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在民国打僵尸 > 第87章 鉴定术:驾轻就熟

第87章 鉴定术:驾轻就熟


  “你开枪杀了他?”巫师不敢置信的望着张文。

  “南洋巫师于任家镇作恶,将史公子变成了行尸走肉,本队长为了镇民安全不得不将其击毙。”张文调转枪口,指向白毛巫师:“你猜他们是相信我,还是相信你?”

  “你杀了我,就不怕她死?”白毛巫师指着闭眼躺着,没有动静的小云。

  “哐~”

  张文果断的松手,任手枪掉在地上。

  “哈哈哈,这才对嘛。”白毛巫师得意大笑,张文投鼠忌器的模样让他十分舒坦。

  “对你个死人脑袋!”张文猛然向前冲,左手举着八卦镜。

  不是他遭到了威胁,而是张文很清楚,身为同门师兄妹,王姑能刀枪不入,白毛巫师同样也不可能害怕子弹。

  一道玄黄光柱自八卦镜中飞出。

  白毛巫师慌乱的举起法杖,

  “轰!”

  虽然勉强挡住了轰击,却还是被强横的力道推着不停后退。

  “中品法器!”白毛巫师大惊。

  张文趁机抱起小云,快速后撤拉开了距离。

  有了朱大肠的前车之鉴,他也明白“身体”的重要性,身体被毁,还阳无望。

  “表哥。”

  白衣女鬼出现在张文身旁:“有没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

  张文打量着她,眼下以他的情况也难以保护小云周全。

  “帮我把小云的躯壳安全送出去。”

  “嗯!”

  白衣女鬼跳到小云身上,闭目昏睡的小云忽然睁开双眼,但却翘起了兰花指。

  她说道:“表哥,我先送云嫂回家。”

  “嗯!”

  虽然不知道白衣女鬼为什么总称呼自己表哥,但张文已没了时间去胡思乱想。

  白毛巫师却早已开始反击,他摇晃手中的法杖,口中喃喃自语。

  轰隆,轰隆,轰隆!

  一阵厚重棺材盖落地声,竖着的棺材落地,竟然从中走出三个闭目的男人。

  他们“唰”的睁开眼,直奔张文而来。

  “蛊尸(炼精后期)”

  “鉴定术熟练度+1”

  “蛊尸(炼精后期)”

  “鉴定术熟练度+1”

  “蛊尸(炼精后期)”

  “鉴定术熟练度+1”

  “鉴定术等级提升”

  “鉴定术:驾轻就熟(1/20000)”

  就在张文查看的瞬间,三具蛊尸已经冲到张文面前,三拳袭来,张文双臂交错挡住,却被凶猛三股强横的力量撞的连退熟步。

  “哈哈哈!”白毛巫师得意道:“它们三个可是我一心养炼的蛊尸!上古时期修士炼精,身体力大无穷,但如今修行没落。你虽然是练气,但却肉体凡胎,如何比得上我三具蛊尸?”

  “力大无穷?”

  张文甩了甩双手:“力气也就那样吧,我炼精后期的时候,力气好像比他们大。”

  “呈口舌之利!”白毛巫师再一挥手,三具蛊尸又扑向张文。

  拳脚再触碰,张文抬手抓住蛊尸手臂,猛地一拳砸在对方胸口上,便听“咚”一声响,蛊尸纹丝不动,反而一拳砸向张文。

  “咚!”张文也一动不动。

  可他十分不好受。

  他是不惧怕刀砍斧劈,但对方沉重的力量也一点不少的都落在他身上,内脏受撞击,淤积的力量好似要撕开血管!

  白毛巫师却不知道张文的真实情况,他只看见张文好似铁人,和自己的三具蛊尸硬碰硬。

  可他哪里知道,张文并非想硬碰硬,而是张文没学过拳脚功夫,平时打架都是靠着身强体壮碾压,要么就是身体灵活。

  但遇上三具蛊尸,他们身体素质只逊色张文一筹,拳脚功夫却十分精湛,而且不怕痛,不怕死。

  “说不定能炼具铜尸!”白毛巫师望着张文,已想象着之后如何处置张文的尸体。

  “不行!再耗下去等我没了力气,岂不是成了待灾的羔羊?”张文再看向白毛巫师。

  “巫师(筑基后期),状态:平静,评价:修炼蛊术的南洋巫师,似乎不善拳脚。”

  “提升后的鉴定术又有变化了?”张文惊讶。

  “咚!”“咚!”“咚!”

  张文发愣时,被三具蛊尸击中,身体摇晃着后退。

  远处白毛巫师也笑道:“什么刀枪不入?哼!浪费时间,还是抓紧炼制我的法器吧!”

  他拿出一把油纸伞,另一只手伸向装着小云魂魄的瓷盅。

  拳风又袭来,

  张文招架住蛊尸拳头,并快速后退。

  但刚退了三步,他后背便撞在石壁上,已退无可退了。

  “鉴定术”

  “蛊尸(炼精后期),状态:无,评价:蛊术炼制的邪尸,看似刀枪不入,身体上却拥有着极大的缺陷。”

  “缺陷?”张文猛然醒悟:“罩门!”

  他修炼一身横练功夫才勉强隐去罩门,但蛊尸凭什么刀枪不入,没有弱点。

  八卦镜都奈何不了这些蛊尸,它们比僵尸都凶?

  即便是同样刀枪不入的僵尸,碰见桃木剑,就像冰块丢进了油锅里,一剑刺下,软烂的像豆腐。

  “双眼?”

  张文硬撑拳撞,抓住了其中一具蛊尸。

  他双手抓住蛊尸的双手手腕,身体绕转一周将蛊尸双臂夹在自己腋下。

  控制了对方,右手抬起来攻向蛊尸双目。

  “叮!叮!”

  攻眼不成,张文抽手。

  “喉咙?”

  又无用。

  “腋下?”

  还是无用。

  而在这段时间内,另外两个蛊尸也未放慢攻势,张文只是咬着牙苦苦支撑罢了。

  “肚脐!”

  双指戳中蛊尸肚脐。

  瞬间,一阵恶臭白气喷出。

  “经验值+600”

  张文闪身就地打滚,躲开了恶臭的白气,再回头看时,发现地上只剩下皮包骨的一具尸体。

  他又依法炮制。

  “经验值+600”

  “经验值+600”

  三具皮包骨的尸体倒在张文身后。

  装着小云魂魄的瓷盅就在巫师手中,张文不敢使用八卦镜和黄符,担心波及。

  “我当真小看你了!”

  巫师反手丢了瓷盅,另一只手举着撑开的油纸伞:“法器将成,我看你怎么……”

  “砰!”

  枪响,

  子弹打在巫师的手腕上,巫师吃痛松开纸伞,可惜的是子弹没能穿破巫师的皮肤!

  “子弹?没用!”巫师笑了:“中品法器不错,还敢用?”

  唯一能伤到巫师的就是八卦镜,但张文的法力值却不允许他多次使用,而且巫师用小云魂魄做挡箭牌。

  张文在口袋中一掏,拿出一个被黄纸符封贴的平安镯。

  瞬间,山洞内温度骤降!

  张文戴上平安镯,大喊:“楚人美!”

  阴森戏腔从四面八方传来,披头散发的青袍女鬼缓缓搂住了张文的肩膀,并亲昵的将下巴压在张文右肩上。

  冰冷刺骨寒意爬上张文半边身子,肩膀被寒意压的酸疼。

  但这也换来了张文气势的改变,

  他似乎从人变成了厉鬼!

  “厉鬼!”巫师脸色突变。

  感受着肩膀酸疼,寒气刺骨,张文不敢犹豫,扑向巫师。

  巫师却避之不及,他搞不懂为何厉鬼会趴在张文的肩头,又为何要帮张文,但张文已经扑到自己面前。

  冰冷的怨气,如同锁链捆缚住巫师的手脚,冰麻了他的关节。

  早已动弹不得。

  而趴在张文肩上的楚人美,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巫师身后,并且趴在其肩膀上,以同样亲昵的拥抱方式,抱住了巫师。

  张文在巫师僵住,纸伞脱手时,翻身接住了纸伞。

  他单臂撑地,双脚化作剪刀锁住巫师脖子。

  以张文的腿力,铁也能压弯,何况是巫师的脖子。

  不过两秒钟,巫师脸涨青,眼珠外突。

  可刀枪不入之身,又让他不会死亡,只会窒息。

  而在巫师眼中,并非张文的腿勒着自己,而是楚人美搂住了自己的脖子,且越来越紧!

  茫然挣扎中的巫师忽然发现楚人美伸出手指,塞进自己口中,手指如铁般冰的刺骨,却又在下一瞬间,热得发烫。

  “不知道你喉咙防不防弹!”

  张文将枪塞进巫师口中。

  “砰!”

  “砰!”

  “砰!砰!砰!砰!!”

  弹匣打空。

  “经验值+8000”

  “呼!”

  张文松开双腿,单手举着纸伞,躺在地上。

  他已力竭,楚人美在巫师死后,又来到了张文身旁,刺骨寒意袭来,张文立即摘下平安镯,并用黄符包住,寒意才如潮水般褪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