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高山歌神流水情圣 > 第三章 女狂人

第三章 女狂人


  突然工位区匆匆跑来一个黑影,实际是快步走过来的,因为钱途盛戴着耳机在听歌,所以高跟鞋的声音她没听到。身着深色职业套装,有些惊艳的女人,魅力十足的女狂人,耸立在钱途盛面前。

  “钱途盛,来我办公室。”女狂人命令的口吻,说完了就转身回办公室了,也不管你手头上有没有事。

  很多领导吩咐下属做事,一般开头都会很委婉的用上“忙不忙啊?”“手上有没有什么事啊?”“空不,来我办公室聊聊?”等术语。这位女狂人就是这个作风,至于能亲自来叫,不是用电话招呼,是因为钱途盛不是她那个部门的,手机里没有电话,查通讯录嫌麻烦,就“跑”过来喊。

  钱途盛体会到了这位女狂人的风格,果然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做事风风火火,在公司这两年时不时跨部门骂人、要人,仿佛公司都是她家的。但谁叫女狂人有本事又漂亮,除了公司几位老总,谁都受过她的气。

  “盛哥,女狂人找你?”旁边的女同事一副看热闹的心态。

  “小盛啊,女狂人估计看上你了,如果你顶不住了,就撤,命要紧。”老张是策划部的主管,没少受过女狂人的折磨。

  “看上我?”如果是原来,钱途盛肯定会忐忑,不过今天开始,谁怕谁。

  “邝总,你找我?”钱途盛敲了敲门。

  “关上门,坐。”

  “邝总,你们艺人部多数都在28楼,你怎么依然在27楼啊,经常看你跑上跑下的,你看这27的单间办公室又都很这小,你那助理都只能在外面那个小工位,你这工作起来有些距离啊。”钱途盛关门后坐下来,先发制人来一套。

  女狂人打量着今天的钱途盛,似笑非笑,开始反击:“28楼有我的办公室,很大,要不,我授权你去里面办公。”

  “邝总,你看我不顺眼,也不用这样修理我啊,你的办公室我哪敢越位啊。”

  “钱途盛,名字取的很大很好,怎么胆子这么小?作为一个男人连一点敢拼敢闯的精神都没有?哪怕都不敢想?”

  “哪有啊,我很敢想的。这两年我申请了两次调到艺人部,当经纪人,据说都被你拒绝了。”钱途盛实话实说。

  “来艺人部干什么,潜规则女艺人?”女狂人喝着咖啡,调侃着说。

  钱途盛一愣,这女狂人说话这么恶心人,但依然回答:“当然是为了梦想啊,是男人都会有梦想,可惜邝总没给机会。”

  “说说你的梦想是什么?”女狂人继续揶揄。

  “梦想有一天,女狂人为我打工。”她刚才贬低我,我也恶心恶心她,钱途盛觉得女狂人突然找自己来聊天,必然是工作的事,既然别人都在她这里被压制,自己绝对不能这样,虽然是下属,但今时不同往日了,我是穿过来的!

  女狂人喝着咖啡瞬间被呛着了,咖啡撒在了深色的职业套装上,增添了几分色彩。

  钱途盛看办公桌上有纸巾,就抽了几张就递过去给她。

  女狂人接过纸巾擦了擦:“我知道你们背后都叫我女狂人,我不在乎。我就是狂,我有本钱,我有本事,我姿色又不差,怎么了?公司里这些男人个个都没啥本事,就知道混,难道还不准我狂?”

  钱途盛是坐着的,女狂人是站起来擦咖啡渍,顺着就对钱途盛喷的这番话,从透明的办公室外面看,就是女上司在训斥下属。

  “以后,你就是艺人部的人了,当艺人的经纪人,你老老实实为我打工还差不多。”喷完后,女狂人平静的坐回老板椅。

  “我没得选?”钱途盛故意这样问,实际他很想到艺人部,但女狂人这盛气凌人的态度着实不爽。

  “有啊,辞职。”

  “我进公司是文总亲自招聘的,你好像也得听他的。”刚进公司的时候,的确是文总亲自招聘的钱途盛,那时候文总是副总,现在已经是老总了。虽然和文总一年也难得见几回面,只在公司食堂吃过一次饭,见面也是上司和下属的礼貌招呼,但这时,就得狐假虎威。

  “文总招进来的人又不止你一个,你如果有后台,还需要我来批准,早就进艺人部了。”女狂人不吃这套。

  “那我进了艺人部,带哪个组的艺人。”

  “实力组和潜力组,主要是潜力组。”

  “潜力组那些都是新人,根本就不怎么需要专职经纪人,都是经纪人团队去签合同拿回公司,说白了让我去当保姆啊?”

  “你在策划部是元老,艺人部你同样是新人,你熟悉后,实力组的那两位专职经纪人带了几个人,如果忙不过来,你就去顶上。”

  公司的顶级组经纪人,都是一带一,最多带两人;实力组的经纪人是一带多;潜力组包括练习生,都是经纪人组分配任务给钱途盛这样的经纪小白,不如说是助理,带着艺人执行签回来的合同。

  “这么看低我?”

  “就是觉得你的潜力不错,别好高骛远。等会我给老金说一声,你现在去写个申请,我签字后就去人力资源部那里办手续,你工位暂时还在27楼。”

  “原来的那个申请呢?”钱途盛随口问。

  “早进碎纸机了。”女狂人面无表情的回答,就是这么狂。“还有,进了艺人部,如果你敢潜规则女艺人,我会辞退你。”

  “那我就为了梦想奋斗,如果成功了,女狂人为我打工,潜规则女狂人也许更有挑战性。”钱途盛不甘示弱,虽然说这话有风险,不过今天有恃无恐。

  女狂人从老板椅上站了起来,绕开办公桌,走到钱途盛面前,钱途盛也站了起来。

  “你今天吃错药了啊?”没等钱途盛回答,继续说:“知道艺人部为什么没有副总嘛?因为两任副总,都对我骚扰,有言语的,有行动的,他们的下场就是辞职,灰溜溜的滚了。要不是给老总面子,有一个就不只是辞职这么轻松了,身败名裂都算轻的。”说这话,波澜不惊,但充满了威胁。

  “邝总,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一光棍,啥都没有,不怕。”钱途盛豁出去了。

  “呵呵,现在的单身狗都这么嚣张的?如果你是男人,就将眼光放远一点,事业成功了,金钱和女人自然滚滚而来。我平时观察过你,算是一个踏踏实实做事的人,原来不让你进艺人部是觉得你不合适,这次是刚好有个机会,需要你这样的人来做。”女狂人顿了顿,“刚才你嘴上占我便宜的事,这次就算了,不希望有下次。”

  “女狂人,是你先挑起战争的,污蔑我进艺人部是为了潜规则女艺人。”钱途盛不禁很有底气的说。

  “叫我邝总。还有,一个男人,不要像女人一样斤斤计较,这么敏感脆弱,我敢让你带艺人?那不是三天两头被投诉,那都是和利益相关的,钱啊,那都是钱啊,你不要辜负了你的名字。”

  “邝总,你赢了,为了理想,我忍了!”钱途盛回了句,转身出门。

  回到工位,钱途盛将原来那份申请从电脑里调出来,然后打印。这个需要本部门的老总签字,副总都不行,看到金总的办公室没人,暂时没法签字。

  钱途盛打开公司内部的系统,查阅公司现在艺人部,潜力组有哪些艺人,看了后非常失望,男艺人男不男女不女,女艺人基本都是整容脸,只有一个女艺人各方面都还行,但这个艺人性格有点怪异,不是很好相处。

  实力组的艺人除了一位男艺人没有专职经纪人,另外的都有主了。那个男艺人人品差,没人愿意带,钱途盛当然也不想带。

  顶级组的自己没有资格带。

  钱途盛很慎重的考虑着,公司的潜力组的艺人既然上不了台面,那只有她了。

  她------记得某天和她半开玩笑说:“以后我有能力了,就签了你,你到了彩虹,我让你红翻天。”

  她半开玩笑的回答:“那我就等着盛哥的宠幸了,我学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红,为了挣钱,为了让家里过得舒服。”

  想到她,钱途盛有底了,她的实力远超潜力组,甚至比实力组都强,如果有机遇成为顶级艺人,不是不可能。

  看到金总回来了,去找他签字,老金刚不在办公室,所以邝玉钗给他打电话没有接到,以为钱途盛这次又会像上两次一样被女狂人拒绝,所以问都没有就签了。

  随后钱途盛找女狂人签字后,走出她的办公室,一想,自己穿越过来,总会有福利,通常穿越者的剧情都这样,相信自己也不列外。利用今天的时运,多做些事,也许事半功倍,今天就是我钱途盛崛起的时候,既然崛起就再莽一点,就又转身进了门。

  “邝总,对了,找你帮个忙?”钱途盛说。

  “什么事?”

  “这个,找您借点钱?”

  “你觉得你长得很好看?”

  “还行!”

  “滚出去。”女狂人说完,突然又有些想知道,叫住了钱途盛:“等等,你借钱做啥?借多少?”

  钱途盛知道要让一个人对什么事情特别感兴趣,不要开始就揭密,迂回战术也许更有效果,于是用借钱这借口开场,然后慢慢带入主题。

  “150W。”钱途盛回答。

  女狂人懵了,她怎么也想不到钱途盛来这么猛的,这小子根本不是为了借钱,自己中招了,既然中招就要撤。

  “滚出去,关上门。”女狂人的吼了一声。

  “你不想知道我借钱做什么?”钱途盛估摸着火候差不多了。

  “好啊,你微信打开,我转给你!然后你告诉我为什么。”女狂人当然想知道,好奇心谁都有。

  这微信转帐的上限就是50000,钱途盛也知道女狂人不可能转那么多,也想看看她怎么做,所以依然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的收款界面。

  邝玉钗对着微信一扫,然后点了多次屏幕,钱途盛一看,收到了150元,还有一个转账附言“你只值这么多!”

  钱途盛知道女狂人很想知道他为什么要“借”那么多钱,但她假装不在乎,是时候了。“这么少,你不想知道就算了。”作势准备出门。

  “要说就说,不说就滚!”这次的滚字弱了很多,意思很明显,就是快说、快说。

  “我看上了一个女人,她现在值这么多钱!”钱途盛慢悠悠的说。

  “呵,你看上了一个女人,找我这个女上司借钱去泡妞?你脑袋被门夹了?继续!”女狂人知道钱途盛有下文,漫不经心的说。

  “哈哈,邝总明白人啊,我就不绕了,原来在策划部呢,我就没有这非分之想,我这不是正式加入艺人部当经纪人了嘛,实际上我看中了一位潜力非常不错的女歌手,她呢,现在在一家小唱片公司,但还有一年半的合约,如果我们想签她就需要给违约金,违约金就是150W。我想如果我来带她,当她的经纪人,她一定会红!我觉得公司如果签了她,赚回几倍甚至几十倍都有可能,我就想问公司能不能出这笔钱?”钱途盛终于说出了实情。

  “公司几十号艺人等着吃饭,每一分钱我都省着花,你还想要150W去帮人赎身?”女狂人嘲笑着钱途盛。

  “邝总,赎身这词太难听了!是转签,你如果听一听她唱的歌,了解她得实力,也许会…”

  “滚!滚出去!”还没等钱途盛说完,女狂人这次语气很硬朗。

  钱途盛是被女狂人喷出办公室的,很多工位较近的员工,都能听到邝玉钗的咆哮。

  钱途盛灰溜溜的被骂了出来,刚巧碰上了文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