婷婷点头。

  前面的路有一段上坡,走着很费力。

  “我好想听见水声了。”

  珠珠放下车,小跑一阵子喊道:“表姐,这里有泉水,你要不要来洗澡啊?”

  任婷婷走过去,发现是一处水潭,非死水,水流是从上流来的。

  犹豫片刻,任婷婷摇头:“算了吧,我没在野外洗过澡,而且万一有人…”

  “这里荒山野岭的,怎么可能有人经过嘛”

  珠珠已经褪去衣物,一个猛子扎进潭水中。

  过了一阵子,她才水中探出头:“哇,真的好束缚啊。”

  “水确实很清澈。”任婷婷指着珠珠说道:“我站在这里都把你看的一清二楚呢。”

  “嘻嘻。”

  珠珠完全不在意,反而朝任婷婷招手:“表姐,不如你脱了衣服,让我看看你的身材怎么样。”

  “我才不呢。”任婷婷坐在水潭边。

  一阵微风吹拂而来,凉意更强。

  “快点吧。”任婷婷催促道。

  “哎,等等!”

  刚要上岸的珠珠却忽然说道:“我看水下好像有发光的东西,说不定是宝贝。”

  “什么宝贝会藏在水下?”任婷婷却不信。

  可珠珠的速度更快,一个猛子扎进水中,过了十几秒钟。

  泼剌,

  水面被手撕开。

  珠珠紧接着探头出来,她高举着手,手里拿着一个银环:“表姐!是一个银手镯啊,我就说是宝贝吧!”

  到岸上,珠珠任风吹干身体,才换好衣服。

  看珠珠把银手镯戴到手上,任婷婷下意识觉得不舒服:

  “珠珠,你还是把手镯丢回水潭吧,这东西不知道谁还戴过,说不定不干净。”

  “感觉很干净哎,而且我感觉这个手镯很配我。”珠珠晃着手腕:“水潭底下捞到的,肯定没人要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