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在民国打僵尸 > 第93章 出远门

第93章 出远门


  张文换上一身轻装,提着箱子走出大门。

  肥宝已经准备好了马车,在旁守着。

  张文转身对送到门口的小云,和小云搀扶着的老妇人摆了摆手:“姨妈,大嫂,你们回去吧,最多一个月,一定回来。”

  他跳上马车,对一旁拿着箱子的肥宝说道:“肥宝,这段日子有劳你多多照顾姨妈她们了。”

  “队长放心!”肥宝将箱子递给张文。

  又把胸口拍的嘭嘭响:“我肯定好好伺候,让你走的安心。”

  “嗯?”

  “呸,我是说,队长一路顺风!”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张文牵起马缰绳,猛一甩。

  “驾!”

  马车离开了任家镇,一路往荣县方向去。

  伴随着车轮的颠簸和马儿的嘶鸣,荣县很快便出现在眼前。

  两旁景色飞逝,张文已不是第一次走这条路,可每次都会有同一个感觉,这条路是够烂的。

  进城后,张文找了一家驿站存放马车,然后直奔火车站。

  任家镇,

  警察厅,

  停尸间。

  “它好像很凶啊。”大宝指着角落的棺材,棺材散发着阴森气息。

  小宝闻言,使劲的点头:“嗯!嗯!”

  “哐!”棺材中的东西像是察觉到两鬼在讨论自己,棺材盖猛地一震,像是要从中逃出来。

  大宝害怕:“啊!小宝,它好像要出来!”

  “大宝,队长说不能让它出来,否则会乱咬人的,它还不够听话。”小宝扯着大宝的袖子,轻轻摇:“大宝,要不然我们去找明叔?”

  “不行!队长吩咐过了,不能找明叔!”大宝看向角落的一筐鸡蛋:“队长说过,如果它想打开棺材盖出来,就丢鸡蛋进去。”

  “那我去拿鸡蛋,你去开棺材!”小宝高兴的喊了一声,飞向鸡蛋。

  大宝嘟囔着,伸手朝不停震动的棺材盖抓去,就在快要碰到时,一只手突然抓住大宝的脖子,将他从棺材旁拉咔。

  “谁啊!”

  大宝脖子拧麻花似的转了整整一圈,看向身后。

  发现是个穿着白衣服的女鬼。

  她一只手抓着自己脖子,另一只手伸的有几丈长,朝着小宝抓去,刚抱着鸡蛋的小宝也被拎起来。

  “表哥说的没错,你们差点就把那东西放出来了!”小红心有余悸,说道:“表哥已经弹上了墨斗线,除非那只僵尸天资聪颖,否则根本出不来。”

  她看向角落的鸡蛋,以及门后让她害怕的五雷符。

  为防止出问题,张文准备的后手可不少。

  “几年不见三表哥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变得真谨慎。”

  她知道,张文非但准备了墨斗线,鸡蛋,五雷符,还用黑狗血泼了地。

  而他要应对的,只是一个刚尸变一两天的僵尸。

  她哪里知道,看过僵尸片的张文,对僵尸破棺而出的“定律”已深入骨髓,不敢不多做准备。

  ……

  张文登上火车。

  车分三六九等,张文买的是一等车。

  车厢宽敞,整个车厢中的人十分稀少。

  列车员挂着笑脸走来:“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张文诧异看了一眼列车员,现在不是21世纪,列车员的服务态度却十分好,甚至称得上谦卑。

  “大概多久到?”张文将票往前递。

  列车员扫了一眼张文手里的车票,说道:“最快也要80个小时!”

  “80个小时……”

  张文沉吟,上辈子坐绿皮,这个距离也不过二十多个小时。

  列车员却误以为张文不说话是被震惊了。

  “是啊先生,以前没开通火车的时候,这段路程少说一个月呢!”

  张文点点头,却看见车厢门忽然打开,一个鬼头鬼脑的身影伸头进来,看见列车员站在张文身边后,便弯着腰,悄悄溜进来。

  列车员转身,正看见溜进来的身影。

  “你,等等!”他态度大变,气势汹汹走向那个身影,伸手道:“票呢!”

  那身影站起来,是个不高的青年,他乖巧的掏出票,低下头像是犯人般听着列车员宣布自己的“死期”。

  “三等票?”列车员的声音高了八度。

  张文怪异望着列车员,和刚才谦卑的模样判若两人。

  “我。”那青年脸一红,似乎是恼了,他指着列车员身后的张文:“这节车厢就他一个人坐着,多浪费!三等车厢坐不开人了,我才过来的。”

  列车员转头,冲张文赔笑,并推搡着青年:“赶紧回去!不然我轰你下车信不信!”

  张文静静的看着二人吵闹,他相信只要自己开口,列车员也会看在“一等票的面子”,客气些,甚至张文掏钱帮他买张车票所消费的,不过是九牛一毛。

  帮了这一个,第二个便会闻风而来祈求他帮助,大家都想坐一等车,然后第三个,第四个,从祈求,变成了抢,最后变成了理所当然。

  火车也不是他家开的。

  青年被推搡出了一等车厢,最后那一刻看向张文的目光充满仇恨。

  分明辱骂他,推搡他的是列车员,张文从始至终未说一句话,可青年仇恨的目光却说明一切,他更恨张文,而非列车员。

  汽笛声起,列车缓缓行动。

  一天时间,张文没再碰上任何奇事,车厢内一直很安静,偶尔上车的人也在休息,不与张文攀谈。

  到晚上,张文假借抽烟之名,点燃了一炷香。

  香烧了三分之一后,

  一道幽光出现。

  “队长!”小宝惊讶的看着火车车厢:“这就是火车吗?好大啊!”

  “大宝怎么没来?”张文问。

  “大宝被明叔带走做生意去了。”

  茅山明的“做生意”,就是贼喊捉贼。

  看着已经捧着香啃起来的小宝,张文问道:“有没有什么事?”

  “没有,小红姐姐一直守在棺材旁,棺材那个家伙叫的很凶。”

  “凶就凶吧,告诉小红,在我没回去之前,千万不能打开棺材,更不能让它接触月光。”张文叮嘱。

  “知道了!”小宝一口将香吃下:“队长,我回去了!”

  小宝敬礼,歪歪扭扭的。

  装警察的游戏,小宝还没玩够。

  “去吧。”

  幽光闪烁之后,

  一切如常。

  张文回到卧铺,和衣而卧。

  火车缓缓停下。

  车已到站。

  张文提上箱子,伴着人潮大军离开火车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