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高山歌神流水情圣 > 第十一章 未来之星和未来有约

第十一章 未来之星和未来有约


  周末,赵佳莹居然爽约了,说好闺蜜从外地来,需要陪她。钱途盛就无聊了,就查阅两个多月后《天音预选》的一些细则,包括报名时间、需要什么条件、竞赛规则什么的。

  然后周日上午睡懒觉,然后继续工作了半天,主要是整理记忆里的歌库,选了一些誊抄在文档里,曲谱化后保存。

  周一,钱途盛没有坐赵佳莹的车,另外打了一辆车多早就到了公司,的确早,连女狂人都没来。

  27楼空空荡荡的办公室,就他一个人,钱途盛拿了一瓶公司免费提供的可乐,站在窗边,眺望着远方,举起可乐瓶,对着给刚刚升起不久的太阳一碰,一次超远距离问候:“早!”

  快到9点,田佑怡的微信来了,说到公司楼下了。钱途盛到楼下接她上来,公司好多同事看到钱途盛带来一位美女,有些就旁边瞧瞧议论着,有些耐不住性子又无聊的损友就当面过来问,“盛哥,求介绍!”

  “滚,我的女人,你们敢打她的主意,废了你们!”

  策划部老张也走了过来,“哟,小盛啊,这么霸气,补过头了?”

  “各位,正式介绍一下,公司新签的艺人田佑怡,以后我就是她的专职经纪人,各位同事,以后她的宣传文案就拜托你们多美言、美颜了。”策划部里当然有修图高手,艺人的海报一般都是他们搞定的。

  一位女同事酸酸的说:“盛哥,你是策划部的神笔,我们哪敢越俎代庖啊,还是你自己受累吧。”

  这时策划部金总走了过来:“神笔?傻逼还差不多。钱途盛,这里是策划部,不是你们艺人部,要介绍到28楼去介绍,少在这里影响大家工作。”

  女狂人那天让钱途盛到艺人部,根本没提前和老金商量,一个电话,就将人要走了,感觉就是命令一样。实际两人都是正职,级别一样的,但艺人部是公司的财源,策划部就相当于后勤,没地位,这口气,刚好撒到钱途盛身上。

  钱途盛和老金算是有点交情的,两次转岗申请老金都签字同意了没有阻挠,这两年老金被女狂人压得抬不起头,相当郁闷!

  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钱是王八蛋,但它说了算!

  钱途盛给老金一个微笑的眼神后,然后带着田佑怡到了28楼,找到艺人部潜力组组长曾慧,办入职手续。随后曾慧也带着田佑怡在28楼的超大办公区,给大家介绍了这是公司签的新人。

  掌声响起来!

  f

  钱途盛就没管田佑怡了,进公司需要她自己去适应,有艺人部的带,自己就不用操心了,现在自己主要是规划未来3个月怎么让田佑怡风生水起。

  回到27楼,走到邝总那里,敲门进去后说:“矿总,刚才金总发火了,28楼有没有空的工位,我在这层招人恨了。”

  “应该有,你去找经纪人组的问问,对了,我也打算搬上去,爬楼梯跑上跑下的,腿都粗了。”

  “你...”

  “打住,这是公司。”邝玉钗知道钱途盛要开花口,赶紧制止,然后说:“对了,周五晚上我请你吃饭,那天说好了回请。”

  “周五晚上啊?”

  “如果你没啥重要事,就这么定了。”

  本来钱途盛想着周五约赵佳莹一块过周末的,兴许能更进一步,和那只憨憨在一起,钱途盛觉得舒坦。这女狂人,不,女强人,都不给推辞的机会,强人所难。

  顺利的在28楼找到一个合适的空工位,从27楼搬家,绝对是体力活,快下班才搞定,钱途盛算正式加入了艺人部的经纪人行列。

  一整天田佑怡居然都没来找他,连微信都没有。

  晚上回到家,洗了澡就开始做正事,从周末整理的文档里选了两首歌曲,一步一步编写简谱和歌词,打开音乐版权局的网站,然后上传比对,返回的信息是没有雷同,可以注册版权,又用了半个小时,从作者的信息开始,一步一步注册,到歌曲版权和歌词版权,终于搞定。

  这网站有个功能很好,歌曲信息内容暂时不公开。

  很多词曲爱好者上传作品后,都会打开这个功能按钮,就是为了方便唱片公司在版权网站里挑选,兴许就能卖出个好价钱,钱途盛现在就是需要不公开,不能这么快让那些人知道。

  钱途盛又到诗词版权局网站去注册了账号,然后输入少许诗词做比对,发现都没有雷同,又输入一首歌词,比对结果很满意。顺路点进官方的诗词论坛,卧槽,这个世界诗词届这么热闹,每个帖子后面都跟着无数评论,不是那种无效贴,都是有个人见解的正经分析。

  这番严谨的流程之后,确认了记忆里的词曲,是自己独家所有,同时词曲版权的流程也熟悉了。

  然后就是什么事情都要两手准备,钱途盛开了一个微博小号,将两首歌的词曲上传,然后做了隐藏,只自己可见。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时间点就是最好的证明,然后截了多张图,都完整保存。以上这些操作也许以后都用不上,但有备无患。

  都快晚上12点,收到田佑怡的微信:“刚进公司就被宰了,中午食堂请客,晚上外面请客,刚才练歌房请客,才到家。”

  钱途盛用微信语音通话,接通了说:“叫你请客你就请,那么蠢?被你原来的老板同化了?”

  “我以为新人进来都这样。”

  “你不知道问我啊,到练歌房那是他们想知道你的实力,你没有炫耀?”

  “这个到没有,我收着唱的。”

  “那些人,分小团体的,有好意有敌意,你自己掌握,保持中立,我不想与潜力组、实力组的人发生冲突,我们的目标是顶级组。”

  “知道了!”

  “公司的内部邮件都通知了,我是你的专职经纪人,估计很多人眼红你,因为潜力组的艺人少有专职经纪人的,都是经纪人组团带。”

  “大公司就是是非多,我只想单纯的唱歌,有点名气,挣一点钱,然后找个人嫁了。盛哥,拜托了!”

  “麻烦你不要把嫁人和我的名字连读。”

  “我有什么不好?哼!”田佑怡相当不乐意。

  “你好好的当我的工具人,钱少不了你的!”钱途盛不想和田佑怡说这些,只想先搞钱。

  “对了,我都没有看合同就签字了,又是5年,不会又是卖身契?”

  “我不是给你提过,潜力组格式合同,看不看都那样,提成统一的,25%+5%激励奖。”

  “我原来那家能拿50%,到这里只有30%,呵呵,那你呢?”田佑怡有些无奈的问。

  “我比你还不如,是公司的职员,拿工资和绩效。但这次文总和邝总特批,跳过试用阶段,可以拿提成,作为你的专职经纪人,除了工资和绩效,外加你合同收入的11%。”

  彩虹娱乐的经纪人最高能拿20%,最低的就是6%。本来以钱途盛这样的员工,经纪人里的小透明,顶多能拿合同的6%,但邝玉钗“手滑了”写的是8%;这样的小合约,根本不需要文总签字的,但他嘱咐要查阅,文总那里,他签字的时候,也“手滑了”改成了11%。

  实际他们俩觉得钱途盛自己掏钱给田佑怡付违约金,想着给些补偿,就在这上面变通。

  规矩是死的,但人是活的,到底怎么定的,谁的权利大谁说了算,都是活人,当然是合(活)理应用,有权利的人脉有多重要,相信不用多赘述了。

  “没有我的一半,那我平衡多了。”

  “这几天我就不管你了,培训流程都发你邮箱了,你每天到公司照办就行。录歌曲小样,哪天我带你去公司御用合作的一家顶级录音室,26楼的那几个小录音室,配不上你。”

  “你能预约到公司的顶级录音室?”田佑怡很惊讶。

  “我和那录音室是哥们儿,约好中午吃饭后的时候去录,他们一般都是晚上录音,快中午才起床,周五就那么点空档,你估计只有两个小时,录两首单曲,不要给我丢脸。”

  “盛哥,你说是火力全开还是?”

  “收着不要全开,我选了两首,是公司艺人的歌,你翻唱,过得去就行,别抢人风头得罪人。”

  “你说啥就啥。”

  “都发你邮箱了,这几天好好练练,还有公司里没事别来烦我,你需要独当一面。”

  “这几年不都是我自己扛过来的,我没那么弱。”

  “下周有个电视台的节目,是现场秀,都是新人,在外地,你到时候就选一首唱。”

  “不是两首?”

  “你以为你谁啊?刚出道想唱两首?就因为是新秀现场,你才能唱整首,如果是晚会,你能站个台,有两句歌词就不错了。”

  “就我们两个人去?”

  “可以申请临时助理,估计暂时没人愿意跟你去。”

  “那算了,服装我找公司提前准备,化妆就用电视台的,就是去露个脸,又不是走红毯。我是工具人,但我也需要娱乐的,我去玩会手机,不和你聊了。”听得出来田佑怡很兴奋。

  接着几天就很平淡了,田佑怡和同事打得火热,钱途盛也乐得清闲;邝玉钗回到了28楼她的大办公室,依然忙碌着;文总这几天都没来,一直没机会当面谢;那个加自己好友的同学也没有找自己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加,只为了看我朋友圈?摇一摇的那位女,又不认识,本来想删了,想了留着好,以后吹牛逼也有资本,看,有美女摇一摇加我的;李总那边,也不好去打扰!

  这几日平淡得,钱途盛都怀疑穿越的福利就那么一天有效。

  当然最大的福利就是每天能搭车,和赵憨憨聊得不亦乐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