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虐文男主闺女四岁 > 第8章 第8章

第8章 第8章


“程末,你是有病是吧,我刚才跟七哥说话,你干嘛老是不让我说。”

“我真是不明白,温思姒就是聂薇的替身,薇薇马上就要回来了,七哥还要去追她干嘛?”

“他不会喜欢上那样子小家子气的女人吧?”

梁怡不理解。跑了就跑了,这不正好吗。

程末摇了摇头。

“小怡,你还是不太了解七哥。”

“温思姒跑了,对七哥那样骄傲的人来说,是一种挑衅。你觉得,他会轻易让她走了?”

“不管聂薇回不回来,温思姒是必须回来的。”

梁怡不理解:“难道聂薇对七哥来说,就那么可有可无吗?明明当初薇薇为他做了那么多。”

程末觉得梁怡有些天真。

或许聂薇对七哥是特别的,但绝对不是因为聂薇曾经为七哥付出那么多。

相反,更可能是因为,他对于聂薇,是一种执念。

而现在,温思姒跑了。

本来他们还以为,作为替代品的温思姒会温顺听话,现在看来,也是不老实。

而七哥,很显然,很吃这一套。

七哥一向骄傲,无论做什么,都是运筹帷幄的样子。

失控的感觉,会让他觉得不安,让温思姒回来,一切才能回到正轨。

程末接着忍不住笑了起来。

聂薇当初敢离开七哥,显然是摸透了七哥。而现在,温思姒似乎也玩明白了这一点。

也不知道,聂薇回来,七哥会怎么处理。

两个人在这里顾着说话,并没有注意到进去撒了泡尿,然后又跑出来的小粉团子。

于是宁嘉听了一耳朵两人说的坏话。

坏话听来,是为了物尽其用的。卷卷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从卫生间回去的时候,小家伙就又规规矩矩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模样跟一个乖巧的小朋友一样。

小手湿哒哒的,显然是洗过了。

迟远拿了纸巾过来帮她擦手,然后笑着问道:“手手洗干净了?”

他只是这么一说,却没想到,小家伙抿着红红的樱桃一样的小嘴,很认真地点了下小脑袋,还发出了一个“嗯”声。

仿佛发现了新大陆,迟远对小家伙更加感兴趣了,道:“你会说话呀?可不可以开口跟叔叔说话。”

让她说话她才不说呢,小家伙傲娇地拿着勺子,开始自顾自地吃自己的。

迟远看出她是故意的,忍不住一乐。耸了下肩膀之后,就夹菜吃饭了。

过了一会儿,程末跟梁怡回来了。梁怡脸色不是很好,而程末

小家伙突然拉了拉她的衣袖,开口问道:“叔叔,替代品是什么意思啊?”

小家伙的声音奶萌奶萌的,听起来软软糯糯的。不知怎么的,迟远下意识地看向了洛浥城,觉得他这女儿,可爱的有点儿过分了。

本来就可爱了,声音更加可爱。

反而不太像洛浥城能够生出的娃。

替代品?

迟远收回乱飘的思绪,开始认真跟小朋友对话,可是捕捉到重点的时候,他微微一怔。

这小屁孩哪里学来的词。

迟远拿了她用的勺子来举例子:“嗯,怎么说呢,替代品就是你手中的勺子,如果掉在地上了,就可以换另一个勺子来代替,那个勺子,就是替代品。”

“哦,就是用一个一摸一样的勺子来代替掉了的勺子吗。”小朋友说话时,用勺子勺了一勺饭吃,大大的一口,吃的腮帮子鼓鼓的,像个小仓鼠一样。

迟远觉得小朋友的话。不太对劲,但是也想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于是点头:“是的。”

童言无忌的小朋友接着他的话往下说。

“我刚才在厕所里边听一个阿姨跟叔叔说,我妈妈是什么的替代品。叔叔,人不是东西,也可以当替代品吗?”

这小家伙之前一句话不说,现在小嘴巴跟机关木仓一样,说起来一套一套的,迟远觉得自己仿佛被套了进去。

他乐意看戏。

扫了一眼周围对卷卷颇为震惊以及诧异的其他人,以及脸色黑的能够滴墨水的洛浥城,神色悠然地解释:“嗯,人不是物品,但是可以是替身。”

程末跟梁怡,脸色难看的要命。他们两竟然没注意,啥时候被这小孩听到了。

而且,更没想到,这孩子一点儿不想有问题的样子,不仅脑袋机灵,嘴巴也伶俐得很。

卷卷托腮。

“那我妈妈肯定跟那个阿姨很像吧,才会成为那个阿姨的替身。”

对于卷卷母女两,这简直就是残酷的真相。可是这个小宝贝,怎么一点儿伤心的表情都没有。

迟远饶有兴味,觉得卷卷有点儿有意思。

温思姒跟聂薇像的事情,他从来没跟她说过,之前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走,现在,他好像明白了个大概。

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洛浥城有些坐不住。

但想要从孩子口中知道更多关于温思姒的下落,他便没有起来,而是盯着卷卷,等着她说更多的话。

卷卷说:“叔叔,卷卷跟妈妈也很像呢,卷卷可不可以替妈妈当那个阿姨的替身呢。”

孩子天真的话,充满了对妈妈的爱。旁人听起来,却满是心酸。

迟远摸了摸她的头,看了一眼她如同星辰一般的眼睛,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顶着洛浥城锐利的目光,语气温和的往下问。

“卷卷是心疼妈妈吗?”

卷卷摇头:“不是,妈妈走了,现在家里就剩我了。爸爸一个人会很孤单,爸爸把我当成那个阿姨,我就可以陪伴爸爸。然后爸爸把好吃的好玩的都给我就好了。”

互利互惠。

这孩子天真中带着几分精明。

迟远刚想笑她的天真幼稚,就听到小家伙道:“等我长大了,我就可以给妈妈换一个爸爸了。”

“噗。”桌上直接有人把嘴里的饮料给喷了。大概是觉得太过失态,那个人拿纸巾擦了一下嘴,跟旁边的人说了一声之后,就转头往厕所而去。

他往厕所走的时候,肩膀还在抽动着,显然是笑得不行了。

迟远也是尴尬。

他没想到,卷卷这么小年纪,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顿时不觉得这个小宝贝可爱了,反而觉得她像个烫手山芋一样,只希望洛浥城赶紧把他带回去。

洛浥城恰好从旁边椅子上起来,推开身后的椅子,就把这小家伙一把抱起来,跟朋友们说了声:“我们先回去了。”

就带着孩子大步出了门,脸色是当初温思姒跑了的时候,都没有那么难看的难看。

其他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而迟远,更担心的是,小家伙屁股被打开花。

不过,这么小的家伙,应该没有人会舍得打了吧。

洛浥城抱着女儿,盯着一张黑脸下了楼,害得会所的负责人以为他们服务不好,都想要上前来询问原因了。就这么气势汹汹地下了楼,洛浥城给林助理打了电话。

林助理在公司拿完文件后就回来了,接到电话连忙从停车场出来,就见到总裁盯着一张阴沉的脸,立在路边。

而卷卷,正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抬头看着天空飞过的鸟,一副开心的样子。

林助理直觉是这小祖宗惹得总裁。

车窗往下,林助理刚想问什么,洛浥城已经自己开门上了车。

上了车后,他冷声吩咐:“开车。”

声音带着即将压制不住的怒气。

林助理被他的表情吓到,连忙开车离开。

卷卷就被她爸一路抱着回去了。

路不是很远,心大的卷卷在洛浥城怀里打了个哈欠,准备睡着的时候,车就在家门口停下了。

抱着她下了车,进了门,丢在沙发上之后,洛浥城就冰冷着脸,审问这小家伙。

“你妈呢?”他肯定这小家伙有古怪,但现在,他顾不得他古怪在哪里,只想赶紧逼问出温思姒的下落。

立马自己面前的爸爸此时整个人萦绕着阴冷的气息,卷卷觉得他身上的气息太可怕了,屁股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哦~她又不告诉我。”

她已经暴露了,现在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反正你找不到~你又找不到~”卷卷对于挑衅爸爸,那可是丝毫没有愧疚之情,还愉快地哼起歌来。

她哼歌的同时,还观察着周围,要是爸爸等会打她,她就赶紧跑。

洛浥城倒没有混蛋到打孩子,只是,刚才卷卷的话,给他的刺激实在太大了。一想到以后,这丫头也会让别人替代他成为他的父亲,他就遏制不住自己的怒气。

伸手,捏了捏小家伙肉嘟嘟的脸颊,他眼里带着凶光,就一字一句道:“洛温彤,我告诉你,你,还有你妈,都别想跑。就算是死,我也一直是你爸。想换,你做梦吧。”

这样霸道拽酷的宣言,倘若卷卷不知道后情,恐怕就相信了。可惜爸爸后面多混蛋,她早就知道了。

小家伙脸蛋被他捏得疼,伸手想要拽开他的手。但爸爸的手实在是太有力气了。小朋友没办法,只能忍着,但却一点儿不害怕地跟他直视,丝毫不害怕他的威胁。

对他吐了吐舌头:“略略略,我妈不要你我也不要你。妈妈都是我妈妈,爸爸随时可以换。嘶……疼。”

洛浥城起狠了,手没收住力道,小家伙脸蛋一下子被掐红了,疼的眼泪都出来了。林助理见状,连忙进来拉架。

“总裁,小孩子皮肤嫩。您别下那么狠手。”

洛浥城眼眸赤红:“活该。”

手却松开。

卷卷趁这时候咬了洛浥城手臂一口,咬完后,在林助理的目瞪口呆中,飞快溜了。上楼回了自己房间,就把自己的房间门反锁了。

生怕气疯了的爸爸撞门进来,小家伙耳朵贴在门边等了一会儿之后,这才安心了。

没睡午觉,她有些困了,就爬上床去睡觉去了。没多大一会儿,就做起梦来。

如爸爸所愿,她真的梦到了自己换爸爸的场面。

爸爸成了流水线上的产品,而卷卷,就负责为妈妈生产“爸爸”。

一群跟爸爸一模一样的人被生产下来,卷卷负责给妈妈挑选。

脾气不好的,就放进回收桶里,回炉重造。

长得不够完美的,也回炉重造。

不会赚钱的,也回去继续重新造。

不会给卷卷赚钱买好吃好玩的,也回炉重造。

然后挑选出一群优秀而宠爱妈妈跟她的爸爸。

而原来的爸爸,被关在黑暗的笼子里,眼巴巴地看着她们身旁有很多他的替身。

而她们对他,不屑一顾。

这里卷卷在做着美梦。

而洛浥城,冷静之后,靠在沙发上,脑海中,却始终回荡着孩子稚嫩的话。

“我的爸爸,随时可以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