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在民国打僵尸 > 第94章 何安下

第94章 何安下


  白色洋楼拔地而起,街上是穿着蕾丝长裙,学洋人打扮的贵妇。

  寸头和辫子头共存,也有穿着大褂,踩着皮鞋的打扮。

  上辈子21世纪时,张文曾到西湖畔旅游过,但如今找不到半分似曾相识的模样。

  正是黄昏时候,张文在车上凑活了几顿,正巧此时肚里没食,嘴也馋了。

  “祖传荷叶糯米鸡。”

  张文仰头看着中文和洋文掺杂的店铺,他推开镶着玻璃的红木门,进门就是一股软糯香味儿铺面。

  “嘿嘿”穿着大褂,留了短寸头的小二站在一锅蒸笼旁,瞧见张文进来笑了笑。

  “先生,里面请。”

  张文点头,找了一张靠窗的位子坐下。

  “先生第一次来?”

  “嗯,第一次。”张文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

  “那您可算来着了,我们家的糯米鸡可是西湖畔一绝!”小二比划着大拇哥,说道:“清香开胃,口感软嫩。”

  “就听你的,来一只荷叶鸡。”

  “正巧刚出锅!”小二转身,端了一屉被热蒸汽包裹着的荷叶鸡送到桌前。

  “荷叶清香,鸡肉滑嫩,来这儿的人吃一只不够,都要打包一只带走呢。”店小二夸赞着,帮张文撕开了荷叶。

  “还有辣椒面,蘸着吃又是一番滋味儿。”

  荷叶鸡有些烫手,张文不急着吃,而是倒了一杯水,喝了口润喉:“你听没听说过长生门?”

  他只是随口一问,谁知服务生点头:“知道啊,您去西湖,那边有家道观就是长生门,不过……”

  “怎么了?”看服务生欲言又止,张文问道。

  “那个长生门宣扬不杀生,不吃荤,才能延年益寿,否则就会减寿!而且一开始修炼就不能放弃。”

  服务生弯下腰,小声说道:

  “我看您还是别去了,已经有十几个想要修炼长生的,长生门是来者不拒,可是……其中有一个不小心踩了蚂蚁窝,然后您猜怎么着?”

  “天津卫的?”张文问。

  “这您也瞧出来了!”服务生惊讶。

  “继续说。”

  张文好似听相声:“之后怎么着?”

  “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一眨眼就变成了老头。”服务生一拍手,两手摊开:“老死了!”

  “啧”

  张文咋舌,修炼长生术有如此弊端,可真说不上是好是坏。

  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

  但事件生命何其多,若为了长生,只能一动不动,到最后和庙里石像相比,又有什么不同。

  “小二!”

  “哎,来了!”

  店小二转头去忙活。

  张文撕了一条鸡腿,放入口中,眼一亮:“荷叶清香和鸡的原味肉甜完美结合,比添加剂,大料炖出来的“清蒸”,美味多了。”

  他清汤寡水了三天,

  自然嘴里不怠慢。

  “嗯?”

  张文忽的发现窗外有人吞咽口水,看着自己手中的鸡。

  是个傻愣愣的小道士。

  “想吃?”张文摇晃着手中鸡翅问。

  玻璃窗阻隔了声音,但小道士却使劲的点头,好像猜到了张文的意思。

  张文冲他招了招手:“进来吧。”

  “嘿嘿嘿!”小道士大喜,推开门跑进来。

  他一屁股坐在张文面前,肚子却早他一步出声。

  “咕噜噜~”

  “饿了?”张文问。

  “嗯!”小道士点头,盯着张文面前的荷叶鸡。

  “小二,再来一份荷叶鸡。”张文说道。

  “来了!”

  荷叶鸡端上来,仍旧是热气腾腾。

  小道士伸手抓荷叶鸡,反被烫的一阵叫。

  “哈哈”张文笑。

  “嘿嘿”小道士跟着笑。

  小道士也是饿极了,撕开荷叶鸡,顾不得烫嘴,便抓着鸡肉往嘴里塞。

  “喝口水。”

  张文倒了一杯水,递过去。

  小道士用沾满了油花的手抓着水杯,水猛往嘴里灌。

  “哈!”

  大半只鸡进肚里,小道士用袖子蹭去嘴上油花:“谢谢,第一次有人对我这么好。”

  “怎么称呼?”张文问。

  “何安下!”

  小道士说道:“道观里的粮食不够吃了,师父让我下来,凭本事找口饭吃。”

  “果然,道士下山”张文说道。

  “是,是这么个意思,道士下山,嘿嘿。”何安下还在笑。

  “我不是本地人。”张文指着桌子上的箱子:“我来这里做事,所以我没法收留你。”

  “不碍事,你给我荷叶鸡吃,就是我的大恩人。”

  何安下并非得寸进尺的人,又或者说他看起来愚笨,实则内心通灵。

  “留着做盘缠,省着点花,山下恶人多。”

  张文放下几块钱,站起来提起箱子。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张文。”

  张文道:“有缘再见。”

  “噢!”何安下看着桌上的钱,但他更在意的还是手上的鸡。

  离开店铺,张文抬头看了一眼渐黑的天色,打算先找个地方住下,夜晚也不适宜登门拜访。

  悦来客栈,

  装修豪华,

  给了几块大洋,穿着红马甲的服务生给了张文一把钥匙,张文提着箱子独自走到套房前。

  正巧,隔壁的套房门被推开。

  “爹,那个赵心川简直是目中无人。”一老一少正巧推开门出来。

  青年还在喋喋不休,其父却已经抬手,制止了儿子。

  “闭嘴,在外面不要说家里的闲话。”

  灰白头发,提着一柄雨伞的男人看向张文,对着他微微点头。

  张文也点头示意,打开锁进门。

  砰,门关上。

  青年小声询问:“爹,那个人很厉害?”

  “嗯,应该是那种人。”男人谨慎的说道。

  “那种?哪种?”青年看着张文的房门,想从中看出些什么。

  “捉鬼降妖。”男人表情凝重,似乎是想看穿张文的房门,再看穿张文:“气势很强,但没有内力,绝对是那种人。”

  “那不是骗子吗?”青年不以为然。

  “如果是骗子,能传几千年?”男人瞪了儿子一眼,说道:“这种人和我们不是一路人,记住,绕着走,免得中招。”

  “噢”青年又看了张文的房门两眼,不情不愿的点头。

  房内,

  张文丢下箱子,躺在床上。

  他箱子里装的都是捉鬼驱魔的材料,以及少部分钱财。

  “彭氏太极,好像能修炼出内力,内力和法力。”张文抬起手掌,他手掌之中凝聚着一道黄光。

  这是1点法力所凝聚的,随着张文不停修炼,他逐渐能够控制体内法力。

  若将法力附在符纸上,也能够降妖除魔,但和正统的画符不同,也没那么多功效,只能伤敌。

  而且法力附着的材料也有讲究,像是法器,效果最佳,符纸,桃木剑等,和桌子腿,椅子背没区别。

  几秒种后,黄色光团消失。

  “有时间倒是可以学一学看看。”张文摆出五心朝天姿势,开始打坐修炼。

  随着经验值增加的同时,法力也在逐渐恢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