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虐文男主闺女四岁 > 第19章 第 19 章

第19章 第 19 章


“???”小男孩摔得手心跟膝盖都疼, 听到卷卷的声音抬起头来,恼怒地瞪着她。

“你绊我干嘛?”

卷卷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耸了耸肩道:“我拔刀相助, 替你欺负的小朋友除暴安良、惩恶扬善。”

后背追着他的小豆丁们连忙过来捡起来他们的布娃娃。因为太过生气了,一个穿着蓝色小裙子的小女孩还趁机踩了他一脚, 出完气之后,拿着他们的布娃娃,手拉着手就连忙跑了。

显然是, 有些害怕这个小男孩。

很明显, 能够吓得小朋友这么害怕的,肯定是没少欺负小朋友。

被踩了一脚, 小男孩更加生气, 爬起来,握起拳头, 就凶卷卷道。

“要你管!你多管什么闲事!”

眼前的小豆丁看起来比他刚才欺负的几个小孩都小, 长得还怪萌的,江楠想要出手揍她,但是马上就到门口了, 爸爸在里边,怕把她打哭自己会挨揍,就忍住打人的冲动。

但一想到她就这么一个小不点,竟然出脚绊他,他就好生气。

卷卷本来不想承认是自己干的,但是这里这么多人, 应该是有人会看到她干的,与其让他们去把她供出来还不如她自己大大方方承认。

反正她也觉得,欺负小朋友的, 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在替天行道,为被你欺负的小朋友讨回公道,哪里是在多管闲事了?”小家伙振振有词,还冲小男孩翻了个白眼,一副人小鬼大的样子。

但是,她这话才刚落,就被走在前面折返回来的洛浥城拎住衣领。接着,就是他那阴恻恻的语气。

“洛温彤,我刚才说过什么?”

“哎哟,老洛,你这小孙女还不错呀,小小年纪,竟然能说好几个成语。”

门口,几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屋里出来了。几名五六十岁的老人,围着一个年级跟他们差不多,带着镶金边的眼镜,穿着浅棕色格子的西装的老人。

那人被他们围拢在中间,眉峰带着几分严肃的感觉,一看就不好相处。但他的面容,跟洛浥城有些相似。如今虽然年纪已经大了,但是从他带着些许皱纹的脸上,还是依稀能够看出几分年轻时候的风采的。

这就是洛浥城的亲生父亲洛承。

乍然见到洛浥城带着卷卷回来,他是一点儿都不高兴的。在他眼里,卷卷就是一个脑子有问题,带着智力障碍的孩子,是对洛家的将来,没有任何作用的存在。这个孩子,他压根不想见到。

可这会儿,因为她刚才突然的说话,跟自己平日里关系还可以的关宋,竟然夸奖起自己这孙女来。虽然知道他是趁机奉承,但这话,他听在耳中也舒坦。

脸上没什么笑容,与语气却带着几分虚的谦逊。

“都五六岁了,懂几个成语算什么。”

“五岁多了?”有人闻言哈哈大笑:“老洛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你们家浥城结婚也才五年多,哪里会有个五六岁的女儿。四岁的小朋友,能够灵活运用成语,还是很不错的。不像我们家京京,只会玩跟欺负别人。”

这个说话的人,就是刚才那个小男孩叶京的爷爷。

一群人从孩子奉承到了洛家的教育方式,然后又夸奖起洛浥城的优秀来。

洛承本来不大高兴的,但后面,却被一群人夸得飘了起来。

看着卷卷都顺眼了许多。

“你们家教育有方,以后你们家孙女,肯定大有出息。”

“浥城这么优秀,他的女儿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

周围都是一群老爷爷奉承的话语,无人在乎,她现在衣领正在被爸爸拎着。卷卷伸手,拽了拽自己的后领,示意自己爸爸把她放开。

还回头盯着洛浥城,那眼神明明白白地写着。

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对你可爱软萌的女儿,你丢不丢人。

洛浥城读懂她眼里意思,松开手,去跟洛承打了个招呼,就上楼去了。

而卷卷,看了一下这大厅里乌泱泱的人,最后还是决定上楼去了。

至于那一群人,他们的目的,是哄洛承开心,没几个会在意卷卷去了哪里。

只有两个人注意到了她。

一个,是刚才被她绊倒的小男孩。

另一个,是沙发旁边,正立在一个约莫三十多岁多岁,打扮俏丽的女人身旁的小男孩。小男孩穿着红黑色的短袖,目光追着卷卷。眼里带着几分嫉妒。

身后脚步声哒哒哒。

声音听起来就很可爱。

洛浥城闻声,回头看了一眼,见她踩楼梯踩得稳稳的,便也没多理,直接上了楼。

楼上有不少的人,沿路遇到的人主动跟洛浥城打招呼。许多是长辈,洛浥城便叔啊伯啊姨啊婶啊地喊,卷卷跟在后面,就叔公伯公姨婆婶婆地喊,小朋友的声音清清脆脆的,仿佛清泉灌入一般,给楼上整个空间带来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有的女性觉得她实在太可爱了,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之后,给她塞了一个小红包。

“哎哟,真是个小可爱。”

另一个被这小家伙萌化了的年轻阿姨,又给她手里塞了一个小项链:“哎呀哎呀,又乖又可爱。”

一时激动,忍不住摸了好多下卷卷的小脑袋,卷卷头上扎着的两个小揪揪都被她们给揉乱了。

小家伙连忙抬手去保护自己的头发。

这间隙,小手里又被塞了一把糖。

这里的人比较爱攀比,看到有人给卷卷红包了,立马就有第三个,第三个……

小家伙这转悠一趟,手里都拿不下东西了。手里的小红包,一下子就掉了。

她于是连忙低头去捡。

刚弯身,一只手指的皮肤雪白的手就停在了卷卷的面前,把地上红色封皮的小红包拿起来。

哦,是爸爸。

他捡起地上的红包,又把卷卷手里的红包抢了一把半,塞进了他自己口袋里边。

“!!!!”一看到自己的小钱钱竟然被爸爸拿了,小家伙眼睛都瞪成了铜铃。

洛浥城目光徐徐地看了一眼,薄唇翕动,最后一句话都没说。但卷卷却知道,他想讥讽自己会讨巧卖乖。

收了卷卷的小红包之后,洛浥城沿着走廊往前走,拐进了一个房间。

卷卷追着他。

追了进去。

房间主要以高级灰色调为主,带着几分冰冷的感觉,但因为房间的沙发上丢着一个黄色的小熊抱枕,于是有了点活力。

小熊抱枕,是妈妈的。

洛浥城看到那属于温思姒的东西后微微一愣,然后,目光带上两分眷恋。

但一分钟之后,房间里的悲伤气息就被冲淡了。

“你把我的红包还给我!”

“还给我!”

小家伙一脚踩在洛浥城的皮鞋上,一双小手使劲地往他的西裤口袋拽。

“你把我的红包还给我!”

“还给我!”

她踮起脚尖,用力拽着口袋的边边,想要把里头的红包给抢出来。

难过的情绪被冲淡,洛浥城低头看着拽着自己口袋的小家伙,看着她这样奋力地想要抢红包的模样,突然感受到了一种欺负小孩的快乐。

洛浥城把口袋里的红包给拿出来,举得高高的,不给她拿到,面上没有半分神情,仿佛很认真地说道。

“你小孩家家的,拿这么多红包干嘛?你手里的都够你花了,这些钱,爸爸先替你拿着,等你长大了再给你。”

等等等……等她长大?

她现在才四岁,等她长大要到什么时候。

这个坏爸爸。抠门不给她建游乐场就算了。现在她的零花钱他也占为己有?

他怎么不去抢!

“把钱还我!”

“还我!”

小朋友跳起来。但是奈何她实在是太矮,别说够爸爸手上的红包了,便是他的手臂,她够不到。

蹦了一会儿,小朋友累的气喘吁吁。

够不着,她东张西望,左顾右盼,开始想办法。

目光触及一旁的凳子,她连忙跑过去搬。可就算加上椅子,她也够不着爸爸手上的红包,只能抓他的手臂。

而他手臂很有力气,卷卷无论怎么掰,都掰不过来。

明明这红包是自己的,结果她却仿佛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一般,怎么要也要不回来自己的红包。

小朋友生气了,从椅子上跳下来,拿着凳子,对着洛浥城的脚,便是一凳子,然后把凳子丢开,鼓着腮帮子,气鼓鼓地对着洛浥城骂道。

“臭爸爸,你再不把红包给我,等会我就哭着出去,告诉他们,你抢小朋友零花钱。

“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你不仅抠门,而且还是一个抢小朋友零花钱的幼稚鬼。”

“然后别人一见到你,就不说你是洛总洛先生了,而是说,哦,你就是那个抢你女儿零花钱的幼稚抠门鬼啊!”

“到时候,你的形象,就崩塌完了。”

“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