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虐文男主闺女四岁 > 第17章 第 17 章

第17章 第 17 章


揍闺女的事情,洛浥城先放一边。

杜清平说卷卷把他女儿带得疑神疑鬼的,这话,洛浥城不高兴了。

他的女儿,他自己骂可以,别人,配吗?

笑了一下,他往杜清平身后看了一眼,语气带着些许薄凉,声音却高了不少。

“杜总,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既然你都这么责怪我女儿了,我不为她解释两句,我这当爸的岂不是有些不太合格。”

“您女儿疑神疑鬼得对不对。您自己心底难道没有点分寸?”

“您前段时间去马尔代夫照顾的,难道才是您名正言顺的妻子?”

“轰隆!”

“嘭!”

杜清平脑海中炸开的时候,后边同时也响起了门合上的声音。

刚才已经在副座熟睡了的陆倾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车里出来,看着自己平日里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丈夫,双眸瞪大,眼里带着不可置信。

她不敢相信,平日里对她那么温柔的丈夫,竟然……

杜清平听到声音慌乱回头,然后对上妻子的眼眸时,却一句话都解释不出来。

洛浥城看着陆倾娇美的面孔,恶劣一笑,继续补刀。

“听说杜先生还有一个儿子……比您现在的女儿还大呢。您这么费尽心思地讨好岳父岳母,应该是为了您的宝贝儿子吧。”

语气带着两分戏谑说完,洛浥城开着车,就扬长而去。

才懒得管自己的话,会给这里这个家惊起多大的巨浪。

“呀。你竟然知道这么多。”

车没开出多远,后座就传来了卷卷的声音。

这家伙在刚才喇叭响的时候已经醒了,不过一直昏昏沉沉的,所以没说话。却没想到,这个臭爸爸竟然知道这么多!

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儿小瞧他了。

卷卷惊讶的话,被洛浥城解读成了对他的崇拜。

他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杜清平那些事情,只有他以为自己瞒得多好,觉得别人不知道而已,事实上,知道的人多了去。只不过跟他们没有利益牵扯,他们也没空跟长舌妇一样宣扬他的事迹。

要不是今日他得罪他,本来他们是井水不犯河水的。还让他教育女儿?他管好自己再说。不过是个三流的东西,还拿自己当根蒜?以为杜家攀上陆家,自己就成人上人?实际上他们圈子里的,压根瞧不上杜清平这样的。

“我知道的多了去了。”洛浥城语气带着压抑的怒火。

一想到她竟然四处造谣他出轨,他心里那火,就熄不下去。

这丫头,真的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连造谣他的事情竟然都干的出来,今天晚上不打一顿他这父亲以后在她那里恐怕都没有威信力了。

但如今还在外边,他打也不方便。便也没多说,打算等会回去再把她拎出来教训。

“……”给他两分颜色竟然还得意上了。

卷卷撇了撇嘴。窝在自己的儿童椅里,很快又睡着了。

十多分钟左右就到家了。

刚到门口,后座睡着的小朋友,就被洛浥城单手抱进了屋。到沙发的时候,被粗鲁丢在沙发上。

头上灯光明亮。

奢华靡丽的客厅里,刘姨等佣人瞧见洛浥城这般气势汹汹的,不约而同地觉得情况不妙。

果然,下一秒。就听到他大声地道:“拿棍子过来。”

棍棍棍……子?

所有人都蒙了。

就因为小姐去朋友家住一晚上,就要打她?

“少爷,这……不太好吧。”

洛浥城冷眉斜睨她:“有什么不好的,都无法无天了。”

这去小朋友家住一天怎么就无法无天了,少爷对自己都没有那么严格!

刘阿姨犹犹豫豫的。

但已经有人更快的。去替洛浥城把棍子拿过来了。并不大的小棍子,看起来轻飘飘的,打起来却很疼。

刘阿姨看着躺在沙发上,还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正睡得很香的小朋友,心都快要疼死了。

她劝阻道:“少爷,孩子去朋友家玩很正常。您实在没必要这样,孩子那么小,万一打坏了什么办。”

一看孩子那细皮嫩肉的,那小棍子若是打下去,可不得疼死孩子。刘阿姨恨不得以身代之。

“去朋友家玩?我说的是这件事吗?你也不问问她,到底干了什么?”

不是这件事?

刘阿姨震惊地看着睡得迷糊的小朋友,满脸不解。

那……是什么事情。

她心底很慌。

洛浥城接过小棍子,走到了卷卷身旁,居高临下地看着小家伙小小的身体,眯着双眼,琢磨从哪里打,可以打的她又疼又长记性。

他不动手,她就当他这个父亲不存在是不是。

似乎是感觉到危险来临了,小朋友下意识地醒来,一揉眼睛,就看到眼前,出现在一只冷白纤长的手。

手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手中竟然拿着一条棍子!

她要挨打了!!

小朋友直觉是如此,立马就跳起来。趁洛浥城不注意,立马跳起来,蹿到了沙发的另一边,嗷嗷大叫起来。

“你!!!你竟然要打我!!”

洛浥城这琢磨怎么打的功夫,竟然被这小家伙跑了。不过没关系,他唇边勾出一抹危险的笑。

今晚若是不教训她一顿,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洛浥城语气阴冷道:“你尽管可以跑回房间。等会我让人直接把你房门拆了!”

这已经是非常狠的威胁了。以臭爸爸的性格,卷卷知道,一而再再而三惹毛他,他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了。而且现在妈妈跑了,他脑子估计因为想太多不太正常了,所以自己再激怒他,恐怕没什么好果子吃。

但她真的没料到他竟然会亲自去杜家接他啊!更没有料到,那姓杜的坏叔叔,竟然还会把这件事告诉他。

失策失策!

卷卷在内心批评了一通自己做事不够缜密之后,嘟了嘟小嘴,又往爸爸那里看了一眼。

有点儿不太愿意服软。

一旦服软,她就输了。以后臭爸爸就占了上风了。

想了想,她不情不愿地走了过去。挪了几步之后,她嘟着樱桃一般的小红唇,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你真的要打我?”

洛浥城如今正在气头上了,对这小朋友没有丝毫的怜惜,只有愤怒:“你说呢?”

好吧。

不想自己的房间被拆了门,小朋友只能认怂。

把踩在沙发上的鞋给脱了,然后乖乖地走过去,把屁股撅得高高的,声音也细弱蚊蝇。

“喏,今天就给你打……”

“不过,打完之后,你就别想我再喊你一句爸爸。”嗯,屁股上肉多,打应该不疼。

但是,打完之后,她肯定不会再喊他一句爸爸。

她这那里是让他打,简直就是在威胁他。

真的是太没把他放在眼里。

洛浥城拿着棍子,盯着手里的棍子,想要打下去。

但小朋友那句“打完就再也不喊他爸爸”的话,却在耳朵里回荡,把洛浥城气得够呛。

棍子暂时没落下去。洛浥城质问道:“洛温彤,谁教你这样的。”

家长脾气暴躁的时候,行为是不可控的,虽然现在没打,但是等会儿肯定会打的。既然都要挨打了,跟爸爸作对,卷卷就理直气壮极了。

瓮声瓮气道:“都说子不教,父之过,虽然我是女孩子,但是你说我不听话,那是谁的过错,你应该明白的。”

周围的刘阿姨跟别的佣人听得倒吸一口凉气。

少爷很显然,目前是有点儿不忍心打小小姐的,若是她能够不那么犟,服个软什么的,说不定少爷会网开一面。

可她现在竟然火上浇油。

子不教父之过?

洛浥城气得头顶都快要冒烟了,手中的棍子,都有些不受控制想要打下去。

“呜呜呜,好疼啊!”卷卷突然就呜呜呜呜地哭了起来,小手捂着小屁股,一副被打的很疼的模样。

洛浥城盯手中还没有打下去的棍子,深呼吸了一口气,只觉得心口憋着一股气,不上不下的。

他都没打下去,她瞎哭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