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高山歌神流水情圣 > 第五章 李总

第五章 李总


  某某酒楼,比较豪华的一个包间里,坐了一位男人,40多岁,某投行的老总之一,这个行当的明星投资顾问。

  服务员领着文总和钱途盛进了包间。

  “老李啊,久等了!”

  “哪里啊,我也是刚到。”李原起身说。

  “来,我来介绍一下,我的老朋友李原,天亿投资的李总。这位是我们公司的年轻人钱途盛,小盛,你不是说要投资嘛,我就把他带来了,给你参谋参谋,他可是名牌大学金融系毕业的哦。”

  “钱途盛!胜利的胜?”

  “李总好,我是钱途盛,盛开的盛!”

  “钱途盛,钱途一片光明!这名字好,就凭这名字,小盛,我们也要喝几杯!”李原典型的自来熟,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对上应付得稳稳妥妥,对下那更是信手拈来。

  “冒昧来打扰你们的私人聚会,我一定多敬您几杯!”

  “没关系,坐坐坐。”李总示意大家坐。

  文总突然插话:“说到名字啊,小盛啊,当时我招你进公司然后进了财务部,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你的名字,有的时候名字和长相一样,讨喜就是有优势。”

  “啊,原来这样啊,我一直以为您看重的是我的学校和专业。”钱途盛有点尴尬了,自己的学历这么没价值?

  “小盛啊,学历固然重要,但相貌和名字有的时候才是决定因素。很多艺人用原名,几年无人问津,取个艺名就红了,现在又是看脸的世界,整个容就能当网红,成名艺人有几个没有整过容啊?”李总笑着说。

  “李总原来也对娱乐圈这么了解,以为您工作性质不会关注这些。”钱途盛附和着说。

  “这不,想投点资到娱乐圈,就了解了一些。对了,小盛,你学金融的怎么去娱乐圈了。”

  “李总,我在学校就是文艺部的部长,很喜欢这行,但进学校后没机会转专业了,毕业后应聘彩虹娱乐,得到文总的认可进了公司。”

  “那你原来的专业就荒废了?”

  “刚开始进的是财务部,后来去了策划部,平时也投资了点股票债券什么的,专业没有完全荒废。”

  “这样啊,那你有没有兴趣来我公司啊?老曾啊,我们公司的待遇比你们那里可是高很多的哦,哈哈!”前半句是对钱途盛说的,后半句是对着文总炫耀。

  “去去去,当面挖我的人,你钱多得骚了!”文总不客气的说,实际这是老朋友的常用语气。

  “就凭小盛这个名字,就有资格来投行混,钱途盛,那怕不做事,当个吉祥物都行。哈哈哈!”李总说着说着就肆无忌惮得笑了。

  “我也觉得他的名字很好,所以怕他跑了。我亲自招聘的几个都离职了,就只剩他了,他怎么都算我的半个门生,如果连他都跑了,我这个当老总的也太失败了。”

  文总喝了一口茶,继续说:“这不,这小子给我埋了个雷,有次公司食堂吃饭,助理没在,他刷的饭卡请我,今天带他出来还个人情,顺便让你劝劝他。他啊,自己的70万积蓄都准备孤注一掷,想花百多万去泡妞,但又缺钱,就跑到我那里去哭穷,找我借钱,我的钱都被老婆管着。”文总戏谑的说。

  “哈哈,你的人情可不值钱哦。老婆把你管的太严,你丢人啊,丢男人的脸。小盛,怎么了?”

  钱途盛尴尬得赶紧解释:“没有文总说的那么夸张了,李总。就是我刚从策划部转到艺人部当经纪人,想签一个女歌手,需要付150W违约金,文总说于公于私他都爱莫能助。我又不是泡妞,是投资行为,实际是为了公司赚钱,这个李总肯定明白。”

  “小盛啊,你都有70万存款了?你没买房?现在买房才是最佳的投资,你去投资个女艺人,不怕血本无归啊?”李总隐晦的劝着钱途盛。

  “李总,我现在是租房,你知道我们学金融心里都会痒的,都觉得自己是天生投资人,我也是将每年的存款都会投到股市基金或者债券,这几年行情好运气好,本金40万,赚了30万。就想再搏一次大的,所以去打扰文总…”

  “你看,老曾,你们公司埋没人才,这几年金融界的行情实际很一般,小盛这样都能赚这么多。还有你们公司也太抠门了,150W都不愿意投,我原来还说准备买你们公司股份,就你们这官僚主义,幸好我没投。”李总口若悬河。

  “根本就不是钱的问题,是公司原则问题。”文总说。

  “屁的原则,说白了就是你们的高层官僚,不愿意担责任,你们公司的市值几十个亿,150W算个毛啊。”李总一副很不屑的态度,然后转头对钱途盛说:“小盛啊,他被老婆管的严,估计帮不了你。既然老曾都说你算他半个门生,那这钱借给你,不收你利息,如果这次你投资成功,他以后在我面前就抬不起头罗,哈哈哈。”李总豪爽的说。

  “李总,我不是这个意思,听文总说您想投资娱乐圈,我就是想来问问,搭个车的,你都没问我准备签的女艺人情况就...”钱途盛有些惊喜,但基本的实情是要陈述的,不要让人误会自己来骗钱的。

  “本来我以为娱乐圈有利可图,谁知道老曾他们的做事风格,谨小慎微,算了,我还不如去买些银河娱乐的股票。”李原故意这么说,调侃曾立文,然后继续说:“这150万对我个人来说,又不多,借给你,就当是对你------人的投资。”

  “投资我?”

  “对啊,你学金融的肯定听过这句话,风投投的是人,不是项目,项目是空中楼阁,人——————才是基石。”

  “李总,我有点受宠若惊了。”

  “哈哈,不要有心里负担,你以为老曾没有私房钱啊,他是故意的,就想让我出血,嫉妒我老婆不怎么管我,他那恶趣味。”李总毫不客气的说。

  “哈哈,谁叫你又是潇洒又是大款呢。我那点私房钱,出150万是真的滴血啊,你呢,泡个不入流的嫩模,都给个几十万,典型人傻钱多,不让你出血我都不爽。”

  钱途盛这时才知道文总原来不是没有私房钱啊,老板的话果然不能信,最少不能全信。

  “不过这150万,你需要一年内还我,得靠你的本事挣来的哦,不是借钱来还我,还不上就到我公司来打工。嘿嘿!”李总接着意味深长的说。

  文总终于明白了:“我就说了,老李你这么好心,原来是在这等着的。”

  “别人学金融的,跳槽来投行做事合情合理啊!何况,我很看好小盛,40万本金能赚30万,有点本事的,你难道对你的员工这么没有信心?”李总笑着看曾立文和钱途盛。

  “怎么会没信心,我招进来的人,我难道没数,主要原来培养的那两个,一个个翅膀硬了,就都跑了,这心都凉了。”

  李总开始调侃文总:“所以硕果仅存,你没得选了?哈哈!”

  文总继续说:“小盛本来就很不错,就是他在公司太低调,一些不是我招聘的年轻人,都在群里偷偷加我。他呢,哼,多数时候低调的不知道他想要什么,今天又高调的想去摘月亮,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天马行空的。”

  “小盛啊,做人呢,低调是好事,但也有弊端。像你这么有点本事的,适当高调是对的,现在老曾没得选,他想培养你,找回上几次的失落,嘿嘿,你可要把握住机会哦。”

  “李总,你误会文总了,他在公司很照顾我的,两次转部门都有他的照拂。”钱途盛继续腹诽‘他是很照拂,进公司4年了,他和我面对面聊天不超过几千字。’

  “少帮他说话,早些年,他原来培养的两个,我都见过好多次,有一个出门总带着,结果都跳槽了,有一个还算是背叛。你呢,我是第一次见,知道不?”李总说话很直的。

  文总突然正色对钱途盛说:“小盛,这次我帮你,有点老李说的那个意思,但结果如何,就得靠你自己了。”

  “文总,我一定努力,不辜负您得栽培。”

  “小小年纪,说话这么文邹邹的,膈应!”李总喝了口茶,然后不屑的说。

  “文总在公司都很严肃的,习惯了。”

  “屁,他那是闷骚,要不是嫂子管的严,他在外面早就藏娇多少个了。”李总开始揭文总的内幕。

  “你还有脸说,弟妹不管你,你就在外面花天酒地。”文总那个羡慕嫉妒狠。

  “我那是应酬,你就知道到处败坏我的名声。”

  “应酬?都是男人,说给谁听啊?”文总不饶人。

  钱途盛听着两位老板斗嘴,一直想笑,突然想到一句话,实际是一句歌词,有点憋不住了。

  “小盛,你想笑就笑,看把你憋得。”李原注意到了。

  钱途盛知道自己已经算是初步得到两位老板认可,估摸着自己适当开开玩笑会增进感情,就稍微整理了表情,然后说:“两位老板,我刚才想到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来听听?”两人异口同声的说。

  “实际是我闲着无聊,创作写的歌,是一句歌词,如果有得罪,两位老板包涵。”

  “少TM废话,快说!”李总说。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场面突然很安静,就那么三秒。

  文总随即黑着脸说:“小盛,你等会回公司写辞职报告!”

  “哈哈,没关系,小盛,来我公司,薪水加倍,加两倍,哈哈哈!”李总脸上笑开了花。

  从两位老总的反应就知道,自己算是正式进入文总和李总的人脉圈了,钱途盛心里也乐开了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