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虐文男主闺女四岁 >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哄好女儿之后,杜清平想到自己的计划,越想越心惊。

他不知道到底是因为这孩子的父母真的如此,还是真的有这么巧,那孩子父亲,做的那些,跟自己接下来想要做的,如此相像。

陆倾如今对自己那么信任,只要她不怀疑,接下来,他就能够拿下陆家的公司了。

但现在,他的计策,却因为一个孩子,不得不重新谋划。

之前的全盘被推翻,让他不得不重新去想办法。

接下来几天。杜清平不得不多花费时间在家陪妻子女儿,好不让妻子起任何疑心。

本来还想去岳父岳母家一趟的,没想到,他们两人竟然亲自过来了。

而更让人生气的是,这一天,茜茜的一群小朋友们又来了,而那个,扰乱他计划的叫“彤彤”的小朋友,刚好也来了。

看到头上扎着两个小丸子,脸蛋白里透红像个小桃子一样的小朋友坐着小电动汽车进来,穿着牛仔背带裤,白色的上衣,看起来有点儿萌酷萌酷的。

她找茜茜的时候,杜清平眼皮都忍不住跳了几跳。

回头望了一眼准备进屋里的岳父岳母,杜清平心里。没来由地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卷卷差不多到杜茜茜家花园里的别墅的时候,就发现,花园里停了一辆车,还有两个年纪大的人拉着茜茜的手,准备往屋里而去。

两个人大概是五十多岁左右。

女主穿着白色的短袖,短袖上绣着翠鸟。她带着珍珠耳环,微卷的长发扎起来,看起来带着知性的美丽。

这模样,仿佛是三十多岁而非五十多岁。

而男的,长相极为儒雅,带着几分文人的气息。

卷卷眨巴了眼睛。似乎有点儿猜测出两人大概是谁,可也有点儿不确定。

想要一探究竟,她加快速度。骑着她的电动汽车过来,一点也不露怯地跟茜茜打招呼。

“茜茜,你们家今天是有客人吗?”甜脆脆的声音,听在在人的心里,莫名的,仿佛跟嚼了一个苹果一样的甜。

茜茜松开了外婆的手,从台阶上下去,就高兴地冲卷卷打招呼。

“彤彤。”

等卷卷从小电汽车里边出来,杜茜茜就把她领到陆淞夫妻两人面前,介绍她道:“外公外婆,这是我的好朋友洛温彤,你们可以叫她卷卷,但是不可以叫她彤彤。彤彤是我的专属称呼。”

小外孙女竟然跟别人有专属称呼,秦菱一下子有些乐:“那小朋友对你专属称呼是什么?”

卷卷对自己可没有专属的称呼。外婆这么一说,杜茜茜忍不住嘟了嘟嘴,摇了摇头。

“没有。”

秦菱忍不住一乐,点了点她的小脑袋:“别人都是你的专属,你谁的专属都不是。”

言外之意:小海王。

杜茜茜嘻嘻一笑,拉着卷卷的手就往里而去。

“外婆,我们先进去了。”

有好朋友来了,连外婆都不想搭理了。

秦菱忍不住轻轻摇了一下头,唇边,溢出一抹浅淡的笑,唇边带着宠溺。

卷卷回头看了一眼,迈着小短腿,跟着杜茜茜往里而去。

客厅里早早的,还来了别的小朋友,大部分都是熟面孔。

这会儿正在客厅里面玩着玩具,见到卷卷过来了,连忙招呼她。

“彤彤,快过来,我们一起玩。”

杜茜茜听到他们喊彤彤,不高兴了,松开手又转回去,一边拉着她外婆在沙发坐下,一边回头,对故意喊卷卷为彤彤的小朋友说:“你们不许喊彤彤,要喊她卷卷。”

别的小朋友却仿佛故意在跟她作对一样,冲卷卷大声道:“彤彤。”

杜茜茜气得跳脚,连忙过去捂住她的嘴。

“不许喊不许喊!”

客厅里两个小孩子闹成了一团。

秦菱看着,忍不住微笑起来。目光不自觉地落在不远处正看着她们的卷卷。看着她可爱软萌的侧脸,脑海之中,突然有什么一闪而过,片刻后,她唇边的笑容,蓦地淡了许多。

看着卷卷,仿佛透过她,在看什么。

卷卷玩了一会儿,就不跟别的小朋友一起玩了。她自己拿着一个球玩,顺便观察着秦菱。

等她自己出门透气的功夫,卷卷就把手里的球抛出去,等球滚到她腿边的时候,卷卷跑出去追那个球。

球刚好撞在秦菱腿上,接着,就看到一个可爱的小朋友跑过来了。

小家伙捡起了球,看了秦菱一会儿,想要走,又忍不住,又看了一眼。

这副样子有点儿奇怪,小家伙眼巴巴的样子,看起来也有点儿可怜。

秦菱疑惑极了,问道:“小宝贝怎么了。”

卷卷犹豫了一会儿。这才胆怯地开口:“茜茜的外婆,我看到你,也很想我的外婆了。”

孩子的声音细弱蚊蝇,表情也很可怜。

秦菱看着她可怜巴巴的小脸,忍不住问道:“那你外婆呢?”

她还以为会听到外婆去世的话,没想到,小家伙一开口就道:“妈妈跑了,爸爸不让我见外婆。”

孩子这话信息量很大,秦菱连忙问:“妈妈怎么会走了呢?”

这对话如卷卷所愿,她立马接着往下讲“她”悲惨的故事。

“妈妈太相信爸爸了,把所有的钱都给了爸爸,爸爸现在拿了妈妈的公司,不给妈妈管,还不准妈妈离婚。妈妈就跑了。”

卷卷演着演着,都有自己自己妈妈当真是因为这样跑了的感觉。

“啊这……”秦菱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然会有这样过分的男人。

“妈,您怎么在门口?”身后突然传来自家女婿的声音,对孩子家里发生的事情还有些消化不过来的秦菱回头,看到自己平日里颇为信任的女婿高大的身影,眼前有那么一点儿恍惚。

她笑了笑,道:“出门透透气。”

说完,伸手去拉卷卷的小手:“小宝贝,跟奶奶进来吧,外边晒。”

现在是夏天,又是上午,门口的太阳虽然没有中午毒辣,但热的很。

卷卷的故事讲完了,也打算回去玩了。

现在,杜茜茜家大部分的人,都知道爸爸是会骗妈妈的钱的,她好心提醒了,如果他们不警惕,最后被骗走全部家产,那就是他们笨了!

点了点头,就搭上秦菱的手。

大手握住小手的时候,秦菱心里突然,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

转头,看向孩子如雪一般的面颊的时候,心底,也更加柔软几分,

眼眶,也有点想要湿润的趋势。

这孩子……

想到自己的亲生女儿,她心里难过不已。但……这孩子就算真的像,也不可能跟她的女儿有关。

回到客厅,杜茜茜过来了,卷卷就去玩了。

两人进去了,但后面杜清平却还留在原地。她看着卷卷跟女儿在一起的身影,心底觉得满是古怪的感觉。

虽然这孩子才那么小,但给他的感觉却很不舒服。他甚至怀疑,她刚才一定跟岳母说了什么。

这念头出来,他又觉得,自己是多想了。岳父岳母对自己那么信任,就算她说了什么,也不可能有影响。不过是一个毛没长齐的丫头罢了。

上了楼,秦菱只见到自家丈夫一个人在楼上喝茶。他穿着灰色的夹克,虽然表面看起来挺年轻的,但年纪终究大了,身体偶尔也有些小问题,加上他心心念念的,想要早点儿放手公司好好退休。

因为太过信任女婿,现在陆家公司的很多业务,也交给女婿了。老陆现在甚至有点想,全部把公司给他,让她们夫妻管理算了。

反正,他们现在,也只有倾倾一个女儿了。

但刚才那个孩子的话,给了她一个提醒。

这世界上,还是有狼的。

秦菱夫妻两人下午就走了,卷卷还在杜茜茜家玩。

爸爸出门去了,妈妈也在上班,眼看着天要黑了,杜茜茜就拉着卷卷的手,依依不舍地劝道:“卷卷,你今晚可不可以住我家啊。”

“我爸爸妈妈肯定要很晚才回来。”

今天下午两个人都出去了,很明显,就是公司有很多的事情,所以爸爸妈妈不会那么快回来的。

估计要很晚。

杜茜茜想要人陪自己。她不想自己一个人在家。

卷卷看着她这副依赖地模样,犹豫了一下,最后答应下来。

“好吧~_~。”

小家伙犹豫了一下,答应在她家住下了。

而有人在家里,见她晚上不回来,有些生气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